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全文阅读 > 第114章 番外二

第7章好好活着第七步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雾十 书名: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好好活着第七步:那双湛蓝眼眸如寒冬最冰冷的天空,透着刺骨的锋利与绝对的不近人情。因为孝惠章在这样带孩子的过程里找到了乐趣,自此,宁寿宫就成为了每个皇子入学前必经的一道手续。小班教学让少了生母隔阂的皇子们彼此之间出处了挺深的感情,没了什么先入为主的“他是xx的儿子,xx是我娘的敌人,他也就是我的敌人”的想法,长大后彼此之间自然也就没有太过生疏,都还记着这一份情谊。可以说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皇家幼儿园,为康熙晚年间朝廷的团结和稳定做出了极其突出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

可惜,康熙现在没能想到那么远的未来,他只是在批奏折的闲余看着最近总是会时不时的往外冒满蒙语的六儿子犯愁,他觉得他儿子在慈宁宫和宁寿宫受到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他现在看胤祚的眼光越来越像看失足儿童了。自大清入主关内之后,康熙和他的皇阿玛顺治就一直在极力主张汉语文化的推广,他最骄傲的儿子太子胤礽和皇长子胤褆目前就是他的试验田。结果还没等他真的教出成果呢,他另外一个也很是喜欢的六儿子却开始掉链子了。而从胤祚身上,康熙看到的不仅仅是胤祚,还有他全都送到慈宁和宁寿两宫扎成堆儿子们,当初做出牺牲老五来满足嫡母孝惠章皇太后的决定已经让他痛心了很久,这要是所有儿子都尼玛只会说满蒙两语,充其量藏语的佛经背的流利一点什么的,他还全宫上下提倡个毛线的汉语文化啊!但到底怎么才能从正在兴头上的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处虎口拔牙,康熙始终没能在空闲的时间里想到对策。

——汉语文化的复兴任重而道远啊。三月十八万寿节,康熙的生日,因为西南三藩的战事以及东南的海贼为患,康熙二十八岁的生日过的极其节俭……只邀请了一部分姓爱新觉罗的家人不说,还在宴会上只请大家喝了碗粥就算了事,并旁征博引的为他这个抠门举动找出了好几位同为皇帝的前辈otz大清朝现在倒不是真的已经到了这种山穷水尽揭不开锅的地步,康熙只是想对朝野上下表达他的态度,不惜牺牲个人利益,也要与三藩血战到底!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是从明成祖朱棣“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的四不政策中衍生出来的话,也是康熙一直大为赞赏的一句话。虽然说清朝推翻了明朝的统治,并且在早年间大兴文字狱以防止明朝复辟,但大概谁都想不到,康熙心目中的偶像正是洪武大帝朱元璋,明朝的开国皇帝。康熙在很多方面都有效仿偶像的嫌疑,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工作狂态度。据不完全史料记载,在朱元璋登基集权后,他平均每天要看两百多份文件、处理四百多件事情,为了完成这些冗杂的工作,他不得不经常加班加点。

康熙现在也是这么一个呕心沥血的状态。很显然,他不仅是想要当一个好皇帝,他还想要当一个能够青史留名的伟大皇帝,所以这些工作他必须做,这仗他也必须打!为了满足他的个人追求,他不介意拉所有人下水。胤祚面对自己眼前的这碗粥,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拉下水的倒霉儿子,他讨厌喝粥,即便那粥做的再精美细致也不行!然后,因为拒绝喝粥而自然而然会把目光放在别处打发无聊时间的胤祚,就很神奇的在一众姓爱新觉罗的亲戚中,发现了一双蓝眼睛,为了防止有可能是自己眼花看错的情况,胤祚看了对方很久,很久……直到对方都不耐烦的瞪视回来,胤祚才敢真的确定,那真的是一双蓝眼睛!湛蓝的双眸如寒冬最冰冷的天空,透着刺骨的锋利与绝对的不近人情。

