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三十六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兰珏停了半晌,笑了:“你想知道他和刘知荟的交情,该去问刘知荟,本部院怎会知道?”张屏也顿了片刻,清清喉咙:“学生查到……”兰珏截断他的话:“我知道,你肯定查到了不少。但不管你查到多少,辜清章与刘知荟的事情,我不知情。”走到门边,拉开门,“你应该问谁,就想办法去问罢。”张屏抬眼看了看兰珏,走了两步,到了门边,又转过身:“辜清章……那时和刘知荟相交,可能是不得已。”兰珏负手不说话,张屏又说:“学生总觉得,他有什么把柄在刘知荟手上。

”兰珏挑眉看了看他,片刻,又半扯起嘴角:“看来你为了套出本部院的话,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你应该知道,刘大人的官阶在我之上。每次升迁,必查旧档,他的履历,我都能倒背,清清白白,无暇无疵。你如果想扯些莫须有之事在他身上,连陶周风也休想保得了你。”张屏瞅着他,又耷下眼皮,不吭声了,缓缓地转过身,走出了书房。兰珏在他身后摔上了房门。张屏穿过庭院,走回客房,在房里呆了半天。到天擦黑时,小厮来给他送晚饭,偷瞟着他的眼神闪闪烁烁的。

这人得老爷青睐,大家都知道,这人下午居然惹得老爷摔了门,大家也都知道,搞得厨房给他备饭,都要拿捏着备一份不好不坏的。这人咋就恁大能耐呢?张屏吃饱了饭,也不等人来收碗,自己要把碗送回厨房,在回廊上遇见了小厮,小厮连忙把碗碟接过去了。张屏下了回廊,在院里乱转,因兰珏没说哪儿不让他去,他怎么转也没人拦他。兰珏的府邸甚大,当日张屏在这里教兰徽时,也没有逛遍。他拣着小路,穿过层层院落。夜风刺骨,但见两三个妩媚的女婢捧着食盒进了一间房中,那间房内应该笼着厚厚的帘帷,只在推开门时闪出了一道暖融融的光。

张屏向上提了提衣领,向那间屋子走近了些,犹豫了一下,又转过身,屋门在他身后打开,那几名女婢携着一股温暖带着香味的风退出了屋子,门内兰珏的声音道:“廊下站的是张屏么,进来罢。”几个女婢笑吟吟地退下了台阶,张屏闪进了屋门,扑身的一股暖意顿时浸到他的毛孔里,兰珏坐在屋中的桌边,淡淡道:“关上门。”张屏关上了门,按兰珏的示意在桌边坐下,觉得浑身的衣裳重得慌,瞅着兰珏,一身丁香褐纹银丝的夹袍,其实不比他身上的外袍薄。

兰珏斟了一杯温好的暖酒:“着人给你备一副筷?”张屏看着桌上层叠的碗盘:“不了,晚上吃饱了。”兰珏哦了一声,又道:“嫌热就把袍子脱了。”张屏抓住衣襟:“数日不曾沐浴,恐怕气味……”兰珏皱了皱眉,向旁边一比:“去屋子那头脱了再过来。”张屏依言走到屋子那头的旮旯里,脱下夹袍,放在椅子上,才又走回桌边坐下,看了看饮酒的兰珏:“大人不热么?”兰珏道:“不热,我早年受过冻,有些畏寒,但比旁人耐热。”张屏道:“是大人未中功名之前?”兰珏转着酒盏,似笑非笑看他:“本部院的家底,是不是都被你给查了?”张屏郑重地道:“学生只查了辜清章相关。

”兰珏垂眼看着盏内的酒,慢慢道:“那也差不多了,遇着他时,正是我最潦倒之时。”张屏不说话,兰珏有饮了两杯酒,方才又看向张屏:“为何要查他?”张屏道:“学生其实是想查辜家庄。”兰珏微微眯眼:“你觉得,辜清章的出身有问题?”张屏不答,但从袖中取出一条丝帕,兰珏接过,看到丝帕角上绣得杏叶杏果,心中不由得一顿。他折起丝帕:“你为什么要查他和刘知荟的关系?”张屏道:“一开始学生只是觉得蹊跷,辜清章与辜家庄相关,都在刘大人主持编撰县志时,模糊抹去了,刘大人主持编纂的地方志,各处详尽,唯独这里略去,学生十分不解。

后来查得,刘大人与辜清章是同科,兰大人与辜清章亦是。我问询过县中曾见过辜清章之人,此人绝非寻常人物,兰大人和刘大人应该都认识他……”兰珏道:“然后你觉得刘大人的做法有隐情,再写信询问本部院,回信让你觉得本部院刻意回避,反倒生疑。”张屏默认。屋中又一时寂静,相持约半刻钟,兰珏方才又开口:“辜清章与刘知荟结识,在与我结识之后。因何结识我不清楚,但他们之前,应该不认识。结识之后……也只是日夜谈论学问诗词,并无什么异常。

