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八章:祸起.萧墙.破金汤(六)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你在逃避嘛,大贤者。我想,你应该明白现在你所处的情境究竟怎样,而我们之间的战斗现在又是什么意义。”一阵空间的震动后,针叶王的碧绿色身影被万千道张牙舞爪的黑气重重地打到了洞壁上,尔后又在碎石飞舞中无力地坠落到了地面上。伴随着基拉提纳的哈哈大笑声,黑气之中的血红色目光越来越亮,丝毫不逊于正对着自己迎头劈下的权杖所散发出来的红芒。几乎是在一瞬间,伴随着不知从何处发出来的凄厉嚎叫声,张牙舞爪的黑气在一瞬间再次凝聚,但是不同于在谷底之中的样子,此次再度凝聚出实在形体的基拉提纳不见了宽大的双翼,而是有着几条越来越清晰的巨大触手——自背部原本是羽翼的地方生长了出来,在半空中不断地舞动。

而基拉提纳本身的身体也似乎有所变化,头部的甲胄覆盖住了嘴部,六条粗壮的腿变成了六只尖利的爪子,整体看上去仿佛是来自异世界的可怕巨型昆虫一样——就在因为智看到这一切的异常变化而愣了一阵神的空当,基拉提纳已经发动新一轮的攻势。没有丝毫的犹豫,基拉提纳背部的六条巨大触手直迎着智的攻势挥舞上去,然后,权杖的红芒与触手相撞间,一阵剧烈的震动在其中爆发!望着闷哼了一声,有些狼狈地向后飞去,踉跄落地的智,基拉提纳继续哈哈大笑说到:“……大贤者,如果你还是像赌气一般和我们继续战斗的话,你可真的会后悔的哦。

”“智,恋战不得!”在另外一边,另外一只雷吉奇卡斯再一次被茂指挥的合金十字以及喷火龙拼尽全力击倒,趁着短暂的空当,茂一边以展开的护盾抵挡约克西的精神能量攻击,一边尽可能地跳到了犹自喘息不定的智身边——智本来已经缓和许多的脸色此时再次变得阴沉不定起来,脸部的肌肉又开始颤抖,似乎因为基拉提纳的外貌改变以及刚才的话而导致此时他的精神相当地不稳定——但是茂清楚,真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那刚才的空间扰动。

和智一样,茂也在瞬间之间便明白了那个空间扰动来自何方,这个扰动对于他心理上的震动同样相当不一般,而且,他也明白了基拉提纳一行现在为什么尽管并不占优势却依然有恃无恐。一只手搭在身体的颤抖越来越大的智的身上,茂似乎已经能够感觉到,面前这个似乎已经又在开始无法遏止心中情感波动的“笨家伙”再一次闹起别扭来。尽可能地压制住自身心中同样的失望以及焦急,茂沉声说道:“智……这件事情我们马上商讨对策……不要再和这些家伙纠缠……我们撤!”“……大贤者们果然还是发现了我们的伎俩啊……拖延时间的任务看起来我们已经做到了。

还真是多亏了您们两位和我们一定要战斗的执念呢,否则我想即便是我们再怎样挑衅,您们也不会和我们战斗这么长时间——以至于逼迫我不得不在这个空间里面变化出来了我的另外一个形态。”尽管变化了身形,基拉提纳的语气依然阴沉,血红色的目光忽闪着打量智和茂以及现在环绕着他们的能量体口袋怪兽们,然后便又开始挥舞着巨大的触手,口气里面依然不改一贯的戏谑和狂妄,“不过真可惜啊……大贤者们。您们还是被眼前的愤怒和仇恨蒙蔽住了心神,太想击败我们了。

