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嫡女攻略全文阅读 > 288

第七十二章 大刺杀 上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雨打芭蕉s 书名:嫡女攻略

韩氏面色冷沉地道:“如今仙儿生死未卜,我没有心思去对付那小贱人,若是哥哥觉得如此甚好,便就这么做吧,反正蔚儿也曾喜欢那小贱人,只一条,我要西凉茉那贱人嫁过去后,生不如死!”银嬷嬷看着韩氏,赶紧点点头,接过那纸条捏成了一团扔进一边染着淡淡宁神香的香炉里烧掉。“夫人,太医院医正大人来了。”门外伺候的丫头紫英敲敲门,不一会,领进来了白胡子老头。正是上次为西凉丹看诊的太医院首座——关老医正。“老大人,快请。”韩氏立刻起身,满脸期翼地请那关老医正进来,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老医正也不客气,径自坐了,便拿出一张柔软薄如蝉翼的绢帕放在西凉仙满是青紫的手腕上,开始诊起脉来。末了出去,又让一名女医进了房间为西凉仙私密看诊,再出来细细商议研讨。随后又是一番施针,开药。“老医正大人,小女如今到底怎么样了?”韩二夫人紧张地看着忙碌了快一个时辰的老医正。关老医正让身边伺候的侍药童子为自己擦了擦汗,摇摇头:“情况不是太妙,想必之前夫人府上已经请过名医看诊,县主的右手手筋被人挑断,如今老夫已经将郡主的手筋接好,但以后恐怕多少都有些不方便,她身上也有重伤,若是将养不好,以后只怕有孕困难,老夫只能尽力而为。

”这韩夫人也算是倒霉了,所生两个女儿不是毁容,就是断了腿,毁了清白。关老医正的话打击了还含有最后一丝期待的韩氏,她身子摇晃一下,紧紧闭上眼,泪水滚了下来,但随后咬着唇道:“谢老医正,紫英,送客。”关老医正摇摇头,叹了声,领着自己的侍药童子径自出门去。“仙儿……我的仙儿啊……!”韩氏伏在床边,看着奄奄一息的西凉仙,泪如雨下,她伸手抚摸着西凉仙青白的脸,轻声道:“是谁如此狠心,害得你如此凄凉,母亲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让那小贱人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息我儿之痛!”韩氏现在认定是西凉茉下的手,如此手法就是为了报复西凉仙抢走了她的太子良娣之位,心中恨毒了西凉茉。

银嬷嬷立刻将手里的燕窝粥奉上:“韩夫人,您先吃点儿,若是您的身子也垮了,岂非亲者痛,仇者快?”韩氏艳丽的脸孔闪过一丝扭曲,劈手夺过那碗燕窝粥,咬牙道:“是,本夫人还要看到那小贱人生不如死,看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她一口一口地将燕窝粥吞下,仿佛在吃谁的肉一般。看着素来严谨优雅的韩二夫人竟然如此这般失了冷静,几乎可以称得上面目狰狞,银嬷嬷不由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其实,她觉得未必是郡主做下此事,因为县主根本没什么希望当上太子良娣。

韩夫人与县主虽然做了特殊的鞋子,穿上去看不出县主的腿是瘸的,但是想要成为太子良娣,宫里的嬷嬷必定要仔细地检查县主的身体。到时候,又如何能瞒过去呢?皇后娘娘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一个未来的储君娶一个跛子做妻子。就算侥幸隐瞒了过去,到时候事发,就是个欺君之罪。所以,国公爷在知道县主居然混进了太子良娣甄选宴后对夫人大发雷霆就是这样的原因。只是,这样的话,她却是不能与如今彻底陷入了愤恨情绪的韩二夫人说的。

韩氏一直没有放弃追查此事,她还要照顾两个女儿,尤其是西凉仙,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空闲,却日日都在书房候着靖国公回来,追问进展。靖国公原本还对她有三分怜悯t恤,被她日日如此咄咄逼人,都消磨得不剩几丝了,夜里更不肯去她的房间,省得老听见她哭哭剔啼和埋怨。这一日,韩氏照旧在书房等候着靖国公从京郊大营回来,却没有想到这一等竟然从掌灯时分等到了深夜。宁安才来回报:“夫人,国公爷已经在董姨娘处安歇了,您也请早点就寝。”“女儿如今还身受重伤躺在床上,他倒好,只顾自己风流快活!”韩氏气得拿起杯子就想要摔下去,随后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竟然忍不住了摔,只咬牙道:“行了,明日,本夫人再来。

