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2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要说起这桩婚事的由来,那就不得不提到沈言爷爷那一辈了。(读看看)沈爷爷和牧爷爷是战友,两个人的关系非常铁,从进部队开始到后来一起考上军校,两人就跟影子似地,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毕业后两人都升了职。妻子接过来之后两家人又成了邻居,感情就越发的亲密起来。一年后沈奶奶怀孕了,沈爷爷对着牧爷爷开玩笑说“要是女娃我们就对亲家”牧爷爷本来就比沈爷爷大上几岁,此时的牧爸爸已经五岁了。牧爷爷面上一喜,点头如捣蒜,当场就答应下来:“成啊,等我们老了弄个大房子大家搬一块儿住。

”再后来就到了沈爸爸满月的那一天,牧爷爷携妻带子一起来参加满月酒。两人一高兴便在就桌上喝高了,提起当初要结亲家的事情来,两个人都不禁乐开了花,可是随即又脸色一沉,又觉得颇为遗憾。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突然爆出一句“没关系,等我们的儿子生了孩子之后依旧可以结亲家。”原本,这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过了大家也就都忘了。可是1979年,中越战争打响,沈爷爷和牧爷爷一起上了战场。在一次战斗中,牧爷爷不幸肺部中弹,被救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沈爷爷握着战友的满带枪茧的双手,铁血一样的男儿此时也悲痛的泪不能言。重伤的牧爷爷死死的拽着沈爷爷的手,气息微弱,语不成调:“帮我…照…顾妻子….和孩子,还有………让我们………的孙子……..孙女…………以后结…..亲家。说完这话,牧爷爷就光荣的倒下了。沈爷爷紧拽这已经僵硬的手掌拼命的点头,嘴里坚定的承诺到“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嫂子和外甥,将来让我们的孙子孙女结亲家。”在沈爷爷的帮助之下,牧家得了一笔还算丰厚的抚恤金。

牧奶奶独自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乡去了。沈爷爷死死的记着战友临死前得嘱托,逢年过节的沈爷爷总是会给牧家寄点钱和东西过去。只是对于结亲家一事从此无人再提。直到沈言的出生,沈爷爷又想起了当初战友的遗言,于是一个电话拨过去,问了一下牧家生的孙子还是孙女,一听是孙子,沈爷爷立马乐了,二话不说的就跟人订下了亲事。…………………………………..C市军区总医院,某病房内。沈爷爷枯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略显浑浊的眼里晕上了一层湿气,“答应了就好,答应了就好啊。

你们也不必办什么酒席了,直接去领张证就成。(读看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军人结婚一般都只需要领个证就成,至于摆酒什么的,都是有钱人家才干的事。辛欣坐在沈爷爷的病床前,沈爷爷拉着她的左手和牧子扬的右手慢慢靠拢,最后两人的掌心像是被涂上了502胶一般,被牢牢的贴合在一起。直到此刻她的脑袋都还是一团浆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那门婚事的,更不记自己是怎么跟着牧子扬飘进来的。对,就是飘,她已经找不到其它词语来形容自己的莫名其妙了。

上辈子好友徐慧就常常一脸正经的对她说“辛欣,你知道你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她摇着,表示“我不知道”然后好友又转成一脸同情,抓着她的小手握在掌心,一副你好可怜的模样,嘴上却说着极度残酷的话语:“没有性格就是你最大的性格。”确实,做为乖乖女的她从来都不会去违背父母的任何意愿。让她学钢琴她就学钢琴,让她学跳舞她就去学跳舞,对于父母的任何提议,她从来都不打半点折扣的欣然接受。出院的那天晚上沈翼峰找了辛欣单独谈话。

他说:“言言,我知道你恨爸爸,可是你爷爷病的很重,也不知道哪天就走了,这门婚事是他在牧老爷子临终前定下的,也是他现在最大的愿望了。爸爸工作忙,你爷爷从生病至今也没去看过几次,爸爸不会害你的,当是爸爸求你了。”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她还能拒绝么?特别是那个“求”字,他是何等的无奈才会这么艰难的对自己的女儿说出一个求字啊。所以………..她答应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婚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吧,谁让她这么的没有个性,没有立场,没有主见却又很孝顺咧。

辛欣如是自我安慰到。偷偷的收回被牧子扬拽在掌心的左手,她一个转身主动扑上前抱住沈爷爷的胳膊,嬉笑着说:“就听爷爷的,领个证就成。”其实对于结婚,她一点概念都没有。不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吗?沈爷爷任由孙女抱着胳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终于是答应了,当初听说孙女自杀的时候,他的心里也不好过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还好,终于是答应了。不然叫他怎么去见早逝的战友啊。“那就先订婚吧,酒席的话就等言言毕业了再办。

