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历史小说 > 铁流之奉系军阀全文阅读 > 132 包围

1 我要来投机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绿林草莽 书名:铁流之奉系军阀

“醒了!醒了!”一个穿着学生装的青年惊呼了一声,向旁边的洋人医生道了几句谢,连忙照看着躺在床上的一名军人——这是他在东京就认识的陆士第四期中国留学生班毕业生,祖籍奉天的白步鳌,两人意气相投,拜了结拜兄弟。而且两人还有个说不得的大秘密:都是乱党同盟会的秘密成员。“咳咳!”眼前的这个青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感到额头还是烫得厉害,咳嗽了几声,这才道了句:“难不成还成了真?不是玩笑话?!”“大哥!你莫不是烧糊涂了!什么成真成假的啊!”张振华大感疑惑,洋人的医生说了,白步鳌这是发高烧,船上有没有什么药,有的也都给他吃了,能不能挺过去,还得看他自己“活下去的**”,洋人医生的话一说完,张振华就知道,活不活得了,就得看白步鳌的造化了,算他大哥命硬,硬生生是活过来了,可是这说话,却是糊里糊涂的。

躺在病榻上的白步鳌看了张振华一眼。“哦!没事,没事。我命硬,哪就这么容易烧糊涂了?!”旋即白步鳌便躺了下去,脑中却是翻滚着他醒来之前的记忆。电脑前。白元则在国内某论坛上因为清末和民初的历史跟网友吵了起来。“一派胡言!穿越过去的话,哪里有时间给你躲在角落里种田?!穿越者不投机就是个死!稳稳的!”“怎么可能!不种田,你当枪炮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么!”白元则向来对网友的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于是准备说:“大哥你有脑子没?老子要是穿越过去……”他在键盘上刚敲了半行字,猛然间便是一道奇异的光芒将他笼罩了起来,电脑用生硬的语言说道:“坐标,XXX,XXX。

时间:公元1907年五月。”再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发生了刚才跟张振华对话的那一幕。被白元则灵魂附体的这个人,叫白步鳌,表字元则,是陆士的中国留学生。白元则前生也算是对这段历史颇为了解,但是从未听过这个叫白元则的人,想必原本的历史上,此君因为发烧死在了从东京驶往烟台的轮船上,从而在历史上连个名字都没留下过。也正是这个巧合,白元则附体到了这个表字元则的陆士生身上。白步鳌一生的经历就像是快进的电影一样在白元则的脑海中快速的过了一遍。

至于眼前的这个张振华,祖籍奉天,是自费前往日本读商科的留学生。今年刚从明治大学毕业。他跟“自己”是结拜兄弟——两人都认为清廷积贫积弱,根本无力对抗列强,于是从革命同志,变成了结拜兄弟。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是同盟会的秘密成员。“振华,你将来准备怎么办?”背着手躺在床上的白步鳌问了在旁边倒水的张振华。“怎么办?”张振华愣了一下,“先回奉天吧。”他叹了口气,其实他倒是可以去两年前刚成立的户部银行的。只不过他张振华不想为垂垂老矣的大清王朝卖命。

这个时代的知识青年,都是有远大的理想抱负的。白步鳌侧过头来:“振华你想过实业救国没?”“唔?”张振华有些意外,他这个大哥,应该是个“战争狂人”才对,往日里,总是坚持什么“不破不立,破而后立”,“鞑子已经窃取中原二百余年,是时候还我汉人河山了!”再或者“非暴力革命不足改变国家之积贫积弱”,怎么今天张口就是实业救国?躺在床上的白步鳌当然知道张振华在疑惑些什么,无所谓的笑了笑,“回奉天老家,实业救国也不是不可行的,先从轻工业开始,而后是重工业和兵工业,有了重工业和兵工业才能支撑革命所需嘛!”“噗!”张振华好悬没笑出来,自己这个大哥果然还是那个大哥,并没有因为发烧而变糊涂了,果然,还是得靠暴力。

张振华仔细的想了下:两百多年前,鞑子进关后大量人口“从龙”入关,加之清政府从“首崇满洲”,维护“龙兴之地”的统治利益出发,乾隆以后对东北实行“封禁”政策,把大片大片的土地划作“围场”、“牧场”、“禁山”、“蒙地”禁止流民进入私垦,限制了东北的土地开发。因此,直到现在包括奉天在内的东北部分区域仍然是经济比较落后的边陲奥域。不过,鸦片战争后,清政府从增加财政收入和抵御沙俄侵略的需要出发,对东北的封禁逐渐放松,东北移民迅速增加。