”说罢,一挥织锦的宽袖,领着外头的丫头婆子径自去了。宁安看着韩氏远去的背影,不由叹了一声,摇摇头。但让韩氏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她都没有等到靖国公,每一次,不是靖国公有事不回府邸,要不就是已经回来在别的姨娘处歇下了。韩氏再蠢笨,也明白了靖国公是不想见到她。再一次被宁安拒之门外后,韩二夫人终于忍不住暴怒地一下子将手上的暖炉砸在了书房里,领着人气势汹汹地往董姨娘的忆灵院子里闯。韩氏冲进了忆灵院,愤怒地闯进了正屋的花厅,靖国公还没有睡下,年轻美貌又温柔可人的董姨娘正在为他作画磨墨。

韩氏一进院子就看见靖国公正低头与董姨娘说了什么,董姨娘边磨墨边娇羞一笑的模样,他们一副琴瑟和鸣的样子,血液就往头上涌,连日来的巨大压力让她再也顾不得大家闺秀、当家主母的风范,冲上去就狠狠给了董姨娘一个巴掌,将董姨娘打翻在地。“夫人?”董姨娘不防,一下子被打得头晕脑胀,倒在地上,泪水就出来了。看着董姨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韩二夫人插着腰鄙夷而憎恶地怒骂:“你这贱人,整日里就做出这副狐媚模样,勾引谁呢!”靖国公先是错愕,他从来没有见过艳丽却行止规矩严谨的韩二夫人如此失态,随后就是大怒地呵斥道:“韩婉言,你这是做什么!”韩氏原本从来是个面和心狠的,便是要惩罚什人,做什么事,面子上都要有充分的理由,光明正大的去做,也从来不会失态去与姨娘争宠,她认为那是很掉身份的事,而且争宠面目可憎会失去了男人的宠爱。

但这一次,靖国公太久没有进她的房里,再加上来自西凉茉日益沉重的威胁,她终于忍不住失去了冷静,对着靖国公怒目而视,声音尖刻地指责起来:“我做什么,丹儿的脸被毁了,仙儿的一辈子都被毁了,如今你不去找那陷害亲女儿的仇人算账,却日日躲着我,还与这狐狸精鬼混,你还是个当父亲的样子么!”靖国公这辈子还没有如此被自己的妻妾当面顶撞过,顿时脸色阴沉下去,看着韩氏丝毫没有退让的样子,他扶起了董姨娘,安抚了两句,又道:“你先与宁安去,迟些再去看你。

”董姨娘流着泪,怯怯地看着靖国公,又看看韩氏,柔软地道:“国公爷,夫人也是关心则乱,都是妾身的不是,您勿要怪罪夫人。”靖国公看着她如此识得大体,心中稍微宽慰一些,让匆匆跟在韩氏身后赶来的宁安将董氏带走。韩氏却并不领董姨娘的情,只狠狠地拿眼睛剐她,若不是不想再**份,她早就上去抓花了这狐媚子的脸!靖国公随后遣走了花厅里的其他人,有些疲倦而不耐烦地坐在了红木雕喜鹊登梅八仙椅上,随手拿了一盏茶来饮用:“你闹够了没有,如今仙儿这个样子,你非得闹得家宅不宁才安心么!”韩氏忿忿地站在他面前,声音尖刻地道:“西凉无言,我不管你与那些女人鬼混,我只要你给我和仙儿一个交代,你要不要处置西凉茉那个贱人!”西凉仙出事后,状况之凄惨,她再也没有耐心去扮演一个面上的慈母。

靖国公皱着眉,按捺下心中的烦躁道:“我说了,此事与茉儿无关,你怎么就不听呢!”“与茉儿无关,那与谁有关!”韩氏根本就不信,对着靖国公怒目而视:“你就维护着那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的小贱人吧,哪日里她把你我都卖了,那才好呢!”靖国公终于被她的无理取闹惹恼了,‘呯’地一声摔了手里的茶盏:“我说了不是便不是,这事儿到此为止,难道你要国公府去对上太平大长公主么!”韩氏一愣,有些转不过弯:“你说什么……什么太平大长公主?”此事与太平大长公主有什么关系呢?靖国公头痛地抚摸了抚太阳穴,愤怒却也无奈:“此事,五城兵马司的陈指挥已经大略查明了,将仙儿掳走的那些人,与太平大长公主手下的一群胡人门客或许有些关联。

