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特种教官全文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七章 大结局

第两百一十九章 暗中的较量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极品校花泡上我 书名:特种教官

李清玉上下打量露姐和夏炎艳,一个成熟妩媚,一个青春奔放,却都是拥有倾国倾城之色,李清玉对儿子吴天的眼光打心眼里佩服,更加佩服的是吴天的本事,从哪认识这么多美女,而且风情各异,不带重复的,这才是难得。此时李清玉用选媳妇的眼光看向露姐和夏炎艳,心中却在暗暗盘算着,嗯,不错不错,我儿子的眼光果然不错,这待人接物也是得体大方,李清玉暗中满意的点点头。露姐和夏炎艳哪见识过这样的场面,虽然两人都知道,在人际交往中,应该时不时大方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但是面对吴玄青和李清玉的时候,两人却做不到,感觉吴玄青一副仙风道骨,不可亵渎,李清玉高贵典雅,一派女王的风范,更是威严无比,尤其在不笑的时候,跟慕容雪有得一比了。

吴玄青好气又好笑的扫了李清玉一眼,这做娘的你要选媳妇也不用这么**裸的看着人家大姑娘家家的吧?便假装咳嗽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嗯,你们是小天的朋友,等下小天的订婚宴,跟在我们身旁吧!”李清玉这才清醒过来,露出了笑容,上前两步拉住露姐和夏炎艳的手,笑道:“小天认识的果然都是绝色美女,以后小天要你们多多照顾了哦!”那神情,仿佛认定她们已经是吴家的媳妇一般,不容抗拒。夏炎艳虽然天生聪慧,但毕竟不过是一个大四的学生,自然听不出李清玉话中之话,看到如此威严的女王陛下此时带着笑脸,还拉着她的手,显得异常的亲切,原本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第一次用真诚的眼神看向李清玉,笑道:“阿姨,老吴哪用我们照顾啊,我们要他照顾还差不多!”露姐的小脸倒是微微一红,在李清玉面前似乎无所遁处,李清玉的话以露姐的人情世故,自然听出个中滋味,心中却不像夏炎艳那般放下来,反而紧绷着,这女王也太厉害了吧,这才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当然,李清玉并不是神,对于吴天跟这几姐妹的关系,也是从庞大强悍的情报机构得知的,李清玉自然不可能跟她们说这些。

露姐听到夏炎艳的话,心中更加羞涩,这孩子,平时那么聪明,现在咋那么笨呢,连忙接口道:“阿姨,我们和小天是朋友,自然会互相照顾,这个请你放心!”李清玉放开露姐和夏炎艳的手,从手上的首饰脱了两件下来,然后分别递到露姐和夏炎艳手中,道:“初次见面,以后还请你们多照顾小天!”露姐和夏炎艳顿时大囧,这不跟自己两人是为了当吴家的媳妇一样自投罗网吗?而且李清玉一见面就给这么贵重的礼物,露姐的眼光虽然不好,但是知道李清玉的身份,李清玉身上带的的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而夏炎艳就更加知道这些首饰的价值,少则几十万,多则几千万,甚至上亿都有,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两人求助式的看向曾恺玹,看曾恺玹跟在吴天父母旁边淡定自如,应该是相处不错了。

曾恺玹倒是微微一笑,道:“大姐,四妹,你们就收下阿姨的礼物好了!”曾恺玹出声后,露姐和夏炎艳还是犹豫了一下,这才向李清玉道谢,李清玉笑吟吟看了看露姐和夏炎艳,然后转向吴玄青,吴玄青看到李清玉这样的眼神,顿时很是无语了,李清玉摆明了想要自己也帮她们打通玄关经脉,以便能够快速的达到练骨阶段,对于吴天交这么多异性好友吴玄青很不待见,但是没办法,这种事情,有李清玉完全做主,自己这个做父亲也只能干瞪眼。就在吴玄青准备出手的时候,吴伯适时的进来了,道:“回禀家主,时间差不多了,请移驾大厅!”吴玄青趁着这个机会,也不等李清玉说话,直接说道:“嗯,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先去大厅吧!”说完,直接向门口走去,让李清玉在一旁干瞪眼,这死老头子,现在出手又怎么样?真是小气。