山东、河北移来的农民掀起了闯关东的热潮。移民的增加和政府的弛禁放垦政策,促进了东北的土地开发。奉天地区各牧场、围场及封禁地陆续对垦民开放。随着人口和耕地的增加,东北地区的农业生产迅速发展。张振华是读商科的,又是进步青年,一直关心着国内的情况,最近的调查显示,东北五大主粮年产量总和为八百多万吨。东北出现了很多粮食剩余的州县,例如绥中县盛产粮食,谚云:“填不满的山海关,拉不败的中后所。”“大哥的意思是?”张振华压住心头的话问了句。

“从轻工业开始,咱东北不缺什么?大豆、花生、粮食。”白步鳌从床上坐了起来,“榨油厂、面粉厂,做得好了,想必不会比荣氏兄弟的茂新面粉厂差吧!”对于家乡的情况,白步鳌也清楚的很,每年从东北差不多要输出粮食五万石,花生五万斤,豆饼七八万块。这些初级的农产品,如果加工成面粉、食用油,利润翻几个番还是可以的。至于超过面粉大王荣氏兄弟的茂新面粉厂,则要看他张振华的本事了。“起家之后,则可开始着手机械、冶金、煤铁等重工业了。

”白步鳌吃不准后世著名的重工业基地现在的煤铁资源是什么情况——毕竟是龙兴之地,哪里能随随便便开矿?于是就没敢把日后的鞍钢给说出来,当然了,这会儿还没有鞍山这座城市,后世的鞍山分属眼下的海城和辽阳。“只是。。。”张振华叹了口气:“国家积弱,清廷又不振作,设厂开矿?谈何容易!别忘了,这可是鞑子所谓的龙兴之地!除非洋人、洋行,谁能在这开矿?”白步鳌默不作声,拿着茶杯在手中转了转,“创业艰辛,振华便从榨油、面粉做起吧,日进一步,百日百步。

点滴进步,总比不作为的固步不前要强上太多了。”白步鳌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抬抬手:“振华,出去吹吹海风。”“大哥……”张振华担心白步鳌刚退了烧。白步鳌一乐,道:“不足为虑。”两人便并肩去了甲板上。迎着咸湿的海风,背后是高耸的烟囱喷着一道道黑色的烟柱,向东望去,已经能隐约看到一条黑线,那里便是中国了!白步鳌忍不住大喊了声:“这是一个大时代!我来了!”两人到了烟台之后又坐船去了天津,前往北京。他白步鳌还要去陆军部报道呢。

从铁狮子胡同出来,白步鳌看着手里的一张委任状,竟然有些想笑。“大哥,那些官老爷们把你派去新军哪一镇了?”“哪一镇?”白步鳌哧笑了一声,从陆士归来的留学生,少不得也得是个新军的管带,可是自己的委任状上,屁也没有,只是说委派自己到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处报到而已。“无妨,不就是回奉天么!不是二十镇就是二十三镇吧,最不济,巡防营?”东三省总督府,昔年的清廷奉天将军府,现在是新上任的东三省总督兼管东三省军务的徐世昌的办公地点。

这是一座上下两层、建筑面积高达两千六百平方的欧式建筑。外部为青砖墙体,内部为人字架木结构,上为深红彩钢瓦房顶,建筑用料选材考究,雕饰精良。徐世昌的办公室外,有差役进去报了声,雕花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差役冲白步鳌点点头,他便正了正衣装——新军的军官制服,锃亮的马靴,笔挺的西式衣装。进门便抖擞精神的报了声:“报告制台!职部白步鳌,前来报到!”原本伏案在奋笔疾书的徐世昌抬起头来,一脸惊喜的抬头道:“哦!元则来了!好!坐吧。

”白步鳌也不多礼,除下军帽——这下一条长辫落下,倒是让他感到几分难受。拉开了板凳,便坐了下来。“元,万物之始也;则,万物之律法也。好!”徐世昌拿着白步鳌的表字做了开场白:“东三省改革方兴未艾,元则正应了东三省万象更新的意思!”就在徐世昌说他的开场白的时候,白步鳌也在捉摸着徐世昌的意思——开玩笑,这可是他两世为人见过的最大的人物了!在陆军部自己就像是皮裘似地被踢来踢球,毛的名人都没看见过。而且年过五十的徐世昌作为日后民国总统,也算是足智多谋之辈,他这一生最令人称道的,恐怕就是今后的这几年,将要在东北展开的新政了,想到这,白步鳌的心中便有了算计。

