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十九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张屏回到住处,沐浴完毕,倒头睡了一觉。第二天大早,他走到城南的湖边,这座湖昔年叫做秋棠湖,六年前,陈子觞投湖自杀之后,改名叫惜才湖,湖边还有一座陈进士祠堂。朝廷追封了陈子觞一个进士身份,立祠堂祭祀。祠堂的台阶光滑,门槛上钉的铜片都磨得明了。祠堂内香烟缭绕,上首陈子觞的塑像穿着进士衣冠,手握书卷,神态祥和。旁侧的墙上,嵌着两块石板,一块上刻着一篇铭文,曰陈子觞乃江西才子,有惊世之才,不幸被奸佞小人所害,朝廷痛失英才,看来人间不应该有如此人才云云。

写这篇铭文的人竟然是当年的丞相,如今的太傅云棠。另一块石板上刻得就是陈子觞当年蒙冤的那篇《梅赋》。塑像座下有一张桌,桌边坐着一个老道,面前摆着香烛黄纸等物事,半闭着眼打瞌睡。张屏望了那塑像和两块石板半晌,走到桌前:“道长,请香。”老道撑开眼皮:“有二十文一束、十八文一束、十五文一束,要哪种?”张屏从袖子里抠出几个铜板:“请散香,只请三根。”老道随手抽了三根香:“六文。”张屏瞄着那几种香道:“道长,最便宜的香只要十五文一束,为甚么给学生的是最贵的,还三根就要六文?”老道一脸不耐烦:“散香只有这一种,一个价钱。

你这书生,好歹穿着长衫,怎么连请香都讨价还价?”张屏拱拱手:“学生家贫,望道长体恤。”老道摆摆手:“罢了罢了。”从那最便宜的香束中抽出三根,丢在案上,“三文钱。不能再少了。”张屏把那香拿在手里,眼睛却又瞟向其他两束香,一脸犹豫。“学生既然过来上香,是不是请好一些的香,显得心更诚些?”又摸摸那十八文一束的,最后放下了六文钱:“学生还是请最贵的吧。”老道翻了翻眼皮,揣起六文钱。张屏拿着三根香,点着了,对着陈子觞的塑像躬身拜了拜,插进桌案上的香炉,再踱到老道的桌案前:“道长,不知道这祠堂中可备有笔墨?学生想要赋诗一首,以表悼念。

”老道袖起手:“祠堂的墙上不准写字,你想写诗就回家写吧。”张屏却不肯罢休:“名刹古寺都能题句留念,怎么这里就不行,道长未免太不通情理。”老道冷笑道:“你要是想讲道理,就去和朝廷讲,老道也只是个看祠堂的。你看祠堂内外的墙壁,干不干净?一旦有人偷着写,都是贫道给铲下来,涂平了。不让你写,是不让你费无用功。”张屏默不作声地踱开,走到墙边,从袖子取出一张纸,覆在墙上的石板上,又掏出一块石墨。老道跳起身:“咄!干什么!”张屏认真地道:“学生想把云太傅的文章与这篇赋拓回家去,揣摩学习。

”老道跌脚道:“贫道在这里看祠堂几年,真没见过比你难缠的。十文钱,拓完了赶紧走。”张屏犹豫地问:“八文可否?学生家贫。”张屏揣着两页拓纸走出祠堂,绕着湖转了一圈,湖边原本的亭子改建了祠堂,在湖的另一边又盖了一座小亭子,名曰修德亭。马廉被杀那晚,陈筹、韩维卷、吕仲和三人就是在这座亭子里喝酒。张屏走到亭子边,见一个人负手站在亭中,身旁的石桌边放着一个沙漏。他也瞥见了张屏,不由得皱了皱眉。张屏向他行礼道:“侍郎大人。”王砚眯眼看他:“你想替陈筹洗冤?”张屏道:“学生只是随便走走。

”王砚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远远地,一个捕快气喘吁吁地跑向亭子,在亭边跪倒,呼哧呼哧直喘气。王砚沉吟看向桌上的沙漏。张屏道:“侍郎大人,从学生与陈筹住的小耗子巷,到这湖边,如果不骑马,最快大约三刻钟,从马廉住的竹荫巷到湖边需要一个时辰,倘若骑马则至少会省去一半的时间。”王砚冷冷地说:“滚。”张屏离开了湖边,回到住处,做了一锅烩面片,给陈筹送去。陈筹向他哭诉,昨天被王侍郎审了一通,王砚逼问他们,为什么要去陈子觞自杀的那个湖边喝酒。