”“太平大长公主与我们有何等仇怨,为什么要如此伤害仙儿?!”韩氏根本不相信,下意识地反驳,但下一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我亦不知太平大长公主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此行事,但……。”靖国公是何等人,瞬间就敏锐地发现了韩氏的脸色不对,他立刻危险地眯起了眼:“怎么,你知道什么吗,夫人?”韩氏为自己的猜测而瞬间感到惊怖,但靖国公的眼神却让她更感到了不安,她立刻咬了唇嗤笑道:“妾身知道什么,妾身只知道此事必定与西凉茉那贱人有关,您若想护着自己女儿,又何必去牵扯不相干的人呢?”说罢,她似乎心灰意冷,一转身,匆匆以袖掩面而去。

靖国公却不是这么好糊弄的,盯着韩氏的背后,沉默了片刻,又吩咐刚刚安置好董氏的宁安:“最近,夫人似乎与宫里的来往太过频繁,好好地注意着。”靖国公虽然出身百年世家,对这些高门大户之间龌龊事情自然是熟悉得很,但他不屑搅和在这其间,所以才投笔从戎,也不并不擅长于宅门间的勾心斗角,但是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宁安恭敬地点头称是,随后有些犹豫地道:“国公爷,郡主那里……。”靖国公握住椅把的手微微一紧,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轻叹一声:“本是我当年亏欠了她们母女,宁安你如何看?”这个素来默默无闻,他几乎都忘记存在的女儿,忽然成了近日京城里的红人儿,对自己这个突然变化颇大的女儿,让他有一种捉摸不透的陌生感。

又或许是,他从来没有去关注留心过,自欺欺人的以为看不见这个孩子,就想不起那些痛苦羞辱的过往。宁安恭敬地道:“国公,大小姐身处深闺,性子单纯,恐怕会被有心利用。”“嗯。”靖国公沉思了片刻,有些心不在焉地忽然道:“这些日子,我看茉姐儿长得越发的肖似蓝翎了。”这个孩子长得不像那个人,也不像自己,倒是愈发长得肖似蓝翎,让他百般滋味在心头。宁安笔直的身影微微一顿,眸中却露出似悲又似喜的光芒,没有说话。……而蓝氏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宣阁里,将门一关,随后神色紧张地来来回回地踱步。

国公爷不会随便说这些话,五城兵马司的人若是查到与太平大长公主有关,难道是因为……是因为上一次她设计西凉茉去撞破公主与太子殿下的偷欢,不小心走漏了自己掌握这个秘密的风声,所以公主才对仙儿痛下杀手?韩氏被自己的猜测吓得脸色苍白,有些颓然地坐在了榻上,是了,她当然知道太子府中的那些妃妾的流产与死亡并不同寻常,仙儿比西凉茉那丫头还得皇后娘娘的青眼,太平大长公主心生嫉妒而狠下杀手,就说得通了。说不定,还有……还有太子爷的手笔,仙儿出事,其实就是一种警告。

韩氏不禁抚住胸口,一种又痛又悔恨的情绪笼罩了她,她咬着唇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让人进宫一趟,尽快将这个消息通知韩贵妃,让她早做提防。如今她们打算让仙儿入主东宫,控制未来储君的计划行不通了,还要面对或许来自太平大长公主和太子殿下的出手攻击,韩家必定要尽快有新的准备!哥哥的计划,还是有道理的,先将西凉茉娶过门再说,如此,不但能折磨那小蹄子,出一口恶气,说不定也能逼迫蓝氏那个贱人交出他们找了二十多年的东西,若哥哥能得到那东西,韩家便不再畏惧皇后与太子,至少有了谈判的筹码。

