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八章:祸起.萧墙.破金汤(四)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听到玛纳菲的呼喊,索恩•玛雅终于完全停下了脚步――她缓缓地抬起头来,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白色巨人雷吉奇卡斯身上散发出来的虹光和洞顶忽明忽暗的青绿色光芒混在了一起,将她的身躯在地上投下了长长的影子。尽管抬起了头,但是索恩•玛雅的表情依然隐没在阴影之中,她站定在原地,全身没有丝毫颤抖,只不过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玛雅,你知道现在莉姆•罗格所代表的地球联邦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说真的,我们也不愿意这样,但是,现在一切要以吾主的计划优先考虑!”同样此时依然用枪指着利姆•罗格的帕尔帕斯特也站在雷吉奇卡斯的肩头,居高临下地对着玛雅大声喊道,“玛雅,刚刚接触这个复杂世界的你是不会理解这些东西的,我们也不会奢望你能够马上理解,只是希望你现在不要做出让我们都会后悔莫及的举动!”“……不。

”在帕尔帕斯特声音消失的一阵沉默后,索恩•玛雅的坚决话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不会……丢下莉姆。”尽管这番话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但是在听到索恩•玛雅的回答之后,玛纳菲依然以镇定的语气反问道:“为什么?玛雅,你明明刚才已经下定决心的!我知道,你心中一直矛盾,即便是在答应我之后也是犹豫不定,但是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为了吾主的计划,我们都在支持你摒弃这些思念,你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失望……”“因为沙奈朵与齐拉已经支持我这样做了。

”玛雅嘴唇抿了一抿,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它们尽管没有直接指出,但是我知道,它们是希望我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说实话,玛雅,它们……也只是因为实在看不过去你如此悲伤才这样说的,我知道,无论是齐拉,还是‘光辉之塞娜特’,它们的初衷都不是想看到你现在与我们这样对峙的情景。”听到索恩•玛雅这样说,沙地龙刃在一旁也不禁开了口,“你我都知道伊甸星现在面临的是多么可怕的危险,我们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家园由于我们的缘故而遭到……毁灭,相比之下,这个地球联邦舰队舰长的女儿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危险,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啊……”“……但是――但是!但是,莉姆她什么也不知道,请相信我……我和她相处的时间比起你们任何一个都要多得多!她只是一个希望能够得到四周人重视的,喜欢虚荣的女孩子……她只不过是一个一直以来肩负了太多父亲的要求,以及母亲的遗愿的女孩子……没错,刚刚来到这颗星球上的时候,她的确实是看不起我们的,把我们看作没有开化的土著……但是,但是……当她和我们相处的时间逐渐变长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我们这颗星球比起他们的舰队而言,有着更加亲切而可爱的地方……那就是,人情味!”玛雅声嘶力竭而又断断续续地大声呼喊着,似乎面前玛纳菲以及刃的驳斥她根本没有听到一般――而说到后面,玛雅也不能自抑,一下跪倒在地上,声音也逐渐地底落了下去,其间还带着些许悲凉的笑声,“是啊,人情味……在莉姆看来,我们的这个世界,真的比她的那个世界好上许多吧……这个充斥着敌视的世界,这个充斥着不信任的世界,这个为何而战的理由早已忘却,但是战争本身却如影随形一直自太古时代延续到现在的世界……谁都希望改变这一切,但是谁也没有看到,我们的这个世界上至少还存在着比莉姆那个世界光明的一些……东西……但是,难道现在你们也要将这一丝优于他们那个世界的东西……彻底抛弃吗……”“改变这个世界,然后我们将会得到更多,玛雅。

”玛纳菲静静地听完索恩•玛雅的哭诉,然后依然以平淡的语气开口说道,“‘神’的意思也是这般。没有破就没有立,万事皆如此。”“……即便一定要改变这个世界,但是美好的东西也一定……要打破么……至少,不能……让无辜的人也受到牵连啊!”玛雅抬起满布泪痕的脸继续呼喊道――尽管她此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话很无力。“我原来一直持有你这样的想法,玛雅。但是……但是我现在明白了。当我看到萨托西……不,也许称他为‘智’更好一点――没有丝毫顾虑便击杀了那些勘探队队员的时候……当我看到面对那种情况,却依然坚持支持大贤者的地球联邦舰队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