陈筹哭着说,不就是去湖边喝酒觉得更符合当时的心境些么,没考之前,怕沾晦气,不敢靠近那个湖,考完之后过去喝酒,还是沾着晦气了。韩维卷和吕仲和都捧着烩面片唏嘘叹息。出了大牢,张屏走到当日的试场外,徘徊了一阵,守门的几个差役向他道:“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快走快走。”张屏道:“学生只是想进去看看,几位可否行个方便?”差役道:“就是因为总有你这样的人,我们才天天要守在门口,天黑都不能回去!再看十遍考场,落榜了还是落榜了,三年之后再来吧!”张屏被轰到一旁,继续在对面街边转悠,过了一时,只见一乘蓝布轿子从门内出来,一个穿着小吏服色的人上了轿,轿子晃晃悠悠向着城北去了。

张屏在路边的馄饨摊前坐下,要了一碗馄饨,一面问摊主道:“刚刚离去的,是哪位大人?”摊主笑道:“看你这读书的公子,在京城呆了这么久,连官服都辨不出?刚刚那位是试院的掌吏孙大人,虽然不是真正的官儿,一个正经的县太爷可都比不上他。”张屏道:“这位大人看来不太好见。”摊主打量了他两眼,道:“寻常人等,难。这位孙大人有个叔父,在礼部兰侍郎家做管事,一般人的面子他都不买。”张屏点点头,低头默默吃馄饨。天将黑时,兰珏从衙门回到家,轿子到了府门口,小厮在轿外道:“老爷,上回那个送粽子的穷酸又来了,要轰他走么?”兰珏淡淡道:“让他跟着进府。

”兰珏进了府内,换下官服,方才到了偏厅,张屏杵在厅中央,揖道:“学生见过兰大人。”兰珏微微颔首,指向一边座椅:“不必太拘谨,坐。”自在上首的椅上坐了,张屏这才蹩到一把椅子上坐下。侍婢捧上茶,兰珏道:“你今日来找我,究竟因何事,尽可直言。”张屏垂下眼皮道:“学生想问兰大人,贵府的帐房一职,还有无空缺?”兰珏不禁笑了:“你那日不想过来,所以帐房已经另找了人。眼下只有厨房里缺人,可怎么好?”张屏抬眼望着他:“学生会做饭。

”兰珏含笑道:“我知道你会做饭,但厨房终究不是读书人该进的地方,我也不会这么埋汰你。这样罢,我儿兰徽顽劣,一个西席管不住他,你先帮吴士欣几日,我再替你安排其他事,可否?”张屏站起身,躬身道:“谢兰大人。”兰珏又道:“若非你的字迹与学问都有些死板,让你直接教徽儿也未尝不可,其实不论学问还是做事,稍微活泛些,都更有好处。”张屏低头道:“学生谢谢兰大人教诲。”声音仍然死板板的。兰珏微笑道:“你回去收拾东西,随时都可以搬过来。

”张屏回到住处,收拾好衣物,第二天搬进了兰珏的府中。兰珏去司部衙门前,已吩咐过管事的,孙管事和颜悦色地带他去了已经安排好的厢房,还带了裁缝替他量身,做新衣袍。兰徽的西席先生吴士欣比张屏大了三四岁,是南方人,白白净净,脾气极好。他教兰徽,本来就没太多事,便只让张屏帮他整理兰徽的功课。吴士欣带张屏去见兰徽,兰氏父子都生得极其漂亮,但兰徽与兰珏长得并不太相像,反倒和张屏有过一面之缘的柳桐倚有些神似,兰徽打量了一下张屏,不感兴趣地继续埋头盯着书本。