”沈翼峰突然插嘴道。虽然在婚事上他拗不过父亲,但是同样作为一位父亲,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的这么稀里糊涂。牧子扬连上脸色一如既往的严肃,紧绷的肌肉没有片刻的放松,淡定的附和着:“这样也好。”毕竟是自己的孙女,沈爷爷还是忍不住对牧子扬叮嘱道:“子扬,你以后要好好对言言,老婆是拿来疼的,别把他当成你的兵来训。”他是过来人,很清楚军人与人的相处方式,特别是对待妻子这种角色。沈爷爷是一个很有气场的人,那是一种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人从骨子里发过来得庄严和凌厉之气。

尽管病痛已经把他折磨的形销骨立,眉宇之间的依旧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锐气,不容忽视。牧子扬突然停下脚步,主动的抓住辛欣的柔软的小手,紧紧的,像是拽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回头对沈爷爷保证:“老首长,我会一辈子对沈言好的。”语气里透着某种不容质疑的坚定。下午六点,正值傍晚。夕阳的余晖把人影拉的的很长很长。金色的光晕绕着太阳渲染开来,倾下出一片朦胧的诗意。牧子扬拉着辛欣的手一路出了医院,不知道去哪,就这么一路拉着辛欣压马路。

此时路上的行人不多,但是车子很多,时不时的从身旁呼啸而过,辛欣眉头微皱,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车如流水的街,特别是牧子扬还走的那么快,牵着她就好像遛狗一样,这种感觉还真不爽。“你什么时候可以放开我。”辛欣壮起胆子提出意见,眼睛死死的盯着牧子扬,时刻准备着,一旦有情况就立马改口拍马屁。牧子扬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辛欣,脸上已经平静的如同一滩绝望的死水,语气淡漠:“怎么了?”辛欣忍不住的眉头一紧,心想这人还真严肃。

随即又赶紧换上一张大大的笑脸,口是心非道:“没,就是觉得你长得还挺帅气的。”俗话说的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古人留下来的名言,自是有一番道理的。牧子扬麦色的脸上不禁染上了一层红晕,淡淡的,微不可见。心慌道:“这么晚你也该饿了,我带你去吃饭吧。”来到聚福楼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带着复古气息的聚福楼,褐色的镂空雕花窗,厚实的红木质圆桌放着印有青花的瓷壶和茶杯。一切都显得既有格调又韵味十足。城市绚烂的霓虹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投射进来,将装饰古朴的室内染上了一层诡异色调,显得极度得不和谐。

穿着蓝色碎花衣的服务员抱着菜谱上来,看着眼前帅气的呆了一下,良久才反应过来,递过菜谱。点了菜,场面突然开始变得尴尬起来,大眼瞪大小眼,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牧子扬觉得有点囧,想找点什么话来热场,可是却不善言辞,压根不晓得从何说起。突然想到刚才在街上辛欣抗拒他的牵手,一股子疑问不经涌上心头,猛的嘴里冒出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你不愿意和我结婚。”肯定的句式,疑问的语气。辛欣一口茶含在嘴里还没咽下去,硬是被他突来的问题给雷到了,茶冲进气管,噎着了,抚着胸口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你…..你想多了。”她艰难的憋出这几个字,原本白皙的笑脸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涌上了一层浓烈的红晕。牧子扬看着眼前咳的一脸痛苦的辛欣,不禁心一软,道:“你慢着点喝,没人跟你抢。”辛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靠,有你这么问话的吗?我会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牧子扬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过错,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辛欣的怒视,端起被子大口大口的喝起茶来,看也不看她一眼。辛欣绞着手指,脸色显得有些急切,“我想上大学,你没有意见的吧?”这几天她已经了解了沈言的一些基本信息。

貌似这姑娘刚参加完高考,不过成绩还没出来,也不晓得考成啥样了。牧子言低头看了她一眼,依旧的波澜不惊:“没意见,而且最好是填军校,方便我照顾你。”“呵呵……………”辛欣开始傻笑着打哈哈,“这个具体去哪读得分数出来了不是,说不定我分数不够呢?”军校,想都没想过,进去了会SHI的吧,听说严的不得了啊。“没事,到时候让我跟学校知会一声就行了。”牧子扬不温不火的来了一句。辛欣忍不住身子一抖,看来这家伙来头不小啊。 一句话的事就能上军校,那我将来…………….总之,前途堪忧啊。

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被牧子扬吃的死死的样子了。一餐晚饭下来两人倒也放开了许多。回去的路上,辛欣显然心情蛮好。走在街上,整个人跟就跟要飞起来似地,一跳一跳,嘴里哼着歌,快乐的像只找到虫子的小鸟。她原本是有些忌惮军校的,以为军校里只有那些关于军事方面的专业,不过聊了下来才知道,原来军校里也有医学院,这下子可乐坏她了。她上辈子是病死的,而且是在高考通知书来的前一天才发现自己的病,那时候已经药石无医了。 上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上大学,如今可以重温旧梦,想不高兴都难啊。

牧子扬走在辛欣的身后,看着前面那个兴奋的无以言语的女孩,心想,看来她也不排斥他这个未婚夫吗。兴奋成那样,至于么?真是个孩子…………….。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