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特种教官全文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七章 大结局

第一百七十五章 背后黑手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极品校花泡上我 书名:特种教官

啊爪下午四点就已经回到老家,广云省江蓠市一个边缘的小县城宁都,不过由于华夏中央倡导西部地区的大开发,宁都又是跟东广省和湖西省交接,是三省市的交通要道,这几年发展成效显著,在啊爪的老爹凌云生坐上县委书记的时候,小县城升格成县级市。凌家在宁都算是大户人家,加上凌云生当上了宁都的市委书记,凌家自然成了宁都的第一家族,当然,华夏国内的政策,凌家老二老三的生意根基本来是在宁都,就因为凌云生的上位,凌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凌家老二老三的生意重心逐渐转移。

即使是这样,市里还是流传着凌家就是因为有凌云生,凌家的老二老三生意才做得那么大,凌云生还不是市委书记的时候,也是宁都县委常委之一,掌管着整个经济大权的政府部门首脑,所以才有这么一个传言出来。而宁都近年来发展得越来越好,加上在宁都发现了不少矿山,甚至在宁都一个山脉里,探到了里面竟然隐藏着不少的金矿,有利益的地方自然有争斗,虽然凌家算是大户人家,但也仅仅是宁都这个小地方而已,其他强大的势力要介入宁都,就算是江蓠市市委都不敢阻挡。

而凌云生偏偏硬顶了上面的条子,就有人发怒了,原本宁都这个位子就够人眼红了,更何况宁都发现了两处矿藏,这足以让一切有势力的人物想要来这里分一杯羹了,而凌云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还是县级市那种,如何能够扛得住这么大的压力。偏偏凌云生还是不服输的主,而凌云生背后的靠山,在这个时候却把他给抛弃了,而在如今的官场,哪个人背后没有点猫腻?更何况凌云生的二弟三弟都混得这么好,自然把功劳归结到凌云生的身上了,如果没有凌云生,在生意场上,谁会买他们的账?啊爪虽然自信自己老爸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但是心里也打不准,官场上的事情,也许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人,忐忑不安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市委大院。

凌云生上午被抓,如今过了一个几个小时,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此时凌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市委大院,原本以前那些见到啊爪都和颜悦色的长辈和那些门口,此时看向啊爪的眼神,变了许多,人情冷暖,啊爪倒是没有太多的愤怒,心中只是担心着父亲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此时,凌家的老老少少都聚集在啊爪的家中,啊爪的二叔在国外有个谈判,暂时不能够赶回来,三叔在别的省里,现在正在车上,一屋子的老幼妇孺。啊爪的老妈和二婶三婶,还有啊爪的堂弟堂妹,不过都比较小,都只有十二三岁,如今大伯出事,都聚集在啊爪家中。

没有男人在场,一屋子的妇女和小孩子脸上都挂着泪痕,凌云生是凌家的主心骨,如今林云生出了事情,凌云武和凌云清也都不在,这些人顿时失去了方向。啊爪大跨步走进来,看到老妈坐在沙发上眼睛都快哭肿了,二婶和三婶在旁边也陪了不少眼泪,至于那帮堂弟堂妹则只有跟在后面流泪的份,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凝重。“大哥回来了!”率先看到啊爪走进门的是啊爪三叔的小女儿菱玲,只有五岁,平时异常调皮捣蛋,是凌家的小公主,跟啊爪也是最亲近的,看到啊爪回来,迈着小脚步迎接啊爪。

啊爪把行李放在了门口,一把抱起小堂妹,走向大厅,跟二婶三婶打了个招呼,然后淡淡的问道:“妈,纪检委那边有什么消息传过来了吗?”“还没有,小蛋,你总算回来了,你二叔在国外要明天才能回来,你三叔现在在路上,估计也要到夜里才能回来,我们这几个女人哪还有什么主见!”啊爪的老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对凌云生官场上的事情一窍不通,而二婶和三婶则是教师,虽然凌家家财万贯,不过除了啊爪的老妈外,二婶和三婶倒是不愿意整天坐在家里享福。

“老爸是被哪里的纪检委带走的?市里还是省里的?”啊爪对官场的一些事情倒是知道一点,如果是市里的话,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如果是省里的话,就算是二叔和三叔赶回来,也只有听候发落的份儿了,根本不是凌家能够够得着的。“不清楚,我哪知道啊,我只是听你爸的秘书说,他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了!”“廖伯伯呢?你打电话问过聊伯伯了没有?”啊爪问道。啊爪口中的聊伯伯,就是好江蓠市市委书记廖军,从部队转业回来,逐渐升到了江蓠市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如今江蓠市趁着西部大开发的潮流,整个市的经济发展高速,去年已经成为广云省排名前三的大市,甚至有口号发出来,广云省省委将在下一届换届选举的时候,江蓠市市委书记将兼任省委常委,跟广云省省府一个级别了。