李清玉也没办法,只好暗暗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曾恺玹三人道:“走吧,这死老头子,还是这么小气,又用不了他什么!”说罢,跟在吴玄青身后走了出去。曾恺玹三人在后面,对于李清玉的嘀咕声,露姐和夏炎艳听得非常清楚,但是不知道李清玉指的是什么,夏炎艳的好奇心比较重,在身后偷偷的问曾恺玹道:“三姐,阿姨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小气?”夏炎艳根本不会觉得吴玄青是小气,也没奢望吴玄青跟李清玉一样送见面礼给自己。难道这样就是小气?根本没必要啊。

曾恺玹倒是知道李清玉话里的意思,不过心中还是十分的得意,得到吴玄青的指点还真是个宝贵的机会,小声的回答道:“四妹,别多问了,是你的一定跑不了!”曾恺玹不是不肯说实话,一旦说了实话,说自己得到了吴玄青的大礼,在三个月之内肯定能够到达练骨巅峰,那让夏炎艳和露姐会怎么想?夏炎艳看向曾恺玹的时候有点怪怪的,却也没多说什么,跟在李清玉身后走了出去。吴天一个人在国院门口迎接着,身边二十四名国院护卫整齐的排在吴天两旁,每个人的精神高亢,双眼锐利,一看就是个高手,而站在吴天身旁的正副两个队长,一个已经是练意初期的修为,一个是练心巅峰的修为,看年龄也不过三十五六的模样,但是到了练意级别的高手,年龄根本是从外表看不出来的。

大门打开,唐家的人已经下车集合了,红男绿女,两排还有上百个护卫守护着,看气势就是很强大了,前面那个自然是唐家的老爷子,左边则是唐中天和他的妻子,右边则是吴天的未婚妻唐昕,此时唐昕一袭黑色长裙,荷叶边的领子高贵又典雅,黑色长裙像是专门订做一样很好的衬托出唐昕完美的身材,柔顺披肩的长发,脸上画着淡妆,让唐昕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水蓝色的镶钻高跟鞋小巧迷人,这一身装扮既性感又不失高贵。吴天这个时候则是一身做工精细的中山装,颇有一股复古的风格,加上个头足够高,跟唐昕站在一起的话,倒是相得益彰。

吴天虽然贵为吴家少主,不过娶了唐昕之后,在私底下的相处则不一样了,吴家的家规有一条便是要尊老敬老,跟唐昕定亲之后,虽然在公事上还是像以前一样高高在上,但是在私底下,吴天则要做一个晚辈的本分。吴天率先紧走几步,出了大门向唐老爷子和唐中天夫妇行了礼节,口中称道:“吴天见过爷爷、岳父、岳父!”唐老爷子看过吴天的照片,此时吴天的一身装扮颇受唐老爷子的欢喜,不过唐老爷子不敢受吴天的全礼,身子稍微的避开了一下,算是受了半礼,呵呵一笑道:“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吴天这么多礼的出来迎接拜见,唐老爷子和唐中天夫妇自然要拿出见面礼来,唐老爷子松了吴天一个白玉夜明珠,价值连城,唐中天夫妇也送了价值不菲的见面礼,对这些吴天本是看不上眼的,不过这也是礼节所在,也就不勉强了。

“老爷子请!”吴天站到唐昕的身边,然后对唐老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好好!”唐老爷子很是喜欢吴天这个孙女婿,大笑几声,大跨步向国院的大门走去,身后跟着唐家浩浩荡荡的队伍。对于唐家其他人,吴天自然不用一一见礼,能够放下身段来迎接唐老爷子和唐中天夫妇,并以晚辈的身份拜见,已经给足了唐家面子,以吴天的身份,吴家少主至高无上的身份,就算算辈分,仔细算起来的话,唐老爷子算是跟吴天同辈。而这个时候,国院大门外面的道路上,几乎挤满了车子和等待进入国院的人们,不过进入国院之人,除了唐家的几十号人之外,其他受邀参加的家族,参加人数最多只有五人,十大家族加上慕容家族和千机家族,另外还有三个比较强势的京畿外围的家族,华夏现任高层,大概八十多人的样子,等到唐家的人员进入国院之后,这才由慕容老爷子和千机老爷子两人和华夏一号首长也就是叶家家族叶庆轩三人率领,依次进入国院。

