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未知小说 > 校中校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本书类别:未知 作者:灌木丛 书名:校中校

“您开玩笑吧?我一个小男孩?能有如此成就?开玩笑!我就是个父母双亡的孩子!就刚才还差点被条狗咬死!有我这样无能的将军?!”张盛很怀疑。“你的父母是我的兄弟,义结金兰,他的宝物水晶母石已经彻底凝结在你的身上,再也去不掉了,你只要彻底发挥它的力量,加上你自己的磨练,一定会有所作为的。”院长严肃的说。“可是我没有接受过什么训练,连一点武功都不会,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作为。我只是一个小学刚毕业的学生,一个孤儿,举目无亲,恐怕连学费也交不起的!”张盛认真的说。

院长哈哈大笑:“你真的认为你的父母没有给你什么遗产嘛。再说,谁说你举目无亲啊,我和你的另外两位长辈,就是你的亲人。你爸爸在我们9人中年纪最小,成就最高,为了我们的独立大业付出生命,成就斐然。你父亲发现的水晶母石潜力惊人,谁拥有它足可以统治世界,你现在虽然年轻,没有经过训练,但水晶母石在你体内的结界里,天长日久,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只要你接受专业的训练,就足以发挥它的全部力量,成长为我们力量的真正传人!”院长说话时紧紧看着相形之下有点单薄的张盛。

张盛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似乎全身的真气在四处走动,这个房间的气氛让他觉得很奇怪,很奇怪,有种人间仙境的感觉。院长站起身子,走到张盛跟前,两臂突然提着他的肩膀,张盛感觉肩部一阵剧痛,想挣扎,却发现自己全身似乎被一道巨力贯穿,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院长对他“为所欲为”了。院长提起他的双臂后,双目紧闭,用真气打进张盛的体内,通经脉,开任督,顺脏器,开八腑。张盛此时觉得痛苦不堪,只觉得五行移位血管暴兀,肌肉不断震颤隆起,衣服越来越紧,脚踏地面越来越深,痛苦异常,只想着快点把他放下来,好结束这场痛苦的折磨。

。。等张盛醒来时,阳光从格子窗户爬进来,温柔的抚摸他的脸,似乎想要把他唤醒。“你醒了”眼前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呼唤。“院长,是你吗?”张盛问道。“哦,很遗憾,院长去忙俗务了,委托我照顾你。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九个月了,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岔子。不过你醒了就好,先别动,我去给你取药。”张盛床前一名仙风道骨的灰须老者轻飘飘的离开了床榻。张盛睁开了双目:“哇,清晰啊!”。自己因为沉迷小人书电脑游戏而视力下降是眼睛突然明亮了,好像视力又回复到了他刚刚进幼儿园认识安安的视力。

“药来了”。这名老者坐在床头,纹丝不动,看着张盛躺的地方。张盛觉得自己浮在半空中,身子缓缓向着床头移动,直到上半身彻底靠着床头坐正,才落地停下。“我拿着药,不方便扶你,就委屈你了”这名老者边说边用勺子舀了红褐色的汤药,送进张盛的嘴里。张盛顾不上说谢谢,嘴里就被塞进了汤药。哇!好甜,张盛禁不住赞叹,只觉得入口的汤药顺滑异常,甜滋滋的一路从食道滋润道胃里,却是暖暖的,好不舒服!“你脱去凡骨,经脉皆通,百毒尽祛,万法自如,如若受我大道,必成正仙。

张盛糊涂了,前半句貌似很懂,后半句就傻眼了,什么必成正仙万法自如,这老头莫不是疯了吧。。。”张盛不明白,这位老人课可以感应人心的想法,明察于毫末。“你知何为道吗?”老人问。“我不知道”张盛回答的很干脆。“老聃曾说,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可理解践行起来难于登天,我辈穷究一生,也所得不过了了。道无处不在,大地承载大道,老天凝视大地,天、地、人三才,无所不包,此三者,如若法相,必有其规律,自然即为成规,无自然,无规律,此三者不相生,各自亡。

人之消亡,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自然规律一部而已,但从地入天,则重获新生,脱离人、地局限,位列仙班,即使重游故地,也不受人、地所限,自有道骨仙风,天人永羡,此为大道,亦是我武道之最前沿。”老者讲了一番道理,听的张盛似懂非懂,只是觉得长生不老似乎有希望了。“义和贤弟啊,你讲的太多太深了,孩子恐怕听不懂啊”另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掀开堂屋门帘从神秘的里屋走出,手执一根法杖,徐步移来,远处望去似有灵力护体,观之神圣而不可侵犯。