我想,您们应当早已经感受到了来自那个地方的时空扰动了吧——是的,您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因为,在这几百年间,您们都是在用着那台巨大的机器与您们的秘密居所保持着通路的联系,神不知鬼不觉地便从万里之外的两块大陆来到这方地下王国,筹划着复仇的计划啊。”“——够了!”全身颤抖的智突然一声怒吼,这个举动就连旁边的茂也在预料之外——没有让茂来得及反应,智已经再度如离弦之箭一样向着基拉提纳冲过来,手中的权杖红芒大盛,直刺基拉提纳胸口!“——大贤者,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击败我的‘原始形态’吗——尽管我知道你有这种力量!”面对智的突然袭击,尽管约克西和席多兰恩并没有有所反应,基拉提纳自己却是似乎早已料到,它又是一阵狂笑,背部的六条巨大触手一阵挥舞,黑色的触手表面似乎泛起了阵阵黑气——当触手挥舞的时候,四周的空气似乎也发出了丝丝的声音,但是这并不是由于挥舞速度过快还是什么的,而是空气本身仿佛正在被触手溶化为与基拉提纳本质的黑气一般的东西!反应过来的智看到张牙舞爪的触手抽打过来,顿时面若寒霜,立刻在身体四周竖起一道透明的力场——但是并没有任何作用!就像智预料当中的一样,力场和触手接触的一刹那,无色透明的力场顿时一阵摇动,随后便自从触手的接触部分开始化作和基拉提纳同样的黑气,然后逐渐融入黑色的触手本身当中。

再次落得下风的智哼了一声,望到情势不利身形立即后撤,退回了方才站立的地方——基拉提纳的触手也出乎意料一般地没有紧逼,同样收回到了背后,只不过依然在张牙舞爪,似乎就像此时基拉提纳那隐藏在金色面甲后面的表情一般得意,“……哈哈哈……大贤者啊,您也终于发现了我这个形态的力量了吗?那由吾神赐予我的生命之力……以及同样的反转之力。我目前的‘原始形态’正是代表了生命力量的反转一面——那由秩序的‘生命’和‘秩序’所同源而生的‘死亡’和‘混沌’——是的,就是我现在的形态的力量!”“……”面对着基拉提纳的挑衅,智低着头沉默着,全身的颤抖越发剧烈。

“……智!我无论如何也会让我们成功撤退的……你不要太担心!”望着越来越沉默而异常的智,茂心中同样有着一种异样而不祥的感觉,那并不是因为现在他们所在的危险处境而导致的感觉,而是另外的一种——那种在不久之前刚刚和智言肃谈论过,承诺过的事情所导致的不祥感。茂一把抓住仍旧颤抖不知沉默无语的智——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并且用力地扒紧了他的肩膀,咬牙说道,“你只要不要太过于担心并且自责……我就放心了!只要你能够不那么……”但是,茂的话没有说完。

再也没有机会说完——即便是基拉提纳等众,也没有想到它们这番冒险拼死抵抗的举动竟然会导致这样的一个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最可好笑的东西一样,智突然仰天大笑——几乎是不可遏止地狂笑了起来。这番突然的笑声中似乎有几分凄厉而疯狂,而他的面容,也是变得无比扭曲,正如那一日在谷地解除自身禁制之后一般——夺目的红光不可遏止地自眼窝之中如同火舌一样喷涌而出,沟壑纵横的面容里面,癫狂的气息已经掩盖不住,而与此同时,空间中的震动就如同连绵不绝的地震一样以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伴随着双臂上面符文布的灰飞烟灭,智那仿若燃烧着的一般的能量化双臂已经随着他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同在一瞬间攻到基拉提纳的面前,而对方,以及约克西和席多兰恩,乃至在一旁的茂,都没有反应过来,乃至只能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已经被这突然的状况惊呆——“——就凭你,也想阻拦我?!你这个知道太多的杂碎!”“——果然是吾神之力!好家伙,智大贤者,你最后……竟然真的将自己献给了‘它’!”红芒贯空,智整个人似乎已经化作了与眼中的血红色烈焰一般的一道赤色闪电,基拉提纳已经无法再躲避这种不可能躲避的攻势——而它也没有躲避。

