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爱一直在我身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曹梦秋 书名:爱一直在我身边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赶紧汇报汇报。”晚上回家给顾浩明打电话时,一接通他就这样迫不及待地问。“谈了很多啊,很多很多……”我唏嘘着:“没等我动用一枪一炮,夏玫就主动缴枪投降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没一冲动真跟夏玫打起来吧?”顾浩明听得一头雾水,紧张极了。“说什么呢?你把我和夏玫想像成什么人了?”我表示强烈的不满和抗议:“我们俩可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说话是很讲究艺术的。”“那说来听听,你们的艺术?让我这个俗人也熏陶熏陶?”他这才放下心来。

“不告诉你。”我也会卖关子。“怎么,这么快就被人家收买了,不跟我一条心了?不至于吧?”他语气暧昧地打趣。“很难说哦。”我还没有完全从那种不想流泪但却不由自主泪流满面的感人场面中走出来。“哦,嘉文,今天晚上有空吗?见个面吧,我有话对你说。”他忽然一本正经起来。“今天晚上啊,今天晚上还真没空,我已经有约了。”我拍着脑袋:“夏玫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定好了晚上见面,听说是她的大学校友,好像是个大学教授……”“什么?那我岂不是白白输了一千块?”他在那边立刻惨叫起来:“这个两面三万的夏玫!不行……我得找她拼命去!”“一千块?什么意思?”我闻言一愣。

“没意思。”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顾浩明。”我没好气地提高了嗓门:“你这么不诚实,我怎么敢把终身托付给你啊!我要去找程燕妮,要求退货!”“其实也没有什么,”见我生气了,他在那边嘿嘿傻笑了起来:“是我主动提出来让夏玫约你的,让她帮着我来追你,为此我奖给了她一千块,买了那件她一见钟情的衣服。哎,夏玫穿那件衣服是不是很漂亮?”“什么?顾浩明?你太过分了,你和夏玫合起伙来整我?”想起那件我同样垂涎已久,打完五折还888元的外套,我心疼得狠狠顿足大叫起来:“今晚的约会,取------消!”他的脑子此刻一定是进水了,听了这话竟然大喜:“太好了,那今晚跟我约会吧,我带你去看房子,我都已经全部装修完毕,就等着你验收了。

到时候你一定会高兴得哭着喊着求我马上娶你过门……”“高兴你个头!”我怒不可遏地对着话筒做河东狮吼:“顾浩明你给我听清楚了,今晚我跟你的约会------取消!”不待他那边有回应,我怦一声挂断了电话。坐在床上,我真是越想越生气,没想到今天我和夏玫的见面竟然是顾浩明一手策划的,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呢,夏玫会主动约我,她和我的交情在此以前根本没到私下里单独见面的地步。不过想想这事也不能完全怪顾浩明,谁让我以前那么自恃清高,对他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的,害得他心里实在没底儿才不得已而为之出此下策呢?如果夏玫去找他是在那天晚上程思燕私自保媒之后,这种事不就可以避免发生了吗?那一千块钱也就不会奖励给夏玫了。

想到夏玫身上那件用一千块钱换来的漂亮外套,我的心立刻就像被谁的手给凭空一把揪了起来,疼得我“哎哟”惨叫了一声,捂着胸口,眼睛一闭,仰面朝天倒在了床上。正在这时,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一定又是我妈出门打麻将忘了带钥匙。我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一动都没动。我这次就不给她开门,非给她个教训尝尝不可,看她下次还记不记得带上钥匙再出门。可是,门铃一副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架势,一声连一声地响着,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刺耳,震得我的耳膜嗡嗡直响。

