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50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牧子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印象里的沈言一向随和,不仅喜欢跟他撒娇,还时不时的喜欢黏着他腻着他,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的决绝了?不理会牧子扬的诧异,沈言小脸高高抬起,眉宇只见透出一股子不可撼动的坚定,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好像怕他听不懂一般,又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我-要-和-你-解-除-婚-约”牧子扬好看的剑眉紧紧皱起,墨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为不可察的沉痛,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暴起,嘴角微微的蠕动着,可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静静看着沈言,仿佛要穿过皮肉,看到她的心里去。

沈言被他看的有些心慌,缓缓的底下头去,自言自语一般的说:“要说的都说完了,我走了。”随后猛的迈开了步子想逃。“言言,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相信吗?”牧子扬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从身后响起。声音不大,却堪堪传入了沈言的耳朵里,双脚不由自主的停在那,心里好像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痛的鲜血淋漓。她突然想起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伤害你最深的人,往往都是你最在意的那个。因为不在乎的人,说什么你都不在乎,而你在乎的人,一句不经意的话,就能让你痛彻心扉。

”牧子扬怪她不相信他,可是她的相信,换来的又是什么呢?强忍着眼底的泪意,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头来,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很平静。她说:“我很想相信你,可是,我相信你的结果是你的战友在我耳边叫着别人嫂子。你说要是有一天别人当这你的面指着另一个男人说那是我丈夫,你会怎么想?”沈言这话效果堪比惊雷,将牧子扬炸的瞠目结舌。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他会控制不住的一枪毙了那个男人吧。这念头刚刚闪过,他就立马反映过来:在部队里一般只有女朋友和老婆才会用“嫂子”的称呼来介绍,沈言话里的意思是他有了除沈言以外的女朋友或者老婆。

可是问题是他连沈言都没有介绍过,还哪里来的别人?这下误会大了,哪个不长眼的兔崽子,看他回去怎么收拾他们。沈言见牧子扬不说话,以为他默认了,心如死灰。强忍着眼里的泪水看向牧子扬,淡淡的说:“这下彻底解释清楚了,我们好聚好散吧。”此时牧子扬终于急了,看样子沈言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他给踹了,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他也淡定不起来了。不等沈言反映过来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嘴里开始耍赖皮:“老婆,你不能不要我。”沈言好看的秀眉紧拧,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怒气,“这里是学校,被纠察看见要记过的。

”曾静语一直关注着那边的动态,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的在心里骂了句人渣,大步朝这边走来。牧子扬把心一横,放了手,郑重的承诺道,“老婆,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我们的婚约不可能解除,你要是心里窝火,回去我任打任骂。只是这话,以后不要在说了,我听的心里难受,我知道你心里也痛苦。”不等曾静语过来,牧子扬就自己离开了。沈言堪堪的站在那,看着牧子扬远去的背影,依旧背脊笔直,可是他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少了以前的干脆利落。

沈言总觉得他的背影有些寞落。牧子扬那句说的很对,“我听的心里难受,我知道你心里也痛苦。”是啊,她那么爱他,怎么会不痛呢。可就是因为太爱了,才容不得一丁点杂质,才会这么的选决绝的择放弃。沈言远远的望着牧子扬离去的背影,泪流满面。合理的解释,怎么样才算合理?她突然之间迷茫了。……………………………………………………….从X大出来之后,牧子扬情绪很低落。他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沈言,可是今天才知道,他竟然一点都不了解她。 有些人,面无表情,看起来难以接近,可是一旦相处下来你会发现,他其实很好相处。

可是还有一些人正好相反,平日里都很随和,对什么都淡淡,可是一旦触碰到她的底线,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直接就给你判死刑。沈言就是这类人的典型代表。牧子扬在车里坐了很久,脑海里一直回忆着他和沈言相处的点点滴滴。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都把沈眼底当成了没长大的孩子,甚至觉得小姑娘哄,很所以才会对沈言突然的决绝而感到震撼。而事实上,在爱上他之前,沈言一直都是一个很淡漠的人,和谁都会保持着一定距离。 她是一个成熟的个体,有着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处事原则,她已经成年了,她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是他的女人。

