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未知小说 > 校中校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第七章 穷凶极恶

本书类别:未知 作者:灌木丛 书名:校中校

“他走了”。假明德说。“哦,我去客厅做饭了”。孙美丽走进客厅,张盛对爸爸问了声好连头也不回就走进小卧室去想问题。明德叫住了他:“张盛,爸爸有话跟你说”。美美听见了大喊:“死鬼,盛子作业写完再说话!你定的规矩你都忘了!明德很生气有人干预,刚想跳起来发作,突然想起总督临走时说的“对小孩不能用急,必须是他自愿跟你走,否则你是没有办法带走他的,别忘了水晶母石的力量”,他就忍住了。手机音乐起:(“给我一片蓝天,一轮初升的太阳,给我一片绿草绵延向远方,给我一只雄鹰一个威武的汉子,给我一个套马杆,攥在他手上。

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给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场,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music)★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给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场,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

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套马的汉子,你在我心上,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餐桌上的手机连喊带跳,假明德找到手机,拿起又放下,根本就不会操作。“张明德你是不是皮痒了!手机你接不接啊,这歌快把我烦死了!”说完孙美丽冲进客厅,一把抄起手机,随手就用锅盖在明德头上拍了一下。

明德又惊又恼,跳起来对美美怒目而视。“死鬼,怎么了,还学会给我噌眼睛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啊?!”美美不明就里。假明德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临时身份,但还是气愤愤的硬坐下来。“哼!你不换我帮你换,手机没收!”美美从餐桌下面拿走手机很不屑的扫了明德一眼。“哎呀,你怎么有安安妈妈的手机号码!”美丽拿着通话记录质问假明德。“怎么?”“怎么?她的名声不好,小心把你给带坏了!”美丽气咻咻的说。“哦,我知道了,不联系就行了”。

等孙美丽进厨房后,假明德悄悄嘀咕。“妈的,贱妇,等会儿你知道你老公死无全尸的时候,你还会这么跩吗!”。美美突然从厨房冲进客厅,对明德手里塞了2块钱:“去,到街口菜摊买4斤西兰花,然后去4号楼找902房的老吴把凡凡的书取回来”。明德刚抬头美美就闪身进了卧室。“妈的,我想杀人!买菜?我变出来吧!”假明德很郁闷,他根本就没买过菜。不过我把钱要来还给凡凡,不就有了接近他的机会了!他就假意出了门。这个冒牌货犯了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不仅仅是因为他玩不转手机,还有是他忽视了一个手机的基本功能。

。。。。。孙美丽在卧室的门缝里偷看“明德”离开后,立刻提溜一个包冲进张盛的房间。“盛子,快收拾东西,妈妈要你去上那个学校,通知书和车票还有一些细软都在这里这个包里,快拿上些衣服”。“妈妈这是怎么了,还有十天才开学呢,再说我也没决定去是不去”。张盛边被迫把衣服装进包里,边问着。“孩子你必须去,这是你的命!”张盛看着妈妈红肿的眼睛,有点害怕:“妈妈,这是怎么了?”“走,孩子,走。去安安家那里。从后门走”美丽把凡凡推出门,“记着,如果妈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千万千万别为我报仇,知道吗?记着,要活下去!”“妈妈,你到底是怎么了?”张盛感觉想哭。

“没我的通知不准回来。走吧走吧快走吧!”美丽把凡凡推出门外。被推出门外的张盛看着门里倚着门框的妈妈,心中不是滋味,妈妈的样子好像快哭了。“嘭”,门被妈妈关上了。张盛转过身慢慢的踱步,诧异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站着!”是妈妈的声音!张盛赶紧回头,眼睛已经哭肿的妈妈冲了过来,跪着抱住了他,然后痛哭起来:“让妈、让妈再看你一眼,再抱抱你”。有那么十几秒钟,时间静止了。突然,妈站起来背过身子踉跄着跑回房子,关上了门。张盛一个人被留在空地,疑惑的站在落日风中。

怎么回事,张盛暗想,要不回去看看?算了,妈妈让我去就去呗。想着,张盛就推开后院的篱笆门走了。“您好,是902室的老吴吗?美丽说你们拿了张盛的化学书”“化学书?没有啊,你是不是记错了,你们家凡凡才小学刚结业,哪来的什么化学书啊”假明德怔住了。“不好”,他反应过来,抽身就走。“唉,老张要不吃一顿饭再。。。。。。”老吴看着飞得很低明德“妈呀!我老眼昏花了?这么快。哦,神经,算了”老吴闭上了门。“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没人开,“咚咚咚”,没人开。

