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二十六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陶周风颤巍巍道:“你,就是周家那个活下来的孩子中谦?”二十多年前,陶周风也在翰林院任职,与周公遂是同僚,那件惨案令他颇为悲痛,他记得,那件惨祸中,只有周公遂最小的儿子中谦幸免。周中谦当时才两三岁,被养娘抱着跳到河里,头还被着了火的圆木砸中,居然漂到了岸上,离奇地捡了一条命。陶周风与几个同僚凑了些钱,给这孩子还有周公遂的老父亲送去,却被周老太爷婉拒。周老太爷道:“吾儿冤不得申,死不瞑目,要这钱有何用?”吕仲和眼中流下的泪里混了血,纵横在脸上。

张屏不忍看他,接着道:“学生在查旧档时,发现在结案后,马洪和马廉兄弟突然地出现在了西北甘凉县的户籍薄上。学生亲自前去盘查,发现,马洪和马廉是被窦大人秘密迁了户籍,寄养在西北甘凉县的一户穷人家,为窦大人办理此事的几位官员名单已记录,诸位大人可以随时传话问询。而马洪和马廉,其实是山匪牛霸的儿子。”卜一范不由怔了怔:“窦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陶周风叹息道:“窦大人胸襟广阔,连弑师凶犯的子女都肯悉心照料,实为世人之典范啊。

”邓绪冷冷道:“本寺猜想,窦方如此做,是想从这两个小儿身上找到指使牛霸的真凶的下落吧。”牛霸的儿子们仍活在世上,或许会握有什么秘密,真凶或许会不放心,就此露出马脚。对于当时无法查到真相的窦方来说,这一点点的线索,也好过什么都没有。张屏道:“窦大人当时是怎么想的,已不得而知,但学生在马洪和马廉甘凉县的家里,还找到了一些书信,是窦大人的笔迹,证明窦大人一直在关照着这两兄弟,使得他们即使家境贫困,也能够读书,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都把窦大人当成了最敬重的叔父。

可窦大人与他们联系时,所用的身份,是思贤书局的主人。”窦方违反了朝廷命官不得经商的禁令,私自开办了思贤书局。他的用意,可能是为了方便寻找诸葛贞《兰亭集序》摹本的线索。真凶拿着这本摹本,可能会变卖,或临摹。书局是最容易得到讯息的地方。但是窦方等了二十多年,都没有查到什么,这时牛霸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了,书都念得很好,长子马洪还通过了西北郡的甄试,来到京城参加会试。就在这个时候,窦方却在京城中发现了,有个同样来参加会试的试子,笔迹疑似临摹了诸葛本《兰亭》,这个人,居然是当年他恩师周公遂的好友陈文定的孙子,陈子觞。

“所以陈子觞的案情定然会是冤案,因为,一步步设计他,盗他的文、冤枉他,直到闹得他家破人亡的人就是窦方。陈子觞的母亲以死鸣冤,想告诉柳大人,她的儿子因笔获罪,真凶就坐在刑部大堂上。”马洪是窦方的从犯,他与窦方联手造成了六年前的冤案,被杀时,也没有说出真相。他到最后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只是情愿用命报答对窦方的恩情,亦不得而知。“陈子觞冤案过后,是窦大人替马廉又更改了户籍,马廉至始至终并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这从他想要报复云大人和王太师就能看出来。

”陈子觞之案后,窦方也许是觉得大仇已报,马洪也为此死了,他想要放过牛霸的另一个后人,好好地让他活下去。所以他替马廉把户籍又改到了蜀郡的望山县,把思贤书局留给了周公遂的儿子周中谦,服毒自尽了。“可是马廉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他觉得,叔父是个好人,兄长也是个好人,因为云大人替陈子觞翻了案,判了马洪死刑,他要替兄长报仇,所以他来到了京城,投靠叔父,他不知道叔父就是窦方,也已经死了,周公子可能是告诉他,叔父病故了。

而且,虽然窦方放过了马廉,但是周公子并不打算放过他。”周中谦挣扎着,表示自己有话说,邓绪示意衙役取出他口中的布。周中谦哑声道:“不错,他爹杀了我全家,我为什么要放过他!”那个夜晚发生在他记忆模糊的幼年,却是他永远的梦魇。梦中只有支离破碎的片段,满天的红光,炙烤得钻心的皮肤,迎面而来的刀光,男人和女人们的惨呼,还有冰冷的水,灌进鼻腔,喉咙,让他在窒息中冷汗淋漓地醒来。而家破人亡的噩梦,注定永远缠绕他一生,不得解脱。

他的牙齿咯咯地咬出了血,衙役把布团重新塞进他口中。张屏继续道:“马廉的复仇计划没有告诉思贤书局的人,他先开始不择手段地上位,并且有意败坏自己的名声,后来,他终于搭上了王小公子一系,并且联络上了柳大人,准备在科试中,抓到科试舞弊的证据。”王宣梗着脖子道:“有什么证据啊,本公子和我爹,还有我哥,我们全家光明磊落!”王砚瞪着他道:“闭嘴,公堂之上,不得咆哮!”张屏自顾自地往下说:“马廉在试场外故意喧哗,是因为他本以为,舞弊的是贤部,他之前拿到的,也是贤部的考卷,却没想到,他被安排到的,是纶部的考场,所以他刻意闹事,想告诉场外的人,考场有了变化。