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想通了这些,牧子扬心情豁然开朗,连带着脑袋灵范了蛮多,立马推测出来问题出在哪里。星期三晚上他把手机落在了通信连的研究所里,好像宋程还帮他接了一个电话。他很清楚的记得宋程当时说是嫂子来的电话。沈言的号码在他手机里的备注是老婆,不言而喻,那通电话是沈言打来的。而且他可以断定,宋程一定是说了什么话让沈言误会了,沈言才会那么决绝的说“我很想相信你,可是,我相信你的结果是你的战友在我耳边叫着别人嫂子。

”找到了问题的的源头,牧子扬马不停蹄的杀回了部队。“宋程,那天晚上你到底跟我老婆说了什么?”通信连的研究所里,牧子扬气急败坏的把帽子重重的扣在桌上,一脸怒气的站在宋程面前,语气不善的质问道。“团长,发生什么事情了?”宋程脸上闪过一丝惶恐,顿了几秒,随后又道:“我就说你把手机落在通信连研究所了,让她过会再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牧子扬很烦躁的来回走了几步,不死心的继续追问,“你再好好想想。”沈言向来不说谎,肯定是宋程说了什么话让她误会了。

宋程看牧子扬一脸急切的样子,心知事情可能比较棘手,便静下心来把当晚的话仔细回忆了一遍。直到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缓缓的说:“团长,我真没说你什么话说。我好记得当初为了让嫂子放心,还特意提及了上次在Z市人民医院见过面的事。”牧子扬震怒:“我老婆一直在X大,,什么时候去过Z市人民医院了?”听牧子扬这么说,宋程心里猛的一抖,知道自己闯祸了,声音突然间低了许多,实话实说道:“刘参谋长说那是嫂子。”朋友就是用来出卖滴。 牧子扬满脸怒气,猛的抄起桌上的帽子转身往门外走去,嘴里念叨着:“看我不去揍死他。

”后面的事情,牧子扬不用问也知道了。除了苏尔还会有谁,那时候去Z市人民医院看他的人除了他妈就是苏尔。不过据他的推测,多半是刘参谋自作聪明的误会了,而苏尔又没有即时的解释清楚,才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这算是报应吗?他愤愤的想。经过了一番纠结之后,牧子扬还是拨通了苏尔的电话。现下这这种情况,只有苏尔能解释的清楚了。“喂”电话那边,苏尔的声音和以往一样的清脆好听。 “是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牧子扬的声音透着一股子颓废的愧疚。

彼时苏尔正在家里大扫除。好多天没有回来过了,家里乱的如同猪窝一般,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厚厚的灰尘味。她一手握着拖把,一手拿着手机,淡淡的说:“要是不急的话,你待会再给我打吧,我这会正忙呢。”挂了电话,苏尔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颓废的往沙发上倒去。仰躺在沙发靠背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这些天她一直在反复的提醒自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 可是效果甚微,最后不得化悲痛为力量,没日没夜的呆在医院里工作。她已经很就没去X大了,她觉得自己像个罪人,她害怕面对沈言那张纯洁无瑕的脸。

她向来是个乐观的人,可是再乐观,她也还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刚刚被人甩了的女人。她做不来立马就跟没事人一样的嘻嘻哈哈,甚至是大方的直接说好。“说吧,什么事”在沙发上纠结的了大半个小时,苏尔最后还是拿起手机,主动拨通了牧子扬的电话。“沈言对我有些误会,我想请你帮我跟她解释一下。 ”“呵”苏尔一声轻笑,网上最近有句很流行的词叫什么来着:问时间情为何物,乃一物降一物。精辟啊!!!牧子扬是她的克星,沈言是牧子扬的克星。她无耻的在心里平衡了一下。

幸灾乐祸的问:“怎么了,小姑娘到现在还没原谅你?不会是她不要你了吧?”牧子扬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跳,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听到沈言不要他之类的话。真真是内伤啊作者有话要说:吼吼,这章我昨天晚上码到凌晨年三点,早上起不来床,悲催。昨天晚上改了下错别字,抱歉造成了大家的误会。 应大家的要求要,死虐牧子扬,哈哈。好了,最后再给新文打个广告。曾静语和邵俊的新坑:撒泼打滚,鲜花,收藏,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