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未知小说 > 校中校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第十章 我是将军?!

本书类别:未知 作者:灌木丛 书名:校中校

粗黑的麻绳像是捆过牲口的,绑在人身上真是受罪呀,张盛累的气喘吁吁,却只是再做徒劳的蠕动,不过他的手离草垛上的破铁架子也渐渐再接近。 张盛想做什么?等张盛费了两个多小时的牛劲终于把手放到铁架子的锋利边缘时,才发现他的“阴谋”,他把绳子往架子边缘的锋利棱子上蹭,越蹭越起劲,吭哧吭哧的,终于把门口的老婆子招来了。啪!门开了,张盛舅妈打开了门,黑漆漆的屋子并没有显得光亮点,可能是舅妈臃肿的身躯在发挥作用吧。 恶婆娘厉声大喝:“死小鬼,干什么呢吭哧吭哧的,皮痒了是不会是!”“舅妈屋里虫子好多,我好痒啊,能不能帮我挠挠?”张盛急中生智。

“挠你妈的B,忍着!明天你就不痒了!”嘭,舅妈把门拉上。张盛停了停,继续磨。这次他动静小多了,只是耐心的蹭上蹭下,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尤其是蠕动。努力了半个多钟头,还是没有彻底磨掉,张盛恼了,狠劲蹭起来,手腕被滑破了也毫不在意,求生的欲望让他有点小爆发。“哎呦!”张盛大叫一声,磨到脊背了,好痛!“妈的,喊什么喊!”屋外炸雷般的声音大吼。 门也被掀开了一半。“我被蟑螂咬了”张盛急忙大喊。“去你妈的我还以为怎么了!再闹腾我进来捏死你!”恶婆娘在门口威胁。

门关了。张盛没有听到反锁门的声音!张盛屏气呼吸,听着外面的一切响动。良久,张盛滑下草垛,轻手轻脚的趴在门口,可以清楚得听到恶婆娘的叹息声:“妈的,饿死了、操、猛子这么多’之类的抱怨”。张盛焦急得想该怎么出去。天色在张盛的紧张和隔壁的鼾声中渐渐变亮了,恶婆娘一夜未眠,到了天刚蒙蒙亮,恶婆娘突然“咚”装了下门,张盛家吗那个躲到门口的窗台下面,不过她没有进来,而是走到对面捶门,还大喊“累死我了,大明换班”过了会儿,张盛听见对面开了门,嘴里还嘟哝“你再撑撑不就天亮了”。

“去去去,老娘我背不住了,你去守着,我睡会儿”门关了。张盛趴在门口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到了门口,停住了,不一会儿,张盛又听见了熟悉的鼾声。机会!张盛意识到。张盛轻轻打开忘了反锁木门,透出一条缝,只见一个气球似的肚子一起一伏,伴随着鼾声的节奏做起伏运动。凡凡开打了一点,发现是大明,头朝门的右边倾斜,身子靠在窗台下面的墙面上,披着张毯子酣睡。张盛机敏得溜出门,反手转动门栓,稳稳的闭上,“咔嚓”,门关了,大明“乎”的抽搐一下,张盛吓得不动了,过了几秒,张盛又嚎起来。

凡凡蹑手蹑脚跨过大明斜撇着的腿,身子迅速猫起来,快速的扫描了四处的环境,典型的中国农村,大门口是两米高的铁门,铁门旁边就是狗,狗窝在小窝里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但是天色已经微亮,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再不走只等天一亮,他就要被卖到山西做苦力了!不行,不能辜负绿毛怪的愚蠢和恶婆娘的懒惰拼了,张盛狠下心往铁门口移动,移近一看,心里有东西陡然往下一沉,糟糕,明晃晃的大铁锁似乎在嘲笑他的徒劳。张盛有些犹豫,只有翻门了,被狗发现它一跃而起我岂不是没屁股了。

。。不管了,老子干了,张盛加快脚步,贴住门口,猛地向狗窝方向转身,狗在窝里缩成一团,没动静。凡凡微微松了口气。他慢慢转过身子,左手踩门的底架,右手攀着门轴借力上去,一下子就坐在了门上,然后他轻轻挪到了门的另一头,跳下去。咯噔!张盛脚底一滑,膝盖撞在了门上。“哎呦”张盛忍不住惨叫一声。狗耳朵一竖,爬出窝看是怎么回事,一看见有生人,子里哇啦大吼。张盛脑子一闷,拔腿就跑。沿着土路一直狂飙,眼前只有飞快闪过的景物的模糊影像,眼前出现了一条蓝色的带子,马路!张盛一口气冲到马路牙子,不得不停下来,气喘吁吁,哪里是城里的方向?张盛迷惑了。