当然,这些人就没有得到吴天接待的待遇了,就连吴伯都没有空出来接待他们,只是有几个高级家丁接待,然后迎接到宫殿大厅的门口。此时,吴玄青和李清玉两人已经坐在宫殿大厅等候,先是由吴天带领唐老爷子和唐中天夫妇、唐昕进入大厅,唐老爷子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这才是第一次真正看到吴家家族吴玄青的真面目,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也就跟唐中天的模样差不多,不过多了一丝威严,一丝仙风道骨。吴玄青倒没有托大,看到吴天领着唐老爷子和唐中天夫妇、唐昕进来,起身相迎,这倒是让唐老爷子万分惊恐不已,连忙躬身道:“晚辈唐瑄见过吴家前辈!”吴玄青倒是淡淡的说道:“唐老弟倒是严重了,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亲家。

私底下我们还是各交各的好,免得乱了辈分!”以吴玄青的辈分,唐老爷子严格说起来,低了两辈有余,但是如今唐老爷子的孙女嫁给吴天,要是依照吴天那边的算法,吴玄青反而低了一辈,唐老爷子自然不敢妄自称大,是以在唐老爷子没进来的时候,吴玄青已经打定主意了。唐老爷子也不是扭捏之人,到了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要是推脱就显得矫情了,点点头道:“那小弟却之不恭了!”言下之意自然是认同吴玄青的说法了。唐老爷子暗暗打量着大厅四周,看到吴玄青和李清玉刚才坐的主桌上面坐着三个女孩子,倒是一眼认出了曾恺玹她们,心中却是有点奇怪,这不是唐昕的那几个学生吗?至于曾恺玹和吴天的关系,唐昕倒是没有跟唐老爷子说过。

唐中天夫妇也奇怪着,怎么那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能够坐到上首席呢?没听说吴家有女儿啊,况且三人的面向都不一样,气质也不一样,唐津列岛女王陛下断然不会生出这样的女儿来。不过这些话倒是不敢当场相问,也只能装作不知道而已。唐昕进了大厅之后倒是十分的诧异,曾恺玹在也就罢了,没想到露姐和夏炎艳也都在,而且坐到了吴玄青和李清玉身边,三人神态淡定,似乎跟吴玄青和李清玉相处得不错,唐昕倒是有点嫉妒了,对于李清玉,唐昕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总感觉到李清玉对自己比唐家对自己还要来得严厉百倍,唐昕自然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是吴家的媳妇,以后吴家在外围的一切要自己打理,也时常感觉力不从心,但是只能咬着牙忍下去。

唐昕虽然跟李清玉时常见面,不过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吴玄青,暗暗打量吴玄青一翻,倒是发现吴家传说中的家主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得年轻,不过唐昕知道,吴家家主的年龄绝对比爷爷还要大得多,至于大多少就不好说了,连忙上前见礼道:“媳妇唐昕见过公公婆婆!”此时,唐昕也就没有再矜持什么。吴玄青和李清玉笑了笑点点头,在一旁侍候的吴伯早就叫下人把给唐昕的见面礼准好了,两个下人分别拿着一样玉石,吴玄青拿起其中一样淡淡的说道:“这个是火玉,在冬天的时候把火玉戴在身上,就算你只穿一件衬衫也不会觉得冷!”李清玉则拿起另外一件玉石道:“我这件正好相反,这件是冷玉,即使你在上百度的高温,有火玉在身边,也有如秋季般清凉!”唐家人倒是听过这两件宝贝,不过已经好几百年没面世了,没想到在吴家,而吴家仅仅给唐昕的见面礼就如此贵重,跟他们送给吴天的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自己送给吴天的那些宝贝,跟别人的比起来就是几块石头而已。

“媳妇谢过公公婆婆!”唐昕也是见多识广之辈,这两件宝贝曾经在书上看过,此时接过吴玄青和李清玉递过来的宝贝,放在双手上,一只手感觉到了凉意,另外一只手心则感觉到暖暖的,两种一冷一热的感觉,却都让人舒服之极,小心的收好礼物,再一次向吴玄青和李清玉拜谢。吴玄青向吴天点了点头示意,吴天道:“请爷爷和岳父岳母上首席坐!”“唐老弟请!”吴玄青也点头示意着。唐老爷子让了一下,便和吴玄青并排向首席坐过去,曾恺玹和夏炎艳、露姐三人倒是嗯懂礼貌,连忙起身迎接他们。