”玛纳菲说到这里,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并且扬起了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是抱有改变世界的信念,即便初衷不相同,但是……他们的信念都是如此的强烈……而他们现在也或多或少地取得了成功。反观我们,肩负着吾神许下的重任,现在却依然犹豫不决……要击败敌人,必须让自己……胜过敌人……才可以。”“――那就是让自己也变得如同他们一样冷酷而无情吗,玛纳菲大人!?”玛雅没有开口,反倒是在不远处,沙奈朵“光辉之塞娜特”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得出来,它此时十分激动,以至于嗓音都已经开始颤抖变调,“……我……我宁愿您依然是我一直景仰的那个……始终关心子民疾苦,被全共同体所敬佩爱戴的……‘沧海王子’。

”“……你也对我失望了么……‘光辉之塞娜特’。也许我不该这样?哈……但是,你又是因为什么才会改变你那颗本来已经坚定的拯救世界之心了呢?你们何尝不知道,这个世界正在腐朽――或者说早已腐朽!忘记了吾神,自认为‘现在是凡人与口袋怪兽创造一切的时代’的人们;失去了信仰,只想以战争获得这颗星球最终归属权的两大派别,何尝不是这种现状的代表……面对这一切,我们都曾经拥有同样的渴望,那就是改变世界。”玛纳菲听到沙奈朵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本来有些失望与恼怒的表情就变作了释然,它无奈地耸了耸肩,似乎有些伤感地笑着说道,“‘光辉之塞纳特’,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们现在不同以往。

没错,这样做的确无情,但是这便是我们的命运。如果拯救世界的命运非要我们成为被后人唾骂的无情者,我想我还是变成这样的好。”“……玛纳菲大人,您可知道么?智……和茂……两位大贤者……他们一直以来……也如您一般所想。但是……他们现在……您也知道了……他们所秉承的这种信念……现在已经将他们……带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听到这里,沙奈朵的神色更加悲伤,它几次欲言又止,但是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将这番话说了出来――“他们……他们曾经是拯救这个世界的……英雄,他们为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不再由OverMind控制……曾经赌上了自己灵魂的自由,而他们在得知这个被拯救的世界重新笼罩在OverMind的阴影下的时候,他们又是义无反顾地回归至此,投身其中……他们也向您所想一般,‘为了世界,哪怕我们背上永恒的骂名’……但是这样又如何?他们现在成为了整个星球的敌人,无论理解与否,他们现在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现在已经身不由己……只能继续地向着更加不可回头的地方走去……”“――够了,‘光辉之塞娜特’……你被他们的思想洗脑了……一定是的。

我知道,希戈鲁大贤者和那个卢卡里奥一直在袒护着你,所以你才能够与我进行了么久的没有干扰的通讯……但是,你没有察觉到他们对你思维深处的控制吧……”玛纳菲用力地摇了摇头,打断了还想说什么的沙奈朵,沉声说道,“不要蛊惑我了……我已经下了最大的决心摒除自己的杂念……”“玛纳菲大人,您……您不要再骗我们了!您明明是一直在强自抑制着……自己的真实想法的!”就在此刻,玛狃拉齐拉的呼喊声也从沙奈朵那边传了过来,听得出来,齐拉此时也已经带着哭腔,“……我知道,您的心里面一样……一样矛盾,但是……您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像玛雅一样,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做出选择呢!?”“因为……我是‘神圣口袋怪兽’!我不是你们一般的凡人,只要做好自己无愧我心就可以了!我……我的力量是由吾神赐予的,那是源自它的力量,而现在,这本应属于吾主的力量正在我的血液里面流动……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会感到肩负着莫大的……责任。

