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嫡女攻略全文阅读 > 288

第一百一十一章 西凉仙之死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雨打芭蕉s 书名:嫡女攻略

而等西凉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杆,帐篷的软卧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西凉茉揉揉眼,准备起身,随后一团软呼呼的暗红色的小东西猛地地扑向她,吓了她一跳,正打算躲,但下一刻那一团小东西在靠近她胸口的瞬间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拉住了。西凉茉一愣,刚想感叹小白居然转性子了,没有一大早就来投怀送抱。但她仔细地定睛一看才发觉小白原来是被一条细细的绳子给栓住了脚,一头的绳子正酸在一件行礼上,它正死命地扑腾着一双小翅膀,两腮鼓成了个球,小黑眼珠里含了两泡泪,委屈又愤怒地瞅着西凉茉。

西凉茉一愣,随后忍不住低笑出声,想不到百里青也会做这种算计好距离把小白绑住,让它只能扑棱着翅膀却靠不到自己身上的恶作剧。不过,这个事倒是还真符合百里青的作风。西凉茉伸手解开了拴住小白的爪子的绳子,轻笑:“你这个小笨鸟,什么时候被那个千年老妖给抓住了,真是活该!””“小白很委屈地拿头上膨开成一把扇子的羽毛去蹭西凉茉早知道昨晚就让狼把那个大恶人吃掉算了!“行了,技不如人,我不也一样被他磋磨。”西凉茉安抚地摸摸它的羽毛,顺带把它收进自己的袖子里。

小白是一只很奇怪的鸟,身上像是有不少让她惊讶的能耐,而自己对它可没白玉耐心,偏偏小白就是喜欢来粘她,而且多数时候只听她的命令。收了小白,西凉茉起身向窗外看去,却发现外头一片异样的安静,她微微颦眉,这些人都哪里去了?西凉茉看了看天空,都快正午时分了,赫赫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联想起百里青的话,她不由挑了眉,这群热不会是去‘接’西凉仙了吧?但是她尚未及多想,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吵闹之声,她思索了片刻,便打算撩了帘子到外面去一探究竟。

刚出帐篷之门,就看见魅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抬起头对她一笑,热心地道:“小姐,你要用早点吗,爷吩咐过,一会子您醒了,让魅五给您端来,现在他已经去了,您等等呗。”西凉茉听着,不由微微挑眉,看着魅六,似笑非笑地道:“小六子,别用你对付白玉的那一套来对付我,她吃你那一套,可不代表本小姐也吃那一套。”小六子一愣,随后仿佛很委屈地撅起形状优美的唇,茫然又委屈地看着西凉茉:“小姐,您在说什么呢。”西凉茉睨着他,面前的少年,长了一张秀气的娃娃脸,尖尖的下巴,圆圆的大眼睛,即使穿着司礼监魅部杀神们时常穿的那种黑色绣暗红妖异莲花的常服,看起来也一副天生无辜的模样。

可惜……西凉茉懒得和他打哑谜,只笑笑:“让我猜猜想必是师傅大人让你在这里看着我,他好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了吧。”小六子一呆,有点无语,见不的人的事?对,他们司礼监貌似就是专门做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千岁爷可是吩咐过他,在爷回来之前要好好地看着小姐,免得小姐在赫赫人这里遇到什么危险。虽然昨日他看着那些赫赫人对小姐露了那一手训鸟术,畏惧不已。而那种漫天飞秃鹫,遍地狼尸的效果确实震撼,让他也认为至少赫赫人不会对代表最恐怖的神草原戈壁死大王的女儿做出什么过分不敬的事来。

但千岁爷这么交代了,他自然是不能让西凉茉到处走的,他还是一伸手拦住了打算离开帐篷的西凉茉,歉意又委屈地道:“小姐,你就呆帐篷里,别为难我们这些儿小护卫了。”小护卫?西凉茉微笑着道:“那日在洛阳的时候,你和白玉一块掉行署衙门的池子里去了,你说你怕水,会做噩梦,非挤在白玉的房里睡到了咱们出发前,可我怎么记得师傅说过你出身水泊亮山,是魅部所有人里面水性最好的呢。”小六子顿时就愣住了,随后眼底掠过一丝懊恼郁闷的光芒,但脸上还是一脸无辜茫然:“小姐,你说什么呢,小六子听不懂。

”西凉茉懒洋洋地道:“听不懂也没关系,明儿我就把白玉嫁给别人。”小六子立刻道:“其实一直呆在帐篷里也会闷出病来,赫赫沙匪这里虽然一切都是粗糙简陋得很,但还是有很别致的景象,不如小六子领着小姐去看看可好?”西凉茉摇着一把从百里青那里摸来的折扇笑眯眯地摇摇:“小六子,可真是个识趣又可爱的娃儿,本小姐最喜欢像你这样的孩子了。”说罢负手摇摇摆摆,潇潇洒洒地一路出帐篷去,小六子则瞬间黑了脸跟在后头。心中暗自腹诽,孩子?老子年龄说出来,吓趴你们一片,哼哼哼!小姐果然和千岁爷一样都是属于奸诈卑鄙一族的。