而且,也能为丹儿绝了德小王爷的念想。真真是一举三得!如今不少人家已经对西凉茉这小蹄子都有意思,所以,贵妃姐姐在宫中必须抢先其他人能在陛下那里请来婚旨。韩氏筹谋定了,原本想去找靖国公议定此事,但随后想起了他今日的态度,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直接写了信交给银嬷嬷,让她悄悄地再让人带入宫中。而韩氏在派人出去的时候,靖国公这边派出去监视的人也立刻跟了上去。就在靖国公府邸里人心惶惶的时候,西凉茉接到了百里青让何嬷嬷的传话,让她寻找合适的时机去一趟千岁府邸。

西凉茉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她甚至还有几分期待。她最近练习内息的时候,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腹部有一团暖气在缓缓运行,夜晚入睡与清晨起床的时候,她一打坐,内息就会自发运行三十六周天。这些日子下来,她不但身轻体健,就是成夜练功都不会觉得困倦,轻功更是长进颇大,能直接从莲斋的水面上宛如漂萍般掠过,连白嬷嬷都非常惊讶,白嬷嬷让当初四婢里面武功最好的白玉与自己交手,白玉虽然招式精妙,拼内力却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想必就是那日百里青为她传授功法所带来的妙处了!白嬷嬷也曾忧心九千岁是否心怀不轨,但至少在她寻脉探查的时候,并没有探查到西凉茉气脉里面有任何不对劲的内力和危险的内息。

所以这一次,她期待着自己能从百里青身上得到更多,当然,也做好被……戏弄的准备。西凉茉轻叹了一口气,看向那只关在笼子里的肥硕血红的小鹦鹉,它也正张着两个圆圆的黑溜溜的眼睛睨着西凉茉。“美人,美人……。”小鹦鹉忽然扑棱着翅膀跳跃着,头上美丽的白羽冠顿时张开来,对着西凉茉叽叽咕咕地叫了起来。因为翅膀总是碰到笼子,小鹦鹉很不爽又很哀怨地看着西凉茉叫唤:“好窄……好窄!”西凉茉被它逗得忍俊不禁,伸手挑开了笼子的口,将它小心又温柔地捧出来放在胸前抚摸它柔软的羽毛:“小白,你最近是不是吃得太多了,胖死了,这都是白玉给你换了第二个笼子了吧。

”小白自从被送到西凉茉这里,倒是乖巧得很,不像在百里青那总是撒泼咬人,反而多半时间都是吃了睡,睡了吃,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原本一个手就能抓住的小胖鸟,现在要两只手才能捧住了,一身羽毛倒是处落得特别华丽小白蹲在她的手心里,似乎很满意这个位子,拿头蹭蹭她渐渐丰满柔软的胸口,眼睛一闭,又睡了……。西凉茉大囧,这鸟和它原来的主人似乎都是一个嗜好啊。寻了去国色坊巡视的借口,西凉茉一如既往地领着白蕊在国色坊里换了衣衫,白玉留守,她和白蕊在何嬷嬷的带领下上了一顶蓝布小轿子一路地抬向了九千岁的府邸,也是如以往一样,不需要下轿,直接抬了进去,只是这一次,却不是停在那勾满精美春宫图的书房。

七拐八弯,西凉茉估摸着都走了有一刻多钟才走到了地儿,可见这九千岁的府邸之大让人咂舌,只见一座颇大的湖上,烟波浩渺间,一座雕梁画栋的小阁楼,两个唇红齿白的小太监并两个宫女恭恭敬敬地过来给她和何嬷嬷请了安,随后就领了她进去。方才进了这阁楼,就闻见一阵极其好闻的异香,浸入肺腑,西凉茉忍不住轻吸了一口气,随后觉得头有点晕,但稍微晃了晃脑,便又不觉得有什么了。何嬷嬷只站在那一扇巨大的景致竹雕屏风前,笑道:“郡主,请进去罢,千岁爷想必久等了。

”西凉茉见她没有半分打算陪自己进入的意思,便也笑笑,并不强求,转身绕进了屏风后面。这屏风后,也层层垂下昂贵的紫色银纱帘,在湖风吹拂下,飘飘荡荡,伴随着帘子里传来的轻渺歌声,宛如置身仙境,但里面隐约传来男女的调笑与喘息却让西凉茉顿住了脚步,总觉得有些奇异的不安。这位千岁爷,实在是有太多恶癖好,不得不让人防着。“来了么?”但男子阴沉却极为悦耳如焦尾琴弦拨动的声音在一道紫帘后传来,西凉茉在一旁伺立的太监的示意下,她定了定神,撩起紫帘进去。

