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51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苏尔最后还是答应了牧子扬的请求。先不说对牧子扬怎么样,她自己也应该给沈言一个交代。再次来大X大,苏尔有种连空气都变得比以前新鲜的感觉。以前她一直偏执的把自己禁锢在牢笼里,好似X大就是她的爱情胜地,所以一毕业就选择了这里。等着她的良人。如今,她彻底的刑满释放了。沈言没有想到那件事后苏而还会主动来找自己。猜不准苏尔想说什么,她总觉的心里有些惶恐,站在苏尔办公室的门口,迟迟不敢敲门进去。“你来了。”苏而等了半天没见人来,刚准备去教学楼走一趟,没想到一开,就看见抬手欲敲门的沈言。

苏尔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吧,便径直往屋里走去。沈言关好门,紧随其后。这是沈言第二次来苏尔的办公室,不同于第一次的紧张,此刻她装的很镇定。屋子不大,不过很亮。夕阳的余晖从窗户投射进来,在地上留下一圈暖黄的光晕。苏而大大方方的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落座,而后又指了指前面的凳子,说:“你也坐吧。”沈言也不客套,顺势坐下,抬头看向苏尔,表现出一副听老师说教的好学生模样。办公室里,两人相对而坐,谁都不说话,显得安静异常,只听见空调制动发出的“嗡嗡”声。

良久,沈言才淡淡的问:“苏导找我有事吗?”听不出任何情绪。苏尔轻轻的苦笑一声,看来这孩子对她怨念很深啊。此刻她的翘着二郎腿,眉眼含笑的看着沈言,漫不经心的问:“听说你不要牧子扬了?”沈言瞬间瞪圆了双眼,惊讶的看向苏尔。不明白她突然说这话是想表达什么?不等沈言回答,苏尔又气死人不偿命的缓缓道:“要是真不要他了就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先去排队。”沈言被她的话雷的风中凌乱,气的小脸通红,嘴巴开了又合,半响说不出话来。

摆在膝盖上的小手仅仅握拳。“怎么了,舍不得?”苏尔把身子往座椅后背靠去,歪着脑袋看向沈言,一副十足的痞子相。沈言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愤愤的回答:“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向苏导汇报。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那么急干什么。”苏尔身子猛的前倾,脑袋几乎凑到沈言脸上,仿若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其实除了好看一点,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有什么别的长处。这下子沈言彻底的怒了,猛的站起身来,抬腿就要往门外走。苏尔也不急,好像刚才那挑衅的话根本不是她说的一样,悠悠道:“呵,这点话受不了了。

”沈言前进的步子猛地停住,楞了几秒,而后缓缓转过身来,秀眉紧蹙,不解的看向苏尔,怒气十足:“你到底想说什么?”苏而也跟着也跟着站起身来,走到沈言边上,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问,“你想知道?”沈言泄气的垂头,又悻悻的走回去坐下。苏尔很满意沈言的表现,果然啊,还是激将法比较给力。“牧子扬昨天打电话求我帮他向你解释。”不等沈言回过神来,她又接着正色道:“其实我和他没什么,真的。”沈言猛然抬头看向对面的苏尔,想起牧子扬说过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来。

心下了然,在脑袋里把事情顺了一遍:“既然没什么,那他你们两个为什么会躺在一张床上,还有,他的战友为什么会叫你嫂子?”她的语气不是很好,有种咄咄逼人的味道。终于把这姑娘的话逼出来了,苏尔莞尔一笑。沈言是个很淡漠的人,有些事情总喜欢藏在心里,要不这么说,估计这姑娘会跟你装糊涂到底。有时候苏而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圣母转世,被人甩来还要苦逼的来帮他收拾烂摊子。不过这件事情上,沈言也没什么错,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辅导员倒在一张床上,那场面也确实够震撼的。

随即也就不纠结了,淡淡的解释道:“那天我进病房时他正在睡觉。我忍不住的伸手去摸了他的脸,他以为我是你,所以………...”“至于那句嫂子,上次我去Z市医院看他,当时他正处于昏迷当初,我出来恰巧碰到他战友,是他们误会了。”沈言有点无语,还真够狗血的。不过,苏而为什么会去摸牧子扬的脸呢?还有她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跑去看牧子样呢?难道……………………看出来了沈言的纠结,苏尔也不卖关子,直接道:“别猜了,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他,追了三年,好不容易追到了,结果他去了特种部队。

