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星空巨鼠全文阅读 > 第177东章 有些东西

第135章 召唤宗师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人间落水 书名:星空巨鼠

“那塔如今又在何处?”游老的话语,使得钟元疑惑,然而去并没有过多的在意。www.DU00.COm反而在抬头之时,看向游老的刹那,缓缓的道出了一句询问。“就在这大海之下,只要你有勇气去寻。”随着询问,那俯视的目光抬起,在跟钟元触碰到的刹那,游老那惆怅的神色,瞬间化为凝重之色,并在那刻道出一句肃然的话语。致使着钟元在听到话语之后,其目光闪烁不定,仿若是在思索,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前辈,那你就甘愿留在这里吗?”沉默了许久,也使得两者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然而最终在钟元的目光再次凝聚到游老身上的刹那,随着那脸色的变化,随着其目深处迸发的执着,随着内心之中衍生出来的不甘,一道质问的话语骤然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那话语使得游老的脸色猛然一沉,甚至随着眼眸的怒火呈现,都变得有些狰狞。然而最终却并没有发怒,只是站立在原处,在沉默了些许之后发出了幽幽一叹。“你以为我不想出去吗?四十多年了,没有任何同伴,只有数之不尽的异类做伴,甚至每到十年都要胆颤心惊,这种日子你希望过吗?”一声叹息,充满了落寞和萧索,然而随着游老的转头,那目凝聚到钟元身上的刹那,却是在那刻狠狠的道出了一番话语。并且随着那话语的道出,那布满皱纹的脸庞,却是在那刻化为了令人为之畏惧的狰狞。

那种狰狞称不上凶恶,甚至从其中能够感受到那种痛苦和无奈。这也致使着钟元低下头,在沉默之中脸庞不禁划过一抹愧疚之色。“果然是那种东西,不过跃虎塔倒是蛮形象的。”就在两人都纷纷陷入沉默之时,钟元体内那沉睡的宝爷,却仿若是再次得到了恢复一般,竟然在那刻又再次道出一番话语。不过那话中呈现出来的意思,却是使得钟元在茫然之中衍生出一抹激动。“宝爷,你有办法吗?”随着那激动衍生,钟元迫不及待的朝着宝爷询问道。“那东西非常可怕,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它只有三层塔身落在此处。

然而即便是如此,其踪迹也是非常难以寻找,并且即便找到了,你也没有任何办法进去。”宝爷沉默了些许,仿若是在恢复体力,随后方才郑重的回应道。若是此刻钟元突破了者境,懂的内视之法的话,定会看到一张充满凝重的脸庞,以及那细小眼眸之中折射出来的深邃目光。“难道我们真的要一辈子困在这里不成。”宝爷的话语,再次打击了钟元刚刚衍生出来的信心,促使着他再次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并且那对眼眸都随之黯然。心中更是在此刻,道出喃喃的沮丧之语,令的他那张脸庞都布满了落寞之色。

“也不是没有办法,除却那老头口中所说的跃虎塔之外,其实还有一法可以从中逃离出去。”然而就在钟元衍生绝望情绪之时,宝爷的话语却是再次落下,虽然依旧是那么的虚弱,仿若随时都会挂掉一般。不过却是令的钟元死灰复燃,眼眸之中的黯然更是被精光破开。“宝爷,你快说什么办法,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虽然钟元只是刚刚到来,但是在想起不远处那游老竟然在这里呆了足足四十多年,这便令的他为之抓狂,不然先前也不会展露出如此神色。并在听到有希望的刹那,神色都变得有些夸张,心中更是急不可耐。

“此法名为逆向召唤,就是把自己炼化成一尊召唤之物,以此来蒙蔽召唤的规则,使得另一方的召唤者能够把你从这里召唤出去,从而达到离去的目地。”宝爷并没有隐藏,也没有去吊钟元的胃口,随着他的询问道出,便立马给出了回应。不过随着那话语渐渐的道出,其脸色却是变得亦加的苍白,那鼠毛都开始掉落,仿若素被诅咒了一般,显得极其的诡异。想不到那诅咒之力,不仅针对于本体,连我都被牵连了。宝爷用爪子抹了抹脸上蜕落的皮毛,其目中有些愤慨,但却只能选择无奈的接受。

不过心中却是道出腹诽之语,心情也在那刻,变得极其的不爽。“那么此法该如何学?”听到宝爷的讲述,钟元心中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甚至更是由此曝露在脸上。促使着那扫视而来的游老,脸庞都不禁浮现出一抹疑惑。“你确定你要学习此法。”虽然说出来的刹那,宝爷便知钟元定会询问,然而当真正听到他的回应之后,还是有些惊讶的询问道。“难道此法修炼很困难不成。”宝爷的询问,瞬间使得钟元的脸庞猛然一滞,心中更是在那刻道出疑惑之语。