似乎是终于见到了自己推断已久但是却一直没有对证的答案,基拉提纳的声音兴奋异常,它依旧哈哈一笑,背上六条黑气凝聚而成的巨大触手张牙舞爪一阵挥舞,随后便毫不示弱地迎向此时已经激起阵阵劲风的智,如剑戟一般猛刺过去!似乎,就在一秒钟之后,世界树之城“尤加特拉希尔”,将会像是活了一样自根基部传来一阵剧烈的颤栗,被这两种力量的相撞彻底震动!但是,一秒钟之后,原本已经充斥了这方地下空间的狂暴力量,突然比它暴涨时候还要迅速的消退速度消失于无形。

“——锢!”就在这一瞬间,茂做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最正确的决定——在他的一声怒吼声中,同样的血红色光芒自茂的眼里面喷涌而出,压制力量的符文布四下飞散——就在释放这种压制的刹那,无穷的力量伴随着一种撕扯自身身体的痛苦感觉从茂身体最深处如同海潮一般席卷而来,一时间,茂似乎已经无法控制住自身的形体稳定,他似乎都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在逐渐地被这海潮般的力量卷入一个不可知的深渊!与此同时,茂已经冲到了智和基拉提纳的中间,用尽最后的一点理性压制住痛苦,拼全力夺得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茂将这几乎可以将他撕得粉碎的狂暴力量以意志引导成型,向着四面八方释放而出——足足有十几层之多的透明球形力场如同层层叠叠的巨大肥皂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智和基拉提纳之间——智眼窝之中的血红色光辉虽然还在喷射,流转千万夺目色彩的能量化双臂依然宛若熊熊燃烧一般吞吐着火舌,但是他整个人的动作已经停止了下来——即使这种静止是十分脆弱的。

十几层透明力场面对智抵挡得并不轻松,球形的外壁此时已经深深凹陷,这样看上去,与其说智是被阻挡在了力场之外,更不如说,智此时像是被陷进了粘性极大的物质中一样。而对面的基拉提纳,此时也是动作定格在了某一刻,六条巨大的触手虽然还在将四周的透明力场腐蚀为丝丝消散于无形的黑气,但是力场依旧在源源不断地成形,此消彼长,一时间,这些宛若可以将一切化为虚无的恐怖触手竟然也不能深入半分。“……茂!你……竟然……又一次……为什么!”在起初的惊愕以及沉默过后,智第一个打破了这番难捱的寂静——显然,他对茂的这种做法就如同此前在地下世界阻止他自己杀死玛纳菲与席多兰恩,并且放了那两个家伙一马一样,感到完全的不可理解以及出离的愤怒,“……你……又要阻止我……这,难道又是你的……所谓……‘保持自身的镇定’么?!”——一边试图挣脱开这种恼人的禁制,表情依旧癫狂的智龇牙咧嘴,嗓子深处发出的低沉吼声含混不清,似乎并不是本属于他的嗓音。

而他眼窝深处的血红光焰与能量化的双臂,则是仿佛在于他此时的愤怒呼应一样,一阵又一阵地猛涨,远远看去,就像有着无数的火焰在他的身上吞吐不定——用尽力气,智将扭曲的面庞对向了茂——后者似乎并不敢于直视前者的目光,两股目光甫一交锋,茂便痛苦地将头低了下去,像是被智的怒视刺痛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智!现在,现在……你需要的不是击败这个面前的敌人,而是尽快地赶到那里去,尽可能地阻止那些家伙们逃出这方地下庇护所!”苦苦支持着能量力场的稳定,赌上自己的全部与那股身体内几乎可以撕碎自己灵魂的强大力量作着抗争,再加上面对着似乎已经不再是智的智那陌生的目光质问般的凝视,茂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于是,再也不顾什么,茂放声大喊,即便他自己感觉到发出的喊声似乎很遥远,很陌生,已经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茂突然感受到,原本竖立于智与基拉提纳两方面力量之间的能量力场突然不再抵挡得颇为吃力,似乎,角力的两方都在开始撤去这股进攻的势头——“——哼!”平地一声闷哼,毫无预兆地,智的身形突然就在一瞬间猛地拔高了——完全出乎茂的预料,他本以为,这种力量即便不能完全阻止智的运动,也可以减缓很长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十几层力场的束缚宛若草绳一样弱不禁风,权杖挥舞,红光四射,拖着自眼窝中喷涌而出的血色烈焰,智已经跃到了半空中,全身的长袍无风自动,整个人散发出比方才还要令人感到压迫的力量。

