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七十六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童子像碗中水已分发完毕,又九声钟响,众人涌往庙中。张屏待那几个衙役和道士走开,走到童子像近前看看,应与山脚下的石像一样,是这四五年间所铸,童子的双足、肚子、耳垂都被摸得铮亮。姥姥庙正名叫慈寿观,殿阁富丽,亦像建完没几年。张屏踏进庙中,正前院又一尊大铜香鼎,一堆人抢着插香叩拜。正殿名曰福寿殿,一名细眉善目,笑容慈和的老妇塑像端坐殿上,头戴太真宝冠,足踏如意舄,紫袿褐裙,裹着香客供奉的红缎福字纹披风,左右各一童子,左捧鲤鱼,右捧如意。

神台两侧垂着的锦幡上绣着莲子红枣。殿外侧厢,还有开光的枣核链子手串卖,两个礼字牌可换一个手串。张屏在庙里踱了一圈,又到了庙外,见卖香贡的小房中,有一个未标礼字花色的小门脸,东西也比旁边的少些,一个老者坐在里面袖手打瞌睡。张屏便走到那铺前,摸出一个礼字牌:“老丈,换一束香。”老者睁眼笑道:“客人,这里还没和衙门通上,不能拿此牌换,请去隔壁。”张屏见柜上有几个彩绘葫芦,别处没有,便拿起来看:“此价几文?”老者道:“早上还没开张,算十文一个给你罢。

”张屏摸出十文钱,又挑拣了一番葫芦,拿了个写着顺字的,老者笑道:“客人想是路经此地的,赶路的喜此彩头。”张屏点头,又道:“听闻此处灵验,方才敬香。拜读那边石壁,亦十分感叹。姥姥的石柩,竟浮显于水面。石浮于水,果然神迹!”老者笑道:“石壁所书,是知县大人请人写的,千真万确,乃井中所出。我老儿神庙前不能诳语。”张屏一揖:“望老丈详加指教。”老者打量张屏,呵呵一笑:“客人莫非京城来的文士,欲将此事写作戏文?真有此打算,可去问问那边县衙礼房的官爷,题写本县风俗的诗词文章,写得好的,特别是京城来的,以往县里都给笔润,但知县大人倒霉被贬了,不知此事还做不做数。

”张屏道:“晚辈不擅文章,只是好奇。”老者道:“那客官可以多打听打听,关于此庙的灵验,多得是,不然香火也不会这么盛了。连去京城做买卖的,路过此处都得来上柱香。”张屏揣着葫芦又在山顶绕了一圈,凑近香客,便能听到一些灵验事迹——连生了六个闺女,喝下一碗灵露之后,没出两个月,就有了,生下来是个小子。都是儿子,想要个闺女,十五烧了斗香,晚上便做了个梦,梦见天上月亮,又大又圆。没过多久,就确定有了,两三岁便会帮娘做针线,又俊又伶俐。

姑娘十九了,还没嫁出去,上京城的月老祠求了都不管用,来给姥姥敬香,磕完头,出了大殿,碰见一个年岁相仿富富态态的妇人,一看就觉得很亲切,跟上辈子认得一样。便上前问,你是哪里来的,来做什么。那女子说,是来帮儿子求姻缘的,不知道为啥,儿子说的媒,女方家都不满意。你来做什么的?答,我来给我家姑娘求姻缘的。再一对生辰八字,恰好合适!立刻就定下,过礼择日成亲了。亲家家里在京城有店面,姑爷老实,姑娘文静,简直天作之合。做生意,老是赔,到京城请大师算过,说命犯流年。

前年三月初一来给姥姥上香,做六日清醮,烧了三十三对开光童子。当晚就梦见一群白胖童子手捧元宝在一片空地上蹦蹦跳跳。没两日便接了个官衙的活计,工部巡查河岸尚书大人行辕须用的步障,库里囤的布顿出了许多,自此常给官府供货。……张屏牵着马,默默地下了山。兰珏与薛沐霖再去宝华宫,察布察里克王子仍是不见,随行使臣亦是拿搪了半晌,方才摇摇摆摆出来。薛沐霖在兰珏耳边低声道:“这群番子,让他三分,真以为天朝当他们是回事了。”兰珏含笑立着,在牙缝中道:“蛮夷者,未经教化,怎懂一个礼字。