西凉茉出了帐篷,发现其实赫赫沙匪的营地还是相当平静的,绿洲里片片沙罗树随风摇晃,倒映在清澈的湖水,摇曳成一片美丽的风景。并没有什么异常,而大多数的人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他们远远地一见到她,就跟见鬼一样地跑掉,要不然就是跪伏在地上不知道念一窜什么奇异的长文。西凉茉虽然不知道赫赫人在念什么,但是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这本事能赐福或者赦免他们的灾祸。所以她只是挑挑眉,索性走远点。又等了一个时辰,看着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西凉茉也几乎将这个绿洲溜达了个遍,但还是没有看到百里青和之前那些凶悍的沙匪们的影子。

西凉茉却已经溜达得一身汗了,赫赫的气候与中原不同,极为炎热,她看向一直跟在身后的小六子问:“这附近可有沐浴之处?”小六子立刻点点头:“有的,小姐跟属下来。”说着,他在前头领路,一路将西凉茉又引回了帐篷附近,让她回去拿了些换洗的衣衫,又带着她跟另外一个极大的帐篷前的赫赫老太婆说了些什么,赫赫老太婆立刻畏惧地看向西凉茉,随后连小六子的银子也不要,就连连摆手示意她进帐篷,然后老太婆自己一下子就退得远远地。西凉茉从撩开的帐篷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这帐篷里面竟然有一眼活泉水,沙漠的泉水珍贵,大约是用来给大头领和他的女人沐浴的。

小六子对着西凉茉恭敬地道:“小姐且进去,小六子会在外面为您守门的。”西凉茉倒是很放心小六子手上的本事,她便点点头,进了帐篷,放下了门帘,打量了一下那泉眼,伸手进去试试了温度,正合适。她便解了衣衫,走进泉水里泡着,冰冷的泉水从沙漠底层涌上来,经过炽热的沙漠表层,变成了温度适宜的水,不冷也不热,正舒服。西凉茉舒服地把头发也洗了,然后懒洋洋地躺进了水里,闭上眼舒服地享受起来。但她的美妙时光并没有过了多久,帐篷的另外一端忽然被人掀了起来。

炽热的阳光一下子透了进来,西凉茉在门帘被掀开的那一刻已经警觉地睁开了眼,看向那闯了进来的女子。在最初双方的意外愕然过去后,西凉茉却发现原来这一位正是她认识了许多年的好姐妹。“西凉茉!”西凉仙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看向那泡在水里的少女,那张熟悉的脸是她这一辈子都永远不会忘怀的憎恨!西凉茉一边顺手挑了自己放在泉水边的袍子在水里穿上,一边淡淡地道:“信妃娘娘,别来无恙。”西凉仙愤怒地瞪大眼,近乎狰狞地对着西凉茉怒吼:“是你,果然是你,我就知道……有谁那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劫持未来赫赫大妃的婚嫁,你已经把我逼得不得不离开中原了,如今你还要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你一般残忍的女子!”西凉茉起了身,睨着她淡淡地道:“嗯,我就是这么残忍,这么冷酷,怎么了,那些沙匪动了信妃娘娘?”西凉仙身上的华丽红色嫁衣虽然还完好,但是上面明显有不少被撕裂和皱巴巴的地方,再看她发髻散乱,脚步不稳,就大概能猜测到几分了。

西凉仙却完全没有因为自己曾经受辱而在西凉茉面前感到羞耻,反而瞬间抓住了她话里的疑问,忽然狐疑地盯着她:“西凉茉,怎么,你和这些赫赫沙匪不熟悉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西凉茉倒是不吝啬回答她的疑问:“是,我和这些赫赫沙匪并不熟悉,我是昨日被人带进来的。”西凉仙却眯起了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她:“你是跟谁来的,莫非也是和我一样被人掳进来的?”那也就是说她的婚嫁使团被沙匪抢劫是一个意外了?西凉茉看见了她眼底的那种诡谲算计的光芒,便也不可置否地道:“那人我也认识,但不知道他为何将我带到这里来,还不准我出帐篷!”她可是实话实说,半句虚言没有。

