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历史小说 > 铁流之奉系军阀全文阅读 > 132 包围

37 馆子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绿林草莽 书名:铁流之奉系军阀

“钧座,这家大烟馆,可是张副议长的产业。”那个班长把黑色的帽遮在嘴边低声说了句。“哦?”白步鳌抬头看了看店家的招牌:“张副议长家的产业啊。”白步鳌砸吧了下嘴:“我只是给了他国民警备军一个团的编制,可是他养活的人数,那可是跟国民革命军一个团的人数相同啊,有钱!真是有钱!”白步鳌摸了摸下巴颏,嘿嘿乐了两声:“走,去看看,这燕子窝啊,一年能给他张副议长下多少银元的金蛋!”这燕子窝,就是所谓的大烟馆了。掀开门帘进了门,就是柜台,两个伙计搭着毛巾打着瞌睡,脑袋跟磕头虫似地,不住的一点一点的。

柜台上摆着两个青花瓷瓶,上面盘龙舞凤的,看起来好不金贵。再往里间看,那就是一片云山了。这燕子窝,倒是大烟鬼们的一个好去处,不图别的,就冲这里全是清一色的上好滇土吧!这也是高级货了。云南这地方,紧靠着印度,自然环境和气候环境都与印度相似,鸦片的生产加工制造技术也都是从印度流入的,因此滇土的口味和质量都不比进口的大烟来得差,所以在国产的大烟土里,滇土是稳占头把交椅的。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张家的燕子窝的烟膏虽然是贵,但是确实好。

景山觉得,自己能帮照着王老板照看这里,的确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像他这种白相人——尤其还是个旗人白相人,钱来得快,去得更快,吃喝嫖赌外加抽大烟,哪一个都是钱窟窿。他当年在旗营的时候,一个月也就是发几两旗饷和军饷,无非就是凑合着抽点甘土,这甘肃的大烟比起滇土来,那是差劲的不能再差劲了,要让景山来说,这甘土还不如滇土的烟土渣呢!可是现在跟了张老板,哦,应该叫张副议长,那就不一样了!要不是去年张老板派人取了城门,他现任总督白步鳌撑死了也就是拿下个烂摊子奉天城!仗着这个“奉天起义元勋”的名号,张志高还坐上了奉天省议会的第二把交椅!还好自己有两手真本事,在张家的燕子窝里,自己拿得饷钱也多,从那以后大概就再没抽过甘土了,一个月,还能抽上两三次的滇土。

景山把一条烟膏搓成丸状,在烟灯上心翼翼的烘烤着,在烟灯昏暗却温度不低的火苗灼烧下,那烟膏很快就被烤软了,光滑柔软的,泛着金黄色的光泽,摸上去就像是涂了一层油脂一样的光滑,让景山说,摸过了烟膏,那才知道娘们的皮肤不滑!他把烤软的烟膏塞进烟枪的烟锅里,翻转烟锅对准了烟灯上的火苗,贪婪的吸了一口带着纯纯香甜的气息,他让那口香甜的气息在肺里过了好几圈之后,这才不舍的慢慢吐了出来。“上好的滇土!就是个香!”景山就像是饿极了的穷酸鬼一样,第一条烟膏让他几口就吸干净了。

他又在烟灯上烤软了第二条烟膏开始吸食,大概是吸了第一条垫了垫,解了馋,这第二条抽起来,就慢得多了。他闭上了眼睛,像是抿酒似地一口一口的吸食着,享受着那快感慢慢渗透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和这种极致的快感相比,玩弄女人的那点快感根本不值一提!没多久,第三条烟膏又开始了,腾云驾雾,神仙般逍遥的感觉顿时就充斥到了他的整个脑海。这时,景山听到他背后的那张烟塌上嘎吱一声脆响,他知道那是自己的个把大半个月的饷钱都换了两条烟膏,“穷鬼!”王二动也不动的骂了一声就继续吸食自家的滇土了。

殊不知,这响声,是白步鳌他们一行人弄出来的。“这位老板。”眼下时兴革命、时兴说新词,那看店的伙计也就没张口甩出个“客官”来,不管他有没有钱,只要是来享受,那就是给燕子窝送钱不是?叫人家声老板,人家觉得有面子,掏钱也爽利多了,“怎么,您不是奉天人吧?”白步鳌看那伙计是指了指自己和卫兵们的打扮,明显就是乡下老财进了城,再看看这副表情,狗屁也不知道的四处乱瞅,真是土的掉渣儿!于是他就笑了笑:“是,俺们都是海城弄着百来亩地的,这不过年嘛,来奉天城,也算是看看西洋景儿了!”他这话说得是不假,徐世昌倡导新政倒真是卓有成效,看看城中一条条洋灰马路吧!看看商埠里的点灯,总督府的点灯!那叫一个气派,听有去过南面的人说过:“咱奉天,就是北方的上海!”不过那伙计心里却暗笑了几声:百来亩地要是抽大烟的话,几个月下去,怕就得把老本儿也赔进去,他在这燕子窝时日也不短了,晓得这玩意儿的厉害,倾家荡产的他见得多了,哪怕是腰缠万贯的富商,说败了也得败了,何况一个土老财?白步鳌想了想,继续装成土豹子的腆着脸问:“这位哥儿,俺们没尝过这东西,您看俺们十几个大汉,怎么也得来上……”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卫兵,那一个个的何止是五大三粗,简直就是五大三粗啊!“怎么也得来上个十来斤!实话跟你说,俺们在家,一顿饭一斤肉那就是眨眨眼的功夫!”那伙计忍住了笑,使劲儿憋了一会儿,缓了缓,这才说道:“这位老板,十来斤呐,弄不好多了!咱这烟膏,都是明码标价!咱张老板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绝对童叟无欺。

这印度的土呢,一条膏咱卖三块钱一两,这滇土呢,就两块五了,再往下倒是真有便宜的,您瞅瞅这牌子上写着的,甘土,您给一块钱啊,就拿二两去尝尝鲜吧!”这伙计在阴阴沉沉雾蒙蒙的柜台后面,得意的说着:“滇土不敢说,这印度土啊,奉天城里,也就咱家最多,最好!”不过白步鳌却在想:“这么贵!这不暴利么!”你还别说,白步鳌对这烟膏,还算是有些了解的!熬制烟膏,是一门技术性较强的手艺,最早是从海外传入的,广东人得风气之先,首先学会了熬制,慢慢传入浙江、福建及其他地方。

这奉天的烟膏啊,不是从广州帮,就是从潮州帮手里买来的。甭管他心里怎么想的吧,嘴上也得有表示,于是把牙花子嘬得呲儿呲儿乱响:“嚯哦哦~这么贵!”。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铁流之奉系军阀 全文阅读,铁流之奉系军阀最新章节,铁流之奉系军阀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