还有床下的符文,恐怕不是舞弊的人刻的,而是抓舞弊的人所刻。”舞弊的人既然能任意安排试场、买卖考卷甚至在推荐卷子上做手脚,那么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在床底下冒险做记号,落人把柄。只有纶部和贤部的几个试场床下有这种印记,恐怕是因为抓舞弊的人早就得到了消息,这几个考场会有猫腻,所以刻下记号,一旦收卷的时候取得了确凿的证据,就会把那些符文按照顺序排列,那是请鬼的符,意思是,这个试场,有鬼。邓绪的眉头越皱越紧,有个小吏从屏风后转出,不动声色地把一张条子塞到他手中。

张屏又道:“还有,马廉他和……”邓绪突然抬手道:“此案,本寺已大概明白,待核对证供后,再开堂审断。”整衣退堂。张屏走出大理寺,阳光有些刺眼,照得地上的影子十分浓重。张屏低头看自己脚下的影子,王砚踱到他身边,硬梆梆地说:“此案会水落石出,这件案子,本部院承认你办得漂亮,不过你办了这件案子,不一定会有什么好结果,自求多福吧。”张屏嗯了一声,慢慢向前走,他知道有些事情,不会准他再说了。比如,其实早在六年前,云棠就查到了陈子觞一案的真相,是朝廷压下了真相,保全了窦方的名声,只是在祠堂上刻下了陈子觞的字迹文章,隐晦地表明事实。

如果当时公布出来,可能就不会有几年后马廉被杀的事了。再比如说,牢里面突然死掉的那两个柳家的丫鬟,实际上和马洪或马廉一样,是在用自己的命,企图推倒她们所谓的恶吧。这样做,真的值得么?张屏站在街上,太阳在天空中,阳光下的人,脚边总有影子。熙熙攘攘的街道,房屋,行人,街道,形形□□,很少有纯粹的黑和白。张屏正在出神,他身边一个声音道。“你办了这样的大案,我都不敢让你再委屈住在敝府了。”兰珏站在离他三四步远的地方,微微含笑看着他。

张屏垂下眼皮。“学生,立刻就搬出去。”兰珏的笑意更深了些:“本部院还要回司部去,你先自行回府罢,徽儿这几天不见你,总问,我都头疼了。你可以先不用做事,准你三天假,养好了精神再说,缺钱的话,就去帐房那里预支下个月的薪水。”张屏沉默片刻,闷声道:“学生多谢兰大人。”兰珏走上大理寺门前的官轿,径直赶回礼部。傍晚,捕快们带着从“吕仲和”的住处搜到的血衣回到了大理寺。几日后,试子马廉被杀一案结案,凶犯吕仲和斩立决。王宣白坐了一回牢,回到府中,王太师也没多说什么。

陈筹出了狱,抱着张屏痛哭流涕:“张兄,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恩公!我这辈子做牛,下辈子做马也会报答你!你就是我的……”张屏在变成陈筹的再生父母之前及时阻拦了他。陈筹买了一大堆纸钱,到陈子觞的祠堂中烧,唏嘘不已。他的母亲是陈子觞的父亲偷偷养在外面的一个外室。但她是个精明的女人,知道陈父的正夫人生了儿子,自己身份低微,也没什么好争的,就要了一块地,买了个小宅院,自己过日子。陈父因此觉得她很贤惠,即便正夫人有了儿子后,还偶尔去找找她,就这样又有了陈筹。

陈筹生下来后,他母亲越发担心,怕正夫人以为她要争家产,容不下她,索性带着孩子和钱财,偷偷搬到了西北郡,从此与陈父断绝,没想到却因此幸运地逃过一劫。陈筹哭着说:“我娘常讲,不该是你的,就别想,别拿,没有好果子。她老人家真是太明理了。”哭完了,陈筹又问张屏,“为啥曹兄会变成兰大人?你进了兰大人府,是不是以后功名就有指望了?你发达了,别忘了提携我。”张屏闷声说:“不知道。”朝廷一切照旧,刑部在陶周风春风化雨的领导下,由王砚挑头,继续孜孜不倦地与京兆府和大理寺抢案竞争中。

吏部继续在为肃清吏治,荡涤朝野努力着。礼部仍然在为了怀王的婚事忙得四脚朝天。但在怀王大婚之前,有件事必须尘埃落定。礼部尚书龚颂明拿着今科的进士榜单呈给永宣帝:“皇上,这次殿试的名单,是否就是这二十九个人?”永宣帝提起笔:“把张屏的名字,放在第三十名吧。让陶周风做他的老师。”。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