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39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这是408宿舍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安静。大家各自忙着洗簌,谁也不说话,好似只要一开口,就会泄漏了什么绝世机密一般。除了郑宁,其余三个人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曾静语和李玉心中想着邵俊,只要一闭眼,就是邵俊那沾满血污的模样。曾静语暗自决定,得走点后门去打听一下情况。李玉在心里默念,教官,你千万不要有事。而沈言,沈言心事最重。牧子扬的手机欠费,转而他又打给远在B市的公公婆婆。可是手机全部无法接通。精致的脸上苍白如纸,牙齿紧咬着下唇,想哭,却又不敢哭。

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噩梦连连。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带,找不到方向,看不到一丝光线。她拼命的向前跑着跑着,可是怎么也逃离不了。她不停的喊着:“子扬,子扬…………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可是回答她的是无边的寂静。就在她要陷入绝望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阵白光,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光明和希望,奋力的朝这白光所在的地方跑去。可是当她跑到了光明所在,首先出现在她眼前是,是牧子扬满身血污的身体,眼睛紧闭,脸色苍白,身体冷若冰霜,梦里,她疯了一般冲上去,抱着牧子扬的身体不停的哭喊着,可是他怎么都醒不过来。

“子扬,子扬…………………”沈言嘴里不断的轻喊着,最后被噩梦吓醒,背上冷汗淋漓,整个人好似从水中捞出来一般。……………………………………………………………………………………………………………Z市人民医院。救护车刚停下立马有人推着病床前来接应。病床被飞快的推走,很快被送入了手术室。牧镇庭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蒙了,他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他儿子明明好好的在演习基地,怎么突然间就中枪了呢。可是事实容不得他不信,电话是冷寂林给他打的,他认识那个人,当年牧子扬在特种部队出任务是身受重伤住院期间,他在医院见过冷寂林。

此时,牧镇庭刚从演习小组赶回部队不久。凳子还没坐热,又立马上了军用直升机飞往Z市。病房外,几个领导早已经离开,现在坐在手术室外的有冷寂林,还有几个牧子扬团里的战士。“首长好”看到牧镇庭的到来,冷寂林立即起身端正的敬了一个军礼。其它几人看也跟着站起来,速度敬礼。关于受伤的过程,刚才在电话里冷寂林已经向他汇报过了,所以并没有多问什么,回了军礼便安静的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整个人好似瞬间苍老了十岁,脸上的皱纹好似刀刻的一般深邃。

。此时他不是一个首长,只是一个为儿担忧父亲而已。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外安静的仿佛能听见大家凝重的呼吸声。几个小时候后,手术室终于开门了,身穿白大褂的主刀医生一出急救室,立刻摘下面上的消毒口罩呼吸,一脸的倦色。“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牧镇庭快步迎上,苍老的脸上漾着热切的渴望。“子弹已经取出来了,醒来就没事了。”牧镇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吊在半空中的那颗心终于落地了。坐在一边的几个战士听到这话心里也宽慰了许多。

刘参谋一脸欣喜,“我就知道团长不会有事的。”十足的马后炮,惹来旁人鄙视的眼光。邵俊是两在牧子扬入院后两个小时被送来的,彼时他已经昏死迷过去了,身上都是血,很快被送入了就急救室。待这边的牧子扬已经有了结果,冷寂林立刻马不停蹄的又转移阵地。脱离了危险之后,大家也各自回了部队。牧子扬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牧镇庭便出去吃了个便饭。顺便给远在B市的李秀打了一通电话。他说:“子扬受伤了,在Z市人民医院,你收拾下东西,明天过来吧。

”李秀心里猛的一沉,声音急切:“伤的重不重,有没有生命危险?”牧镇庭的声音沉稳:“已经没事了”李秀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会我给言言打个电话,让她跟我一块去吧。”“先别打,她还在上课呢,等子扬醒就会转到B市去,到时候在通知她。”“那好。”………………………………………………………………………………………………………苏尔赶到Z市人民医院的时候还才刚到早上八点。此时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将整个病房照的通亮。

牧镇庭原本是打算等第二天李秀来了再走的,可是临时接到电话,连夜走了。昨天守在这里的战士们晚上也回了部队。牧子扬住的是单独病房,房间不宽,里面只摆了张病床,旁边还有一处摆放东西的茶几,和几张凳子。苏尔也是昨天晚上在新闻联播上看到的消息。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了,可是当她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他那苍白如纸的脸时,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往事如洪水般汹涌澎拜,让她措手不及。他最美好的记忆,是这辈子他是她纯真花季里爱上的第一个人。

