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27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很平静,就像苏尔说的那样,她真的是打心眼儿关心这个小姑娘,有时候在学校里偶遇,都会停下步子走上前来和沈言聊两句。(读看看)而沈言也一改以往的紧张,每次看到苏尔都会笑眯眯的叫上一句“苏导好”而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一会儿。当然要是碰上三个人一起就更热闹了,曾静语最能瞎扯,那绝对是吹牛的好手啊。苏尔说:“哟,这是几辈子没吃过饭了,跑的这么快”彼时正好下课,曾静语一手拖着郑宁,一手拉着沈言狂刚刚奔出教学楼。

沈言和郑宁两个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句:“苏导好”曾静语放开沈身边的两人,往前大迈了一步,在苏而身边立定,笑嘻嘻的开玩笑道:“吃饭算什么咯?看帅哥才是王道。”额,帅哥?苏尔莫名的眉头一皱,虽然知道曾静语在瞎扯,不过这个扯得有点远了吧。“帅哥,哪里啊,让我也瞅瞅,正好你们老师我缺个男朋友。”苏尔顺着曾静语的话往下接。不过她这话也不假,她是真缺男朋友啊,不然哪能每天都被老妈催着去相亲。曾静语一个转身,手自然的搭在苏尔的肩上,朝着对面的沈言和郑宁挤眉弄眼,“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你们说是不是。

”她的意思很简单,苏尔就那个帅哥。“是啊是啊,可帅了,老师那人你也见过,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啊。”这话是郑宁说的,和曾静语混久了,别的没学会,油腔滑调到时学了个全乎。沈言不说话,只是在一边艰难的憋着笑意,肩膀微微的颤动着。苏尔身子一歪,躲开曾静语的手,向沈言走去。她知道沈言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从来不撒谎,这三人中,也只有沈言靠谱一点。当然,这么想的时候她忘了自己是多么的不靠谱。“小言言啊,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一边说着她还不忘一副姐两好的样子拍了拍沈言抖动的肩膀。沈言乖巧的“哦”了一句,而后特别诚实的告诉苏尔,“她们说的那个帅哥就是你,那天晚上静语在宿舍里大吼,说要你是个男的就好了,那绝对是个帅绝人寰,她一定会非你不嫁。”这确实是大实话,那天晚上苏尔有事来了教室,一件了拉风的军大衣,下面配了一条迷彩裤和厚实的军靴,短发也被她齐齐的往后疏去,露出逛街饱满的额头,秀气的脸上突然间看起来帅气无比,跟李宇春差不多,中性风格。

苏尔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当下就嫌弃曾静语,“看不出来你还暗恋我啊,不过……………….”苏尔突然件间顿住,眼神诡异的瞅了瞅曾静语的胸部,最后无比遗憾的说:“唉,你还是再发育几年再来吧,老师我很重口味的。(读看看)”苏尔这话音刚落,对面的曾静语立马被气的炸毛。要知道,她那34C的胸/部可是408宿舍里最丰满的,结果今天华丽丽的被人家嫌弃了。晚上和牧子扬打电话,沈言把中午这断小插曲跟牧子扬说了,当然,她是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说的,终于有人能灭一灭曾静语的威风了,这是多么和谐而美好的一件事情啊,想想她都觉得很哈皮,特别是想到苏尔当初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时,她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另一头的牧子扬微微的抽了抽眉角:“你们那是什么老师啊?”这像是为人师表该说的话吗?要是把他们家纯洁的小白兔给带坏了怎么办。牧子扬心想着,要不要去找沈言口中的老师交流一下。“好老师呗”沈言听出了牧子扬不悦,心里想象这他此时被自己气的眉头紧拧的样子,心情大好,故意哪壶不开提那壶,“我跟你说,我们的辅导员可有意思了,她说话从来就没有一句靠谱的,不是开玩笑就是调戏别人,就是我们上次见面的那次,我还被她调戏来着。

”牧子扬被这小姑娘气的够呛,语气中带着一股子火药味,问道:“你那个辅导员叫什么名字?”哪天他去会会。“苏尔”沈言站在走廊上,把栏杆当成琴键,手指无聊的在上面轻弹着。心情无比舒畅。可是另一端,牧子扬却因为那两个字堪堪的楞在那,半天动弹不得。苏尔,苏尔,苏尔…………………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间收紧,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苏尔吧。他蓦然的有些不确定起来,空着的左手忍不住的就摸上了头顶短刺的都发,心情略显烦躁,“你那个老师多大了?”这个世界上重名的人那么多,他真的希望这只是巧合。