看看身后,貌似没有人追来,看来他们没有发现。张盛看了看四周,前面是一片垄地,没有遮挡物,后面是村子的民房,自是不能返回了,去城里的路,是左手边还是右手?张盛低下了头,马路上的车辙印还很清晰。咦!张盛想到了,人都是往城里跑的,车自然也是往城里的方向跑,看车辙印,去哪个方向的车辙印最多就是城里。可是车辙印又不辨南北?张盛又愣住了,车轮胎上又没有标注南北。。。。。。张盛跳起来,但是车轮胎有纹路!虽然纹路不一样,但轮子向前的纹路一定是尖尖朝上,而向后的纹路是凹下去的,张盛注意着地面,发现向前纹路的是右手边多,对头!向右,张盛向右边跑跑停停走走,跑来有几百米,就累的难受起来了,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了,真饿啊!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盛的侧后的草堆里突然跳出一只黑漆漆的动物,张盛听见响动,立刻爬起来向后转,天啊!一条黑狗四肢伸开堵在后面,坑坑洼洼的牙齿紧扣下颚,眼睛仁子里全是血丝。

张盛在《卫生健康常识》里读过,患有狂犬病的狗狗都是毛红光的。惨了!惨了!张盛的胃搅成一团,没了爹妈、没了叔叔阿姨,好不容易安安阿姨肯收留我,又被舅舅给卖了!现在伤痕累累的逃出来,又被这条疯狗所困,张盛啊张盛,你的下场就是这条疯狗的早餐!实在是难以忍受,我受不了了!我不认命!忍无可忍了!张盛的眼睛也变的和这条疯狗一样红,我要拼命,我要去上学,我还要报仇!张盛一跃而起,突然决定自己身子轻了许多,一股热流像加了速的红细胞一样乱窜,好热啊,张盛突然混沌的脑子里唯一的肢体感觉。

太阳照散了阴云,一道光打下来,打在已经离空一百多米高的张盛身上,一团雾气在阳光的压力下绕着张盛的身体鼓成一个大气团,张盛隐在云雾里,浑身被雾气轻轻的摩挲,脸好温暖,像妈妈冬天时对我手里哈的气。“张盛,只要有勇敢,你才有可能战胜一切困难,继承爸爸的遗志。爸爸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尽到养育你的责任。想必你听到这个声音时,叔叔阿姨已经不能再替我们爱你了。真是遗憾,以后你就得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战斗。命运不可抗拒,但我们可以替自己争得尊严!孩子,勇敢的战斗吧,毫无抵抗的苟活是耻辱,勇敢的奋战至死,才是人格的精髓!”好像有人在耳边的悄声细语,却字字钻心。

凡凡睁开眼睛,眼前的云雾瞬间飘走,张盛一脚踏空,垂直掉落到地面。嘿,张盛一脚踩在地上,大喝一声,没事!从100多米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没死!张盛有点兴奋。疯狗狗看着这一切,似乎没什么不同,有白痴来送死了!狗狗一跃而起向前猛扑,张盛向后一跳,跳了3米多远,张盛一惊,觉得自己和以前不同了!他撇见右手边有一个被一起的破木桌,张盛手一用力,全神贯注的盯着桌子,“乎”桌子飞了过来,自己跳进凡凡的手里,张盛用力扔在前面的恶狗身上,狗狗躲闪不及,被砸个正着,愤怒的龇牙咧嘴,二话不说一个虎扑,想结果了这小子的性命,张盛如法炮制,顺手用无师自通的不知名力量运起旁边的大石头,一下子撞到半空中还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狗狗,狗狗被迫随着凶猛的大石头落下地面。

“扑哧”,狗下来了,还有石头。张盛上前一看,咿呀!急忙后退,狗头被石头剁成了肉酱,眼睛仁子暴突,血水顺着草根往外流。张盛心满意足的继续上路。那声音是爸爸吗,他再冥冥中保佑我吗?哈哈,看来大刚(张盛朋友)买的网络小说还不是瞎扯淡,想不到YY主人公身上发生的类似中雷电不死炼成神功的奇迹发生在我身上还,我天下无敌了!哈哈!张盛YY着,既然这样,我试试?张盛连跳带蹦,一跨十几米,哇塞,张盛觉得好爽,黎明的微风原来这么给力!快啊,快赶上马的习步跑了!张盛很高兴的想。

“哎呦!”张盛感觉自己被前面一个很厚重的肉乎乎的东西装了给满怀。被弹回去好几米!“哞!”“野娃子,侬弄唔牛死咯喽!”“什么!”凡凡坐在还有点扬灰的马路牙子,困惑的问。“你娃娃子侬个心黑嗖,唔的牛牛好辛苦的喽”张盛这才看清楚,一个穿着蓝色外衣的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农民在“说话”。张盛有点听明白了,“牛牛好辛苦”“是呀,是呀,大清早起来干活,挺辛苦的”张盛回答。“侬下次小点心的喽”农民扬起鞭子就走了,嘴里还嘟哝了句“小赤佬!”怎么,西安农村还有上海老农民?张盛把这个愚蠢的想法又赶出脑海,可能电影搞错了吧。