“=口=”这个表情已经不足以来表达胤祚在看到那个黑发蓝眸的卷毛男孩时的诧异与震惊,当然,在对方看胤祚的时候,胤祚已经低下了头,挡住了自己的表情。卧槽,怎么个情况?!混血?!混哪儿的啊亲?“就算你再不喜欢喝粥,也不要这么明显的拆皇阿玛的台。”太子爷小声在一边提醒胤祚道,“走神也给我低调一点!”“那,那,那是什么?!”胤祚终于结结巴巴的把他的问题问了出来。“什么什么?”太子爷一时有点困惑,他没明白胤祚在惊讶什么,他抬头特意看了看再平常不过的宴会,怎么都没找到能够让胤祚震惊的存在。

“那个蓝色的眼睛啊!”胤祚抬手指了指旁边坐着几个王爷家儿子的酒席,那一头小卷毛在一片黑长直中异常的显眼,“那是个什么东西?!”“那不是东西,咳,不对,”太子爷瞪了一眼带着他也说错话的弟弟,“那是固伦淑哲长公主的儿子查理,惊讶什么,当初淑哲长公主回来进宫请安的时候不是应该已经惊讶过了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以及,这个淑哲长公主到底是个谁啊?!“哦,对了,淑哲长公主去年回来的时候你刚好在闹病,皇阿玛和你都没去。

那你记不记得有次我跟你说乌库妈妈最疼爱的女儿回来了,我们的这位姑祖母给咱们每个人都带了来自西洋的小礼物?你最喜欢的那个西洋人偶就是姑祖母给你的礼物”!!!我以为你说的是巴林淑惠长公主啊,那个孝庄唯一活到儿孙满堂的二女儿阿图。“淑哲长公主就是巴林淑惠长公主的亲妹妹,咱们皇玛法的亲姐姐,皇阿玛的亲姑姑,明白了?”太子爷绞尽脑汁的开始给胤祚讲解爱新觉罗这一大家子涉及到了四代的人复杂亲戚关系。胤祚点点头,他明白是明白了,但他还有很多问题在脑海里萦绕,好比这位淑哲长公主为什么会活着,并且还生了一个混血,以及她本人现在在哪里,而且他俩明明都算是孝庄身边比较受宠的小辈,为什么竟然在半年内生生都没能碰到过一次?!这根本不科学!这当然不科学,胤祚没能碰上淑哲长公主很显然不是他运气背,也不是淑哲长公主自回来之后就深居简出,而是孝庄当初特意吩咐苏麻喇姑人为安排的,也就是说,淑哲长公主就是孝庄当初那句“注意那边”里的那边。

淑哲长公主名穆图,是个一出生就很特别的孩子,特别的聪颖,特别的受到皇太极的喜爱,以及……特别的心狠。穆图第一次显露这种狠辣,是在了孝庄年轻时后宫斗中最大的敌人,她的姐姐,宸妃海兰珠身上。虽然没有人可以证明当时才五岁的穆图和宸妃的皇八子之死有直接关系,但身为穆图的母亲,孝庄却有着别人无法感受到的玄而又玄的母女连心,她的直觉告诉她,下手的人就是穆图,即便她看起来根本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份心智做下这种天衣无缝的事情。

但穆图却对一母同胞的姐弟很好,很是维护他们,特别是对当时还年幼的福临,可以说福临最信任的亲人不是孝庄,而是穆图。孝庄见穆图姐弟和乐,也就没再对穆图过去做的事情深究,毕竟她也真的挺恨海兰珠的,海兰珠得势时她们母子过的那根本不叫人过的日子。特立独行的穆图做出的出格事儿还有很多,好比十五岁的她拒绝了下嫁蒙古,一个人跑到海上当起了什么海盗,也好比顺治八年,她十八岁时救回来了一个西洋人,说他是来自一个叫英国的地方的白金汉公爵,他效忠的皇室被乱民攻占,据说要推翻皇朝统治什么的,这让孝庄震惊极了,改朝换代她能够理解,但什么叫再也不要皇上了?这,这,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后来穆图就迷恋上了那个她救回来的公爵。

