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畅销小说 > 青囊尸衣续集全文阅读 > 第116章

第三十一章

本书类别:畅销 作者:鲁班尺 书名:青囊尸衣续集

溶洞内漆黑一片,两名护法随身携带了手电筒,此刻都揿亮照着脚底下的石甬道,大家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喀斯特地貌的溶洞是石灰岩受地下水长期溶蚀的结果,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洞中因碳酸钙的沉积而聚成了许多的钟乳石、石幔和石花。前面洞顶有数条钟乳石垂下与地面的石笋连接,形成粗细不一、造型奇特的石柱,曲径通幽,峰回路转,显得深邃而神秘。洞内空气潮湿阴凉,安息长老不住的咳嗽着,体力似有不支,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前方已经透出了一丝朦胧的光亮。

“我们已经越过了国境线,前面洞口外就是缅甸的果敢了。”安息长老喘息着说道。洞口外面绿树遮蔽,山谷中有条小路蜿蜒着通向远方,蓝蓝的天空里,几朵白云在悠闲地飘浮着,山麓两侧的林中有鸟儿在鸣叫着,其音长而清脆。嘟嘟兴致勃勃的振翅飞上了半空中,看得出来,自从打败了猎隼以后,牠的情绪一直很好。“站住!”随着一声暴喝,林中传来了拉动枪栓的声音,几名身着草绿色军用夹克衫,手持五六式冲锋枪的军人冲出来拦住了去路。安息长老摆下手,大家停住了脚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首的一个蓄着小黑胡子的头目打量着安息长老说道,讲的是云南官话。沈才华用手拽了拽安息长老的袖子,悄声说道:“刚才吃米线的时候见过的……”长老点点头,说道:“老衲是仰光大金塔福寿宫安息长老。”几名军人围拢过来,乌黑的枪口直对着他们。小胡子嘿嘿笑了笑,望着沈才华说道:“小孩儿,你的大鹦鹉呢?”“干什么?”沈才华警惕的问道。“我们头儿的阿文被你的大鹦鹉杀害了,你总的赔偿点什么啊。 ”小胡子说道。

“年轻人,这是你们头儿主动要求比试的,生死皆为天数,怪不得大鹦鹉的。”安息长老平静的说道。“哼,你这个老和尚住在仰光,恐怕是吴奈温派来果敢解放区的探子吧?”小胡子瞪着一对三角眼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安息长老。“阿弥陀佛,老衲从不问俗世之事。”安息长老口诵佛号。“来,给我搜搜他们。”小胡子命令道。此刻,左右护法把目光望向了安息长老,只要师父一声令下,干掉这几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安息长老呵呵一笑,伸直胳膊让他们检查,见师父不表态,两名护法只得作罢。

“这人是谁?”老乞丐丑陋狰狞的面孔吓了小胡子一跳,他面露疑惑的说道。“他又聋又哑,是老衲新收的一个弟子。”安息长老回答道。“真他妈的丑陋……”小胡子厌恶的说着。“明月……”老乞丐的喉咙里咕噜着,好像阻塞住了什么,发音含糊不清,同时伸手在胯下摩挲着蛋蛋……“哈,原来不是个哑巴,老家伙还挺骚性的呢,安息和尚,这下露馅了吧?”小胡子得意的淫笑了几声。“他们身上没有发现武器。”一个士兵搜查结束报告说道,沈才华是个小孩子,他们也就没去摸他的口袋。

“快看,大鹦鹉!”另一个士兵指着天空说道。嘟嘟在空中潇洒的翱翔着,羽毛在阳光下闪射着蓝宝石般的色泽,美丽之极。小胡子点点头,吩咐道:“把他们统统带回营地,大鹦鹉肯定会跟着走的。”安息长老心下寻思着,此地是缅甸人民军的地盘,暂且随着他们走一趟,到时后再相机行事好了,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则不必与之动武,“好吧,老衲就随你们去。”他点头说道。这几个缅甸人民军的士兵持枪押着安息长老一行,沿着山谷朝着果敢的首府老街走去。

果敢位于缅北掸邦地区,面积约一万多平方公里,明清时隶属于云南省。明末清初,大明王朝的一些官员和百姓追随永历皇帝朱由榔,从广西、贵州和云南一路逃亡,最后流落到了缅甸。公元1661年隆冬,吴三桂带领十万清兵开进缅甸,逼迫缅甸王交出永历帝朱由榔并押解回国,缢死于昆明的逼死坡。但仍有不少随朱由榔逃入缅境的文武官员、随从和大批百姓誓死不降清,流落在现今缅甸北部的荒山野僻之地顽强的生栖繁衍着,历经300多年艰苦而漫长的日子,这些流落他乡的人员最终发展成了今天缅甸的果敢族。