”终于,齐拉的话语仿佛是一根锋锐的针头,将玛纳菲那已经宛若充得鼓胀的气球一般的气势“砰”地刺破,爆炸得连一片残渣也没有剩下――在听到齐拉的话语后,本来犹自镇定的玛纳菲仿佛被捏到了最痛的地方,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一阵失态的怒吼――但是很快地,它的声音低了下去,目光也开始涣散起来,显然,玛纳菲此时终于也显露出来了它此时内心真正的东西,那就是纠结:“我不敢去想象……想象我能够遵从着自己的命运行事,因为那是有悖于吾主的意愿的,在我们诞生之际,冥冥中吾主的命令已经深刻地刻印在了我们的脑海之中……我们不能去违背,也从未想过去违背。

我一直都认为我们这些‘神圣口袋怪兽’生来便是……便是得幸于吾主的力量才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可能……类似于报恩还是什么的心情吧,我们一定也要将这种力量归还于吾主才可以……”“吾主本来的意愿的确是这样……但是,它不是也说了么……它现在只希望看到这个世界上的子民们能够快乐地遵循着自己的意愿生活下去……那些所谓的命运与责任,只让它一人承担……就已经够了!吾主既然这么说,玛纳菲大人……您就应当放下这份负担!”齐拉继续声嘶力竭地喊道,“为了承担这份不得已的责任而变得冷酷无情,难道,那就是您心中一直期望的结果么?”“……不!齐拉,你不要……再说了!”玛纳菲用力地摇着头,似乎想把齐拉的话语自脑海中清除出去――却又无能为力――它的整个面庞都因为痛苦而扭曲,身体也是有气无力地跪了下去,“……我已经决定如此……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我心中的纠结难道你们还嫌不够多么?天啊……不!!!”“抛弃这痛苦吧……玛纳菲大人……求求您了!”玛雅和沙奈朵也在哀求。

“……玛纳菲大人,‘智慧使者’似乎又对我们发出了警告……”就在这个时刻,一直都神色黯然默不做声的德雷克•帕尔帕斯特突然开口打断了这难捱的痛苦气氛――他抬起头,眯着眼睛凝视了一会儿洞顶自很久之前开始便一直在闪烁不定的青绿色光芒,开口说道,“‘大敌临近,时间紧迫,速速离开,不可耽搁――约克西’。”“怎么?”玛纳菲听到帕尔帕斯特的提醒,也全身一震,连忙回过头来望着洞顶,喃喃自语――青绿色的光芒倒映在它的瞳孔之中,映出些许的悲伤与惊讶――“约克西……你们……难道也支持不住了么……本来不应当这么快就警告我们的啊!”“玛纳菲大人,尽管十分稀薄,但是我依然能够断定远处有陌生的气味,看来约克西大人的警告所言非虚。

”刃伸着脖子抽了抽鼻孔,似乎在嗅着空气中的气味,然后思索了片刻开口说道,“我们沙地龙的嗅觉能力您应当是知道的,您如果还信不过的话……”“但是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没有……了结。”玛纳菲重新低下了头,声音也不像方才那么坚定,“……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时间来不及了,玛纳菲大人!何……何况,比起现在的情况,难道……这件事情还那么重要么……”索恩•玛雅依旧跪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好……吧。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玛纳菲终于耸了耸肩,似乎是做出了妥协――而它的话语也彻底变得有气无力起来,“……那么……我命令你,放开……莉姆•罗格,雷吉奇卡斯。但是――”话语一转,玛纳菲的声音似乎依然透出来了一些不肯妥协的味道,并且,随着语气的突然转变,玛纳菲也突然有所动作――随着雷吉奇卡斯松开巨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昏过去的莉姆•罗格如同一片树叶一般,在索恩•玛雅等人的注视中,自雷吉奇卡斯的掌心滑落而下――但是,就在她的身体离开雷吉奇卡斯手掌的一刻,数个淡蓝色的水球凭空出现,还没有让其他人反应过来,看似晶莹剔透吹弹即破的水球突然随着玛纳菲的手势化作了粗大的绞索!没有任何反抗,即便莉姆•罗格清醒也来不及有任何的反抗,她的四肢立刻被水化作的绳索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然后,一个水球托着她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上,紧接着,这个水球也化作了类似于枷锁的形状,套在了莉姆•罗格的脖子上。