吴士欣给他讲书,他恹恹地听,手里的书半天不翻一页。讲完一堂课后,吴士欣悄悄向张屏道,徽少爷前几天去柳府撞了鬼,最近都不精神,身上还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着实有些蹊跷。吴士欣去如厕,让张屏看着兰徽做功课,兰徽在纸上软趴趴地乱涂,张屏把住他的手,将他握笔的姿势扶正:“习武须得循序渐进,太急于求成,反而容易走火入魔。”兰徽手一抖,猛地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的。”张屏的视线淡淡扫过他红肿的手边跟袖口露出的青印儿,并未回答,面目表情地盯着着兰徽泛黑圈的双眼:“连夜修习内功,更不可取,精气神亏,凡事无所成。

”兰徽眨眨眼,抓住他的袖子:“别,别告诉我爹……”张屏摸摸他的头:“暂不要熬夜,劈砖头,练轻功。”兰徽立刻点头。晚上,兰珏回到府内,发现兰徽居然挺乐意多出一个张屏教他,不禁有些意外。兰珏用完晚饭,沐浴完毕,到后园散步,听见假山后隐隐有说话声,依稀是孙管事在叹息:“……你的境遇,着实可怜,但在府里祭拜,万一被老爷知道了,你的饭碗也就没有了。也罢,我有个侄儿,在试院做事,我看能否叫他带你进去……”另一人的声音饱含着感激道:“多谢孙叔。

”居然是张屏。兰珏不动声色地绕路回到小厅内,吃了两杯茶后,才着人把张屏叫来,屏退左右,含笑道:“本部院之前说你死板,竟是看错了你。你为了查案,居然想着了在本部院的家里找门路。”张屏耷着眼皮站着,不吭声。兰珏的双眉挑了挑:“你哄孙管事的活泛都到哪里去了?你家有哪位先人,要到试院中祭拜啊?”张屏闷声道:“学生不敢欺瞒大人,学生想知道杀马廉的真凶到底是谁,才要进试院查看。”兰珏搁下茶盏:“马廉一案,自有刑部在查,你信不过王侍郎,想要自己查也罢,本部院记得,马廉是被仇杀,与试院有什么关系?”张屏道:“有一件事,学生觉得蹊跷,当日进场时,马廉抽中了十四号试房,与监场官争执了起来,他说是因为试房死过人,觉得不吉利,所以要换。

与他平时行事不符。”按照马廉平素为人,绝对不可能得罪监场官。“学生觉得,倒像是他要告诉谁,他在十四号试房一样。”兰珏道:“你怀疑他事先和人串通好了作弊?如果他真要作弊,肯定连监场官都打通,就算没有打通,帮他作弊的人,也肯定有能力弄到他的试房号。他何必多此一举?”张屏不做声。兰珏抿了口茶,张屏又道:“考试的时候,我对面的空试房中,有人在哭。三百五十六号试房的考生,第二天发了羊癫疯。”兰珏浮起一抹笑:“你是想说,那试子发了羊癫疯,是被鬼吓得?”张屏肯定地道:“不是鬼。

”兰珏拨了拨茶叶:“也罢,你如果真的闲得想查案,就先帮我一个忙。徽儿撞了鬼,这事你可能听说了,就是柳大人家的一只鬼笔筒闹得。你明天,帮我去灵觉寺,问问住持大师,柳大人亲自去他那里,请得什么符,我也想请一套。”王砚在司部衙门中看卷宗一直看到晚上,属下忽然前来禀报道:“侍郎大人,令弟来了。”只听门外靴声橐橐,果真是王宣的声音笑吟吟地道:“哥,你居然为了公务连家都不回,大嫂还以为你在外面养了小歌妓,特意来让我抓你回家。

”王砚合上卷宗,站起身,看向迈进门槛的王宣按了按太阳穴:“你平时总嫌刑部晦气,怎么今天过来了?”王宣道:“奉了娘、二娘和大嫂之命,就算再晦气的地方,我也要来啊。爹爹有令,今晚都回家里吃饭,大嫂下午就到了,娘和二娘亲自下厨替你炖了好汤补身体,赶紧跟我回去喝。”王砚无奈道:“你捧着这么大一口尚方宝剑过来,我哪敢不回去。要是耽搁了,大娘和娘非把我剁了炖汤不可。”王宣笑眯眯道:“你知道就好。”扯着王砚出了门。次日早上,王砚刚到刑部衙门,孔郎中神色凝重进了务政殿内,插上内间的门,低声向他道:“侍郎大人,出事了。

柳府的两个丫鬟,在牢里死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