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未知小说 > 校中校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脱胎换骨

第八章 援助之手

本书类别:未知 作者:灌木丛 书名:校中校

“妈妈,妈妈,你出来啊,张盛在这儿呢”小男孩在废墟边哭喊,想往进冲,腰却被一名消防战士抱住:“孩子,别冲动啊,别冲动,里面危险啊,孩子!”。“放开我,放开!妈妈,快出来啊,妈妈!”张盛在晚风中哭喊,两条胳膊没有方向的乱摆,两条腿乱蹬,看起来很努力的挣扎,向离他近在咫尺的废墟挣扎,但他只能看着废墟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拦腰抱着张盛的消防队指导员很艰难的把小男孩脱离,他很想叫手下人帮忙,可这么多人尤其是摄像机在这,他不好意思叫,只好一个人硬拉,旁边的人也真识趣,只是围的紧,却没人帮指导员扶,指导员撑不住了,右胳膊一松,张盛一个猛蹬,只听指导员一声“哎呦”,张盛已经冲进废墟了。

这下其他人才急了,急忙去扶指导员。“快,快,小孩,快呀”指导员大喊。张盛在废墟里用手挪快被烧成灰的铁块,哭喊着:“妈妈,你在哪里啊,妈妈?”2名战士消防冲进废墟里,把在废墟里乱刨的张盛拉出来。“采访被突发状况阻断,我们可以看到现场发生了意外情况,一个小男孩冲进了现场,消防队战士正在拉着小男孩,我们过去看看。摄像机跟上”。现场主持人踩着瓦砾堆靠过去。消防队员把张盛拉出了废墟,放置到现场外围。张盛瘫坐在地上,泪眼模糊得望着这被烧成干架子在房屋,想不通刚才还好好的房子怎么现在成了这种状况!刚才还活生生的妈妈现在却变成了一堆渣子!到底怎么了!朦朦胧胧之中,张盛感觉到有人再扯他的肩膀,“张盛、张盛,走,跟阿姨走”。

还听到有人哭“张盛,你怎么了,张盛,你别吓我啊”。张盛觉得自己被架起来,被拖着,离妈妈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张盛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身影在眼前忽隐忽现,波浪卷、粉红色衬衣、项链,妈妈!“妈妈!妈妈!”张盛声嘶力竭得大喊,也许,妈妈没死,那只是一场噩梦。“安安,张盛醒过来了。”安安阿姨红着脸急忙站起来远离床边,“阿姨给你舀稀饭去”安安阿姨退出了房间。张盛听见了阿姨嘀咕了一声:“可怜的孩子”。原来不是梦啊,张盛痛苦得明白了。

可是,这多像是一场梦!这到底是怎么了!爸爸去哪里了!“盛盛,你醒了!”安安溜进房间,凑到凡凡跟前。“安安,我这是在哪儿?”“在我家,是我和妈妈把你抬回来的,你好重啊!”“见我爸爸、妈妈了吗?”屋子沉默了。“我去看看稀饭好了没有?”安安站起来想走。“告诉我,我爸爸妈妈在哪儿!”小凡拽住安安的手大吼。“我不知道,盛,我不会知道啊”安安被吓得哭了起来。阿姨听见声音跑了过来:“怎么了这是。张盛你别着急啊,我们还不知道,你先休息几天,安安。

快去看看稀饭好了没有”。阿姨把安安支走了。“你先休息啊,阿姨去看看稀饭”。安安的妈妈走向了安安消失的地方。“刚才旁边停的那具、那具尸体,是我妈妈吗?”阿姨停住了脚步。“是吗?”“阿姨,阿姨,阿姨不知道,消防队说有新发现会给我打电话的,我把号码留给他们了!”安安的妈妈狠了狠心,关上了门。天啊!可怜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安安妈妈暗想,差点就控制不住情绪了。张盛躺在床上,无力得望着天花板,头很疼,心也很疼。门开了,“张盛,稀饭来了,来,坐起来喝上点。

”张盛用手撑着床板,靠在床背上,接过稀饭,闷着头喝。安安的妈妈看着张盛,心里特难受,想说,又不知道怎么开头。终于她还是鼓起勇气:“盛盛,刚才,消防队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搜索完毕,只发现了一句女尸。。。你爸爸失踪了,现在公安已经开始找他,你暂时就住阿姨这,阿姨这虽然条件没有你们的好,但一定会竭尽全力招待你的,你就放心住着吧,你的东西我已经让安安保管起来了,需要什么就给安安或者阿姨说”。张盛停住了,过了会儿,他又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阿姨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想哭,就哭出来吧,阿姨没什么本事,从早到晚啊,除了上班,就是和安安吵架,把安安从小吵到大,这才到小学毕业,阿姨的后脑勺,已经有白头发了。安安,其实从小就没爸爸疼”小凡停住了,抬起头看阿姨,阿姨低着头,手不自然的摆弄被子的角角,没发现张盛看她。“是我,又当爹又当妈,把安安拉扯大。我就会做饭,年轻时,在爸爸的餐馆跟厨师学做饭手艺,是安安的爸爸手把手教我的。后来啊,我就和他好了,可是爸爸不同意,嫌他是个厨师,没钱没地位,我们只好私奔。