不过那抹疑惑却并没有维持多久,便随着心中的决然,而被祛除的不胜丝毫,剩下的便只有坚定。只要能离开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游老,那么即便修炼困难点,也一定要修炼成功。那种坚定,渗透出来的则是一种令人为之震惊的疯狂,而在那抹疯狂衍生出来的刹那。钟元的脑海,则是再次浮现出那被光芒吞没的两道身影,以及父亲临走之时留下的那道话语,这顿时令的他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其目都在隐隐之间涌出猩红,连带着那张脸庞都变得有些狰狞。我一定要出去,若是不出去,选择这里坐吃等死的话,那么我怎么对得起送我生路的兄弟,又怎么对得起父亲赋予我的期望,更怎能对得起我自己。

心中的咆哮,彻底了点燃了钟元体内的疯狂,令的那疯狂化为一种执念,促使那双眸彻底化为猩红。令的不远处的游老脸庞上的疑惑变得更加的浓郁,因为此刻的钟元,和一只踏出囚笼的饿兽没有任何的区别。“此法的修炼并不是特别的艰难,不过你要承受的代价,却是未知的。”或许是感受到了钟元的那种疯狂,此时的宝爷虽然依旧是那么的虚弱,不过其话中却是带着一种郑重。就仿若在那一刻,真正的把钟元看成同辈,而不是后辈小子。“什么代价。”钟元的脸色稍微平静了些许,不过却是随着宝爷的话语道出,却是立马发出回应之语。

并且其眸中也透露出一抹渴望,仿若在等待,宝爷接下来那所谓的代价。“其一,便是彻彻底底的化为一只失去意识的人兽。其二,即便你能保存自己的意识,那么被召唤规则限制,也有可能彻底沦落为另一方召唤师操纵的傀儡,如原先那只被那老头召唤出来的鬼龙狼。其三,若是那召唤师在中途被人打断召唤术语的话,那么你即便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也会被虚空之中呈现出来的可怕风暴,给彻底撕裂的连渣都不剩。”宝爷缓缓的列出了三条可怕的代价,而每一条的列出,都使得钟元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甚至于在说完之后,其目已然凸起曝露出一条条可怕的血丝,脸庞之中也显得有些扭曲,仿若是在挣扎。

“这便是使用逆向召唤的代价,并且可能不止这些。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一旦使用,你的命运将不是被自己掌控,而是去看那贼老天的意向,如此你还要修炼吗?”然伴随着钟元脸庞上呈现出来的挣扎,宝爷却并没有道出任何激励的话语。反而是在那刻,悠然道出的一番话语,却是使得钟元大脑轰轰,险些就要彻底崩溃。“难道就没有解决之法吗?”钟元脸庞沮丧,然内心却是不甘,若是如此便放弃的话,自己岂不是要终生都被困在此地。至于游老口中的跃虎塔,虽然也是一个离去的法子,但是体内的宝爷都说了,不仅难以寻找,甚至找到了自己也可能根本进不去。

所以逆向召唤便成为了唯一的法子,即便那法子动用的代价极其的可怕,然钟元却是根本不想放弃,于是便有了这番询问的话语。“此法只能看命,若是你有胆,便向天一搏。”宝爷摇了摇头,脸庞之中并没有呈现出任何的意外,仿若早知钟元会如此,一点惊讶都没有,不过也没有再说任何打击的话语。反而在抬头之时,随着那郑重话语的道出,其细小的眼眸竟然有精光闪烁,脸庞也在那刻变得不再那么猥琐,而是一种凝重般的肃然。“命!”钟元咬着那个字语,脸庞虽然依旧阴沉,然而却少去了些许的狰狞,眉毛也是在皱起之间,随着眼眸的微微眯起,陷入了沉思。

虽然我非常厌恶你们人类,但却不得不说,从很久很久以前,你们的进步无疑是巨大的。甚至当初只不过是我们盘中食的你们,到了如今却可以跟我们抗衡,并且有些强大的存在,还能把我们猎为坐骑。而这些,又是靠着什么,真的是命硬那么简单的吗?又或者是说我们的命就是那么贱,去任由你们的成长,以致如今遭到你们的毁灭。或许你们会说,我们比你们笨比你们蠢,亦或者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害了我们。然而他们又怎可知,凭借你们人类的智慧,怎能去跟素有慧眼之称的九尾星狐抗衡,甚至我们星兽只要突破到了成熟期,便没有一个会被你们人类在智慧上落下,除非是那些走野蛮路线的种类。

若不然就你们那些小心思,不要说其它光是我都可以一眼望川,何况当初那些站在星兽金子塔尖上的可怕存在。悠久岁月里,你们人类号为万物之灵,具备种种奇迹的可能。然而在当初,在我们的眼里,不过是一种随意吞食的盘中餐罢了。又何来万物之灵的称呼,顶多算是一种美味,如当今你们人类看着那一道道美味的熟食,曾经他们也被我们这样看过。至于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巨变,为何会在这无穷的岁月里逆转自己的地位,为何能把我们星兽从那片土地上驱逐出去或者是屠杀猎食。