“来了来了,别按了!”我忍无可忍地从床上跳下来,拖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丫,一边跑过去开门,一边怨声载道地发着牢骚:“下次能不能记着带钥匙?要是我不在家怎么办?”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只见一个庞然大物咣一头就撞了进来,正好跟我撞了个满怀,把我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要不是我眼急手快,退得及时,非被他给撞个跟头,一屁股坐地上不可。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今天夏玫说起她下火车后遭遇歹徒劫财劫色的事情来,我的心里顿时忽悠了一下,本能地双眼紧闭,两手抱着脑袋,顾前不顾后地往旁边的墙上一躲,“妈呀”一声尖叫起来:“来人哪,抓歹徒啊!”“什么歹徒?”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骤然响起,我感觉胳膊被人用力抓住了,用力向上一提,两只脚几乎离了地面。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定睛一看,却是顾浩明,正满头大汗地咧着大嘴冲我傻笑。“你怎么来了?”我也愣愣地张大嘴,表情一定比他还傻。“跟我走!”他二话不说,拉上我就往外走。“去哪儿?去哪儿?”我拼命挣扎着:“我还没有穿鞋呢。”“穿什么鞋啊?”他上前一脚替我把房门关紧,弯下腰,两手从身体底下一抄,一下子就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并且顺势低头在我的脸上“叭嗒”美美地亲了一口,哈哈笑着抱起我就往楼下走。因为只有后背被他的手托着,手脚都搭拉着,感觉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吓得我哇哇哇一阵乱叫,两只手徒劳地腾空抓了几把,一看什么都没抓住,最后只好乖乖地搭在他的脖子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一出溜,把腰的位置让给了腿,这样才觉得稳当了许多。

我可真的怕他一不小心像扔皮球一样把我给扔出去,要知道,这可是五楼啊。他就这样托着我刚下到三楼,迎面跟正打麻将回来的我妈迎面撞上了,乍见此情此景,我妈的吃惊程度一点没亚于我,两手掩面,惊天动地地喊了起来:“天哪,光天化下之下怎么就有人敢绑架我女儿啊?”“妈妈,不,阿姨,我是浩明啊,顾浩明。”可能是我太沉重了,累得顾浩明直喘粗气,顾不上跟我妈说太多客套的话,只是用最快的速度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我要带嘉文去看房子,我要跟她结婚。

”“什么?什么?什么……哦……那快去吧去吧去吧!”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我妈真是又惊又喜,又喜又惊,那双睁得滴溜圆的眼睛笑弯成了小月牙儿,满脸菊花盛开,激动得简直连话都不会说了,只能一连气地催促我们快点走。我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她怎么好像一副巴不得我马上就嫁出去的嘴脸?“顾浩明,你这叫乘人之危懂不懂?”待到他果真把我像塞皮球那样手忙脚乱地塞进那辆豪华的小轿车里时,我还不甘示弱地挣扎着对他大吼大叫。

“乘人之危是什么意思?我才疏学浅还真不懂。”他皮笑肉不笑地把车门锁死,没等我的屁股坐稳,手里的方向盘就向右刷一转,一个小拐弯离开了我家的楼房,又向左刷一转,一个大拐弯就把车开出了小区,驶向了宽阔的马路。这左右刷刷两下,让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朝着他晃过来又晃过去,晃得我的头都晕了,心脏没规律地乱跳,幸好我的两只手不顾一切地抓紧了他靠近我的那只胳膊,才没有如他所愿那样直接倒进他的怀抱里。“你看……你看……我还光着脚呢。

”我连想都没想,将两只穿了丝袜子的脚直直地伸到他的方向盘上来,冲他来回比划着。耳边“嚓-----”一声响,方向盘一甩,刷一下向我这边摆过来,车子向上弹了两弹,然后猛地停在了路边。我惊魂未定地盯着他,心想这下可惨了,非得挨他一顿糖衣炮弹狂轰乱炸不可。谁知他却一点没有怪我瞎捣乱的意思,而是伸出手来,捏了捏我可爱的小脚脖,笑咪咪地柔声说:“乖,回咱家再穿,我给你买了好几双新鞋呢。”然后,钥匙一拧,发动引擎,车子“嗖”一声又稳稳地向前直窜了出去。

我无可奈何地瞪着他,气是肯定气不起来了,忽然之间发现他竟是那么的可爱,可爱得让我想不喜欢都不行了。这是小城最贵的小区,地处繁华的城中心中南路上,圆形公寓式建筑,封闭式电梯,一共十三层,顾浩明的新房在九层。房间坐北朝南,格局不错,采光极好。站在高高的阳台上,俯视脚下的城市,发现竟然有着从未曾有过的傲然的感觉。地处崇山峻岭间的这个北方小城四周是巍峨的群山,看得清楚旭日冉冉升起和夕阳缓缓西去。正是黄昏,彩霞满天,落日徐徐,黛色的山峦依稀遥远又近在咫尺。