西凉仙不知是否已经因为连日的变故,失去了往日的那种冷静和判断,在听到西凉茉这么说的时候,她立刻上前握住了西凉茉的手,端庄明媚的脸上瞬间也挂上了泪珠,仿佛极为伤心地道:“原来咱们姐妹都是同病相怜,如今这些赫赫沙匪个个都是些凶悍之徒,那沙匪的大首领的隼刹领着人将我劫持来,要将妹妹我纳为他的女人。”西凉茉眸底闪过一丝幽光,看着她握住自己的手,在那一瞬间,她几乎都以为她和西凉仙是一对真正血缘想干,彼此扶持的好姐妹,所以如今西凉仙遇到伤心事,才来向自己诉说。

“哦,隼刹大头领么,昨夜我看他模样倒是不错,难道方才就是他将你……。”西凉仙发现西凉茉的目光停在自己沾染了不少污渍的嫁裙,她心中闪过用怨毒与愤恨,若不是西凉茉这小贱人,若她能留在宫里,要不了多久,她就能跻身四妃之位,又怎么会被隼刹那个盗贼侮辱?“嗯……。”看着西凉仙僵硬地点头,泪水瞬间又涌出了眼眶,西凉茉就有些纳闷了:“这隼刹怎么会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动你这属于赫赫大王的大妃,他不怕招来报复么?”其实听到这里,她已经大概了解了大长公主其实是想要西凉仙弄给赫赫的沙匪头子以为报复,只是她比较不明白的是,隼刹怎么会敢做这样的交易。

不管西凉仙这个大妃到了王庭到底是什么地位,有多少权力,但隼刹这种抢走一国王后的行为,简直是在向赫赫王庭和中原王朝宣战。她瞅着隼刹能年纪轻轻地坐上这个位置,特别是昨天,她和他的一对眼,她还真是觉得称之为隼,倒是异常符合。那是个如同鹰隼一样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是个能耐又残暴的人物。西凉仙这才抽抽噎噎地说起了她这些日子做的事儿,她让人去仔细地打听了赫赫王庭的所有消息,并且整理好给她,所以她才了解这样的内情。据说隼刹原本是赫赫王庭的前大王的王子,后来前大王数年前被隼刹的叔叔给杀了,隼刹也一路逃亡,最后也不知怎么就成了一股子盘踞这块死亡狼戈壁的沙匪大头目,时时与赫赫王庭作对,但从来还没有劫持过汉人大妃的事。

西凉茉听完,这才暗附,果然还是大有内情呢,也亏难西凉仙身处深宫还能将这些消息打听得如此清楚。不过……“姐姐,咱们怎么说身子里都流着父亲的血,如今咱们身处险境,必定要放下过去成见,相互逃出这个魔窟才好。”西凉仙一脸期待又坚定地握住了西凉茉的手。她看向西凉仙,淡漠地拔出手:“信妃娘娘,不管你是要成为赫赫大妃或者隼刹大头领的女人,这都不是我一个弱小女子能管的,我还指望着那个带我来的人带我回中原呢。”西凉仙恼怒地看着她,但是仍旧强忍住了心中的杀意:“姐姐,你怎么都没有想过,若是那个将你带来的人安了好心,怎么会将你带来赫赫沙匪这里,如今还这么巧,这些沙匪也将我抓了来,这必定是针对咱们西凉家的阴谋,所以才要暂时不计前嫌地互助啊!”西凉茉看着西凉仙,看她如此卖力表演,便做出一副犹疑的模样:“这……那咱们要怎么做?”西凉仙眼底闪过一丝兴奋,立刻伸手拉住了西凉茉往外拖:“走,走,妹妹告诉姐姐该怎么做,必定保证咱们都顺利脱险。

”西凉茉倒是没有拒绝,任由西凉仙将自己从另外一个入口拉出了帐篷,她倒是想要知道西凉仙打算搞什么鬼。掀开帐篷的一霎那,西凉茉却忽然一怔,看着帐篷后面不知何时已经站了好些人,隼刹、隼克钦、苏哈……这些赫赫沙匪里的头面人物就不说了,便是她家那位千年妖狐化身为祸世间的师傅也正和所有人一样直勾勾地拿着眼睛睨她。然后西凉仙却忽然抓住她的衣袖猛地将她往前一推,嘴上还结结巴巴地说着赫赫语,西凉茉看着西凉仙虽然很吃力地半喊半咬牙的模样,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似乎那些赫赫人倒是都能听得个大概,正一脸表情诡异地盯着自己。

西凉茉不由微微挑眉,这个妹妹,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并且迅速地想到要怎么样反败为胜,哪怕五年、十年也再所不惜,并且准备工作之齐全都让自己佩服。不过西凉茉却还感觉到了另外一道幽冷宛如地底寒潭的某人的视线,她侧过脸,看了百里青一眼,笑笑也没说话。西凉仙说了大半天,却发现面前的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反而表情诡异地盯着她和西凉茉,她不由心焦地看向为首的隼刹,努力露出个娇媚讨好的笑容来:“大头领,您觉得我的提议如何,您既然需要我去向赫赫王庭示威,自然是要让我伺候在你的身边才对,不是么,如今我一见到大头领就对您的风姿仰慕之极,仙儿愿意留在您的身边生儿育女,并且会努力保证中原朝廷不会追究你的抢掠之罪,说不定会助你得到原本属于你的王座!”西凉茉一听,哟,不得了,这娶了西凉仙有‘那么多好处么’,这一位自从被大长公主找人破了身子以后,脸皮竟然能厚成这样了。