“妈的,openyoureyes!”假明德忍不住了,变出法杖向大门射击,门开了。不对,有杀气,假明德察觉到了,想开溜。不过又想起临走时总督凶狠的眼神,只好深呼了口气吊着胆子慢慢潜进去。穿过门廊,客厅里没人,寂静的可怕。左边好像是那婆娘的卧室,右边是什么来着,假明德想着想着头就往右手边转,一阵寒光在眼前闪过,不好,假明德立刻闪避。“啊!”假明德惨叫一声,右肩膀受了重创,立时血流如注。假明德踉跄着后退,看着袭击的方向,孙美丽拿着菜刀正凶狠的向他扑来,“Avadakeda”,假明德还没说完,眼见来不及了,再度闪避,孙美丽一刀劈空,惯性使然,一刀劈在了地板上,假明德抓住机会:“flytosky”。

美丽的菜刀向天花板砸去,美丽眼见没有了武器,就冲上前去一把掐住假明德的脖子,假明德的使不上劲儿,一脚踹过去,美丽被蹬飞了,重重的砸在客厅的墙壁上。假明德从最初的震惊中反映出来,拿着魔杖指着美丽倒下去的地方怒吼:“firetobone”。美丽突然觉得好热,好烫,骨子里的热、烫,好像燃烧一般,很快,感觉变成了现实,美丽全身烧了起来,她在地板上挣扎、打滚,嚎叫。然而不久,她不再挣扎了,地板也被点着了,桌布、台布、床单、窗帘通通在那么几分钟被点燃了。

假明德气恼得离开了公寓,留下了一堆废墟。临走时他还是想不通:“究竟出了什么事,哪个环节出岔子了!这么高超的障眼法居然会被一个凡人看出来,真是耻辱啊!总督回去会把我捏死的”。出来买菜的老吴,看见了明德家的冲天大火,赶紧跑过去,看着脸色震惊兀自思忖的明德,惊得大喊:“老张,你疯了,着这么大火你没看见啊!”假明德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突然在黄昏里渐变了,全身从脚底被一团黑色的流质涌盖,幻化成了一件带帽黑袍,然后这个黑衣人袖手一挥,在光天化日老吴的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了。

“妈呀,鬼啊”老吴吓得扔下篮子就跑。张盛到了安安家,安安家长没在,就安安一个,安安把小凡安置在卧室,自己就先去睡了。张盛百无聊赖,就打开了妈妈临走时给他的包:“嗯,通知书、火车票、手机充电器、爸爸的手机、户口本、哇!家里的银行卡、哇!!1沓、2沓、3沓、4沓、5沓、6沓、7沓、8沓、9沓!不下9万呢!妈妈疯了,怎么给我这么多!”张盛晕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凡凡激动的从床上跳起来,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想着拿这些钱怎么花,但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对了。

妈妈怎么会这么大方,给这么多,家全部的现金啊,还有银行卡,虽然他知道密码,但是妈妈从来不让他用,现在怎么这么轻易就交到他手上了。张盛想不明白了。想不明白就不用想了,受用了就行。张盛想起这句老师常用的话就拿起了爸爸的手机,咦,有未接短信,是妈妈的,偷窥,张盛打开短信:“孩子,看手机里的录音文件,里面有你解开疑惑的线索。宝贝儿,爱你、吻你,好好活着。永远爱你的妈妈”。给我的!张盛按图索骥,打开了录音文件:“那您能否说说当年的详细情况呢?、没问题,如果不解开这个结儿,怕我们共同的未来也是岌岌可危的。

、共同的未来?、是的,共同的未来,当年。。。。。。反正你也不是纯种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塌了、地陷了,一切美好仿佛瞬间都不见了!我不明白。张盛问着空荡荡的屋子。而屋子,还是空荡荡的。“安安,可不得了啊,张盛家着大火了!好大的火啊!听说是煤气爆炸。我早就给张盛妈说老万牌的质量不行,她不听,现在可倒好了,咱们快去。。。安安?死孩子,又跑了。”安安妈风风火火的在房子里大喊。“嗵”卧室里突然冲出一个人。“啊!”安安妈吓了一大跳“凡凡!你怎么在这儿!”凡凡没有答理,径直冲出了大门。