似乎用空洞的喷火眼窝扫过了此时接近精疲力竭,终于能有喘息之机的茂,智扭曲的面庞上似乎掠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望了望此时已经目瞪口呆的几只口袋怪兽,一阵狂笑——伴随着这阵狂笑,智的身躯瞬间如同旋风一样旋转了起来,就在眨眼的功夫,伴随着一阵能量烧穿空气的呼啸,智的身影已经在半空中消失于一阵闪烁的光芒之中,只留下了他癫狂的笑声依旧在这方地下穹洞之内回荡,“……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的,茂!那么……你们这些所谓的‘神圣口袋怪兽’……就让你们的死期延缓一些吧!还有,茂……这,是最后一次你阻碍我!”面对着轻松挣脱力场束缚的智,茂却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或者说,他此时已经无力做出任何反应。

伴随着茂痛苦的喘息,他整个人如同一根木头一般直直地扑倒在地上,双眼中的血红色光辉迅速退去,剩下的只有满面扭曲的表情。与此同时,所有的力场像肥皂泡般无声地碎裂,以飞快的速度幻化为一片片消失在空中的光点。而看着似乎自己终于成功拖延时间的战果,口袋怪兽们也并没有感到多么引以为傲——几乎就是在茂倒下的同一时刻,在茂的对面,方才看上去还似乎留有实力的基拉提纳也毫无预兆地颓然倒下,巨大的身体宛若小山崩塌,在一片纷乱产生的黑气包裹之间轰地砸向了地面,造成地面一阵颤栗。

“——基拉提纳大人!!!”一直都在提心吊胆却又知道自身实力差距无法插上手的席多兰恩和约克西此时终于能够顾上基拉提纳此时的状况,它们甫一看到基拉提纳轰然倒下,便连忙奔上前去,丝毫不顾方才以压倒性实力阻挡它们的茂此时就倒在它们的旁边。扑倒在此时全身被越来越紊乱的黑气所缠绕的基拉提纳面前,,约克西满面惊恐,尽管它看不到此时的状况,但是精神感知却十分清楚——一直所熟悉的基拉提纳的能量场现在已经似乎无法探测得到,在约克西的精神感知看来,面前的基拉提纳就如同冰冷的雕像一样已经没有丝毫热度而苍白。

“……大人……您这次……竟然在这个空间内动用了如此长时间的‘原始形态’……我知道您肯定会又在斥责我多嘴而枉自担心了,可是……”感受着残破的黑气里面逐渐幻化成为基拉提纳那不同于“原始形态”的正常身躯,约克西紧蹙眉头,话语之中似乎有些斥责,又似乎有些无奈的悲哀,“……您总说您的力量……已经不必让我们为之担心,可是……您明明在不久之前还被迪亚卢加和帕鲁奇亚联手的攻击击中……这怎么可能没事……”“——等等!约克西……你,你的意思是说,基拉提纳大人被迪亚卢加和帕鲁奇亚那两个家伙联手击中之后,还是……有问题么?!”在一旁一直满面不知所措沉默无言的席多兰恩,此时听到约克西的话也是恍然大悟般地吃惊大叫起来,“可是基拉提纳大人的力量……它自己不是也是让我们不要担心它那已经锻炼了四百五十年的力量吗?可……”“——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席多兰恩!四百五十年了,你的头脑为什么总是和那些地下的石头一样简单而不见有丝毫的长进呢?!谁都知道,基拉提纳大人是怕我们担心而产生退却之意才这么说的……它一直都在支撑着,只是为了……只是为了吾神授予它的使命!”似乎是戳到了它的痛处,约克西听到席多兰恩不合时宜而又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后,原本已经很激动而涨得有些发橙色的黄色脸庞已经完全通红,它的口气陡然提高了一个八度,两只短小的手臂不停地在面前挥舞,对着席多兰恩指指点点,“……其实,我早已察觉到了大人的这种心情……只不过,那时候我们都需要这个虚假的精神支持作为我们抵挡大贤者们的动力,所以,我没有点明这一切……但是……基拉提纳大人拼全力在这个空间发动了‘原始形态’……这个我却万万没有想到!”“……约克西。