六年后,也就是顺治十四年的时候,那个公爵又秘密回国,想要帮助他效忠的国王夺回王权,穆图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走了。那一年,荣亲王天祚刚刚出生。顺治十九年,穆图带着绝望回国,她爱的人帮助国王复国成功,但她却还是没能得到她想要的爱情。顺治二十年,荣亲王天祚死。康熙三年,帮助国王复国成功,却也被鸟尽弓藏的白金汉公爵因玩弄阴谋而被囚禁,穆图再一次动身前往了英国。之后直至康熙十六年年底,穆图才再次回来,带着她和爱人生的九岁大的儿子查理。

谁也说不上来天祚的死里有没有穆图的影子,但孝庄却一如当年宸妃的儿子死时一样直觉穆图绝对脱不了关系。她觉得她是能够理解穆图的,穆图极其憎恨皇上专宠某一个人,因为正是当年皇太极专宠海兰珠,才让她们母女过了一段极其凄惨的宫廷生活。顺治专宠董鄂妃,想来穆图是在董鄂妃身上看到了海兰珠的影子,再加之她当时的情绪很不对劲儿,这才……但无论如何,不管当初下手的是不是穆图,孝庄都觉得她不能再让穆图和肖似天祚的胤祚对上了。孝庄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命,很神奇的,天祚出生时,穆图刚巧走了,胤祚出生时穆图也很巧的还是在国外,在天祚出生后几年,穆图因为情伤回国,胤祚出生后不久,穆图又带着儿子回来了,好像冥冥中自有定数,两个中只能存在一个。

幸而,孝庄最终打破了这个魔咒,在康熙十七年把女儿劝回了英国,而在穆图住在京城的这段日子里,苏麻喇姑也很努力的没让她和胤祚对上,孝庄觉得,惨剧大概不会发生了。这才在万寿节上让穆图独自离开后留下的儿子出现在了宴会上,向所有人宣告了这个外孙的存在。……一个时空中只能存在一个穿越者,又或者重生者,这是时空移民管理局铁的纪律,胤祚当初培训时根本没有好好听,但他被耳提面命的记住了一点,一旦遇到没有管理局相关手续的时空黑户,作为这个时空中唯一合法合理存在的他,有义务也有责任去消灭对方。

胤祚曾经问过为什么,但组织上给出的答案却是另外一套彻底把他绕晕的“科学”,他自己本人总结大意就是平行宇宙就管理局目前掌握的科学技术可以探测出无数个,但一个平行宇宙在一个时间段内最多只能同时容纳一个时间坐标紊乱的人。一旦人数过多,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混乱惨剧,甚至影响到周边另外几个平行宇宙。所以为了防止平行宇宙被破坏,面对极有可能是时空黑户的淑哲长公主,胤祚能选的就只有一条路,送对方归西。长叹一声,胤祚愁眉不展,明明当初培训的时候说的是这种情况少之又少,毕竟平行宇宙有很多,每个宇宙的时间段又被分为无数个,他只占其中短短的百年,遇到类似于病毒一样存在的时空黑户基本是中彩票的几率。

怎么这彩票偏偏就被他遇到了呢,真是愁死个人了。淑哲长公主是不是时空黑户还不一定,胤祚能不能弄死淑哲长公主也不一定,最重要的是,他是打心眼不赞同这种打着好像很高义的旗号,却干着刽子手工作的消灭行动。毕竟穿越和重生这种事情很可能也不是对方自愿的,都是被动型,谁又能说自己一定是合理存在,而对方就是病毒呢?“皇阿玛,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胤祚最终还是选择了大事不决问康熙。康熙头也没抬,继续伏案在奏折的海洋里,只是出声说了一句“想问什么,说”来表达他确实听见了胤祚的话。

