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未知小说 > 校中校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第四章 遇险

本书类别:未知 作者:灌木丛 书名:校中校

强智大街上的行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一个身着黄色短袖的小男孩在马路牙子疯跑,一路狂飙,嘴里搧动着什么,好像是一句话。街道上正在行走的一对中年夫妇看着疯跑的小男孩远去的影子,议论了起来:“谁家小孩啊,大人去哪里了”。“哎呀,小孩这么跑不会出什么事吧”。“神经病,大人都不管你管什么,把你的菜做好”。“可是。。。”。“可是什么呀,快些儿,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你做饭呢,明天就考试了”。“又要考试,一个月都三回了”。“唉没办法,小学快毕业了,学校不要升学率吗,再说女儿考好些咱们脸上不也有光嘛”“唉算了那快走吧,现在的学校也真是”。

可怜的小凡还不知道他的养父母都快急疯了。他满脑子都是他离家时最后捕捉到的两句话:“我想是的,孩子,恐怕要回他的世界里去了”、“孩子走了你不就轻松了,可以干自己的事了”。“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这是城市的雨景,也是钢筋水泥森林里一道朦胧的风景线,解放广场的胜利花坛像南孚电池的聚能环一样牢牢的打在广场,规划出广场的中心——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碑矗立在解放广场中央,似乎在提醒着参观的人群,他们才是城市建设力量的真正所在。

现在已经晚上零点了,纪念碑的闪灯关闭,夏夜散步的人群也已经散去了,巡逻警察们开始街道巡逻,维护城市的安宁与秩序。解放广场上的一辆警用电瓶车启动了,开了的探照灯刚好打在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唉,老王,纪念碑那是不是有人啊?”。“有人,是那一小团黄色的东西吗?”。“是呀”。“那可能是献的花吧,大人哪有那么小”。“要不把车开近点去看看”。“等把巡逻任务完成再去看吧,咱们的辖区昨晚发生了2起偷盗,当班的老胡昨晚被指导员狠批了一顿,咱们可不能再犯他的晦气”。

“那好吧”。巡逻警车开走了。其实这个被称为老王的警官猜错了。“那团黄色的东西”不是一束花,大人也的确没那么小,但蜷缩起来的小孩就不一定了。这个小孩就是截止目前为止已经离家六个小时的李小凡。小凡靠在纪念碑的旁边,凝视着淅淅沥沥的地面,细细的小雨给天空蒙上了一层阴霾,连空气都是灰灰的。“爸爸,你看,天空好像穿上了一件轻柔的纱衣”“是呀,等你这次考到前十,爸爸就去阿依莲给你买你最喜欢的那套内衣,好不好啊”“爸爸你好讨厌啊,不过要说话算数哦!”“爸爸说过的话一定算数,要不然拉拉勾”“好啊,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哈哈哈哈哈哈”。

路过广场的最后一对父女行人也离开了。张盛呆坐在那里,大脑一片苍白,空空的,比沉静下来的广场还要空,还要难受。他不想思考,也不愿意思考。他忘了明天要上课,明天就要和他一直偷偷喜欢的安安交换礼物,爸爸还说考完试以后拿到两个90就给他买第一部属于自己的手机。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手机、没有考试、没有安安、没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张盛哽咽了。爸爸妈妈,我的亲生父母类,他们去哪里了,是死了吗?我为什么从来都不知道。

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为什么这么脆弱,为什么,为什么。。。头晕目眩,天旋地转,小凡感觉身体很冷、一会儿又很热,“哎呀,好累好难受啊,我想休息,嗯,我要小床,我要爸爸妈妈。。。”。“喂,29,我是03,我是03”。“03、03,我是01,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一名12岁穿黄色短袖的小男孩失踪6小时,如果发现这名小男孩请立即与08联系”。“明白”。“老王,会不会是刚才纪念碑的那个”。“小男孩,黄色短袖”。老王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突然大腿一拍:“哎呦,老糊涂了,搞不好还真是的,小徐快开车”。小徐方向盘一打、油门一踩,调头回了解放广场。“老王你快看”接近纪念碑的小徐喊道。老王快步跟了上去:“呀这小子,还真没看出来,走,过去看看。”老王和小徐绕开胜利花坛从缺口踏了过去。“小朋友、唉、小朋友,快醒醒”小徐拍着打小孩的肩膀,没有反应。小徐用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哎呀,咋这么烫,老王,这娃发烧了”。“老王也探着身摸了摸:“娃娃遭罪了。”说完忽的把小男孩抱了起来,走了两步,累了,又背着。

“王师,让我背吧”。“去去去,我老王头还没老呢,不用,快去把车开进来”。“唉,好类!”王警官和徐警官把孩子背进了车里,王警官对徐警官说:“小徐,你去前面开车,我坐在后面照顾小孩,快去”。“好”。车子开动了,不一会儿,就风驰电掣的赶到了人民医院,徐警官背着孩子挂号办手续,王警官回到车里用对讲机汇报:“08、08,我是03,小男孩可能已经找到,但他现在发烧了,徐警官和我把他送到了人民医院,你们让家长过来认认,看是不是”。