我……我还好吧。不要忘记,吾神赐予我的‘不朽’还在守护着我……所以,即便我现在的境况如何糟糕,也不要担心我会出现什么要紧的事情……至少,这一段时间是如此。”有气无力的声音自逐渐消散的黑气之中传了出来,伴着越来越稀薄的黑气,基拉提纳原来的巨大身躯也逐渐成形。尽管此时听上去每一个字都有气无力,但是话语之中依然透出来了不可抗拒的威严,“另外,约克西,席多兰恩,你们……你们不要为难茂大贤者——听我的命令。”“……您说什么……可是这个家伙……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吗?!”已经围到此时依旧在痛苦喘息丝毫动弹不得的茂的身旁,约克西与席多兰恩正准备将这个对于伊甸星此时命运来说威胁最大的家伙之一擒获,突然,基拉提纳的声音就在他们的身后响起,几乎让他们吓了一跳。

不解地看着发出这样命令的基拉提纳——基拉提纳此时已经完全回到了原本的形态,即便它的体力此时并没有恢复,但是基拉提纳还是拖着躯体艰难地向着茂的方向爬了过来。约克西和席多兰恩尽管不解,但是感觉到基拉提纳这么做自有它的理由,还是不敢阻止,只能停下手,望着基拉提纳做它自己的事情。“……茂大贤者……无论如何,先谢谢您……真是谢谢您了。”缓缓地移动到了茂的面前,基拉提纳微微地点了点头,血红色的目光里面似乎透露出对面前这个可怕敌手的尊敬。

它有些迷惑地打量了一下同样缓缓抬起头望向自己的茂,叹了一口气,不解地问道,“……不过,虽然很感谢您……但是,我却很奇怪,您竟然……会这么做。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您会做出对我们有利的事情……”“我做出的事情对你们……有利……么。这还真是讽刺啊。”听到基拉提纳的问话,茂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地面——他的十指在岩石的地面上留下了些许的抓痕,伴随着低沉而有些自嘲的口吻,茂摇了摇头,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基拉提纳,你知道你刚才……犯下的错误么。

”“我当然知道,大贤者——当然,这也是多亏了您的帮助,您这莫名其妙的帮助——我们和您们都清楚得很,刚才那次强烈的空间震动究竟是因为什么——是的,没错,你们用来出入这里的秘密机关,我们在这里的四百五十年间也多次目睹。那台巨大的机器有着比帕鲁奇亚与迪亚卢加还要强大的力量,它能够将物体传送遥远的距离——而这台机器的另外一侧,应该就是通往您的秘密要塞吧。”基拉提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想必您也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在您们的身边有着一个我们安插进来的口袋怪兽……就是它接应那些被吾主选定为‘命运之子’们的孩子以及口袋怪兽,启动了机器,离开了这里……并且在她离开之前,和我们一同与吾主相见,将这颗星球上目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我们。

事实上——”“哦……你是说那个沙奈朵啊。说实话,我起初就在开始怀疑它了。但是……智却没有将它放在心上。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我即便知道了它是来自你们的卧底,但是……我和卢卡里奥却改变了我们的初衷,有些……有些不想将这个秘密告诉尚不知请的智。”茂听到了基拉提纳的话,苦笑了一下,然后没有等到基拉提纳说完,便开口打断了它的话语,“你们从来都不会知道我们这几个期望改变世界之人心中的想法究竟怎样。你们不会知道,我、卢卡里奥与智之间,对于这颗星球命运走向的看法已经产生了……偏差——当然,你们不要妄想我们会完全妥协,放弃我们追求了七百年的目标!只不过,相对于智的全盘否定,我和卢卡里奥逐渐地更倾向于能够和平地解决这一切。