妈妈去世了,等我和他回去啊,最后一看也没来得及见上,爸爸也老了,原谅了我们,把餐馆给了我们,让我们经营。我和安安的爸爸一块儿每天早起买菜卖肉,看着猪肉价从12块涨到现在的价钱,过了一年,我怀孕了,安安的爸爸很高兴,打算忙完办天然气的事情就请等请街坊邻居们吃酒。没想到孩子他爸爸没等到那一天,还记得那一天是别人家孩子的满月酒,我呀,和孩子他爸爸做菜,忙的不得了,煤气用完了,我们就用热水烫煤气罐,孩子他爸让我带着两个伙计去买煤气。

可是没想到我刚走几步。。。厨房煤气罐就炸了。这个狠心的家伙,丢下我和肚子里的安安,自己先走了。。。”阿姨哭了。“我晓得,别人说我是个贱婆娘、破鞋,是个荡妇。可是,他们晓得我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经营个饭馆,容易吗!饭馆炸塌了,我赔,伙计炸死炸伤了,我也赔,公安上门罚款,我也要赔!我哪里的那么多钱啊!安安的奶粉钱、孩子他爷爷的棺材本都搭进去了,那几年,我和我爸爸天天借钱,还要维持餐馆做生计,一年365天全是白天,全是工作日。

爸爸经受不住折腾,死在买菜的路上了。债主们上门逼债,没办法,只好拆东墙补西墙。我晓得,靠饭馆那点收入,是活不了的。我没了也就算了,那是我不孝的命啊!可安安是无辜的啊,为了安安,我豁出去了。阿姨还算有点姿色,白天在餐馆做工,晚上去夜总会上班陪客人,出卖自己的尊严,还被客人给、、、给侮辱了!不过这样来钱挺快的,虽然名声臭了!有的客人同情我,小费给的大方,有点当班鸡头也少收我的陪客费。就这样没皮没脸的做了几年,我终于翻身了。

从此再也不去那种地方。安安不知道,还以为是从外公那继承的酒店。其实,其实是我一白天、一晚上的拼命啊!”阿姨抬起头,发现张盛正惊异得看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阿姨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这生活啊,没有一帆风顺,亲人不可能永远陪我们,要走了,谁也留不住,要是碰上个大灾大难,别人看起来好像是走到绝路了,其实,只要你顶过去,没有什么大不了,活着,就得好好活着,路,必须往前走。其实,受客人欺负、债主上门的时候,阿姨真想一死了之,狠下心,闭上眼,什么罪也不受了。

可是阿姨真是没本事啊,刚站到楼顶,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想着下去时的惨状,就心发虚,腿打软,跳不下去。尤其是想着小安安,要是我死了,安安怎么办,更是跳不下去,还是坐下来继续陪客人。撑到了今天!”“妈妈!”安安突然从门口冲进来,扑进妈妈的怀里,安安妈被吓住了,一双红肿布着血丝的眼睛看着身子下的安安。“妈妈,对不起,安安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阿姨愣了一会儿,一把搂住身下的女儿,母女俩一起抱头痛哭。张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不那么难受了,灵台清明的感觉,不那么晕了。

眼前这个人在自己眼里一直是一个普通劳动妇女的形象,想不到有这么大的力量!我也是人啊,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阿姨当时那么困难,都挺过来了,我有什么资格再让自己沉沦下去呢!张盛坐了起来,穿鞋,下床。“你干什么去?”阿姨急忙问。“去喝稀饭”张盛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门,笑着对阿姨说。“碗在柜子里第二层,晚上我叫了菜”阿姨向房门喊,停了会儿,笑了。听到电话里张盛妈死讯的张盛舅舅,露出几颗残缺不全的牙齿,也笑了。。。。。。“哼哼,这下买房的钱有着落了”张盛的舅舅暗想。

“大明,收拾东西,拿点钱,看你姑姑去”张盛舅舅冲屋里的一个打魔兽世界的年轻人说。“烦死了,你不是和他们断绝来往了,还去什么!”“你要是还想要娶那个香港女人,就跟我走”“什么!”房子里的年轻人扔下鼠标跑过来。“有笔大财再等着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洞的笑声在民房里回荡。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未知小说 校中校 全文阅读,校中校最新章节,校中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