“元则曾留学东洋,见识非凡,不知元则对于新政有何看法?”果不其然!白步鳌心中窃喜了一下,徐世昌果真是跳不出这个问题,想了片刻,他便道:“以治兵之职,而辖管理民事之官,所务不同,利害亦异,隔阂既甚,牵制斯多,其终乃无一利之能兴,无一弊之不出。此乃积弊之因。”“唔?老夫的《通筹东三省全局疏》你竟也看了,原以为你等留学之人,多是眼高于顶,想不到也会看老夫的东西。”徐世昌摇摇头,继而目光灼灼的盯着:“不过,元则,你的看法是?”白步鳌那一通话,本就是人家徐世昌的原创,清廷政治最大的弊端是什么?不是专才专用,一任亲民官就要抓军事、政事、民事,林林总总,哪像西洋,事有专职,各司其职。

不过徐世昌对白步鳌的回答并不满意,毕竟他想知道的是白步鳌自己的想法。“职部窃以为,朝廷要扫除积弊,大了不敢说,放在东三省。首要剿匪,攘外必先安内!而后是发展轻工业,等有了底子,再发展重工业。三则是任人唯贤,有司各司其职,这就需要制台招贤纳士,人才济济,才是发展的根本。”白步鳌侃侃而谈,捎带着也为他义弟张振华的实业救国路线打个好底子。如果徐世昌在政策上偏向实业,那对张振华和白步鳌都有极大的好处。世昌点点头,白步鳌的观点,其实跟自己也相差无几,只是他心中还要再考考白步鳌——放眼全局。

“元则,跳出东三省呢?你怎么看新政?”因为白步鳌知道徐世昌是支持立宪的,于是道:“非立宪不可。纵观世界,西洋先有大不列颠之《权利法案》,东洋后有日本明治维新。大不列颠乃世界第一强国,甲午我北洋舰队又受挫于日本,凭此两点,足可见立宪之优。”当然了,他不认为徐世昌这种浸淫官场、从政几十年的老政客会看不到这些,于是抛出了他心底藏着的最大的秘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的秘密!“观我华夏,若要一改积贫积弊,则不可脱离世界之大格局。

”白步鳌抬头看了看徐世昌的办公室,西面墙上挂着一幅世界地图,便问了声:“制台,不知职部可否……”“但用无妨。”“那就请制台恕元则放肆了。”白步鳌快步上前,在地图上指着:“欧陆看似平静,其实如大洋一般,表面风平浪静,其实暗潮汹涌。昔有普法战争,德国与法国结怨。德皇又结盟与奥匈、俄国。后又与奥匈、意大利因突尼斯事件结盟,加重了与法国的龃龉。法国与德国昔日的盟友俄国又结成法俄同盟,两国与英国结成三国协约。至此,欧陆基本上变成了两个集团。

去岁爆发的摩洛哥危机,进一步加重了两大阵营的对立。”说到这,徐世昌作为一个老练的政客也嗅出了什么:“元则的意思是?欧陆就要不太平了?”“是!”白步鳌加重了语气:“欧陆必要在三五年内爆发大战!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定会爆发席卷欧陆的大战,元则认为,若是巴尔干半岛。”白步鳌重重的在地图上点了一下:“此地若是发生任何不测,战争则会立刻爆发。”“嘶……”徐世昌倒吸了一口气,他不是不知道奥匈帝国和塞尔维亚两国对此地都视若禁脔,而按照刚才白步鳌的推测,奥匈帝国一旦出事,德国就要卷进来,德国要是卷进来,那就少不了法国、英国、俄国、意大利的事儿了!而这几个国家出事,就代表欧陆乱了!“所以我朝振兴,就要看这三五年了!”白步鳌趁热打铁,他有十分的自信,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可避免,这个时代,只有他敢这么说。

“若是三五年内,我朝要是能荡清积弊,自然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徐世昌沉吟着,一语不发,许久之后,紧锁的眉头才展开。而后便是略作闲谈,冲白步鳌道:“元则世之英才,只是一营管带,是屈才了啊!”“职部愿唯制台马首是瞻!”白步鳌哪里听不出徐世昌的话来,赶紧行礼道。徐世昌点点头,在纸上匆匆几笔,往纸上吹了吹,墨迹未干,便递给白步鳌,不等他看,便说:“新军第二十镇第七十九标第三营管带。”。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铁流之奉系军阀 全文阅读,铁流之奉系军阀最新章节,铁流之奉系军阀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