”“您还是没有发觉一些东西……实际上,这件事情我们也从安插的眼线口中得知了,大贤者。所以,我们才会放心地面对您们两个人而选择了拖延时间,争取让那些命运之子离开这里。否则,我们绝对不会来面对两个‘最接近神的存在’来进行基本上没有胜算的对抗。”基拉提纳先是愣了一愣,然后便轻轻地笑了笑,血红色的目光颇有深意地打量着现在似乎有些悲伤的茂,低声说道,“您难道还没有理解我们的意思么?您……您明明从刚才的选择就已经表露出来了您的这种想法的。

”“哼……你要说服我放弃了我赌上了一切,为之奋斗了七百年,现在已经成为支撑着我走下去唯一动力的目标么……还真是可笑。”伴随着自嘲的笑声,茂慢慢地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即便口气方才已经很是温和,但是见到茂有所动作,基拉提纳和以致在一旁警惕的注视着这一切的席多兰恩猛地向后退了一退,伴随着操控雷吉奇卡斯从后面围上来的约克西,三只“神圣口袋怪兽”警惕地摆出了准备迎接随时可能突然来临的攻击的准备,尽管茂并没有这样做。

“……看看,你们虽然嘴上说得好听,但是……心中依旧还是对我有着非常大的警觉性么。当然,我也不是不理解这些举动,只不过,既然我们之间存在的罅隙还是很大,就不要将话说得那么好听——毕竟,现在,我们还是敌人。”慢慢地站定身体,活动了一下依旧无力的四肢,茂将兜帽盖在了头上,从地下拾起了权杖。嘴角似乎有些上扬,仿佛有些不易察觉微笑浮现的茂的脸庞没入了兜帽的阴影,他缓缓地走向了基拉提纳;而对方也并没有退却,血红色的双目打量着面前的最大威胁——“智和我能够干涉这个世界的身体因为七百年前几乎摧毁了这个世界的最大之敌——OverMind——而重新被塑造,这些你们应当已经知晓。

我们和它现在力量几乎同源而生,我们和它的意识也纠结在一起。即便我们一直在压制着它,但是在这个世界,远离了那些同样压制着OverMind的个体意识,我们的力量已经弱化很多,随时会被它反噬。”“……我知道。因为这样的原因,您们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吧。因为您们的目标而不断动用它的力量,虽然知道每一次都会让它的意识恣意地延展它的触角——这样下去,被它所吞噬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大贤者。”一直没有说话的约克西突然开口了,紧闭的双目并没有妨碍它感知精神力量的能力,感受着面前这个人的能量流动,约克西的面容越来越严肃,那时对于它来说罕有的严肃,仿佛看到了最坏的情况,“茂大贤者,刚才智大贤者那种状况,是不是已经……超出了你的预料了呢。

”“那也是因为你们的紧紧相逼!本来……本来我不想让智知道……知道我现在已经很不认同他现在的做法的……但是,因为我知道他被OverMind的力量反噬得比我要严重得多,所以我一直不敢让他受到太大的刺激——正因为这样,所以即便不愿意,我也会尽力不会悖逆他的意愿……哪怕已经触及了我的自己道德标准的底线。但是……你们却逼得我在他的面前……彻底地背叛了他。”茂低下了头,握紧了双拳,全身似乎都在颤抖,而他的声音也是因为激动而开始断断续续,“现在他应当已经……对我完全失望而痛苦疯狂了吧。

我现在只希望能够不会让他被OverMind完全吞噬……这是我的错,但是,要为此付出代价的……你们也要算作一分,知道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话,您一定要……告诉我们。”基拉提纳听到茂的这番话,即便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是依旧被震惊得抬了下头,望向茂——茂的面容隐没不见,但是却能感受到他这番话并不是在开玩笑。有些吃惊地与同样目瞪口呆满面不可思议的约克西与席多兰恩对望了一下,基拉提纳郑重地点了点头,“所以说,我们最后还是要谢谢您,茂大贤者。

”“……我暂时还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不要忘记,我最终的目的依旧是要消灭OverMind在这颗星球上留下的隐患,所以,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我也希望只是暂时的。”茂握紧手中的权杖,没有回头,“即便你们能够忙上我什么,但是,请你们记住,我和智之间的事情你们无法解决,最终能够了结这一切的人只会是我。”……。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