“呃,就是,如果你必须杀一个人,因为从某种理论上来讲,那个人和你只能存在一个,但这种理论在你看来却是很荒谬的,那你还会杀了那个人吗?”康熙停笔抬头,看向自己的小儿子:“你怎么会问这个?”这么血腥暴力的问题跟他儿子一点都不搭啊。胤祚晃了晃自己手里作为打掩护用的西洋童话书:“故事里说有人听到一个预言,他和他一生的劲敌两人只能活一个,于是那人就要杀了预言里的人,我觉得预言很荒谬,所以不知道那人做的到底对不对。

”康熙笑了,摇摇头,重新提笔批奏折,只留下了一句给胤祚:“这个问题的关键点不在于听到那个预言的人是怎么想的,而是预言中的人是否也听到了这个预言。”你不想杀死对方这没错,但你又怎么能保障对方不会先一步杀了你。“那如果不让预言中的人听到预言呢?”“那你又如何肯定听到预言的人就一定比预言中的人更早听到这个预言呢?“!!!”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就彻底通了。胤祚半夜强烈要求选择了去毓庆宫跟他二哥胤礽睡,在与胤礽抵足而眠的时候,胤祚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充满好奇和渴求的看向他:“哥,你再给我讲讲淑哲长公主呗,我对咱们这个姑祖母特别,特别好奇。

”“好奇在哪里?”太子爷一边搂着弟弟香香软软的小身体,一边笑着问。“全部都好奇,你就说说嘛。”然后,胤祚就知道了他得以保留现在这个黑长直发型的根源,源自于淑哲长公主小时候对皇太极的一次提议。——改变发型的前辈原来在这里!但是不对啊,管理局应该不会犯这种同一时间段存在两个有合法手续的人的低级错误。“你是说,顺治十九年咱们姑祖母还回来过一次?”胤祚震惊极了,“我怎么不知道?”太子爷递过来一个极尽鄙视之能的眼神:“你能知道什么,那个时候还没你呢。

”谁说那个时候没我的!胤祚在心里反驳,只不过当时他是以另外一个身份存在着而已。然后胤祚猛然间意识到,好像他感觉身上的剑三系统就是从那年开始不断提醒他,他中了负面效果的,但他怎么都没能找到他到底中了什么负面效果,如何解除这个负面效果,以及负面效果的来源是哪里。然后二十年二月他就死了。有些事情到这里好像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胤祚觉得除了为什么他没在顺治十九年知道有淑哲长公主存在的这个问题以外,他基本已经搞清楚了自己第一世死亡的原因,原来不是我方太无能,而是敌方太变态,她一直隐藏在他根本不知道的地方!“那淑哲长公主什么时候会回来啊?”“这我怎么知道,她扔下儿子独自向乌库妈妈辞行时我又不在场,我只是朦胧的知道她西洋的额驸有了很大的麻烦,除了爵位,一应职务都被撤销了,狡兔死,走狗烹,帝国破,谋臣亡,这种事情自古有之,但人在情中就是看不透,你以前告诉我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一如姑祖母一意孤行的爱上一个断袖,也一如那个断袖傻乎乎的喜欢上一个国王。

”“!!!”胤祚表示今天收获的信息量有点大,你容我先缓缓。好比,二哥,你不会跟历史上说的那样真的对男人的兴趣大于女人吧,要不为什么你关注的焦点总是这么与众不同,我就不信长公主喜欢上个断袖这种事情孝庄能嚷嚷的满世界都是!然后……白金汉公爵二世喜欢查理二世?!不是白金汉公爵一世和查理一世之间有问题嘛,怎么现在变成儿子了?!果然好基友的儿子们也是好基友啊。最后,长公主这姑娘脑子没问题吧?!胤祚在这一刻终于不禁在心中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想把弯变直,这跟硬把直掰弯一样是他的雷点,也是他始终无法理解的一种做法,每个人的性向都是值得尊重的,这与他爱的到底是个男人,还是女人无关。