“……您……您这是……玛纳菲大人,您这是干什么?!”看到此情此景,在瞠目结舌了一阵后,索恩•玛雅终于回过神来,她一边自地下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直奔向犹自昏迷不醒的莉姆•罗格,一边抬起头有些愤怒而不解地对玛纳菲开口问道,“……您……您难道还是信不过她吗?即便您妥协了……也不肯做出最后的让步吗?”“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大的……地步了,对不起……我已经尽力……尽力克服了我内心的纠结。

”玛纳菲没有直面已经抱紧了莉姆的玛雅,也没有将求助的视线投向很久之前就开始闷头嚼草棍的德雷克•帕尔帕斯特,它只不过再次闭上了眼睛,沉声说道,“……我们……先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毕竟这才是最紧迫的……其余的事情就如你们刚才要求一般,等到我们逃出去再说吧――‘光辉之塞娜特’!”“……是……玛纳菲大人……您……您要我做什么?”听到玛纳菲突然回心转意,沙奈朵又惊又喜,尽管不知道玛纳菲此时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是究竟“还是变回了那个曾经熟识的沧海王子大人”,心中终究是快慰了一些――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放缓了起来,“……能够达成共识是太好了……玛纳菲大人,您终究还是……和智茂两位大贤者不一样的……”“玛纳菲大人,您真的还是不能相信……莉姆么?”抱着面色惨白昏迷过去的莉姆,玛雅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稍稍平复了一下还有些纷杂的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尽可能平静的声音问道,“她……您明明是知道她现在是多么可怜的一个女孩子的……按照她的说法,现在……她的父亲已经生死不明了,曾经信赖的那些上级或者下级全都成为了要追杀她的存在……说实话,我能明白她现在的这种……孤单。

我一直都是没有依靠的……”“好了,玛雅……我们走吧,这与方才相比……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况且没有时间再抱怨了……”玛狃拉齐拉看到索恩•玛雅还是心情十分沉重,叹了口气,自雷吉奇卡斯身上一跃而下至玛雅的身旁,然后拉了拉后者的披风,“约克西的警告绝对不会是虚假的情报,刃也嗅到了可疑的气味,很难说是不是大贤者或者是地球联邦的人员……”“……好吧,我们走!”玛雅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停止了抱怨。她费力地背起昏迷的莉姆,在齐拉的陪同下向着第二只雷吉奇卡斯走去――望着他们的背影,玛纳菲的表情异常复杂――不同于依旧面无表情闷头嚼着草棍的帕尔帕斯特,在忽明忽暗的青绿色光芒照耀下的玛纳菲似乎脸色也是忽明忽暗,在一阵不知道是在低声笑还是在干什么的全身颤抖后,终于,伴随着玛纳菲的命令,雷吉奇卡斯们再次迈开了巨大的步伐前进――而这一次,成员多了一名地球联邦的女孩子。

……“――暗影冲击!”伴随着惊天动地,震动整个隧洞的怒吼声,无数道似乎是有形有质的黑色气浪如同奔涌的海潮一般,顿时充满了整个地下空间――厉风阵阵,无边的黑色浪潮已经将青绿色的光芒尽皆淹没,但是隐没在黑气之后的那双血红色瞳孔里面透出来的却不是必胜的得意,而是越来越谨慎而不安的小心翼翼。果不其然,就在黑气尚在张牙舞爪的时候,碧绿色的光芒已经划破这道看似不可撕裂的障蔽,紧接着,所有的黑气在这一瞬间化作惨碧色的烟云四下迸散,而一个全身散发着比洞窟顶部还要耀眼的碧青色光芒的身影,已经向着黑气之后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所处的位置疾扑而来!“有我在,即便你是大贤者的同契者也嚣张不得!”又是一声怒吼,金红色的炙热火焰卷起星星点点闪烁着耀眼火光,同样滚烫至极的熔岩,对这个青绿色的身影劈头盖来――但是对方却根本不为所动。