“你廖伯伯现在在国外进行考察,根本就打不通他的电话!”啊爪的老妈哭着说道,如果凌云生有依靠的大树的话,廖军算是凌云生的大树了,凌云生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廖军当初出了不少力气。“妈,你马上给李秘书打个电话,问清楚到底是哪一级的纪检委带走我爸的!”啊爪想了想后说道,如果市里面的话,老爸只要熬过这几天,等廖伯伯回来,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如果是省里面的纪检委,啊爪心里就没底了。啊爪的老妈拨了李秘书的电话,却不想李秘书的电话已经关机,啊爪的老妈即使性子再好,也不由得骂道:“你爸提拔了一个白眼狼,此刻看到你爸被关进去,连电话都关机了,分明是不想接电话!”啊爪倒是想了想,倒是没有怪罪李秘书,苦笑向老妈说道:“估计李秘书现在的行动,也被控制起来了吧!”啊爪的老妈和二婶三婶对官场上的事情一窍不通的,对这件事情只要担心的份儿。

“我早就跟你爸说过,不要当这个什么捞子的市委书记,他就是不听,如今出事了吧!”啊爪的老妈无处发泄,只好埋怨凌云生当初不应该不听她的话。“小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啊爪的二婶问道。就在这个时候,啊爪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三叔打过来的,接完了电话之后,啊爪面如死灰般,道:“是省纪检委下来带走我爸的,刚才三叔在电话里面说,一切事情等他回来再说!”“你爸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啊,怎么惊动省里的人呢?你爸不会这样的,小蛋,你要相信你爸啊!”“妈,我知道的,我不会怀疑爸爸的!”啊爪抱着母亲安慰道。

刚才凌云清已经跟啊爪说了一个大概,保证自己和二哥开公司赚的钱,绝对不是大哥贪污来的,不过大哥在那个位置上,门路自然有不少,照顾一下两个弟弟也是应该的,不过原始资金确实兄弟三人省吃俭用求爷爷告奶奶一般借来的,当然,也动用了凌云生的身份,向银行贷了点款,不过银行的贷款早八百年还清楚了,又是按照正常手续来的,对大哥这次被省纪检委带走,凌云清也是摸不着头脑,自从接到家里面的电话后,就不停的给江蓠市认识的人打电话询问,总算探听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不过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却没有人知道。

啊爪心中倒是坦然起来了,到了这个份上,三叔没必要还跟自己藏着掖着,那么唯一的一个原因就是,有人看上了老爸这个位置,甚至是老爸无意中得罪了人,想起五月份在县里吵得沸沸扬扬的发现了金矿,啊爪的心沉了下来。官场,这就是官场,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一屋子的人在大厅里坐着,等凌云清回来,一声清脆的儿童声响了起来:“大哥,我肚子饿,我要吃饭饭!”说话的正是三叔的小女儿菱玲,此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啊爪。“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三婶突然大声向菱玲叫道,家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没人能想到还要吃饭这件事情,如今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那些大一点的堂弟堂妹看到母亲这样,倒是能够忍得住,菱玲才五岁,虽然知道悲伤,却也知道,肚子饿了要吃饭。

如今菱玲听到母亲大声叱喝,平时从来没有听过母亲如此严厉的责骂,顿时被吓得哭了起来,往啊爪的怀抱里钻。“三婶,小妹还这么小,懂什么,你就不要骂她了,我看堂弟堂妹们都没有吃饭吧,不管事情怎么样,天塌下来,人活着都要吃饭的,你们先去做饭吧,别把我们凌家未来的顶梁柱们给饿着了!”啊爪如今算是凌家的主心骨,听到啊爪这么说话,三个妇女这才看了看时间,都快七点了,往常这个时候连碗都洗好了,加上中午他们也没吃什么,这会估计都饿坏了,啊爪的老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向侄子侄女们说道:“都是大伯母不好,大伯母这就给你们做饭去!”二婶和三婶倒是没有说什么,跟着啊爪的老妈进了厨房准备晚饭。

凌云清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总算赶了回来,此时大厅上就剩下啊爪和他老妈、二婶三婶四个人,其他堂弟堂妹都回家休息了。“大哥这次恐怕真不好出来了,我已经向所有熟悉的人打过电话了,才知道带走大哥的是省纪检委,至于大哥出了什么事情,又为什么出的,我也不知道!”凌云清无奈的说道。平时凌云生很少让他的两个弟弟碰官场的事情,而对于自己的事情,凌云生也尽量不跟两个弟弟牵扯到,为的就是避嫌,只是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样,一出事,家里人根本就不清楚凌云生到底是为什么出事的。