“张盛,张盛!”安安妈大喊,叫不住,安安妈气咻咻的冲进屋子,看见还在熟睡的安安,一把掀开被子。安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才睡了一小会儿”。“还睡什么睡,你今天让老娘出大丑啦!给老娘死起来。”“你烦不烦人啊,不起!”安安愤愤的说。“凡凡家着火了!”安安妈手叉着腰子冲着安安喊。“着火了!大吧?”安安一把坐起来。“有一飞冲天的意思”。安安妈说。“哎呀!”安安跳下床就往外面跑。“别追了,张盛早跑了”。安安妈悠悠的说,毫不掩饰自己对女儿“无能”的表情和口气。

在消防队战士的扑救下,火势终于被控制了,等张盛赶来时房子已经成了一滩黑水,一套复式别墅就剩下一个摇摇欲坠的框架子。左邻右舍把火灾现场围了个水泻不通,现场的警察组成一道人墙,把火灾现场团团围住,2名装备防毒面具的消防队战士带着一条警犬正在检查幸存者,人群中有人拍照。不一会儿,一辆采访车也赶到了现场,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主持人和摄影师再做现场报道:“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是在强智社区为大家做现场报道,半小时前也就是大概下午6点呢我们接到了热心观众打来的电话,就赶到了这里。

现在呢我是站在离火灾现场十米远的地方,大家可以看到火灾现场有警戒线盒警察组成的人墙维护现场秩序,火势也已经被扑灭,消防队动用了本市新采购的新式消防车,这也是这种新型消防车第一次被使用,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位现场指挥救灾的消防战士,详细了解一下。说完摄像机跟着主持人弯腰走进火灾现场。“对不起,这是事发现场请立刻离开”一名稍上年纪的消防战士走过来拦住摄像机。“那我们可以采访您几句吗?”主持人拿起话筒问。消防战士看着已经架到眼前的摄像机和伸到嘴皮子底下的话筒,想了想,同意了。

主持人问:“您好,请问火灾时如何发生的呢?”消防战士回答说:“具体原因我们还不太清楚,这必须等到专家来现场勘查后才可以定论。”主持人又问:“那有没有人员伤亡?”消防战士答:“现在还没哟搜索到尸体,但据群众反映事发前房子里的女主人在。”“报告指导员,我们发现了现场有一具尸体,性别不明”。一名佩戴防毒面具的消防战士跑过来报告。指导员的脸挂不住了:“你没看见有记者吗!”。“对不起,我没注意!”。消防战士回答。“继续搜索”。

指导员命令道。“是!”。消防战士跑步下去。主持人暗自庆幸终于抓住了新闻时机,可以结束现场的苍白问答了,于是连珠炮似的发问:“我们的新式灭火车居然没有在黄金时间扑灭大火救出被困人员?”“因为火势较大所以我么。。。。。。”“火点并不大,怎么出动了三辆新式消防车却仍然造成如此巨大的人员生命和财产损失?”“实在的说目前仅损失了一栋别墅火势并未持续扩大。。。”“会不会有新的伤亡报告出现?”“这个很难。。。。。。”“强智社区的火患检查工作是否真的到位?”“具体这方面的工作是由,嗯,是由。

。。。。。”“目前消防队方面能否判断火灾发生原因?”“这要等到专家到达现场才能做进一步判断。。。我们先”“为什么这么久专家还没有到?指导员愤怒了!他真的愤怒了。但面对摄像机他必须强压怒火,还得保持严肃,不过脸上的愠色是越来越明显了,他心想“娘希匹,专家爱几时来就几时来,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过他仍然勉强招架:“应该还在半路上,按惯例,相信很快就到了。”“难道说平时专家都是以这么慢的速度赶赴现场吗?”主持人不依不饶的追问。

指导员火了,袖子猛的一捋,眼睛一噌,准备这个长舌妇再多问一句,他就要河东狮吼,妈的,嘴贱的臭娘们,这算什么事,老子大不了不过了。---------------------------------------------------------------------------------------------<ahref=http://五一专区IPAD。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未知小说 校中校 全文阅读,校中校最新章节,校中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