“西凉茉见过师傅……。”方才进来,西凉茉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的娘喂,这是要长针眼的哦!什么叫酒池肉林?她终于见到了商纣王的创造传奇了!帘后居然是一片竹林,她这才发现这小楼其实中间是空的,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天空。有点像一座八角塔,中空的位置种着一片不大的紫竹林,紫竹上面挂着一块块用金丝绑着的烤肉片,喷香扑鼻,那些紫竹上还缀满了珍珠与各色宝石。在竹林间,有穿着单薄轻纱,几乎是衣不蔽体的的美貌女子正在里面放肆的嬉闹舞蹈,还有那赤膊的男子或者在追逐着美人,或者抱着美人趴在竹林前灌满了美酒的酒池边喝酒或者恣意抱着美人轻薄,让人面红耳赤。

有柔美入骨,艳若桃李的红衣女子在最中央抱着琵琶做飞天舞,清歌曼舞,一派靡靡之音。那酒池之前的白玉台上,九千岁大人支着脸懒洋洋地靠在狐皮软椅上,长腿搁在一个美人跪成的‘人凳’上,他甚至还穿着八龙夺珠锦绣海水纹朝服,头戴八龙吐珠朝馆,只是袍子领口大开,露出里面的白色中衣和一线雪白结实的胸膛,严肃华丽的朝服,也被他穿出了异常魅惑的味道让人移不开眼。地面上海躺着好几个空酒壶,看着他似乎喝了不少酒。三名穿着柔软轻纱,曲线毕露的美人正端着酒和瓜子伺候着这位权倾朝野的千岁大人。

西凉茉不去看那有人进来了也照旧无所觉地嬉笑打闹的男女,从震惊间回过神后,顺了顺呼吸,上前静静地给百里青福了福:“师傅。”百里青看了她一眼,狭长的眸子里有点迷蒙:“你过来。”西凉茉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了,她静静地站在百里青的一边。刚站稳,下半张脸蛋突然被一只修长的手扣了过去,她一个不防差点滚进百里青半裸的胸膛上,随后就被扣在对方怀里。那三个跪着的美貌侍女,吃吃笑了起来,似乎想要过来拉西凉茉。“千岁爷,奴家也要躺在千岁爷怀里。

”“千岁爷……。”女子的声音极尽妩媚,让人闻之浑身酥软。“师傅,您这是打算效仿商纣王么?”西凉茉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却没有丝毫惊慌,只是静静地依偎在他怀里,打量着这一片靡艳无比的酒池肉林。果然是妲己转世的千年老妖,所以对这种穷奢极欲的玩意儿特别在行。“怎么,不喜欢,这可是托你的福呢,瞧瞧,咱们朝中不少大臣们可都要感激本座的爱徒,才能得以一享这传说中极致美景。”百里青似乎喝醉了,压根不去搭理那三个妖艳的侍女,只眯着狭长华美的魅眸,笑着提了一只华丽的鎏金酒壶送到自己嘴里,又喝了一口酒。

西凉茉忽然眯眼看向看着那些在酒池肉林里面追逐嬉闹,形象全无的人,居然有不少都如百里青一样穿着朝服,似乎是刚下朝的样子,居然就跟着到了百里青的府邸里厮混起来了,而且那副模样,都有点癫狂得不知身在何处了。她忽然心中一动,挑眉看向百里青:“师傅,难道你把我给您的那个……。”“那个含笑半步癫,丫头不是说还没试验么,所以为师稍加改进以后,做了个大面积的试验,瞧瞧,多有趣,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本座让大家都提前升入了仙境……呵呵呵……。

”百里青摸自己手指上硕大的红宝石笑吟吟地道。“……。”西凉茉无语,此人果然从来不能以常理去判断。“茉儿,来陪为师喝一口,怎么样?”百里青阴柔的声音在头上响起,背着光,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身上每一寸地方都是凉的。西凉茉正在观察那些被下药官员的反应,忽然被他雪白的长指捏住捏住了下巴一抬,他的唇就覆下来,毫不客气地攫住她细致的唇,狂狷而邪肆地吻了上去。一股子醇香的烈酒直接从百里青的唇里渡到了西凉茉的唇里,甚至顺着她的唇角缓缓流下雪白的脸颊。