清末民国初年,果敢为英国拓展殖民地而侵占,成为英属缅甸殖民地,但历届民国政府均不予以承认,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方才同意划归了缅甸,因此,果敢族也就是缅甸的汉族,通行果敢语。在缅甸吴奈温军政府排华的年代,缅甸国内一律取消汉语和汉字,更不允许教授汉文,为了保存自己的中华民族传统,果敢人民被迫接受“果敢族”的称谓,并将他们操地方言的汉语称为果敢语,使用的汉字称为果敢文,最终得以保证中华文化传延下来。老街中央有一所大院子,高高的围墙,墙头上还拉着铁刺网,门口处站有两个懒洋洋的士兵,拄着枪抽烟晒着太阳,这里是人民军果敢县大队的所在地。

“把他们都抓来了?”一个穿草绿军装的中年人从平房里走出来,他就是猎隼阿文的主人,旅长杨昆明。“杨旅长,人一个不少都带来了。”小胡子报告说。“大鹦鹉呢?”杨旅长瞅了瞅众人,没有发现嘟嘟,疑惑的问道。小胡子指了指天空,大鹦鹉蓝色的身影正在头顶上盘旋着,密切关注着下面的情况。“带进来。”杨昆明命令道。房间内,正中的墙壁上悬挂着毛泽东主席的画像,旁边书写着两条红色的语录横幅,一幅上写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另一边写的是“帝国主义及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自我介绍一下,缅共人民军杨昆明旅长,1968年支边的昆明老三届知青,你们都是谁?”杨旅长瞅着安息长老说道,军人出身的他讲话利落干脆。“阿弥陀佛,仰光大金塔福寿宫安息长老,他们都是老衲的弟子。”安息长老双手合什,微微颌首。“这孩子也是长老的弟子么?”杨旅长颇疑惑的看着沈才华问道。“老衲新收的弟子,名字叫小小。”安息长老回答。小胡子凑在杨昆明的耳边小声嘟囔了几句,目光瞥向了站在后面的老乞丐。杨旅长走到老乞丐的身旁转了一圈,发现了问题,于是一把拽住其手臂,往上一撸袖子,露出了白净细腻的皮肤……“此人面目无比丑陋,双手枯槁像一个行将就木的干瘪老头,但其身体却长着一副年轻人的皮肤,真的是古怪呢……”杨昆明喃喃自语着,一面走到办公桌前,摇起了电话机。

安息长老不知他要干什么,默默地注视着他。“接线员,请给我接中央8.19。”杨昆明说道,一面手拿着听筒等待着,“喂,是德钦副主席么,我是杨昆明,我部抓获了一个怪人……是的,非常奇怪,面孔和双手像是个100岁的老头子,可身体却是个年轻人,能不能请鳌老前来看一眼,识别一下是怎么一回事儿……什么?马上就可以到,好好,我们等着他……”遂放下了电话,脸上露出了微笑。“杨旅长,何时准老衲一行离开?”安息长老问道。“不忙,中央的鳌老马上就到,”杨昆明叼起一支烟,划火柴点燃喷出一口烟,然后问沈才华道,“好了,你叫小小是吧?你的鹦鹉杀了我的阿文,所以,你得把那只金刚大鹦鹉赔给我。

”“嘟嘟是我的!”沈才华深邃的双瞳闪过一丝红色的血芒,转瞬即逝。“杀人偿命,杀鹰就得赔鹦鹉,当然你若要点钱的话也是可以商量的,怎么样?”杨昆明吐出了个大烟圈,然后嘿嘿的说道。“不!”沈才华大声喊道。“嘀嘀……”院子里响起了汽车喇叭声,杨昆明立刻迎了出去。“怪人现在何处?”门外传来了沙哑的说话声音,似公鸭叫,入耳极不舒服。一个满头白发,长眉虬须的肥胖老者出现在了门口,此人面色红润,双眼球浑圆凸起,如金鱼的水泡眼般,牙豁齿露,身着一袭灰衣,青圆领、宽袖皂色缘边和绦软巾垂带,头上压一方巾,完全是一副明代儒生的打扮。

“鳌老,就是这个人。”杨昆明一指老乞丐道。鳌老走近前,鼓起金鱼眼上下打量着老乞丐,脸色渐渐的变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畅销小说 青囊尸衣续集 全文阅读,青囊尸衣续集最新章节,青囊尸衣续集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