张盛想。在电影里,小赤佬是上海的专有名词。现在该去哪里呢?张盛暗想,先回安安家取东西吧!张盛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乎,张盛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压在肩头!“不好,有高人”张盛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突然冒出六个怪人,像是在空气中钻出来的。为什么说他们怪?他们虽然个个魁梧高大看似颇有仙风道骨,但是居然身着铠甲,好像中世纪从法国进口的一样,寒光闪闪,看着就冷。有一个还可以,外面多少披了件蓝色斗篷。斗篷?这个季节!入夏啊!张盛有点讨厌这伙人了,这么大都不会穿衣服,要是我这样我妈妈早就把我脱光衣服吊起来打了。

张盛和他们对峙着,12只眼睛对2只眼睛。张盛感到眼睛发酸。穿蓝色斗篷的人打破了沉默,向前一步:“将军!欢迎归位!”张盛有点瓷了,将军?张盛向四周扫了扫,除了不远处有条死狗和疑似上海农夫加黄牛外,没正常生物了?我?张盛打量了下自己?将军?哼!我又不是金三代,不是大将!但看他们六个的架势,实在气势逼人,紧盯着他的反应,张盛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们搞错了吧”张盛怯生生的试探。他们六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下眼色。披着蓝色斗篷的人说:“将军看来没有接受到关于您身世的信息,没关系,请随我们回去觐见委员会,您到时自然明白了。

在下黑旗嘉康,武道学院武士团团长,奉院长之命接您回结界,请跟我们上路。”日本人?除了最后几个字让张盛决定浑身发毛以外,其他的都显示出不正常,不过看来今天是卖在这里了,不跟着走恐怕不行啊,反正将军的名号已经打出去了,看他们一脸虔诚的样子,谅他们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好吧,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张盛故意抬高声调说。黑旗猛的一伸手,大喝一声:“起!”张盛还没来得及提醒黑旗自己手臂的疼痛,一下子,有种从地面突然到对流层的感觉,肺好像被压扁了一样,寒冷的风呼呼的钻人喉部、胸腔、屁眼,恨不得把全身所有有眼的地方变成风洞。

凛冽的风吹的他睁不开眼,只是从眼缝和风的流速以及黑旗的呼呼啦啦的斗篷声中,张盛才感受到他是在高空中被人挟着飞,肺部似乎有被压缩文件的感觉,很难说,呼口气既困难又冰冷,在夏天来说实在是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唉,我说,老大”张盛忍不住说。“嗯?”有点翘鼻子的声音飘过后,张盛没有接到任何回应。“还有多远?”张盛扯着嗓子问。“不远了”黑旗回答。又过了会儿,张盛觉得手臂已经没感觉了,又问:“还有多远?”“不远了”黑棋回答。

又过了会儿,张盛觉得全身似乎被凝固了,有点大海的感觉。“还有多远?”“不远了”黑旗心平气和的回答。张盛觉得不能在忍受这个日本鬼子无耻的欺骗了,就喊:“我不行了,让我下去歇歇行吗?”这里离地面有两万多千米,像你这种体质如果想不被冻死活着下去需要十分钟的时间,而再有五分钟我们就进入结界了。你选吧。张盛默然不应,良久:“你会中文?”“是啊,师父教我的。我师父是院长,法术很厉害,学贯中西,最近他主持的课题如果成功的话可以帮我们复兴武道界,太厉害了!”黑旗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立刻热切得回应。

“哦!”张盛不想理他。教出你这种不通人性徒弟的师父,也不是什么好鸟,张盛看着前面的云雾,恶狠狠的揣测。突然,在穿过一片云朵狗,突然不冷了,也没冷风了,眼睛可以在柔和温暖气流的邀请下开张了。底下一片片绿色的树林像是大山的头发,纠结再一起,原始森林也不过如此。只不过目不暇接的绿色实在让人头晕,有没有新鲜点的。“将军抓紧,我们要下去了”黑旗大喊。张盛赶紧抱住他的腰,冷不丁的想抱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感觉还挺温暖的。。。咦咦咦,肮脏,还是安安好一点。

到了,张盛有种坐欢乐谷跳楼机的感觉,踉跄着收拢脚步,抬起头。哇!太。。。。。。---------------------------------------------------------------------------------------------。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未知小说 校中校 全文阅读,校中校最新章节,校中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