当然,即便有异常,我也不知道。”将酒盏举到唇边,轻描淡写道,“因为辜清章与刘知荟交情浓厚之后,便不怎么与我往来了。”张屏在椅子上挪动一下:“学生想问……之前辜清章与大人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兰珏从酒杯上抬眼,挑眉看了看他:“同进同出,同食同榻。”张屏轻咳一声:“那么……后来辜清章是突然疏远了大人……还是……”兰珏将酒盏往桌上一搁:“辜清章当时与我疏远,实属情理之中。我那时一心求功名,提书本便是经纶教条,谈文章就是应试制式。

刘大人当时并不古板,谈诗词,论琴画,真正风雅,辜清章与他趣味更合。当日与我相交,本就勉强,我有诸多作为,他并不赞同。”他这般无之所谓地说,但那人当年言语,又恍惚萦绕耳边。“佩之佩之,你这是要把美玉丢进油锅,秀木砍成棺材板!”辜清章在桌边来回走,带得灯影摇曳,他只当听不见,埋头练字。昨日在庙前,竟遇着了便服到庙中敬香的孙侍郎,孙侍郎对着他的字幅,评了一个字——浮。孙侍郎是本届科试主考,喜欢方正的小隶或小楷,笔力朴实,字形刚正。

于是他抱了一摞纸苦练,像刚开始习字的小孩子一样。改字形,比学写字更难,手忍不住飘勾出撇捺,他就砸自己的手腕,手腕肿成馒头,两眼看字都快成双影。辜清章最后来夺他手中的笔,打翻了油灯,险些起了火灾,袖子也点着了,幸亏他为了冰手,放了一盆凉水在手边,及时浇灭了火,辜清章没有烧伤。火灭了,他呆站在漆黑的屋里,桌上的纸在吧嗒吧嗒滴水,他想道歉,却听辜清章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说:“佩之,你定然能榜上有名,世上的人万万千千,谁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处处迎合,反倒得不偿失。

”他看不见辜清章的神色,但能想到他这时的眼神。辜清章的眼神中必然带着悲悯,说实话,兰珏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他不择手段,一定要榜上有名,因为他知道自己输不起,输了这一回,可能无法捱到三年后。所以他总是无法听从辜清章的劝告,刘知荟和他不同。刘知荟也穷,可是他穷得清清白白,堂堂正正,不像他是犯官之后,天生血里就流着不堪。结识了刘知荟之后,辜清章和他说话就越来越少,多的是叹气。后来也不在一间屋子里住了,有时候两三天才碰见一次。

没了辜清章,同科的试子们也没谁与他往来。现在回想,他那时候嘴硬,其实心里挺难受的,人都要拢群,自己来来去去,其实就证明了失败。兰珏慢慢道:“若说到蹊跷,可能就是疏临……辜清章他死前一个来月,当时也快科考了,他突然和我说,他可能不久于人世。”张屏的眼神立刻就振奋了:“哦?”兰珏微微皱眉:“我那时和他有段时间怎么说话了,偶然在街上遇到。”也不算偶然,那几天他实在缺钱,就又写了几幅字,送到字画店中寄卖,恰好碰见辜清章和刘知荟在路边茶棚吃茶,见面了不能不打个招呼,谁知道又碰见了王砚。

想起当年的王砚,兰珏就有点哭笑不得。当时王公子乃京中一霸,王太师其时还是大将军,但已手握重兵,兼任兵部尚书,王公子骑着一匹白得闪眼的胡种名驹纵横京城,两袖兜风,霸气四溢。某一天,王公子领着几个跟班在兰珏摆摊的庙门口呼啸而过,因那天风微有点大,王公子迎风招展的大袖子挂在了兰珏的摊上,哗啦带翻了摊子。王公子便勒住缰绳,居高临下斜瞥了一眼兰珏和辜清章,向身边小厮一摆头,那小厮立刻丢出一锭大银:“我家大公子赏你们了。

”要是今天的兰珏碰见这事,肯定笑笑把银子捡起来,吹吹灰,揣袖子里,当撞了大运,白赚一笔,晚上去吃顿好的。但那时他还年轻并且楞着,顿时就捡起了银子托在掌中,又加上一枚铜板,向着已随着王砚调转马头的小厮道:“这位留步,此是我给你家公子补衣服的钱。”那小厮回过头,眼直了,声音也直了:“哪里来的穷酸,这般不识抬举!”王砚调回马头,抬手止住小厮,眯眼一瞥兰珏,从腰间摸出一个钱袋,丢下,吐出两个字:“砸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