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穹顶之下全文阅读 > 第27章 火车站

第21章 运气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倒映天空 书名:穹顶之下

洞玄虚无,十丈幽冥。这个说法太深奥,简单点形容就是上不着天,下不见地,还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极力倾听,最多也只能感觉到周围几米。有隐约的怪笑声从很远处传来,还有类似撕裂骨肉的脆响,悉悉索索,忽大忽小的回旋着。“这什么鬼地方?”上次夏泰羽好歹是跟着一辆公交车一起掉进来的,现在连个灯都没有,啥也看不到,只觉得右手被什么紧紧攥住。“别动。”杜衡喝止夏泰羽的挣扎。“你一声不吭,我怎么知道抓住我的是人是鬼?”“…是人…是鬼,嘻嘻,是鬼…是人…”黑暗中忽然传来无数怪异扭曲的回声,而那个将他们扯入幽冥的怪物却无影无踪。

杜衡忽然伸手按住夏泰羽肩膀上的伤口。“嘶…很痛,你干什么?”夏泰羽差点跳起来。这种黑暗对杜衡没有任何影响,他准确的在夏泰羽伤口上抹了一下,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渗出,他顿时表情变了:“果然如此。”那群家伙目的就是夏泰羽的血,现在已经得手,当然销声匿迹。夏泰羽正懊恼无比,嘴里还有烧烤与啤酒的余味呢,如果早知道吃个夜宵会遇到这种麻烦,他死也不出门!“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杜衡不紧不慢的说,“第一就是往前走,找到北邙山结界裂缝,然后从那里出去。

”“你开玩笑吧!北邙山距离省城有上千公里!”“这个你放心,幽冥界的距离跟人间完全不一样。”夏泰羽拼命的瞪着眼前一团黑,这都是哪冒出来的名词!既然提到就自觉给个解说!去他的幽冥界,还地狱呢!杜衡不知道夏泰羽在腹诽什么,停顿一下后,声音转而凝成一线,出现在夏泰羽耳边.“…但这样一来,倒变成我们为幽冥界引路,让那些家伙跑到人间…”“得了,那第二个办法是什么?”夏泰羽不耐烦的挖挖耳朵。“等。”“什么?”要他在这里傻乎乎的等?没得吃没得喝,还不能睡觉!杜衡的手指也没怎么用力,但夏泰羽死都挣脱不开,夏泰羽纳闷极了,又看不见,只好服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后天还得去上班吧?”“超市短时间内都不会营业。

北邙山一日不平,修真所有事务都无限期延后。”夏泰羽翻了个白眼:“你的意思是等到北邙山重新搞定,超市恢复营业,然后余总经理发现我们两个失踪,才会派出搜救队?我又不是遇难驴友!”“当然不是…你知道北邙山上次结界破裂,到全部修复花了多久?”“一年?”夏泰羽直觉不妙。“一百五十年!”“……”卧槽,夏泰羽忽然明白那些电视机里的欢呼声是怎么回事了。***路口的雨已经停了,躲雨的人全部离开,没隔多久喧闹的夜市摊子就重新开张。

小狸猫蹲在原地一动不动,它黑黑小小的一团,缩在台阶上,又是晚上竟然一直没有被人发现。人群来来去去,终于夜深了。只留下塑料盒、一次性方便筷还有别的垃圾狼藉满地。静悄悄,只有一排路灯孤零零的亮着。凌晨三点,环卫工人拖着清洁车过来清扫垃圾,看到地上滚着的脏兮兮月饼,立刻起叹气“作孽哟,真浪费”。这个干瘦的老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干净的塑料袋,将月饼一个个捡起来,只要没被踩烂,剥掉外皮后还可以吃。他顺着台阶捡,最后发现了蹲在那里的小狸猫。

“走丢的?”模样看着像野猫,但是很小估计才断奶,皮毛也很干净,不像是滚垃圾桶找食物的流浪猫。老人拎着大扫帚到烤鱼摊前转悠了几圈,捡了三四根鱼骨跟一些文蛤壳,细心的放在小狸猫身前的台阶上,声音枯哑:“吃吧,就在这里等别乱跑,你主人会回来找你的!”小狸猫黑溜溜的眼珠看着环卫工人跟清洁车离开。然后天慢慢亮起来,街上开始有川流不息的车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在夏泰羽出租房里飘着的李泰在嘀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坑事件?论坛上楼主说出门买罐啤酒再回来,随即就此失踪!!太不对了!这里是夏泰羽住的地方,一夜没回来难道是买啤酒的路上被人持刀抢劫捅死了?那也不对,生不见人死不见鬼是怎么回事?——鬼去报人口失踪案也没有警察搭理啊!***黑漆漆,冷飕飕的阴风一阵接一阵的吹,夏泰羽开始还觉得冷,很快就就开始打哈欠。

没精打采的说:“喂,别忘记我跟你不一样,我不吃东西会饿死的,赶紧给我想个办法!”“你也不会。”“我听你乱侃。”夏泰羽嗤之以鼻。太无聊了,为什么只有远远近近的鬼哭厉嚎声,就是没东西过来袭击呢?是打疲劳战术吗?真高端!夏泰羽头一歪脱口而出:“我说杜主管,你就不能破碎虚空让我回家睡觉吗?”“…我不是神仙。”“啧,我知道,神仙是你们修真界职业考核终极目标。把自己关在山洞里几百几千年的修行打坐,就是为了成仙,累不累啊?古代书生考科举,一辈子考来考去考不中,到牙齿松动须发皆白还要去考,你们修真跟这有啥两样——偏执是绝症!想成仙这是病,得治!”“……”杜衡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