”永宣帝重责玳王,便意味着,不会因此事,在其他方面多做让步。但这群番子仍不知机,还自以为占了上风,一味卖乖。待几个使臣坐定,兰珏与薛沐霖不温不火地说了几句慰问之辞。兰珏末了道:“礼部亦会修书向可汗致歉。请王子安心静养。心绪须慢慢平复。”使臣之首温木里算是塔赤使团中较精明较了解天朝行事的,见兰珏和薛沐霖一副徐徐然的态度,又听到这一句,顿感内涵丰富。可汗已不大中了,所谓致书可汗,其实就是致书大王子都尔古都。温木里便硬声道:“殿下已几天,没吃饭了,不知道他的身体,还撑不撑得住。

”兰珏道:“精膳司会再择厨师为王子另备菜肴,菜单明日议好,本部院取来与诸位探讨。”另一位使臣红着眼睛道:“若王子他,撑不到明日……”兰珏道:“内医院医官过一时来为王子悬丝诊脉,无需王子面见。”薛沐霖接着道:“悲虑过度,则伤脾胃,贸然进食,亦恐不妥。缓缓为之。”两人便告辞而去。兰珏回味着临走之前温木里的神情,心道大概用不多久,王子便能走向痊愈了。张屏下得山后,取出在城中书坊买的县境图,翻看了位置,再向南行去,纵马行了十余里,见村落田地,向一牧童打听,乃是慈寿村地界。

张屏转上官道,又行了数里,再见着屋舍簇簇,炊烟袅袅,已到了慈寿村临近村落的地界。张屏捡了一条平坦直路,往那村中行去,正打量路边人家,遥遥见前方一杆旗帘,写着个茶字,棚下唯独一个老叟坐在茶炉旁摇扇。张屏顿觉是意外之喜,到那茶棚前下马:“老丈,一碗茶。”老叟笑道:“恰有刚沏好的,三文一碗,公子请里面坐。”张屏进棚,在小桌旁坐下。老叟替他斟上热茶,道:“公子只一个人出游?”张屏道:“刚从姥姥庙烧香过来,想再去慈寿村看看。

”老叟道:“那公子走多了,再倒回去行几里,便是慈寿村,这里是大葫芦村。”张屏便笑了一下,他长得是一张不喜笑的脸,这一笑,那老叟顿觉突兀,道:“公子笑甚?”张屏拱手:“老丈莫怪,两村之名,皆颇有趣。”老叟呵呵道:“我们大葫芦村名土吧,不如慈寿村有彩头?其实知县大人拟把我们村改成福禄村来着,这不还没商议妥,他就倒霉了么。京城里玩的葫芦多是这里供的,养蛐蛐最好。所以就叫大葫芦村,别看糙,一听就知道。”张屏点头:“是。

”他一不笑了,老叟又觉得他很诚恳,便再接着道:“福寿村吧,以前也不叫福寿村,叫大碗村,那里以前凹些,地势跟个碗似的。中间有一阵,因为井里挖出来的那个姥姥,改名叫古井村。谢大人上任后,整治这整治那,山头香火旺了,就跟着改慈寿村了。一般的小年轻,都不知道它最早的旧名。公子去那里作甚?烧香拜姥姥,去庙里就成。”张屏道:“想去看看浮出姥姥神迹灵棺的井可还在否。”老叟道:“有,原先都给封上了,也建了个小庙。往年献一对童男的时候,就是从那个小庙启程,再送到山上。

不知道谢大人又打算建什么,说要拆开,重新挖个井,还没动工呢,他遭殃了,也搁置了。公子可以去看看让你瞧不,外人瞧好像得交十二文钱。”呵呵又笑了两声。张屏道:“想那井本该甚大,不然石棺怎能浮出?即便竖着……”抬手比划了一下。老叟嘿了一声:“什么漂上来的,那都是知县大人请京里的文士后来润色的。石头哪可能漂,其实就是挖出来的。”眯眼看向张屏,“公子该不会是京里来写传奇戏文的吧。”张屏道:“不是,仅好奇而已。听老丈言语,应知究竟。