每个人都有青春年少的时候,而在那些懵懂的岁月了,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或者一句话,就让你轻而易举的将其记心里。苏而认识牧子扬时,才十五岁。花一般的年纪,虽然性格有点和男子一般争强好胜,可终究是女孩子,一碰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就忍不住的敬仰,敬畏,爱慕。B市一中是,里面的学生不外乎两种人,一是成绩好的;而是有钱或者有权的。苏尔属于后者,尽管成绩不算太差,但是离一中的录取分数线差了50几分。 不过好在苏老板有钱,大手一挥,捐献了一座图书馆,于是,苏尔顺利的进入了B市一中。

五月初的天气,已经开始渐渐有了夏天的痕迹,太阳炙烤着大地,奔跑在篮球场上的少年们挥洒着青春的汗水,朝气蓬勃。牧子扬每次都是第一个跑到篮球场的,而后班上的人陆陆续续加入。有时也会碰上几个抢场地的,不过大家很文明,不靠拳头,全凭本事。双方各派一名代表,站在三分线以外投篮,一分钟内,谁投中的多,场地就是谁的。那是苏尔第一次见到牧子扬,她拉着苏墨去跟人家抢地盘。 当时她只觉得眼前的男生阳光,帅气,浓眉大眼,五官深邃,轮廓鲜明。

当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几乎百发百中的投篮。修长有力的双腿稍稍弯曲,双手捧着篮球,纵身一跃,求球从手中飞出,稳稳的落入篮筐。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帅气的好似闪瞎了苏尔的狗眼。苏墨是苏而的双胞胎哥哥,苏墨成绩不错,考上了一中,为了让兄妹一起读书,苏老板不惜花费重金把她弄进了一中。苏尔和苏墨两个都不是轻易认输的主,练了几天就会跑来抢一次场子,一来二去的,次数多了,牧子扬实在是懒得应付,也不比了,直接破格批准他们加入。

之后,苏尔很快就叛变了,不再跟着苏墨混,而是每天都会跟在牧子扬的屁股后面当小跟班。牧子扬的每次篮球赛,她必然到场,双手做喇叭状厉声疾呼:“牧子扬,加油,牧子扬,必胜,牧子扬,帅呆了,牧子扬,酷毙了。”一时间,流言四起,有的大家都在传牧子扬和苏尔是一对。看到他们的眼神更是暧昧到不行。牧子扬每次都觉得很无聊,淡淡的应一句:“别在那瞎说,吃饱了没事做的话就去扫厕所。”他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什么年做什么事,什么玩笑可以开什么玩笑不能开,心里分外清楚。

与之相反,苏尔从来不排斥别人这样子的猜测,她本来就喜欢牧子扬,所以,流言传的越厉害,她心里就越得意,甚至心里还在窃喜着,某天牧子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深情的对她表白,握着她手,说着:“当我女朋友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八卦退潮,流言过境,眼看着牧子扬都高三了,她梦寐以求的告白还没有等来。那天风和日丽,风高气爽,牧子扬迈入高三的最后一场球赛,赛后,一群人欢欢喜喜的去吃散伙饭。饭店里,十来个人挤在一桌,大家兴致正好,一个个的都喝了点小酒,处于清醒与醉酒的边缘。

苏尔借着酒劲,猛的站起身来,举起手中倒满啤酒的杯子,面向牧子扬,豪气冲天的表白道:“牧子扬,我喜欢你,喝了这杯酒,你就是我男朋友了。”大家先是楞了一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还没搞清楚状况,随即坐在苏尔身边的苏墨突然鼓掌,给妹妹撑腰,大声的吆喝道:“喝了它,喝了它。”有了带头人,大家自然而然的跟着瞎起哄,牧子扬抬头看了站在对面的苏尔一眼。那时的苏尔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长的不是特别漂亮,可是重在清秀,而且性子热别活泼开朗,和队里的男生们都玩的好,可是在牧子扬看来,她就是一兄弟而已。

牧子扬面露难色,他向来不懂得如何跟女生相处,一般收到什么情书之类的,转身他就丢垃圾桶了,面试也是板着一章臭脸,不苟言笑的,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年跟他表白的。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了,牧子扬干脆端起自己的被子,对着在场的所有人示意了一下,一口干尽,而后,很乌龟的来了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这顿我请。”最后留下一群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莫名其妙。作者有话要说:呵呵,关于苏尔和牧子扬的过去,大家有猜对了的没?嘻嘻,你们等着,更雷的狗血还在后面。

叉腰奸笑中。PS:不晓得是网速不给力还是晋江抽的太厉害,回复不了家的留言,不倒在这里跟大家说声抱歉。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