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张公案全文阅读 > 第79章

第七十八章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大风刮过 书名:张公案

离开宜平后的第三天快傍晚,张屏与那吏部小吏便到了京城。小吏不让张屏休息便启程,本打算难为难为他,叫他受受罪。没想到张屏穷孩子出身,苦惯了,就算让他走去京城,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何况是骑马。张屏的马术,亦因去了趟丰乐,锻炼得挺娴熟了,小吏催促走快点,他就真的纵马闷头前奔,不喝水,不喊饿。最后反倒是那小吏吃不消了,张屏还是一副可以跑到地老天荒的稳健模样。小吏不得以只得叫停投店。吃饭时,小吏道:“张大人,朝廷有令,官员在外,吃住务必廉洁。

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不可上席,酒更不能多饮。”张屏点点头,立刻点了两碗稀粥,几个馒头,端起空盘子,到大堂那头的桌案旁装白送的自取咸菜去了。小吏一阵眼晕,数着粥里的米粒勉强吞了几口馒头,吃罢饭张屏付了饭钱,小吏都拉不下脸为了这几个铜子儿与他假意争抢,便随他去了。待到要客房时,小吏已发现张屏是个狠人,真有些怕他一来劲,点两个大通铺的空位,便抢先道:“寻常的干净客房还有空的否?”掌柜的道:“有。”小吏正要问床帐如何,送不送洗澡水之类,旁边的张屏摸出钱袋:“要一间。

”掌柜笑道:“双床单床?”张屏侧首看看小吏,小吏望着他深邃的双眼,忽而浑身一凛。这厮,二十余岁了,尚未成亲,该不会,有某些别样的癖好罢。小吏虽已过而立之年,但是个娃娃脸,不显大,加之皮色天然白细胜过妇人,他又姓薛名皎,平日同僚玩笑时常被戏称做雪娇、雪雪、娇娇,愤懑之余,便精心蓄养了一部浓须,更在某些方面格外留意。遂忙道:“双床。”掌柜的取过房牌,喊小伙计引他两人去客房,又向张屏道:“客官退房时再结房钱便可。

房中早晚各赠新茶一壶,开水可随叫随添。只送一桶热汤沐浴,若换新水或加桶需加……”小吏赶紧打断道:“天还不算暖和,沐浴怕会着凉,拿干净盆巾来,洗洗脸烫烫脚便可。”掌柜的与小伙计早发现小吏脚上穿的是官靴,且是京官款式,故而迎接得十分热情,未曾想这两人竟如此抠门,但跟衙门相关的,能送情面便送情面,就依然笑着应下。结果,进房之后,薛皎因不肯与张屏合用洗漱器皿,要了四个新盆,四条新手巾,更是连连唤小二送开水。小伙计团团乱转,笑脸差点没有撑住,合上门便去和掌柜的牢骚,这两人到底是做什么的,比个生孩子的女人还费东西难伺候。

薛皎更加气堵,他本打算到了客房后,让小伙计送点酒菜做夜宵,不曾想竟跟张屏合住了一间,夜宵没了,澡都不能洗。张屏烫完脚后,又拿剩下的热水加了点洗手的皂角洗了洗袜子,晾在支窗扇的小竿上。薛皎只觉得,吹过张屏袜子的夜风正向自己脸上吹来,一阵恶心,心中那把因饿而生的熊熊之火直蹿到天灵盖,一宿未能睡好。次日早饭时,张屏居然又是要了两碗粥,几个大包子。薛皎闻着包子的韭菜味太阳穴直疼,勉强喝着粥,张屏关切地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包子,要不要加个茶叶蛋,薛皎气海几欲爆裂,冷然道,不必。

张屏也不多说什么,揣起了薛皎剩下的包子,一副打算当中午干粮的模样。薛皎终于撑不住了,待到太阳刚上中天,瞅见个勉强像样的小店便翻身下马,撞进店内,报出一串菜名,总算有那么几道店中能做出的汤菜,再要了一壶好酒。张屏跟着在桌边坐下,也不多表示什么,一副乐得消受的模样。薛皎在心里恶狠狠道,孙子,有种到外头老树底下啃你的包子哇?等的就是这一刻吧!好,让你装!等进了京看爷整死你!当晚住得是官家驿馆,各自有房间,晚饭早饭都可送到房内,薛皎也不客套,就在房内吃了,不再多看张屏那张脸。