“坐坐,今天是家宴,不用客气!”吴玄青摆了摆手,示意曾恺玹三人继续坐着,倒没有太多的规矩。整个大厅里,也只有这么一张摆在最上首的桌子,其他的菜肴则摆放在大厅四周,整个大厅的装扮倒像是外面那些上流社会办的酒会一般。等到他们都坐好了之后,吴天便起身向门外出去,领着唐家剩下的那些人进来,随后便是其他两大家族的人员和京畿十大家族等人鱼贯而入,进来之后并没人敢大声喧哗着什么,甚至没有人想去吃大厅周围桌子上的美味佳肴。

率先向吴玄青过去见礼的自然是慕容老爷子和千机老爷子、华夏一号首长叶家家主叶瑄、华夏军委第一副主席贾老爷子。虽然以身份地位来说,唐老爷子和慕容老爷子、千机老爷子都比叶家家主叶瑄和贾老爷子高那么一点点,但是三大隐士家族的老爷子通常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夏炎艳和露姐倒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叶家家主叶瑄和军委第一副主席贾老爷子这可是时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主,尤其是叶家家主叶瑄,在叶瑄坐到这个位置的这几年,对外的手段是相当的强硬,这也是因为叶家的根基也在军队,算是比较鹰派的人物,处理国际上的纠纷时,赢得了不少少壮派的支持,尤其在民间的声势,是近几十年来领导人的威望是最高的,而贾老爷子的威望那就更加不用说了,这两位传奇一般的人物,自己自认为这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人物,此时却很恭敬的上来给吴玄青敬酒。

夏炎艳和露姐吃惊,曾恺玹倒是见惯不怪了,露姐轻轻的扯了扯曾恺玹的衣服,小声的说道:“乖乖,小天的家世这么强大?连我们华夏的一号首长见到他老爸,也是毕恭毕敬的行晚辈之礼!”曾恺玹看向露姐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斜对面的唐昕,唐昕的神情倒是很淡定,坐下来的时候也跟她们三个点了点头,不过多少感觉到唐昕跟她们的距离感。“好了,无须多礼,今天不过是小儿订婚的喜事,各位能够来参加小儿的订婚宴已经足够了,不用太多礼!”吴玄青表面上虽然没表示出来高兴,不过还是显得有点兴奋,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订婚,也就代表儿子吴天准备进入破碎虚空的第一步,待到吴天进入破碎虚空的时候,也就是吴天成亲之时。

不过慕容老爷子他们可不敢失礼,不管于公于私,吴玄青绝对有这个资格承受他们的大礼,便向吴玄青行起了大礼,更何况贾老爷子还是吴玄青的二徒儿,跟着贾老爷子向吴玄青行了跪拜之礼。前面四人如此的行动,倒是让那些初次接触吴家的世家家族心中吃惊不已,没想到吴家的声势到达这个地步了,连三大隐士家族的家主和华夏头号人物见了也只有行跪拜之礼。吴玄青倒是不好托大,半避开后,算是接受了半礼,然后向叶家家主叶瑄道:“你是华夏的领导人,我只能受你四人的半跪之礼,其他的我可不敢多受!”“应当的!”一号首长有点诚惶诚恐的说道。

李清玉扫了一眼大厅的其他人,倒是没人敢动什么,定定的站在那里,便微微笑笑道:“各位无需拘谨,今日是小儿跟唐家唐昕订婚的大喜日子,吃好喝好才是正途,这么站着,是不是怕我们吴家做的东西不好吃?”李清玉玩笑式的开口,倒是让大厅下面发出了一阵轻微的笑声,却多少放开了一些拘谨,倒是有的青年人向大厅四周的美味佳肴上过去,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随后,人们看到桌子上首席的吴家家主借故离开后,大厅这才渐渐的响起了人们说话聊天的声音。

吴玄青倒是知道,自己在大厅一刻,没人敢太过于放肆,便转身返回内宫,大厅的事情则交由李清玉、吴天和吴伯三人打理,至于订婚时两人交换戒指,这已经不是吴玄青要去管的范围之内了。从吴玄青离开之后,这些家族的精英们便相互的聊了起来,在整个华夏,除了吴家之外,还真没有什么人能够把这些人都整合在一起聚会,也就只有吴家有这样的号召力,可以这么说,现在在国院的宫殿大厅参加吴天的订婚宴的,都是华夏最顶端的人物,哪个人跺跺脚都能让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行业颤抖一下,是华夏金字塔上面那一伙人,控制着华夏经济、政治、军事的最高层人。