此时张盛的父母和帮忙找张盛的人已经跑出十几公里了,还在焦急的沿着街道找,附近的网吧、游戏厅、同学的家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不得以报了警。然后继续按照张盛班主任提供的地址去张盛的同学家里找张盛。明德两口子已经敲开了二十几个张盛同学家的门,仍然没有结果。现在他们又敲开了张盛同学蒋安安的门。“你们是?”“哦,我们是凡凡,哦不,是张盛的家长。”“哦,原来是叔叔阿姨啊,请进吧,我是张盛的同桌,安安。叔叔阿姨,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差,快进来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原来你就是安安啊,盛子常提起你。哦谢谢,不了,我们是来找盛子的,盛子在不在这,如果你见到盛子,就说妈妈和爸爸,在、在找”。盛子的妈妈哽咽着:“再找他,求他快点回来”小凡的妈妈抹了一把眼泪:“对不起,我、我失态了”。“盛子不见了,是不是离家出走了,阿姨没关系的,走,我和你们一块儿找”。还没说完安安就俯下身子提着鞋,拿起外套准备出门。“你别去,你的好意阿姨心领了,但是天这么晚,阿姨怕你有危险,要是盛子找不回来,你再出什么。

。。”。盛子妈说不下去了,趴在他老公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别哭了,多不好看的”盛子爸爸轻轻拍着小凡妈的背。“没事的,我叫上妈妈一块儿找”。安安说完就大喊:“妈妈,妈妈”。“死孩子,谁来了,怎么这么久还不把客人请进门,没礼貌”。“说完,安安的妈妈从热火朝天盆碗齐鸣的厨房里走了出来,看见了盛子的父母:“哎呦,凡凡爸妈啊,怎么了这是,咋还哭上了?对不住啊,刚来了个亲戚,是海底捞的大厨子,我正求教他怎么做松鼠鱼呢,有失远迎啊,对不住了。

”说完就拍了安安的头:“死孩子,看你弄得,还不叔叔阿姨迎进来,还要妈妈这油手去接啊”。安安不服气了:“妈妈你知道什么就打我,盛子出走了,盛子爸妈正来找凡凡呢”。“哎呦,离家出走,快快,快去帮妈把大衣拿来,貂绒的那个,快去啊”。安安走进卧室去拿。盛子的爸爸急忙说:“唉,没事,我们找就行了,不麻烦您”。说完就准备退出,安安妈赶紧拉着盛子爸爸的胳膊:“说什么呢,我也是为人母亲,你们的痛苦我多少能体会到,为了孩子,没什么见外的,走着,人多力量大,做饭这种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学,孩子丢了说不定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盛子妈的哭声更大了。安安妈妈反应过来,赶紧自己抽了一下嘴巴:“呸呸呸,我这急糊涂了,说什么呢这是,对不起啊”。然后安安妈妈转过头冲着卧室里面喊:“安安,找到了没有啊,快点,怎么这么慢啊。”盛子的爸爸刚张嘴准备说点什么,手机响了:“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给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场,给我一个眼神。。。”。“喂,唉孙警官您好,怎么样了孩子。。。孩子找到了!在哪?人民医院,医院。。。好,我们马上过去,谢谢啊”!盛子爸爸挂了手机就冲妻子说:“老婆,孩子找到了”。

“找到了!谢天谢地!”盛子妈妈猛的一个扎子挺起身子来:“现在人在哪里?”。“人民医院”。“医院?孩子不会出什么事吧!快走”。说完盛子妈妈就冲下楼。盛子爸爸也跟着,边走边回头说:“谢谢了安安妈,我们先区看孩子”。“好类别着急啊小心点,再见!”。安安拿着一件灰色大衣跑了出来:“妈妈对不起,我实在没找到你说的那件貂皮大衣,是不是没放在家,你先那这件衣服凑合着”。安安妈怔住了。几秒钟过去。安安妈突然跳将起来猛拍了一下脑门:“哎呀,我真糊涂,那件貂皮大衣是你爸爸去深圳出差时打电话说要给我买的,现在他人从深圳还没回来,自然是。

。。”安安晕了。张盛的父母坐在车上边打电话说孩子找到了边赶去医院,冲进医院后直扑前台:“医生您好,请问大概一小时前是不是有个12岁的小孩到你们这看病,是警察送来的。”。一边坐着的王警官听见了,立刻站起来说:“是有个小孩,在104号病房,正在输液”。盛子的父母转过头,盛子妈说:“是您送来的吧,太感谢了”。说完就拿出一沓红的,就准备要鞠躬,被王警官给托了起来:“别介,本职工作,您要是硬要谢,那我们这公家粮食可就吃的不是那个甜味了”。

小凡妈妈破涕为笑。“走吧,不想想看看孩子吗”老王也笑着说,说完就带着小凡父母走进104病房。张盛妈妈跟着警察进去,看见了躺在2号床位昏迷不醒的盛子,赶紧扑了过去,小凡爸爸拉了张椅子伺候老婆坐下,盛子妈妈坐在椅子上,拉着盛子没有输液的手,又提了提被子,看着盛子,一句话也不说。盛子爸爸也拉了张椅子靠在窗边,轻轻的坐下,他有点累了,就趴在盛子的腿边,打算眯一会儿。王警官悄悄的退出病房,走出医院大门,皎洁的月亮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他发现有一颗星星再冲他眨眼睛,不由得驻足细看,神奇啊!星星真的会眨眼睛!呵呵,王警官拨了通电话:“小徐,转了一圈了没有,好,那过来接我吧。

不休息了,还是坐在车里安心些。”。挂下电话,擦擦警徽,再呼吸着夜色的清凉,看着夜空的奇景,爽啊。。。。。。---------------------------------------------------------------------------------------------<ahref=。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未知小说 校中校 全文阅读,校中校最新章节,校中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