熬过次日那顿午饭,快傍晚时进了京城,薛皎向张屏道:“此时过去衙门那边,都该没人了。”抬了抬袖,“张大人,明日上午吏部衙门见罢。”也不告知张屏必须的衣装和必带的文书,更不安排他去驿馆,径绝尘而去,把张屏晾在大街边。张屏自策马往吏部方向去。吏部在皇城东侧,大理寺、宗正府都在那一带,客栈极贵,但张屏知道离着那一带不远的明华坊有几条小巷,巷内人家多有租赁空厢房的,可月租亦可只租一两晚,价钱还行。张屏就择在相对离吏部最近的水泡儿巷租了一间空厢房,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到巷口吃了个早点,回来漱口再洗了一遍脸,换上官服。

他不知道需要哪些东西,就把觉得能用上的文书、文牒之类全都拿着,打了个小包袱,拎着前往吏部。张屏住的地方离吏部不远,且他不知道有没有地方能拴马,因此步行前往。京城是个随便扔块砖就能砸死几个官的地方,但像张屏这样,穿着从七品的地方小官服色,拎着个包袱走在大街上的,亦属罕见,一路行来,自成一道风景。到了吏部大门前,张屏向门吏道了声问询:“某乃宜平县丞,调任丰乐县,奉命前来。当去哪一司?”门吏袖手瞄了瞄张屏:“到这里来作甚?可有文书否?”张屏道:“是奉命来此。

”解开包袱,“文书在这里。”门吏在心里乐,敢情又是个傻子。一地方小县的破官,竟以为自己调个任,有资格进吏部大门,懒得再理会他,袖手要走,张屏赶上前一步,被门前守卫拦住,只得一件件掏出文书向小吏背影扬声道:“文书在此,烦请……”门吏头也不回,径直回门房内喝茶去了。拦住张屏的门卫有一个倒是个热心肠,道:“说的文书,是进这门的文书。让你来,应当发给你张文书凭据,可进门的。”这张文书,张屏有。但在薛皎那里,薛皎提都没提过,因此张屏不知道。

那门卫见张屏一脸茫然,就笑道:“吏部虽然是个管官的地方,但也不是成了官便能进了。该发的,自有人会发。不必来这里。”张屏道:“有位姓薛名皎的大人带某来京,着今日到吏部。”薛皎,这两个门卫倒是认识的,但守门期间,不能离开。门卫向内望了望,门吏在门房内也不出来。那门卫便道:“时辰还早,许多大人没来哩。未曾见薛大人进门,想是还未到。你就先等一时吧。”张屏往旁边站了站,但吏部门前墙边闲杂人等都不能靠近,遂又被守卫赶到路对面的大树下站着。

等了约两三钟,官轿络绎,张屏专注打量,一直未曾看见薛皎。官轿渐渐稀少,张屏便择一空当再凑到门前,问那门卫:“薛大人可到了?”正是众位大人进衙门的时辰,门卫唯恐与张屏这样的闲杂人等啰唣惹来责罚,便硬声道:“没有没有,再等等吧。”张屏没奈何就又转到路对面。其实薛皎已经到了。他知道张屏必然来得早,行至路口时远远一瞧,一眼看到一个穿着从七品官服的二楞子杵着,立刻改从侧门进了衙门。验封司的郎中来深亦已经到了。张屏一个县丞升知县,本属文选司的升调科管,但张屏的这个知县乃皇上下旨亲封,有圣旨加持,这事便归到了验封司处。

去接他的薛皎亦是验封司的承典。验封司通常管的都是封爵诰敕之类,这么个从七品小官升七品的芝麻尖小事落手里,当真稀罕。来郎中便有些好奇,想看看这个能入皇上龙目的小县官长得是圆是扁。到衙门后,经过办事房前,忽瞥见薛皎正在喝茶,便在门外停步。屋内的诸吏立刻起身施礼。来郎中望着薛皎道:“那升任知县的张屏可是已经到了?着他到厅中罢。”薛皎本打算将张屏好好晾一晾,反正这么大点破事,大人们肯定不会放在心上,晾到下午再放他进来,众大人都公务繁忙,大约是来不及瞧这点小事的。