一己之私转变别人性向是很不道德的。而且长公主是怎么给一个同性恋生儿子的,她强上了他?【喂好吧,胤祚能够想到的只有三种可能,白金汉公爵是个bi(双性恋);又或者查理根本不是淑哲长公主和白金汉公爵的儿子;以及……查理和查理二世的名字之间真的只是欧洲同名率极高的巧合吗?这样想来,既然当年白金汉公爵没有因为淑哲长公主的救命之恩就感激她,娶了她,又怎么会因为她在他获罪之后千里迢迢前往英国就感激她,进而还和她结婚生子呢?不会吧,胤祚先被他自己的猜测吓到了,淑哲长公主也许根本就是在诓孝庄,她根本就没有和白金汉公爵结婚?!就这样没名没分像很多欧洲女性那样当了别人的情妇,还是一个很可能对她根本没性趣的人的情妇……这对于一个帝国公主来说绝对是足够打脸,以及不知羞耻的表现了。

虽然胤祚很不想这么措辞严厉的形容一位女性,有可能是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吧,但他始终坚持认为,女性有追求爱的权利,但也不能打着所谓追求自由恋爱的旗号就做一些恬不知耻的事情,好比给别人当小三,也好比不爱惜自己与家人的名声去给别人当情妇。说的严重点,这和婊-子又有什么区别?不对,不对,胤祚摇摇头,在不知道真相之前,他不能这么主观臆断,妄下结论,用他自己的想象就去否定一个人,他一定要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于从哪里入手查,胤祚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人选——查理。

万寿节的当天晚上,查理就被疼爱女儿的孝庄接进了宫里住,吃穿用度比照皇子,暂住慈宁宫,等为他准备的东五所的院子修葺好了他就会搬过去和皇长子胤褆当邻居。而上学的问题,查理当然也是跟太子他们一起,只是大清朝皇子入学有个特别神奇且坑爹的规矩,皇子的入学时间并不固定,而是需要钦天监择良辰吉日的。所以在钦天监没有给出一个哪天适合查理入读的准确答复前,查理就只能跟皇家幼儿园的几位先混着了,熟悉一下未来的生活环境以及同学同事。

于是,在查理对上胤祚的第一天,全宫上下就传遍了太皇太后最近最宠爱的公主子查理,和皇上最宠爱的皇六子胤祚打起来的消息。十岁的查理和两岁的胤祚打,可想而知谁会死的比较惨。胤祚被罚跪慈宁宫的吉云楼(供奉佛像的万佛楼),因为他把他的小叔叔打的鼻青脸肿,还撒谎拒绝说他为什么惹了他小叔叔生气。没错,被罚的是胤祚,被打的是查理,虽然胤祚人小个不高,还武力值弱,但架不住他亲友团强大啊,他的几个兄弟都上手了,虽然他们几个都没查理大,但他们人多,蚁多咬死象,以及那头大象本身就有要装可怜的嫌疑。

所以说胤祚其实不是一个人罚跪吉云楼,还有他的另外几个兄弟。大家一起面对着一万余尊的五彩描金擦擦佛母像,虔诚的深刻反省自己,他们太冲动了,打人怎么能没注意是否会被人看见呢,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说说吧,你跟查理到底怎么回事?”来探班的太子爷的开口问道。“我真没说什么,哥,你要相信我,我就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想他额娘了,真的,苍天可鉴!”胤祚觉得他简直冤死了,他为了打探淑哲长公主的消息可谓是把姿态放到最低,以抱康熙和雍正大腿的热情去对待查理,谁想到他刚开口,查理就直接起身把他推了个跟头,他完全懵了,由顺治和康熙两代帝王惯出来的脾气让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打回去,再后来胤禛他们就来帮忙了,之后……查理就鼻青脸肿了。

“不错,都学会用苍天可鉴了,但是你什么时候撒谎技术能提高一点,恩?你自己说说你给的那个理由能站住脚吗?你要真只是问问他想他额娘没有,他能打你?除非他疯了。”但这真的是事实啊!胤祚欲哭无泪,为什么他说实话都没人信,那个比狼崽子都狠的家伙实在是太糟糕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全文阅读,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最新章节,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