西凉茉脑子一片空白,只感觉唇里鼻间传来百里青唇间醇美酒香和他身上特殊的奇异香味混合成一种极为诡异而充满威压感的气息,将她一下子都笼罩了进去,天地间仿佛都是那种靡丽妖艳的色彩,他甚至还在自己的唇里戏谑似的挑逗着她每一丝细腻的神经与感官。西凉茉的手紧了紧,却没有挣扎,反而很柔顺地任由他压在了榻上。百里青似乎吻得兴起,一手扯开她的衣襟,靡丽的吻顺着她从未有人接触过的唇一路下移到她纤细雪白的颈项上,辗转反侧,甚至有更加深入的趋势。

少女细微的喘息声,在靡靡的歌声间缭绕,勾动着人最深的**与感官。乌黑华美的发丝在榻上交缠成凌乱而美丽的锦缎,少女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肌肤在男子修长白皙却充满力度的手指下,被捏出美丽而诱人的红印。那一种少女的娇弱稚美与男子的强悍美艳形成让人不能移开目光的迷障。三名美艳侍女看着这一幕,眼里除了惊艳还有说不完的嫉妒,就是这一愣神间,忽然听到了有一声惊恐锐利的暴呵:“小心,动手!”她们瞬间从弥彰间清醒过来,手腕一翻从腿间拔出锐利的剑,只是下一秒,她们生命里最后一眼,却只能惊愕地看见同伴的美丽头颅瞬间高飞,而自己的娇柔的身躯已经如破麻袋般飞起,以诡异的姿态重重地落在地上。

那在高台上飞舞歌唱的歌女,却发出了男子的怒喝:“上,那个百里青中毒了,快杀了那些阉人!”于是,那一群群或者弹唱,或者舞蹈的歌女忽然都拔出了刀剑,冲向百里青和殿内原有的司礼监太监们“有刺客,保护督公!”原本司礼监的厂卫统领大惊失色,大喝一声。楼内的太监们都是身负武功的司礼监厂卫。只是此时,不知为什么那些武功高强的厂卫们在这些女子的攻击下,竟然身形左右摇晃,几乎难以支撑,而这些歌姬舞妓们不但武功高强,出手也很为狠辣,与司礼监的厂卫们对战,毫不留情,那些厂卫们走不过几招就被杀,她们也没有放过在场的官员和那些不会武艺的内监,提着剑到处追砍。

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形成了一面倒的血腥大屠戮。百里青将西凉茉推在身后,原本仿佛已经喝醉了的人,狭长的魅眸里此刻满是阴霾兴味,动作俐落而狠辣,他手上的武器只是一条条金丝线,但那丝线仿佛利刃一般,但凡触碰到的他丝线的人,不是齐齐断了脚、就是没了手。不少人甚至被他直接以线穿眉心而过,直挺挺地倒下。但是,毕竟刺客人数太多,那些厂卫内监们一个个被杀,有想要闯出去报信的,也被守在门口武艺高强的刺客如切菜瓜一样,将他们一一斩杀。

而因为小楼在遥远的烟波湖心,没有百里青的宣召,根本没人敢靠近打扰。霎那间,血流遍地,连酒池里面的酒液都染成了猩红。“卑鄙,你们竟然下十香软筋散!”厂卫统领气喘吁吁地被几个刺客追杀,他愤怒地对着那为首的红衣歌姬怒目而视。那红衣歌姬此刻已经撕掉了人皮面具,骨骼嘎嘎作响,身形暴涨,最后现出身形的竟然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此刻那男子冷酷地扫了一眼尸横遍地,随后冷嗤:“哼,对付你们这群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阉党,根本不需要光明正大,只要诛杀即可!”西凉茉静静地站在一边,若有所悟,刚才进来的时候闻到的那种香气就是具有散功之能的毒香么,果然是很特别,值得研究呢。