临走前他让我等他,可是,我一等就是九年,而最后,他对我说,他爱的是你。”苏尔这话说的平平淡淡,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沈言却是被震的目瞪口呆,突然间有点同情起苏尔来。九年啊,一个女孩子,有几个九年可等。此刻,她的心情复杂而又沉重,有对苏尔的同情,有对牧子扬耽误别人的鄙视,可还是忍不住的为苏尔那句“他爱的是你”而感到窃喜。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那他都没有给你交代吗?”苏尔淡淡的点头,声音听起来有些悠远,“他九年前给我写过一封信,叫我不要在等他了。

可是我没有收到。四年后他来X大找过我,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毕业了。”这样一说沈言倒也可以理解。毕竟牧子扬都快三十了,要真是什么都没有,那才不正常。“那,那,你们当时很相爱吗?”问这话时,沈言心里有中难以言喻的苦涩。尽管苏尔也承认了牧子扬现在爱的是自己,可是,一想到他们两一起多么的相爱,心里还是会难受,会别扭。“呵呵”苏尔自嘲的一笑,脸色有些哀戚,“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他只是被我感动了,才接受我的。”“啊!”沈言忍不住惊叫出声。

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等了九年,太可悲了吧。“那你现在还爱他吗?”沈言弱弱的问。苏尔摇头,“不爱了,可能是我太偏执了吧,我只是等习惯了,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嗯”沈言认同的点头,毕竟等了九年啊,哪能说改就改的。照这样看来,苏尔其实也挺惨的。她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咄咄逼人有些过分,于是又诚恳的苏尔说了一句“对不起”苏而淡淡一笑,一手搭上沈言的肩膀,言辞恳切,“没事。说清楚了就好。其实那天我也挺对不起的。要是知道牧子扬有未婚妻了,我绝对不会再去看他。

”沈言:“那你恨他吗?”苏尔:“不恨。”有爱才有恨,既然已经决定不爱了。那么,也就没有恨的的必要了。……………………………………………………………………………………………………………..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沈言心情大好。连带着走路的步子也轻快起来,嘴里轻轻的哄着歌。回到宿舍,第一件事情就是爬床上去拿手机。想想,她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开机了。不出意料,打开邮箱,里面一大片下来都是牧子样给她发的短信:----------------老婆,我和苏尔真的没什么,你相信我好不好。

----------------老婆,我出院了,你来接我好不好。----------------老婆,我要回部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你原谅我了好不好。---------------老婆,我失眠了,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一共有三是几条,差不多每天都有三条左右,早中晚,时间一般都是在吃饭的空档。沈言对着手机屏幕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不过,她并不打算就这么原谅某人。怎么说都是他不诚实,要是早点坦白从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他的错。牧子扬这些天过的很忧郁。苏尔前几天给他来过电话说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可是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沈言那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电话关机,发短信不回。他都快急死了。而沈言就截然想反了。自从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整个人容光焕发,胃口也好了,吃嘛嘛香,每天都过的辈精神。太过强烈情绪变化还曾经一度让曾静语误以为她为情所伤,精神不正常了。

晚饭后,沈言,曾静语还有郑宁三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沈言,你没事吧。”曾静语又忍不住伸手去探沈言的额头。沈言不解的扭头看想一脸担忧的曾静语,“我有什么事?”曾静语:“我昨天半夜里听见你躲在被窝里笑。”沈言:“你听错了。”她绝对不会承认昨天真的半夜里她真的躲在被窝里笑的。她最近到了一种很欢快的消遣,就是虐牧子扬。每天半夜里才会开机,看看牧子扬又发了什么短信。每每看到那些“亲亲老婆,你原谅我好不好。老婆,我错了。 老婆我脱光了让你打一顿好不好?”之类的云云,她就觉得很搞笑。

有时候她还会想象牧子扬发这些短信时的表情。眉头紧锁,或是一脸委屈。当然,最搞笑的要数牧子扬昨天发的彩信了。那是一张半裸的照片。图片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他强壮的肌肉。在心脏的位置用红色的油彩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心。肚子上还有一对卡通的小情侣。女孩背过身去,脑袋高高扬起,一副不可一世的感觉。男孩单膝跪在地上,拉着女孩的小手,一脸哀切的恳求。肚子旁边还写了一边还用马克笔写了对白,“老婆,以后我只洗碗不吃饭,你原谅我好不好。 ”沈言当时就乐疯了,笑的整个身子都在抖。

越想越觉得牧子扬委屈的小某模样很友爱。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双更有木有。赶紧的滴撒花花哟~~~吼吼,两人就快和好了,后面的剧情应该不多了,我在想要不要写他们结婚。。。。。。就快完结了,好舍不得啊。这个文不倒想制定印刷,不晓得反响会怎么样,先在这里问一下大家的看法。不管意见如希望大家踊跃发言。曾静语和邵俊的新坑:好了,最后继续打广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