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二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青年掀起眼皮:“只有素面了。”兰珏向那摊位上一扫,只见案桌上放着一个浅篓,里面分明还睡着四五枚鸡蛋。“再加一颗荷包蛋罢,煮老一些。”青年嗯了一声,一脸很不想加蛋的模样,但没多说什么。一旁的矮桌都空空如也,可见这面摊的生意并不算好。兰珏随便在一张桌边坐下,桌上放着醋壶,辣椒碟儿,还有一个小碟中放了几头糖蒜。兰珏道:“摊主是西北一带的人罢,那里吃面好放醋,京城倒是少有这种吃法。”青年嗯了一声,抓了把面粉洒在案板上:“西川郡南池县人。

”兰珏微微笑了笑:“南池县,可是产大叶茶的地方?听说那茶搁在牛乳中煮了加盐巴最好喝,早先一些胡人爱的喝法。”青年轮着一根擀面杖埋头擀面,干巴巴道:“那边冬天冷,风比刀硬,喝这种胡茶能御寒。最冷的时候,还要再加两滴酒。”兰珏道:“对,西边的酒,也烈得好,不像京城的,只管香绵了。”青年没接话,埋头切面,刀在案板上咚咚作响。面刚下锅,一个书生匆匆撞到摊前,一迭声叫:“我的张屏兄呦,你怎么还卖面呢。早说了今天有好事介绍给你,赶紧收拾回去,再有半个时辰,人家就到了。

”张屏抓起青菜丝下到锅里,在围裙上擦擦手:“正好先卖完这一份。”那书生唉了一声:“你就是连半文钱也舍不得少挣。”张屏慢吞吞道:“不挣,就没得吃。”书生唉声叹气地拖了一张小板凳坐下:“你要是因这几文钱,真正大好的生计飞了,才叫得不偿失。”兰珏在一旁瞧着,待那书生坐定,与他搭话道:“这位仁兄……”那书生一副喜好结交的模样,立刻拱了拱手:“承蒙垂问,小弟陈筹,敢问兄台贵姓,可也是今科试子?”兰珏含笑道:“正是,小弟曹玉,是南郡来的,刚到京城不久。

”兰大人其实已不算年轻了,但自恃保养得当,朝中同僚亦常赞他翩翩好似二八年少,故而与这些小后生论交攀谈,自称一声小弟,老脸不红大气不喘。陈筹果然毫不生疑,兴兴头头道:“真是巧遇,不知曹兄在何处居住。小弟与这位张兄是西川郡的试子,日后多多亲近,讨论些文章道理。”兰珏讶然地道:“啊?原来这位摊主兄竟也是试子么?”陈筹顿了顿,望向张屏,露出惭愧慌乱的神色:“啊……是,是……张兄他家中贫困,权且为之,其实他学问很好,我们西川试选,他考了第三名,有些人时常诽谤他,曹兄不要听信。

”兰珏道:“士农工商,都是社稷的根本,本无高低贵贱。听说朝中的大员们,早年未发迹时,亦有过临街卖字,破庙存身之事。卖面与卖字,有什么差别?许多人都写得一手好字,却不能像张兄这样,做得一手好面。”兰珏说这话,多半出自真心,因为早年临街卖字的人中,就有他。兰侍郎年轻的时候苦过,特别能体恤这些穷苦的小青年们。可惜现在大都说他势利,实在是世人的误解。陈筹又笑起来:“是了是了,曹兄这才是真正道地的见解,可惜不是人人都像曹兄这么通情达理。

”兰珏更加通情达理地说:“就连庙里的神仙还有人骂,何况我等凡夫。说便任他说,做就由我做,所谓各人顾各人。”陈筹搓着手连连点头:“曹兄说得太好了!”见张屏端着热腾腾的面碗过来,侧身让开路,“可惜今天小弟与张兄有要事,不能与曹兄尽情畅谈,曹兄要得空,就去小耗子巷,我和张兄就在最里头门朝北那小院里住。”兰珏颔首,挑起一筷面,自然不会入口。陈筹站起身,搓搓手:“张兄,时辰真的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去等着,就是巷口朝东那家茶楼里头,二楼包间儿已经订下了。

你回去了之后换换衣裳就赶紧过去。”张屏埋头收菜板,应了一声。陈筹又歉然向兰珏道:“曹兄,对不住,真不是催你的意思,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了,你要是觉得这面好,以后多光顾光顾张兄的生意……”连声道了别,走了。兰珏起身相送,坐下时假装没留意,啪的一声,将面碗扫落,汤面泼了一地,连面碗也碎了,那枚荷包蛋沾着泥污,躺在残汤碗渣上。兰珏叹了口气:“怎么就手滑了,糟蹋了张兄的好面,连带打了你的碗,实在惭愧。”从袖中取出钱袋,随便抓了一把铜板丢在桌上。

张屏面无表情地走到桌边,垂眼看地面,缓缓蹲下身,捡起那颗荷包蛋。他托着荷包蛋,走到放净水的木桶边,舀了一瓢水,将蛋仔细洗净,放进一个碗中,拿了扫帚,把面和碎瓷扫进簸箕。兰珏正要离开,张屏端着簸箕起身,忽然道:“兰大人,这碗面里没有毒。”兰珏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暮色之中,张屏拄着扫帚站着,如同荒野坟头边,一棵孤独的酸枣树,带着幽幽的苍茫,直视着兰珏。“兰大人,我去你家门口,不是跟你有仇。你家门房吃了我的面,没给钱,我那天是去要帐。

”。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