场内的活着的厂卫几乎已经没有,只剩下几个武艺高强的还在抵抗,也是伤痕累累,至于那些官员倒好些,屁滚尿流地到处爬,惨呼不止,但那些歌女杀手似乎觉得将这些官员吓得如狗一样屁滚尿流很有意思,便笑嘻嘻地提着剑慢慢地追杀折磨。与方才官员追着美人跑的情形形成怪异而鲜明的对比。那刺客首领,看着被包围住的百里青,眉目傲然憎恶地冷声道:“百里青,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么,还不速速跪下投降,我还能送你个全尸!”百里青虽然似也中了十香软筋散,但手上那些金丝线,却伤人于瞬间,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大部分刺客都是提着剑警惕地围住场中的两人,却不敢一下子靠近。

百里青冷冷地一挑眉,优雅地轻扯着手里的金丝线,看着那此刻头领笑道:“是么,不若你们来试试好了,好久都没玩得如此尽兴了。”说着他小指轻轻一拨,极为动听的乐声响起,一个刺客颈项上一蓬血雾爆出,惨叫一声,人头歪歪斜斜地断了一半倒下,看得其他刺客心惊胆战。百里青手上的天山金蚕丝神出鬼没,刀劈不断,却锋利异常,让她们几乎不能靠近。而他随时想杀人,就金线一抛,几乎每每血光四溅,中招者死状惨不忍睹。“百里青,你这阉人,罪大恶极,还敢伤我教众,还不速速受死!”那领头的刺客暴跳如雷,却又不敢再指示自己的人不顾后果的冲上去。

本来这一次,策划潜伏许久,以为他和那些厂卫都中了毒,很好除掉,却不想他身边的厂卫里不少人内力深厚,竟然要折损了好些人才干掉了那些厂卫,而百里青功力高深莫测,虽然也看得出他受了十香软筋散的控制,而不能发挥全部的功力,但这只剩下的五成功力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百里青很是诧异地轻挑了一下眉:“本座素来善良和蔼,普渡众生,心怀慈悲,到底何处得罪你们,竟然要取我这活菩萨的性命?”那刺客头领听得要吐血,善良和蔼,普渡众生,心怀慈悲的活菩萨?百里青?“无耻!”“无耻,您可以再无耻一点……。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内容一致,但一个是怒斥,一个是感叹。那刺客头领目光顿时落在百里青身后一道纤细的人影身上,巧的是,那少女也抬头看向他。“你是何人!”那少女立刻拿袖子掩了唇,做泫然欲泣状,却刚好露出一小片刚才被百里青扯开衣襟而露出的雪白肩头,她悲悲切切地道:“小女是这无耻卑鄙的阉人抢来的民女,这阉人杀了小女爹娘,日日欺凌于小女……逼着小女对食……今日却不想遇上了壮士替天行道啊,求壮士救小女一命,为民除害啊。

”悲泣的美丽的少女,凌乱的衣袍,期待的眼神,仿佛都在证实着她的话,刺客头目方才也是见了她被百里青召进来的亵玩的,再打量她一身平民衣袍,便信了三分,只是仍旧有些疑惑。“你……。”他方才总觉得百里青在厮杀间,似乎有意无意地将她护在身后,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西凉茉看着刺客头子怀疑的眼神,立刻离开百里青三大步,半掩住脸的袖子下哭声愈发凄切。只是她不经意地对上百里青似笑非笑的诡谲眼神,便觉得一股子阴森森的气息飘过来,她挑了下眉。

干嘛?准你无耻,不准我卑鄙,那可是来杀你的,关我什么事?当然,可以。百里青也挑了唇角,笑意渐深。两人无声的对话已毕,百里青忽然用仿佛很伤怀的语气道:“徒儿,你真让为师伤心啊,明明昨日你才说替我去查验京郊百姓所建的生祠,如何今日就要弃为师而去?”师傅?徒儿?刺客们原本还算怜悯的目光,立刻瞬间转成愤怒地盯着西凉茉。谁都知道这是太监的徒弟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借着这个师徒名义供奉太监,同时在民间鱼肉百姓!此女竟然还去督促京郊百姓建生祠,这生祠堂,就是太监们籍此敛财的一大来源!而同时,一个受了重伤的侍女刺客,也捂住自己不断出血的腹部,指着西凉茉恨恨道:“方才我也听见了,她就是唤这阉人师傅的!”“好你个奸诈恶女,居然连本护法都敢骗,真是无耻之极!”那刺客头子大怒,他瞬间明确了方才百里青打斗间确实是在护着西凉茉。

