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历史小说 > 铁流之奉系军阀全文阅读 > 132 包围

28 新闻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绿林草莽 书名:铁流之奉系军阀

“在座的记者朋友们,今天,我代表奉天革命军政府,特此声明:新民出现的革命军扰民现象,只是极少数份子搞的一场破坏,革命军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无故损害在华各国公民经济利益和人身安全的行为。对于新民一事,军政府已采取严厉措施,对暴行领导者进行公开处决。”刘光远清了清嗓子:“我希望借助记者朋友们手中的笔,替革命军政府再次重申:我们军政府只代表全体国民的利益,但凡有以身试法者,绝不姑息纵容!哪怕他是军政府中的人士,也绝不姑息!”说话的正是奉天革命军政府政治宣传委员会主任刘光远,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面对奉天全省各大报纸的记者——主要是奉天商埠的记者讲话!白督说了,这个叫做“新闻发布会”,以后还多着去了,让自己先来历练历练。

奉天也在筹备建立革命军政府的官方喉舌“奉天民报”,眼下正在紧锣密鼓的征募人才——其实人才也好征募,也有不少华人记者在洋人报社工作,他们升职空间极其有限,又要日夜“被”享受洋人的白眼,薪资待遇也不高,奉天民报的招聘启事甫一登出,便有不少记者前来应聘了。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眼下,刘光远还有的要对付的呢!“刘主任。”在刘光远宣布在场记者可以提问之后,他就点了一个戴眼镜的华人记者,那个记者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后说道:“听说近期将会有一批矿冶设备运抵奉天,同样的,还有兵工生产线听闻也在路上了,请问,奉天成立兵工厂,会不会从民间募股呢?还是说,是官营企业?”刘光远皱了皱眉头,军政府采买兵工设施、冶炼设施的事情,是奉天商埠人尽皆知的事情,可谓是谁都知道的秘密,但是军政府绝没有打算将此事摆在台面上明说,毕竟这事儿临时还没捅到奉天以外的地面儿上呢!而且这个记者提问也算是刁钻,对于这两件事情,根本就没有给刘光远留下一丝一毫反驳的余地——人家问的是:采用何种方式募集资金。

说得很明白,建不建厂这事儿,不用您说,我们都明白,你就是说没有这事儿,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咱们这些无冕之王也敢给你往报纸上写。“对于兵工生产线一事,鄙人无可奉告。但是矿冶设施一事,却有此事。实业方可兴国,东三省地大物博,伪清政府却不作为,放任这些宝藏埋藏地下也不开发,对于国计民生实属无益,但是军政府却坚持认为:工业,才是一个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基础!对于未来要投入生产的海城铁矿、以及铁厂,革命军政府将采取从民间募股的方式筹集资金。

当然了,军政府会派得力人手进行监管——或者说只是监督更为合适。”刘光远没敢多说话,白步鳌没有给他把兵工厂一事说出来的权力,只不过铁厂的事情关系国计民生,白步鳌曾经跟自己说过,所以可以在这里多说两句。至于剩下的,记者们又提问了一些尖锐的问题,都让刘光远或是敷衍、或是掩饰、或是解释的用春秋笔法糊弄过去了,突然间,记者席一阵骚乱,原来是一个华人记者闯了进来,口里喊了声:“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张作霖、吴俊升发表通电,表示响应奉天革命军政府起义!声明愿意加入军政府!”“什么!”“大清国在奉天掌握兵权的最后三人也反了两个!”现场一片哗然!与此同时,革命军政府也忙成了一团。

“钧座!张作霖,吴俊升表示响应起义!”“钧座!张作霖部从洮南南下至通辽止步。吴俊升部驻扎昌图厅。”电报官一遍遍的把最新的消息传到白步鳌的案头。当时留下白音大赉这个棋子是对的,蒙匪有效的铅制住了张作霖部,将其牢牢吸引在草原边上。至于吴俊升,这个熟练的投机客,在奉天事变中一个子都没损失,还响应起义,成了功臣?原本奉天巡防营手握兵权的几个人中,就只剩下了冯麟阁还在奉天东部的兴京厅负隅顽抗了。“给张作霖和吴俊升拍电报。

分别任命他们为军政府蒙东宣慰使、吉西宣慰使。让他们兵饷自筹,都是聪明人,知道我的意思!”白步鳌拍板决定道。这个意思很明确,不信张作霖和吴俊升会看不明白:就是让你们,滚出奉天!至于在蒙古草原还是吉林发展,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别忘了,吉林、黑龙江二省,可是有北洋大将曹锟带着第三镇弹压地面呢!狗咬狗,一嘴毛,剩下白某人在奉天看戏,多么好啊!至于冯麟阁,这个曾被俄国老毛子捉去关监狱的亲日分子,就算他归顺军政府,白步鳌还不想接收他呢!这种卖国求荣的人,杀他一百刀也不为过!等白某人处理完奉天的事儿,少不了要腾出手来对付他!而且炮灰部队都是现成的:目前以会党、绿林中人为主的国民警备军!通辽城中。

“妈拉个巴子,他白某人做事倒是个绝!”张作霖把手里的电报撕得粉碎,“话里话外就一句话:只要你滚出奉天,别无他事!”“娘球的!这子毛还没长全!做事怎的就这么狠毒!”绰号二虎的汤玉麟跟着骂了几句,“咱手下也有几千精骑,要不然,杀回去!”“杀回去?”张作霖苦笑着摇摇头:“二虎啊!你也不想想,咱们让白音大赉个兔崽子给吊在这大草原上,枪倒是有,可是机枪呢?大炮呢?上次白步鳌带着兵来协助剿匪,你也不是没看见,那机枪打起来,杀人就像是割稻子,那是一茬儿一茬儿的死人啊!咱们拢共就这两挺重机枪,根本都没有炮!可是你想想,他白某人吃了奉天军火库,枪支弹药先不说,人家机枪、大炮能有多少?再者你没听说么,人家手里还有一人就能拿起来的,叫轻机枪的东西!咱怎么拼?你说马快还是枪快?”让张作霖一阵训,汤玉麟的脑袋耷拉了下去,想了想,又心有不甘的回了声:“可是,咱就任这兔崽子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撒尿!?”“那倒不是。

”张作相吸了吸鼻子:“咱们也参加革命了,按照时兴说法,咱们跟革命军,那叫友军,咱们去要兵、要枪、要饷,他白步鳌死活不给的话,那就是‘出卖友军、出卖革命’,他白步鳌要做革命先锋,这个罪名,他担得起么?”“辅忱说的是,咱们就派人去,烦也要烦死他!他要是闭门不理,那也简单,捅到报纸上!让奉天百姓看看,这个革命先锋,是个什么货色!”张作霖咬咬牙说道:“咱们呐,不能指望别人,只能指望自己!我现在不也是蒙东宣慰使么?那咱也打出个革命军政府来!老子就不信了,这蒙东,还有谁是咱们对手!”。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铁流之奉系军阀 全文阅读,铁流之奉系军阀最新章节,铁流之奉系军阀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