“江夏老兄,不去搞你的法修,跑出来干什么”给张盛喂药的老者问。进门的这位老者突现悲戚之色:“修行被困啊,看来破天之境是真的无法突破!”“江夏啊江夏啊,你醉心长生不老,警惕走火入魔,引火烧身!长生不老须绝情欲、废妄念。你修行欲望太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在有失明智!”这位被称为‘义和贤弟’的人虽为弟辈,说话却毫不客气,话锋正锐。果然,这位‘江夏兄’被熊之后脸色一沉。转身又进了屋。“哎,何必呢。。。”张盛听到两位大神的争执,不敢多言,只是默默地喝药,不过心里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你看啦,长生不老是可以实现的;不过却又难以进取,想这三位长老除了院长恐怕没有进入长生不老之境的,我怎么又可以呢?可是不试怎么知道?我现在已经脱去凡骨,幸蒙这几位眷顾,又大概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不如在留下来静待其变。

”张盛反复思量之下,决定留下顺其自然,将军就将军,又不是什么坏事,我干了!”“爷爷,我可以问问我现在是什么状况吗?”张盛假意很亲热的问这位‘老爷爷’。“你身负神器,被结界在你身体里,结界者就是你,只要你不死,神奇就永远归属你。既然你的潜力这么强,按照《武道军衔法》,你受封少将。但考虑到你没有经受过专业训练,所以让你先以将军身份入秦岭武道学院学习,我和其他两位委员会给你开小灶,以加快你的训练步伐,不出所料数十年之后你的武力就不在吾等之下了。

你是院长强推的学生,所以你入校学习可能会遭受质疑,所以你要用心学习证明自己的潜力,不要让我们失望才是!如此,你父母在天之灵也会心安!”老者坐在床头,语重心长的教诲张盛。这位长老真是不善辞令,虽然意重,但话总是听起来很冲,好端端的提别人的伤心事,给小孩的加压这么大。不过以后的事情就证明了这位长老的英明神武。现在张盛尴尬的喝着汤药,又想起了见妈妈的最后一面,不觉悲从中来,泪水大滴大滴的滴落到汤碗,药和着泪水进入张盛的喉腔,深入丹田。

。。。。。“好孩子,悲痛是人生的催化剂,但过度就会伤身,事实上,它本来就是各有利弊。”这位长老说完这句令人费解的话就走了。刚刚被熊进屋的长老又回过堂屋,走到张盛面前,对他说:“我们照院长的安排照顾你。你现在醒了,就可以下去走动走动,活动经脉,记着别做太过剧烈的运动,注意调和。”说完这位长老放下一套衣服就走了。见过三位长老的张盛很忐忑,不得不悄悄的下床,拿起长老刚给的衣服,穿上后下床,移步出阁楼门。大睡九个月,好像重生了一次。

张盛发觉身子骨好像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了,肌肉轮廓分明,摸着自己的肉体都觉得好像摸别人一样害羞,个子好像也有增长,因为刚刚出门时头被轻擦了一下。回忆上次看见这道门,彷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只是物是人非,张盛已经不是9个月前的张盛,被院长内功造化过后,已经觉得自己身轻如燕,气场非凡。“如果以我现在的力量,入院学习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张盛暗想。有动静!张盛感到背后一阵风来,紧急中急忙反手向背上一推,不好!张盛暗叫,是块石头,随后他用力向上一顶,大叫一声:“嘿!”石头应声而碎,噼里啪啦掉了张盛一身,掉了一地。

“脱胎换骨!果然不错!”张盛应声而望,只见给他送衣服的那位长老站在三楼窗口上抚须微笑。“上来吧”说完后长老回身就进了屋子。张盛一听可以上楼了,三步并作两步就奔了进去,刚掀开帘子,他就被一巨大的力量吸进去,张盛用脚猛踩,突然发现脚下一空,彷佛是万丈深渊,不好!中计了!这下非摔死不可,张盛急忙用力,想看看自己会不会凌空而跃,毫无作用。张盛只觉得自己像坐在欢乐谷的跳楼机一样承受着巨大的重力,岁然神志很清楚,但对自己下落的态势却是无可奈何的,只好平仰在空中任其坠下。

“叭!”不出自己所料,他狠狠的砸在地上,身下好像有个为他提前挖好的大坑准备接着他。不会吧,没感觉!张盛一阵恐惧掠过心头后,发现自己毫发无损。不可能,他撑着地站起来,然后一动不动,还是没事。他松了口气,用手打了打衣服。不经意瞥了瞥他刚砸下去的地面,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这都没事!”地板上哪里是准备好的大坑,分明是被他活活砸出的一个大洞!张盛愣在原地,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考验。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未知小说 校中校 全文阅读,校中校最新章节,校中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