有这样一个整个华夏的高层相互交流的机会,这些家族自然不会放过,而原先有矛盾的家族,在这场宴会里,有的倒是能够很好的聊天,也聊得很愉快,有的虽然还是放不下,却也不至于横眉冷对,在这样一个场合之下,华夏高层仿佛铜墙铁壁一般坚固,没有任何芥蒂的进行交流着。吴玄青离开大厅,吴天和李清玉自然就成了这些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讨好的对象,而且像叶家家主叶瑄和贾老爷子,吴天都是认识的,尤其是贾老爷子还是自己的师兄,吴天倒不好说什么,而李清玉另外一层身份则是唐津列岛的女王陛下,暗地里也跟华夏高层接触的,自然不乏有人上去跟李清玉攀谈几句,吴玄青离开大厅后,其他的一些金字塔顶端的人也都渐渐放开来聊天。

吴天倒是很郁闷跟这些老头子聊天,不过有叶瑄和贾老爷子在,除了三大隐士家族的的老爷子敢上来打岔之外,另外那些家族还不够这个资格。就在吴天有点厌烦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人群里的慕容容和慕容雪,两人对身边的人和事漠不关心,倒时不时看向吴天这边,吴天接触到慕容容的眼神之后,心里咯噔一下,慕容容很少流露出这样求救式的眼神,再看看大厅周围,慕容家族最近也没有什么危机啊?吴天向叶瑄和贾老爷子道:“师兄,叶大哥,我有事,等会聊!”“什么事情?师弟?”贾老爷子问道。

“我去招呼一下我朋友!”吴天淡淡的说道,说完,向慕容容和慕容雪那边走过去。慕容容和慕容雪看到吴天走过来,慕容容率先举起杯子向吴天道:“老吴,恭喜你订婚!”慕容雪神情有点慌乱,却也跟着慕容容说道:“老吴,我也恭喜你订婚!”吴天点点头,笑笑道:“多谢,小容容,想不到你也出现在这里,好在你们出现在这里,要不然,我会被那些老头子给说晕的!”叶瑄和贾老爷子的聊天,自然是涉及国内的事情和一些国际上的纠纷,对这些吴天暂时不感兴趣,只能敷衍着。

三人闲聊了几句,吴天突然问道:“小容容,出了什么事情?”慕容容倒没有觉得惊讶,淡淡的说道:“啊爪可能有难了!”“啊爪?”吴天倒是一愣,啊爪的家族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他们本地,也算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只要不是碰到十大家族之类的人物,在本地的话,就算是江蓠市市委书记都拿他们没辙的啊,更何况啊爪父亲凌云生吴天见过一次,是一个相当正派的干部,而凌家在宁都的名声不错,至少不会存在欺负弱小的事情发生,至于一些商场的事情,自然避免不了的血腥,这也是规则之一,吴天自然不会在意什么。

“老吴,啊爪的父亲在国庆前一天突然被抓,就在昨天,华夏广云省高级人民法院突然宣布了对凌云生的判决,再过几天,国庆过了之后,最高法院上班,只要批准令一下,凌云生便身首异处了!”慕容容淡淡的说道。吴天倒是知道慕容容的性子,慢慢的听完后,虽然不会向慕容容推测得那么透彻,却也知道,啊爪却是是遇上了大麻烦,而且连慕容家都没有把握的大麻烦,要不然慕容容不会跟自己提起,有点急着问道:“查处这件事情背后的黑手了吗?四天判处一个副厅级干部?华夏的法院什么时候行动这么迅速了?慕容,你查到什么没有?”“具体的幕后黑手还没有查到,因为逮捕凌云生是有合法的手续,只是这个判决太过于快速了,可见这只背后黑手的能量相当的大,老吴,这件事情恐怕我们慕容家族也没有办法,这要你出手了!”慕容容淡淡的说道。

吴天看了看慕容容,慕容容虽然没有说具体的势力,但是从这策划的手段和速度,可见对方势力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如果没有抓住源头,即使自己能够让华夏政府下达命令,也仅仅是保住凌云生的性命,对这背后黑手根本没有什么打击,想了想之后道:“慕容,关于这件事情,我还是希望你在下面继续查,至于啊爪父亲的安慰,我会做好准备的!”慕容容点点头,要的就是吴天这句话,有了吴天这句话,接下来的事情,也只是时间的关系而已了。慕容子英原本在跟京畿十大家族的江胡两位家主在聊天,却看到慕容容和慕容雪跟一名年轻人在聊天,却是知道这就是吴家的少主,便向江胡两位家主告辞,向这边走过来。