这不是源自于你们的命硬,也不是那所谓的运气,更不是那该死的天道恩泽。只是你们敢拼,敢去挑战我们无法想象的东西,敢去朝着强大的存在亮出自己的决然。这便是你们人类,虽然我到如今还是极其的厌恶,但也不得不佩服。你们那化为执着的疯狂,以及在生死挣扎之中,做出的种种不可思议的蜕变。如今,你还在犹豫吗?宝爷的话很平常,然而随着那话语不断落下,却是越来越响亮。直至最后那句话语,简直就是咆哮,不仅令的钟元彻底清醒了过来,也使得他在那刻,做出了决定。

“这小娃儿,总算是恢复正常了。”游老看到这一幕,神色之中的疑惑终于消散,眼眸深处浮现的担忧,也被彻底祛除。换之而来的是一抹淡淡的微笑,以及那随之道出的轻松话语。召唤师,本是以为只存在于传说的职业,想不到在当今,还真的有人踏上了这条路。钟元心中喃喃,然而目光在看向游老的刹那,其内却是在瞬息间闪过一抹精光。显然他做出的决定,便是通过眼前的老者,去触及那召唤师的领域。毕竟术业有专攻,即便宝爷来历神秘,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相比于眼前的老者,那随手便可化腐朽为神奇的召唤手势,以及那轻描淡写便可与召唤兽合体的身姿,钟元却是相信,没有人再比眼前之人,要更加适合带领自己走向召唤之途。不过下了决定的钟元,却并没有立马走上前,冒然的去向游老提出这个要求。毕竟自己是被其所救,在加上两人虽然共同经历的生死,但却真的不熟。所以他的选择,便是在待得身体彻底恢复之后,以及两者的关系再熟络一点,便提出那个冒然的要求……天色明媚,万里都呈现出湛蓝,懒散的云朵在蓝中漂浮,仿若是那天空的精灵,时而幻化时而消散,好不调皮。

欧欧的叫声,则是响彻整个大海,那轻盈的双翅煽动,随着那一股柔和的风弥漫而来,不禁令这片浩瀚大海,以及这整个天地,涂抹上了一层舒适的宁静。海水哗哗,却是打不破这种宁静,那卷起一层层浪褶,则是朝着海岸击打。不过在碰撞到海岸的刹那,溅起无数水珠,令的那一缕阳光洒落而来的刹那,闪烁出点点梦幻般的晶莹。晶莹洒落,致使着一张刚刚扬起的脸庞,在那瞬息间便被打湿。不过他却并没有在意,而是用手抹干净脸上的水渍之后,便继续用目光盯着那海面,好似在等待什么的到来。

直至那鱼线被扯动,并且致使那鱼竿都产生微微颤动的刹那。那少年却是在眸子骤然一亮,随即没有任何迟疑的动用全力,去收起那钓鱼的渔具。“运气真好,竟然钓到一条三斤多重的水虎。”那少年,毫无疑问便是刚来到这里没多久的钟元。此时那鱼线被大力扯出,并在完全脱离水面的刹那,那鱼钩的位置则是悬挂着一条透明的都能看见其内鱼骨的鱼。不过那鱼却并不是寻常之鱼,在钟元抓到手上,并且道出话语的同时,那鱼儿的头若是细瞧,定会发现那便是一颗缩小了几十倍并且完全透明的虎头。

此鱼,则是叫做水虎,虽然是游老自己命名,然而在看到其貌的刹那。钟元心中也觉得,除却这个名字以外,还真没有什么名字适合它的了。三斤水虎,熬成鱼汤足够两人喝一餐了,并且其药用价值,简直就可以和百年山参相媲美。这也是为何,在这半个月的疗养之中,钟元不仅全身彻底恢复,并且实力还有了不小的增涨。“是时候提出来了。”收拾好渔具,以及那满满的鱼兜,钟元看着那明媚的天色,其目在那刹那间闪烁过精光。并且心中更是做出了决定,这也使得他回去的步伐,少去了往日的轻浮,多了些许的坚定。

木屋早就在十几天前建起,不过却不是在原来的地位,但是也离的并不是很远。毕竟人老了,虽然并没有什么追求,但是游老还是崇尚于那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的。所以能够实现一点,便去做出那样的行动。并且在那木屋之后,确实有着一片花海,只不过那花是一片可以食用的油菜花罢了。不过即便如此,随着一阵轻风吹拂而来,还是能够嗅到那一阵花香之气。但是更重的却是一股潮湿之气,毕竟面向的是大海。此时的木屋,已然是香气满屋,不过却并不是花香,而是一阵阵饭香味,以及那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鱼香,还有那伴随而来的可口肉香。

“游老,我可不可以跟你学习召唤之术。”饭桌并不规范,是有几十根竹子拼凑起来的竹桌,至于那椅子则一根根粗大的圆木,此时两人坐在桌前,本是惬意的进餐。然而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钟元却是冷不丁的提出了这个要求。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星空巨鼠 全文阅读,星空巨鼠最新章节,星空巨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