可否详细告知?”老叟又眯了眯眼,打量张屏一下,方才道:“公子问这庙来历,算问对了人,这个县里,比老叟汉所知还多的,应是没有了。对了,老汉敝姓郭。”张屏说他不是写传奇或戏本的,老者并不太信,所以特意将姓氏报上,万一张屏真将此事写成,说不定就会在文中道,某年某月某日,录乡叟郭翁所言云云,也算跟着扬扬名。“老汉这么说,并非托大。我外祖家是大碗村的,跟焦家是旧邻。焦老二把那棺材挖出来的时候,我就在跟前看来着。说来是同光年间的事了。

那时老汉还是个小后生。焦家当年在村里算个大户,焦二生来就是个瘸子,干不动力气活,只有个哥哥。”焦二是续弦生的,待其父死后,他哥嫂将他告上县里,说他生时,其父已年过花甲,可能不是亲生,长得也不像焦家人,说不定就是他娘和路过的马贩子私通怀的。拿这个借口把他赶出家门,一分钱也不给他。焦二娶的媳妇娘家也没什么钱,丈人丈母娘均都过世,无房无地,身体残缺,又不能到城里做工。村长可怜他,便将村学名下的几亩地着他耕种,给他些钱。

焦二娘子去城里做零工,过了几年,攒了些钱。村头野树林旁有两三间破屋,无主亦无人住,被官府收归,村长就向县里说情,请县里将这几间屋卖给焦二容身。焦二有了住的地方,十分欣喜,扎茅草将屋顶修了,那屋后本有口枯井,焦二想把井再挖开,好吃水。“谁知道,怎么往下挖,那井都不出水,再挖着挖着,挖出了一口石棺。”石棺通体玄色,夹着一丝一丝云絮一样的纹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石头。就着那云一样的石纹,还雕刻着殿阁、仙鹤等等。“焦二吓得不轻,去跟村里说,让村里拿主意。

”张屏道:“焦二自己将这石棺从井中拉出的?”老者摇头:“当然不是,他当时就挖出了一个棺材头,村里让几个劳力一起挖,才把拿棺材整个抬出来。焦二吓着了,想让村里抬走,但大碗村几个大姓看这棺材厉害,都不敢让放自家祠堂里。大碗村有个姚老拐,懂些门道,说最好别挪动,还是搁在原地。我当时跟着去看了,就在焦二家门前搭了个棚子,把棺材放在那里。闹得可大,我们葫芦村有不少人也来看。”大碗村的村长把这事报给乡里,乡里也来了人,觉得棺有些神道,又从县里请了个先生来断。

“那先生看了说,棺材首尾刻得几个纹路是字,棺材头上的字是遇者开,棺材尾的字是见者拜,得把这个棺打开。”村里便先找几个法师念了念经,择一吉日吉时,将石棺打开。石棺里面躺着一个老妇,鬓发银白,肤如少女,面容若生。身穿缎袄罗裙,手腕上戴着玉镯金钏,满头珠翠。“看着跟活人睡着一样,谁都不敢乱动。棺材盖上还写着几句诗,说本是神仙什么的,下凡历劫,更神的是,连焦二挖出这个棺材的事都写了。村里活过一百多岁的,都说没听说过这样的事。

”张屏道:“字是大是小?何等字体?墨写还是刻成?”老叟道:“红的,弯弯曲曲,和棺材上的字一样。那先生说是丹砂写的。这位姥姥本是天上神仙,托胎凡世,遗仙蜕于地下。这回是跟焦二有缘,由他挖出,好让世人瞻仰供奉。”大碗村又再择一黄道吉日,请法师做法事,将姥姥送到山上入葬。张屏问:“为何是山上?”他在道观中长大,知道些风水门道。墓葬的一大禁忌,就是葬在孤独山头。老叟道:“姥姥自己选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