沈言不知情的觉着牧子扬好古董,都21世纪了,难道幽默还分年龄吗?“挺年轻的,才26岁。为人特别幽默,时不时的抽个风,静语还一直嚷着说那辅导员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妹。”“是吗?”牧子扬淡淡的应答,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接话。“言言,等放假了我就接你来部队,我在部队有家属楼,你先在我这住一段,等我的假期下来了,我带你回趟家,然后我们把婚订了。”“嗯”“时间不早了,那你早点睡。”“嗯,晚安。”挂了电话,牧子扬心下纠结,坐在床上抓耳挠腮,莫名的郁闷,这算怎么回事啊,苏尔怎么就成了沈言的辅导员呢?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就突然给他来个重重的一击,一点提示都不给,要不要跟他开这种玩笑啊。

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啊。……………………………………………………..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期末了。学校半个月前就停了课,除去早操和晚课是必须的之外,其它的时间大家都泡在图书管里临时抱佛脚。沈言和李玉本来底子就好,平时学习也扎实,所以并不怎么担心。曾静语和郑宁则不同,曾静语是不喜欢读书,上课经常思想开小差,而郑宁,她以前是学体育特长的,文化底子差,学起来比较吃力,于是两个人临时成立了期末考试冲刺帮,两个人几乎是把所有书都搬到图书馆去了,吃过早餐就过去,很晚才回来,中午就胡乱的啃点东西解决了。

沈言跟着她们两混了两天就受不了了,重生之后她最注意的就是身体健康,这样子过一天还好,要是久了肯定对胃不好,于是才到第三天她就放弃了。习惯了三个人同进同出,突然间只剩下自己一个,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临近年底,Y市的温度已经是零下了。走在图书馆回寝室的路上,天空突然间小下起雪来,一开始下的是颗粒状的沙雪,打在地上沙沙作响,沈言快速的朝宿舍楼跑去。回到宿舍时,雪已经下大了,棉絮一般的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沈言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着,突然间一时兴起把照片给牧子扬发了过去。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休息时间,想来牧子扬应该能看到。沈言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里,把手伸出护栏外,试图去接住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心里却无比期待着牧子扬的回信。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沈言心下一喜,以为是牧子扬打来的,快速的接通了,不过很可惜,那边传来的是女声。“喂,言言。”电话那头传来刘玉芬温柔的声音。沈言顿时僵住,要不是刘玉芬打电话来,她都快忘记这号人物的存在了,自从她来Y市之后,现在的父母就全权把她托付给了牧子扬,很少跟她联系。

“妈…………妈”沈言弱弱的叫了一声。“言言,期末考试了没有,你们快放假了吧?”“快了,已经考了两门,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样子,就可以全部考完了。”“嗯,考完了就快点回来吧。你爷爷病清加重了,我现在在医院照顾你爷爷。妈妈都有大半年没见到你了。”说到这里刘玉芬的声音清雅温柔。电话这头,沈言紧紧的拽着电话,不知道如何接口。她本来和牧子扬说好了一放假就去部队的。没想到刘玉芬会突然间回国。父母在国外,估计平时很忙,一个月才给她打一次电话,也没什么话讲,每次都是那几句干巴巴的,“过的还好么?钱用完了没有”之类的。

一开始她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一心想着要好好好的替真正的沈言孝顺她们,可是后来看了沈言的那些日记,看到沈言对父母无尽的怨恨时,她突然间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女儿,孝顺的,叛逆的,还是每天带着恨意的?最后她选择了沉默的疏离。“言言,你有在听我讲话吗?”那边过分的沉寂让刘玉芬误以为沈言没有听到她话,半天没反映。“我在听着。”沈言的声音很淡,听不出一丝的情绪。对于女儿过于平静的回答,刘玉芬心里闪过一丝心痛,从小到大她们夫妻两就没怎么管过这个女儿。

小时候是她奶奶带着,小学毕业那年她奶奶去世了,她本来是想着带着孩子一起跟他们出国去的,可是那时候孩子已经大了,有了自己的小心思,死活都不肯跟着她们走,说是要去读寄宿学校,或许,更多的是对他们的怨恨和疏离吧,宁可读寄宿学校也不跟她们出国。“言言,妈妈想你了,快点回来吧。”彼时,刘玉芬的声音已经略带沙哑,隐隐的能听出那边有浅浅的抽泣声。沈言心下难受,想不通那夫妻两是为什么,现在想来弥补有什么用,他们真正的女儿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在她的心里,是对父母能躲多远是多远啊,没有感情,更多的是怕被拆穿,这样的情况注定了她不可能和他们有多亲。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算上今天我一连日更五天了,果然压力就是动力啊。谢谢大家的花花还在酝酿当中,大家容我休息一天哈,后天更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