西凉茉放下了衣袖,顺带慢条斯理地拉起了自己的衣襟,盖住那一小片雪白的春色,颇为遗憾地道:“唉,真是的,你们这是何苦要扯上我这弱小女子呢?”她语气里没有半分被揭穿后的惊恐和羞愧,反而一派从容的模样,让刺客们几乎都是大怒。“无耻,给我杀了这个自甘堕落的妖女!”刺客头子很是愤怒地下令。刺客们举起刀剑正纷纷向西凉茉砍来,但她一声娇斥:“且慢,我有一个关于我身边这个妖人的重要情报告知您!”刺客头子一挥手,刺客们的刀便在半空中停住。

那刺客头目冷眼看着她,以为西凉茉要出卖什么百里青什么情报来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这些江湖客敬佩慷慨赴死的敌人,却十分鄙视只有求生就出卖主子的奴仆,如今见西凉茉如此厚颜无耻,不由带着十二分的鄙夷地道:“怎么,你想说什么?”他已经下定决心,等西凉茉一说完有用的情报,就让人将这妖女乱刀剁成肉泥。西凉茉拢手入袖,仿佛很是仰慕的模样道:“听说真理教勇士们刀枪不入,正义无敌,极为悍勇,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小女拜服!”“哼,我们真理教……。

”刺客头子面露得意,正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同伴的大声咳嗽提醒了,立刻怒目相向:“好你个妖女,竟然想诱哄本护法的话!”西凉茉笑了笑:“其实小女只是跟您确认一下而已,您的风姿已经透露出各位的身份了,真理教人才倒是不少呢!”那刺客头子冷笑一声:“你们知道了又能如何,一会子就要死绝了,你最好快点说出百里青这妖人之事,我就给你个痛快,若你说的无用,就教你用身子去供奉我们的教徒,以身赎罪,生不如死!”西凉茉摇摇头,为什么所有男人见了女子,都只会想到这一招呢?她叹了一声:“我的情报情报就是你们都中毒了,等一下就要死了。

”那刺客一惊,随后一边运气,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他冷笑一声:“你以为能吓到本护法么,杀了这妖女,再取这妖人的头祭祀我真理教的教众!”他一声令下,刺客们刀剑齐响,但却是“哐当”一声齐齐落地。刺客头子惊愕地看着一瞬间就倒地的刺客,刚想飞身上前一步,却噗通一声直挺挺地面朝下,栽了个狗吃屎。西凉茉环视周围全部跌成一团的刺客,淡淡地道:“所以,想要杀人的时候,就不要那么多废话,在占据上风,大仇得到,目的实现前太多废话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呢。

”“你……你……什么时候下的毒?”那刺客头子终于艰难地翻过身子瞪着西凉茉。西凉茉笑了笑:“我一进门,就闻着房里的香味实在特别,有一味罕见陀尼灯芯草的味道,小女不才,却正巧最喜欢研制香气,这味道寻常可不是用来做熏香,而是南地沼泽之国用来麻痹大型猎物之药,它的特性渐渐浸入骨髓,让人不知不觉地手脚麻痹,特别是饮酒后会发作迅速,这也是所谓的十香软筋散的主要成分吧,而解药却是红花,想必你们都服用了解药在先。所以我在经过香炉的时候就顺手加了点别的香料进去,刚好是克制红花的,而你们之前已经浸染了太多药性,红花被克制后,便会加速加倍发作。

”“妖女!你助纣为虐,不得好死!”那刺客头目红着眼怒骂,原来方才她哄自己说那么久的话,就是为了让药性发作!“果然是为师的好徒儿。”百里青站在榻边,仿佛颇为满意地看着西凉茉轻笑。西凉茉走到百里青身边,目光却掠过一丝诡冷的笑意:“师傅,您中了陀罗尼那么久,想必现在应该是手脚最麻痹的时候吧,何必称着强弩之末呢,如果您现在死了,所有人都会以为您是被真理教的人所杀吧。”“哦,爱徒,你想杀了为师么?”百里青挑了下眉,唇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来。

这两天是晚上更新∼∼∼∼明天尽量恢复正常十点更新∼∼∼∼嫡女毒妻—第七十二章大刺杀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嫡女攻略 全文阅读,嫡女攻略最新章节,嫡女攻略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