青绿色的身影忽地跃起,在它的身后,黑白相间的硕大躯体宛若一座小山轰隆隆地滚了过来,还没有让这边有所反应,硕大而滚圆的家伙已经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扑向火焰的源头――见到情势突变,“熔岩使者”席多兰恩哼了一声,四足发力,以闪电般的速度跃至洞窟墙壁上躲避攻势――硕大的黑色家伙虽然威猛有余,但是显然与青绿色的身影相比却失之灵活,这一下根本刹不住车,只能依旧重重地砸在方才“熔岩使者”席多兰恩所处的位置。顿时,整个世界树之城“尤加特拉希尔”仿佛都在颤抖,纷纷的乱石如雨点一般自洞顶下落。

地面依旧在剧烈颤抖,但是席多兰恩却并没有受到这一招“地震”的伤害――借着这一瞬间的空档,一只白色巨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席多兰恩自洞顶轻巧地抓起托在手中,躲过了这一劫。而仍然趴在地上到现在才开始有所动作的硕大家伙,现在才发现更加棘手的敌人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两只雷吉奇卡斯成左右夹攻的犄角之势大步奔来,每一只雷吉奇卡斯都是铁拳紧握,拳带风声,直击而来!“――班基拉!”不知道什么时候,茂已经跃到了青绿色身影的前面,他的双眼里面如同上次与这些白色巨人对阵式一样,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而手中的权杖顶部更是青芒大盛,“替卡比兽挡下这招!”“……不行,是‘近战’!”智的身影也自烟尘与飞舞的乱石之间跃至战线前方,跃至茂的身旁。

他飞速地扫了一眼越逼越近的两只雷吉奇卡斯,随后便伸出了同样握在手中的权杖,“还是回来吧,卡比兽,还有针叶王!”――伴随着智的呼喝,顿时,权杖顶部的珀尔晶石一阵红光闪烁,智与茂两人身旁的绿色身影――针叶王――以及远处的黑色硕大身影卡比兽――全部在一阵红光闪烁后消失于无形。而雷吉奇卡斯发现情势有变,连忙收住攻势――但是已经晚了。“基拉提纳,约克西,还有席多兰恩,你们这些家伙们看来还是没有品尝我们真正实力的怒火么――很好!”智的声音不知道为何十分高亢而尖厉,即便是一旁的茂听到这几句话的奇怪语调也担心地多看了他几眼――但是他此时的脸上倒不如同以往一样有些癫狂,而是极其沉静,沉静得异常――又是一阵长笑,然后智便扑了出去,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赤红色的影子,而目标竟然是在雷吉奇卡斯之后,依旧隐藏在黑气之中的基拉提纳――“茂,雷吉奇卡斯留给你来对付,我来会一会这个竟然连‘时间咆哮’和‘空间切裂’都能轻松挡下的‘不朽者’!”“……”看到宛若一道闪电一般,瞬间就越过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雷吉奇卡斯们的智,茂抹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渗出在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涌动起一股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感觉。

而几乎是在智冲出去的同一时刻,那边的黑气已经开始重新凝聚,似乎这个自智和茂在赶往空间扭曲异常地点中途半路杀出来的基拉提纳终于要再度显出真身了;而雷吉奇卡斯们也同一样刚刚回过神来的席多兰恩转过身去,准备协助基拉提纳联手对付这个似乎不知天高地厚的智。似乎已经被遗忘的茂叹了口气,明白他此时的真正任务是要干什么――他暗自运动力量,瞬间大量的能量便在虚空之中成形,时空的结构开始被撕裂,一道裂隙似乎已经要开启――正是“瞬间移动”!显然,智只身进攻正是要吸引这些家伙的注意,而让茂能够摆脱这些纠缠前往事发地点探清实际情况究竟为何。