但这样的条件对于隼刹而言,单纯听起来确实极具诱惑力。若是西凉仙的消息没错,这位隼刹乃是前赫赫大王与前任西凉大妃所生,说起来,他与她们姐妹倒还真算是远方亲戚,这可真有意思。西凉茉露出个奇异的笑容来,看向隼刹:“隼刹大头领,我这位妹妹向你说了什么条件呢?”隼刹看着西凉茉,极富侵略性的目光掠过西凉茉潮湿的发尾,穿着单薄的窈窕身躯,眸光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又蛮气的光芒:“你的妹妹说,你愿意代替她成为给死大神的祭品,是么?”是么?西凉茉忍不住有些好笑,嗯,死大神,这个名字还真是奇特又极好理解,昨天她才被尊为亡灵之女,死大神的女王,今天又要成了祭品?她微笑着问:“哦,她是这么说的么,那成为死大神的祭品,要做什么?”说话间,她的目光落在了西凉仙的脸上,西凉仙的脸色一片苍白,但是不知她是笃定了什么,倒是一点也没有任何窘迫和不安,只是定定地站着。

隼刹还没有说话,一道冰冷如幽幽九泉之声的声音响起:“成为死大神的祭品,就是将人作为献祭,用自己的身躯血肉去祭祀死大神,再让赫赫的一众民众分食那些血肉,祭祀礼就成了。”西凉茉一听,挑起眉毛看向西凉仙,冷笑:“原来我都不知掉我的二妹妹那么想着我,还让我得到成为死大神的祭品这样的荣耀啊。”西凉仙看着她,高傲而怨毒地咬牙道:“你不过是个贱种,凭借什么能压在我们韩家人的头上,这个家是母亲在管理,你害得她如此凄凉,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日这样的下场算是还给你的报应了!”“报应?”西凉茉轻笑,也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苏哈仿佛再也忍不住地尖叫起来:“什么啊,居然有人敢如此亵渎死之女王,亡灵之女,这个攻击死之女王的女人会招来灾祸的,她该被所有的食尸鸟生生吃掉!”百里青倒是相当尽责地给她当了一次翻译。西凉茉便瞬间明白了,原来大长公主给西凉仙准备的‘大餐’安排在了现在。但西凉仙却从刚才的笃定道如今瞬间感到危机四伏了,因为周围那些赫赫大汗几乎都是一副想要冲上来将她撕碎的样子。她只能躲在西凉茉的身后,可怜兮兮又羞涩地看向隼刹:“大头领,方才咱们都已经洞房了,妾身还想着伺候您呢。

”但是隼刹却没有看她,只是有些不耐烦地对苏哈道:“好了,这个让这个女人赶紧去伺候这一次出去弟兄们,大家伙都很辛苦,等着今夜上美人肉伺候!”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西凉仙不敢置信地看向他的背影,随后就想要追上去,却被一群赫赫沙匪们拉住了手,那些赫赫沙匪们露出了狰狞而充满淫意的笑意,但那笑容在碰上西凉茉的时候就成了一种诡异的畏惧,他们试图拖着西凉仙离开西凉茉。西凉仙终于还是确定了什么,猛地抬头,疯狂地挥舞着双手,歇斯底里地对着西凉茉喊叫:“你,果然还是你,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个卑鄙的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女人会想帮我!”西凉茉好笑地看着面前的西凉仙,懒洋洋地挑起她的下巴:“我没有骗你呀,二妹妹,带着我来的人确实不让我进帐篷,不信,你问他就好了。

”西凉仙这才注意到一个高挑的人影沉默地站在西凉茉身后,下半张脸戴着黄金鬼面,气势幽诡惊人。百里青看着她微微一笑,摘下了面具:“信妃娘娘,别来无恙?”西凉仙瞬间明白了一切,她歇斯底里地对着西凉茉大喊,试图伸手去抓她的脸:“是你,一切都是你干的,你竟然勾结了九千岁!”西凉茉一巴掌毫不留情地甩在了西凉仙的脸上,冷笑:“是,都是我,你母亲溺亡粪桶,西凉丹毁掉的脸,在庄园吃尽苦头,包括你被打断腿,大长公主的人带走,和亲赫赫,到现在死无葬身之地,都是我,那又怎么样?”请牢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嫡女攻略 全文阅读,嫡女攻略最新章节,嫡女攻略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