温暖的余晖毫无任何遮拦地洒满我的全身,暖洋洋的,像下着雪的冬天里身上披了一件裘皮大衣。顾浩明在装饰一新的房间里倒背着手走了一圈后,用骄傲的口吻很民主地征求我的意见:“喻嘉文,怎么样,这个房子是不是很不错?”我顾不上光着脚,就一溜烟地从阳台又跑到卧室那个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前,兴奋得连连跺脚连连点头,一迭声地说:“不是很不错,是相当相当相当地不错!”“只要你喜欢就好。”他背着双手走到我面前,一脸认真地微笑着:“爱一个人是需要证明的。

而我的证明已经付诸于行动了。喻嘉文,我不但希望你心里相信,更希望你用眼睛能真真切切地看到我的诚意和我为你所做的一切。”他轻轻地把我的手抓过去,放在他的胸口上,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跟我一样怦怦怦剧烈的心跳,像怀里揣着一面小鼓,在有节奏地,温柔而有力地敲着,一下,一下,又一下。而他手心的温暖就像这落日的余晖。我害羞地低下了头。在我们这个年龄,好像已经不足以于用单纯的“爱”这个字眼来诠释爱情了,爱情已经在彼此的眼神和话语以及行为中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顾浩明说得很好,爱一个人是需要证明的,而这个证明,就是实实在在地付出与回报。阳台里种满了叫得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其中有一棵蓬蓬勃勃的龙爪,挤满了宽大的花盆,肥厚的叶子碧绿剔透,可以想象得出其中的汁液是多么的充盈饱满。见我蹲在那儿专注地盯着这盆龙爪,顾浩明说:“这是我特意从花卉市场买来的,我记得以前你一上火鼻子下面就爱起黄水泡,用龙爪擦才能控制。现在呢,现在还是那样吗?”“你的记性真的不错,可惜现在很少起了。

”我站了起来,心里涌起一阵甜蜜的感动。早知道他是一个细心的人,只是没想到他竟细心到这种地步,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记得我的这个老毛病。当年我只要一感冒上火,鼻子下面就会起一大片黄水泡,很疼很疼,什么时候脓都流出来了,水泡瘪了,才会慢慢地结疤复原。顾浩明经常会主动从家里给我带龙爪来。“哦,很少起说明还有起的时候,看来还有利用价值。”他满意地笑着拨拉了一下龙爪粗壮的叶子。“顾浩明,谢谢你。”我抬起头来看着他,鼻子忽然有点酸。

“还这么连名带姓地叫我,是不是得罚你?”他向前走了一步,距离很近地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影像一面墙,挡住了窗外的阳光,这高大的身影曾经让我的心里充满了笃定的安全感。他穿着质地考究的白色圆领长袖T恤,白色的西裤,有着很沉着的眼光,很深情的凝视,很温柔的表情,很淡然的微笑。明亮的眸子,漆黑的眉毛,高挺的鼻子和棱角分明的嘴,曾经几度梦绕魂牵的那个人,现在就真实地站在我面前温和而平静地望着我,温和得像此时的夕阳,平静得仿若没有喜怒哀乐。

这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言行举止成熟而稳重,又不失年少时的一分活泼和爽朗。我的心忽然莫名其妙地跳了起来,预感到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他伸出手来,慢慢地将我拉入他的怀中,双手环抱住了我。我先是微微一怔,然后,默默地靠向他那宽厚温暖的怀抱,搂住了他粗壮有力的腰。立刻,一种浓浓的幸福感顿时油然而升。一阵清风袭来,顾浩明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扑面而来,是淡淡的烟草与清醇的酒香混和的气息,还有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在我的鼻端轻轻地飘浮着,我忍不住闭上眼睛,下意识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在这醉人的气息里,我叹息了一声,缓缓地,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爱一直在我身边 全文阅读,爱一直在我身边最新章节,爱一直在我身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