“――根据我的多年经验来看,这一招叫做围魏救赵,是也不是?”就在茂正在准备启动最后的力量尽快自这个地方脱身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冷笑,一只巨手轰地自茂的身后劈头盖下来,目标明确,不能有丝毫怠慢――竟然又是一只雷吉奇卡斯,以及这些雷吉奇卡斯们的操控者,自在谷地里面报出名号以来就一直没有露面的“智慧使者”约克西――“大贤者啊,如果你们以为身为‘智慧使者’的我与地面上那些凡人们一般好骗,那就是太轻视吾神赐予我的这智慧了――休得遁逃!”“……可恶!”茂心中恼怒一闪而过,然后便将全部精力与力量自瞬间移动里脱出,转移到了应对面前敌手之上――风声就在脑后,躲避似乎已经来不及,茂咬了咬牙,横下一条心,一声怒喝!伴随着这阵怒喝,茂的身躯里面那与OverMind同源而生的力量开始汹涌流动,双眼之中的血红色光芒更加炽烈,左手手臂上的符文布也于一瞬间四下散开,纯能量化的手臂化作散发着斑斓光辉的能量盾护在身前――护盾还未完全展开,雷吉奇卡斯的“捏碎”已经接踵而至,显然,已经吃过一次智与茂纯能量身体一次大亏的约克西此次已经有所准备,看到茂又一次故技重施,青白色的次元力场立刻显现在雷吉奇卡斯的手掌外部,紧接着,与茂的能量盾轰然相撞!能量与能量的相互冲击并不比金属相撞差上多少,顿时,两道不同的能量盾之间的空间已经扭曲变形,地面也开始龟裂――而茂与雷吉奇卡斯也是全身一震,然后便开始相互角力,尽管双方都没有出声,但是其间的剧烈程度又似乎比那一边的打斗更胜一筹――“――茂!”在那一边,智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些口袋怪兽们的智慧的时候为时已晚。

两只雷吉奇卡斯与席多兰恩已经扑向自己,但是智的心思却已经完全放在了那边正在相互角力的茂的身上,直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感受到对方那迫人的气息后,满面追悔莫及的智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这这边的战事上――此时,智的表情不再如同先前一般沉着,他的面部肌肉在颤抖,牙关紧咬,双目之中隐隐的血红色光芒已经透出――伴随着一阵如同火山爆发的狂吼,正在扑向智的两只雷吉奇卡斯已经不明不白地被强大无匹的力道震得一个趔趄,原本还在前冲的势头现在已经变成了踉跄后退;而席多兰恩已经喷出喉咙的熔岩风暴也在一瞬间像是被看不见的手转变方向一般冲向自己,好在席多兰恩本身并不惧怕高热,但是依然被这种情势的突变吓了一跳。

“基拉提纳大人……这……请您退后!”抖了抖尚在身上流淌的灼热熔岩,有些狼狈而又有些吃惊的“熔岩使者”席多兰恩望着面前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的智,有些惧怕地转头求助于基拉提纳――隐没在黑气之中的血红色双目目光依旧镇定,只不过双眼眯了眯,似乎正在打量着这个面前陷入癫狂的对手――双臂的符文布已经化作飞灰,镶有珀尔晶石的权杖放射出血一般炽烈的光辉,与脸庞上同样散发着血色红光的双目相得益彰――尽管此时智静静地站在原地,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远非先前可比,这是一种对于基拉提纳等三只“神圣口袋怪兽”来说有些熟悉,但是又夹杂了几分陌生而冰冷的黑暗在里面的感觉――“……真像吾神的气息啊,智大贤者。

难怪您们自称‘最接近神的存在’,今日一见,果然此言非虚。”黑气后面的双目此时已经眯成两道细缝,其间流露出来的目光似乎有些叹息,有些恐惧,却又有些嘲讽――而这一切情感,伴随着基拉提纳的冰冷话语,一同如匕首一般刺向了不远处尚在角力的茂的心中,“只不过,面对这种超越了您们自身的承受能力,而且曾经吞噬您们的无匹力量,能够牢牢把持住自身的意识,您们又能有几分把握呢――我说得没错吧,强自出头的两位大贤者们……”。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