“他三叔,这可怎么办啊,老凌一生虽然说不上两袖清风,但是受贿之事还从来没有过,我这个市委书记的老婆,甚至连超过两百块的烟酒都不敢收,怎么就摊上了这点事情呢!”“三叔,如今也只有等廖伯伯回来了!”啊爪淡淡的说道。“廖军?”凌云清苦笑的摇摇头:“廖军是昨天下午才出国考察的,我想以廖军的能耐,不可能不知道你父亲要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但是却提前一天离开,你觉得廖军能够救得了大哥?”凌云清回来之前,总算还有不少人向他透露了一点儿口风,本来凌云清第一个想起求救的,就是廖军,只是后面越听越心惊,尤其是知道廖军在昨天下午就已经出国考察了,这分明就是一个信号了,廖军根本不会保凌云生,甚至,听那些人透露的风声,廖军是不敢保凌云生。

广云省省府劲好大酒店顶楼包厢,三个中年男子吃吃喝喝好不热闹,居中在坐的赫然是东广省海洋贸易集团的执行总裁莫玉明,莫玉明左手边的中年男子赫然是江蓠市纪检委书记陈明远,右手边的中年男子却是江蓠市市委副书记邝树军。“凌云生也太不知道好歹了,竟然敢阻挠莫总开发宁都的矿产资源,这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陈明远举起酒杯向莫玉明和邝树军说道。“不能这么说,凌云生这名同志还是比较能干的,只是这次眼光太短了!”邝树军淡淡的说道,然后转向莫玉明,道:“莫总大老远赶过来帮我们广云省的经济做出贡献,我先干为敬!”莫玉明恭敬的说道:“以后在江蓠,还请两位多多照应!”虽然以莫玉明的人脉,这么对一个市委副书记和市纪检委书记算是抬举他们了,不过俗话说得好,阎王易处小鬼难缠,底下这些人自然要招呼好。

“莫总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莫总对我们江蓠市做出的贡献,我们江蓠市的人民是不会忘记的!”邝树军倒也知道自己的份量,向莫玉明拍着马屁道。莫玉明淡淡的看向邝树军,这两人不过是上面推出来的傀儡罢了,只是想着宁都那两个大矿,要是不伸手过去,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尤其是哪个金矿,在勘测数据上,莫玉明早就动过手脚了,送给上面的报表,那个金矿的储藏量不过是几十份之一而已,这才动用身后庞大的势力,势必要吃下那片矿,而在名义上,那片金矿的价值,远远不如另外一片锡铁矿那么值钱,而东广海洋贸易集团近年来的主要发展业务,就是在能源方面,是以才有这么庞大的势力吃下去。

至于陈明远和邝树军参合进来,不过是陈明远看上了宁都市委书记的位置,向自己人下去坐那个位置罢了,莫玉明的势力在省里,江蓠市又有陈明远等人,想要弄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下去,再简单不过了,连金矿都敢染指的人,哪会在乎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此时,陈明远已经想着,能够在这里得到多少回报,却发现,目前根本算不出来里面的利益到底有多大,如此庞大的利益,不吃上一口,都对不起自己啊。省纪检委。凌云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带来这里,当时还只是准备上班,连家门都不曾出,就被带来这里。

“凌云生同志,老实交代问题!”中间纪检服装的纪检委人员严厉的说道。“同志,你要我交代什么问题?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问题,你能给我说个清楚吗?”凌云生心中虽然无法平静下来,想不出自己哪里出了纰漏,甚至动用到纪检委来调查,而凌云生自己知道,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动用手中的权力为凌家谋取出路,也就只有跟银行打了一声招呼,贷了一笔两百万的资金,但是这笔资金早就已经还清了。“凌云生,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资料,我们党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你要认清楚事实,老实交代问题,争取从宽待遇!”纪检委的人员声音不由得高了几度。

凌云生想明白了之后,便不再搭理那些纪检委人员,看到这个情况,纪检委的人员不由得怒了,淡淡的说道:“三年前,你收受王财一二十万贿赂,把宁都高级中学的教学楼交给王财一,两年半前……”纪检委人员不痛不痒的说了几件凌云生的事情。凌云生越发的明白了起来,看来对方是要把自己往死里弄,那个王财一,就算再江蓠市,他的建筑公司都是最好的,而且那给自己的那二十万,第二天就给他退回去了,根本不存在什么受贿,至于王财一建的教学楼,也已经通过验收,没有什么质量问题。

凌云生虽然不说话,但是上面交代下来了,凌云生必须定罪,下面的人手段有的是,既然凌云生现在不愿意说,那就跟他耗着,反正过两天就是国庆了,也不急于一时,凌云生又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特种教官 全文阅读,特种教官最新章节,特种教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