便让他明天再来。如此这般反复彻底地晾他几天。不曾想来郎中居然记得这事,主动问及。幸而薛皎早备好对答言辞,流利地回道:“禀大人,那张屏不曾与属下一同前来。他恣好游乐,属下到宜平县时,他就不在县中,外出踏春去了。属下等他两日,他方才回来,因此即便快马加鞭,也只能在昨日傍晚赶回。他亦未住在驿馆,属下不知他住到了哪里,下官已告知他早早来此,等了又等,竟还没到。”来深双眉深锁:“想是对京城不熟悉,走错路了亦未可知。”薛皎忙躬身道:“属下这就去门口瞧瞧,不行就往路口迎一迎,找一找。

”又困惑地小声喃喃道,“不至于啊,好像这位张大人在京城住过许久,各处熟得很。”边说边快步出了办事房,匆匆沿廊奔到前院,却是又绕从侧门出去。罢了,就往街上转转,喝个茶吧。张屏在路边树下等了又等,数度到门口询问,又被赶回。他身穿官服,站须端正,更不能随意蹲坐。日头渐渐升高,张屏腿正有些发麻,忽而见一顶官轿在仪仗簇拥中遥遥前来,十分眼熟。张屏不由得向路边走了走。门卫撤开门槛,那官轿直入门内。张屏瞧着,虽然瞧不见,但能想象那人下轿的模样。

他相信自己没有认错。门槛又被放回,张屏再往大门处走去,还未待他靠近,门卫便摆手道:“没有没有,再等等吧。”张屏顿了顿,过了衙门点卯的时辰后,薛皎还不露头时,他就已经想到,这十有八^九是故意的。他不觉得一路上的作为有得罪薛皎的地方,互相请了吃饭住店,虽然薛皎请的都是贵些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说不定是算在公务费用内。这一路处得很融洽。那么大约是在宜平时,让薛皎等了两日,他有些不高兴。但张屏想,既然有这个事在,既然吏部让薛皎去接,那么自己必然还是会踏进这个门的。

等等,就再等等吧。张屏遂又回身,寻思要不要去不远处的某个茶摊坐坐。还未走回大树下,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张兄?”张屏回过身,见竟是柳桐倚坐在一匹马上,在不远处望着他。张屏一回头,柳桐倚立刻翻身下马,一脸惊喜的笑容迎过来:“张兄,果然是你。你怎会在此?啊,可是因升任之事过来的?”张屏点点头。柳桐倚又道:“那怎么不进去?”张屏道:“未有文书,接引的那位大人没来,因此在这里等着。”柳桐倚笑道:“哦,邓大人现在没事还时常念叨张兄呢。

正好今天衙门里有些事,我就来这里跑趟腿。要不,张兄你和我一道进去吧。接引的人虽未到,办你这事的司部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来。进去问问比干站着强。”张屏便看向守卫,柳桐倚立刻向守卫拱手:“几位,这位张大人乃皇上赐封的新任京兆府丰乐县知县,的确是奉命前来领取任职文书的。不知可能让他与我一同入内?”柳桐倚,负责吏部大门这块儿的人自然人人都认得。本部侍郎柳远大人的亲侄儿,先柳老太傅的嫡孙,今科状元,现就在没多远的大理寺任职。

几个护卫早在柳桐倚和张屏招呼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看来这个小官真有些来头。连门吏亦从门房里赶紧跑了出来,不待几个守卫开口,忙先笑道:“自然自然,二位请入。”又对张屏更亲切地一笑,“这位大人是办升迁之事?那是归文选司管,进去后,往左侧走,第一个内院便是。升调科在院中东向第二个门,门口有牌。若寻不到,随便找个人一问便可。”仿佛这才刚刚见到张屏一样。守卫牵过柳桐倚的马,张屏随柳桐倚进了门,柳桐倚道:“正好,我是去稽勋司,在升调司院子的后一层,恰能与张兄同行。

”边说边往内走,才转过前院,柳桐倚忽而又道:“咦?”张屏与柳桐倚瞧往同一个方向,只见有三人正在不远处的廊下说话。望着其中一人的侧影,张屏不禁停下脚步。嗯,是没认错。柳桐倚脱口喃喃道:“大伯在啊,姑父怎么也来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张公案 全文阅读,张公案最新章节,张公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