“再说,这天上的神仙,职称…咳,我是说职位都是有数的吧!什么二十八星宿,什么雷公电母,哪怕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人家都干了几千年,老资格啊!你一替补的新人,去干吗?当跑腿的还是苦哈哈的等升迁?别傻了,我告诉你,这年头宁为鸡首不充凤尾,看人脸色当人陪衬的活不好干啊!”“你似乎很有经验。”杜衡冷冷的琢磨‘当人陪衬’这四个字。“呵,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经历。”夏泰羽也在嘀咕,怎么感觉杜衡的语气有点咬牙切齿,不会吧这家伙一向摆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谱,几句调侃怎么可能让杜衡动怒?难道正好戳中他痛处?夏泰羽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又不小心顺口就“往死里得罪人”。

“这个…本来就是,我说的也没错,天上的神仙只有被贬下凡,可从来没有退休养老的!战战兢兢干几百几千年,还是十万天兵天将里的天兵,有啥混头?”夏泰羽说着还啧啧有声,语气鄙夷:“再说了,有没有职称不是关键,做中国的神仙关键是要有法宝懂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说白了就是显摆啊,好好的你不驾云非要用法宝横渡东海,俗话说财不露白,明晃晃的把钞票露出来还怪贼惦记!换了我是龙王太子也要去敲闷棍抢法宝,让你们炫富!但是东海龙王错误的估计了敌我形势,法宝没捂热,两个儿子就被砍了,这就是没法宝的悲剧啊——他怎么学不乖呢,哪吒当初不也仗着法宝多,灭了他的三太子…卧槽,做龙王儿子太危险。

”“你说够了没?”“我这不是给你摆事实讲道理?龙二代都死这么惨,何况你一个小小的飞升修士,难道你有法宝?”“…兵器算吗?”“勉强算,多少件。”“一件…”就在眼前。夏泰羽立刻装模作样的叹气:“你看吧,顶个什么事?别成仙了,窝囊啊!古往今来没靠山没法宝靠着兵器打出威风来的只有花果山的猴子,你行吗?”杜衡终于明白,夏泰羽是故意拿自己开涮!“你倒是真知灼见,胜我千倍…”杜衡故意拖长音调。“所以?”难道这么简单就忽悠了?“我要是飞升,一定带着你走!”“我去!你没病吧!”夏泰羽声音都拔高了一个八度,“没听说过还能这样?”“古人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怎么不行?”夏泰羽一句话哽在喉咙里噎个半死。

杜衡这是骂人不带脏字啊!鸡犬…“算了,你先告诉我,我们到底要怎么从这个鬼地方离开?就算等…你也要告诉我等什么吧?”杜衡现在绝对不会说,他原来打算等夏泰羽暴躁后化形劈出幽冥界与人间的裂缝。但是现在看来,他家剑灵虽然没耐心可是心理素质良好,想要它暴走没那么容易。“这要看你我的运气了,譬如说——”“正好有一个十字路口外加一辆倒霉的公交车?”“…对!”“你还不如给我一张彩票叫我去中五百万大奖!!”反正几率差不多!夏泰羽没精打采的往下一坐,说来也怪,这里碰触不到任何实物,脚不着地却并非飘浮。

除了鬼哭的声音,就只有心跳声与呼吸,要是一个人待着还不憋疯?“你能松手吗?”夏泰羽没好气说。“一旦松开,下一秒你我就会相隔千里。”“这什么破地方?十八层地狱?”“洞玄虚无,十丈幽冥。”“麻烦说人话!”“…幽冥不属三界,所有魔障、妖孽、甚至是人心阴暗滋生出来的妖魔被抓住后,都会被修士扔进这处虚无中,任其自相残杀。久而久之它们就变得更加难缠,并且试图冲破封印结界回到人间。”杜衡语气平淡,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譬如说佛家为往生者念咒超脱,就是剥去它身上的怨恨执念丢入幽冥,那鬼魂没了束缚,自然不会化为厉鬼。

”“于是世上本无幽冥界,你们垃圾丢多了就有了…破坏环境自作自受!”夏泰羽斜眼。漆黑一片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两道昏黄灯光。黑雾对光非常敏感,立刻朝那边疯涌过去。杜衡瞥一眼夏泰羽,言简意赅的说:“你回去买彩票。”夏泰羽哪里还在乎被嘲笑,赶紧奔过去看,远看像吉普车,两道光是车前灯。整个悬在黑暗中不停的左晃右摆,玻璃窗已经被打破了,忽然一声枪响。夏泰羽下意识缩脖子,这才看清楚车门上印刷的字。再一看车顶上被打碎的灯,哟,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夏泰羽不耐烦的单手将凝聚成团的黑雾硬生生从一处玻璃上拉开,然后清清嗓子:“哈罗,需要帮助吗?指路服务三千块!”“夏泰羽?!”里面有人咆哮。

“别!周队长您别激动,子弹不长眼睛!”夏泰羽赶紧补充,“倒车往回开,千万别打方向盘!开车的同志你淡定啊,就是撞个鬼,人活一辈子总要遇到那么两三次!一回生二回熟,下次您就跟我一样轻松了——”夏泰羽往车顶上一趴,忽然听到杜衡低声说:“就是这里!”什么这里?夏泰羽还在犯迷糊,被杜衡一直抓住的那只手,忽然不受控制的抬起来对着黑黝黝的前方一劈——青光乍现,然后眼前豁然开朗,蓝天白云绿树成荫,黑雾如潮水般退去。

“哗啦!”警车从半空中重重的跌进了水里。夏泰羽晕过去之前想,完蛋了,他不会游泳!,小说城。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穹顶之下 全文阅读,穹顶之下最新章节,穹顶之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