慕容容看到父亲走过来,便知道父亲要做什么,却也无奈的为父亲引进道:“老吴,这是我父亲!”吴天倒是不失礼数的说道:“慕容叔叔好!”“吴少好!”慕容子英倒是不敢托大,就连称呼也不敢以小辈称呼。吴天倒不是厌恶慕容子英,随便聊了两句,便转身离去,向上首席的桌子走过去。慕容子英倒不会有什么想法,等到吴天走了之后,便问向慕容容道:“小容,吴少怎么说?”“没说什么,只是说要我直接查下去!”慕容容淡淡的回答道。“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慕容子英倒不敢掉以轻心,说完之后,向门外走过去,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打起了电话。

其实以慕容家族的势力,想要营救凌云生,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关于凌云生的事情,慕容子英下面的人其实已经查得差不多了,甚至连当初去抓捕凌云生的人都已经记录在案,而且目前为止牵扯到这件案子的所有司法人员和证据,也都快弄到手了,只是那些人员和材料越看越心惊罢了,所露出水面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底下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甚至,慕容子英也闻到了,这件事情也许不仅仅是国内利益的争夺关系,也许牵扯到国外的势力,甚至一个最惊人的消息,似乎连靠近千机家族的某些华夏高层在这件事情上也有他们的影子,要是连千机家族都牵扯进来,慕容家族确实要多考虑考虑了。

而如今有了吴天这么一句话,慕容子英也就放心了,便立刻给下面的打了电话,让他们在四个小时之内把凌云生从广云省第一看所守提出来,务必要保证凌云生和他三弟的性命。凌云生经过了三天不眠不休的折磨,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了,加上有药物的作用,凌云生最后在神智有点不清的状况下,在口供上面盖上了自己的手印,盖手印的过程全程拍摄下来,也就是为了证明没有逼供罢了,而经过了处理的拍摄录像,凌云生看起来并不是神志不清的样子,反而是一副认罪后痛哭流涕的神情,让人找不到任何一丝的怀疑。

待到凌云生清醒一点之后,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事实,想改变也改变不了了,凌云生虽然天生的不服输,但是经过了这么多折磨之后,凌云生认命了,只是希望不要牵扯到凌家其他人,自己这条命没有就没了吧!是以在审判的过程中,凌云生知道求生无望,也就没有多做挣扎,因为挣扎也没有用,这次审判不是公审。凌云生在看守所的生活倒是比之前在省纪委的生活要好得多,也许对方已经认为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市委书记没什么能量,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人都要死了,让他再享受几天又能怎么样?是以大鱼大肉的招待这,所关的房间也都是整个看守所最好的,洁白的墙壁和床单,床单和被子甚至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还换了一床,还有牙刷毛巾洗脸刷牙,跟在旅馆的生活设施差不多。

凌云生此时的心态很安静,安静得有点可怕,双眼紧紧盯着房间里的窗口,一眨不眨的,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突然间,一阵脚步声把凌云生从安静的状态中惊醒过来,凌云生听着脚步声,内心有点悲哀,要死了吗?死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平静!凌云生没有多做挣扎,而是整理了一下囚服,正气凛然的坐在床沿上,等待着狱警带自己出去,去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牢门打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和看守所的所长进来了,身边还带着一批军警,凌云生看到这样的场面,淡淡的笑道:“看来我的命很值钱,值得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表情却异常的平静,似乎看开了一般。

“凌云生同志,你受苦了,我们是来接你出去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凌云生这才把注意力转向这名中年男子,却惊得掉了下巴,这名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赫然是广云省最年轻的专职省委副书记,广云省的三号人物,对于这名省委副书记,凌云生生平没有崇拜过什么人,也没有信服过谁,但是对于这名副书记,那是打心眼里佩服,此时突然老泪纵横,道:“江副书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凌云生同志,出去后再说,你辛苦了!”江滨江副书记的态度始终很好,给人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

“谢谢江副书记!”凌云生突然间绝处逢生,跪在了江滨的前面,江滨一把拉起凌云生,道:“凌云生同志,是我们省委疏忽了!”四号晚上九点半,凌云生在省看守所畏罪自杀,年仅五十三岁。此事看守所上报了上级机构之后,得到的是秘密处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特种教官 全文阅读,特种教官最新章节,特种教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