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二十章:巅峰之战(十)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没错!为所有死在它手上的人类报仇!”一呼百应,所有的人类训练师发出了如海潮般的怒吼,口袋怪兽们也是一阵狂叫,潮水般涌向超梦!超梦倒是不紧不慢,它左手张,右手合,一发比他自己还要大上三分的精神波动呼啸着发射了出来,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发足以将在场所有人类训练师灰飞烟灭的精神波动居然擦着他们的头顶飞过,目标居然不是他们!紧接着,众人的身后便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众人刚想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超梦却一声冷笑,展开了一层防护障蔽,向它的面前一推——马上就把猛扑向自己的口袋怪兽和人类推到了另一侧,与此同时,在发生爆炸的那边,一枚硕大的“影球”也呼啸着回敬过来。

就在这一刹那,在超梦身旁,一个人影闪电般飘移到它的身前,脚下居然踩着“独石”!超梦也是对着这个只有一只右臂的人影微微一笑,然后只见一人一兽同时摆出同样的动作——手臂平伸,掌心朝向“影球”——仿佛就是在同一时刻,虚空之中,散发着虹彩的屏障突然出现,如同坚不可摧的铁壁一般,将来袭的“影球”撞了个粉碎!“——我想,你们现在一定是很想知道,我是怎样摆脱你们控制的吧?”烟云最终完全散去,神色已经恢复正常的超梦抖了抖沾满灰尘的身体,望着对面一副苦瓜脸的松叶和羽月,又望了望身旁一脸诡谲的坂木,微笑着对它们说道,“我只不过是把坂木的那条机械手臂打烂了而已。

当时我其实还存在着自己的意识,只不过被这两个怪物压制得完全无法调控自己的躯体。但是,我的力量远不止此——坂木的机械手臂是束缚我狂暴力量的工具,当毁掉了他的手臂后,我就有可能通过狂暴化来发挥出我真正的力量——毁灭的力量!”说到这里,超梦又看了看独臂的坂木,并且望了望那边表情开始变得兴奋的人们,“但是……你们所有的人也要小心!在以后的时间内,我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地变得极其凶暴,到时候,你们对我可不要手下留情!”“……不管怎么说,你们胜得了我们,却无法逆转现在的状况!”松叶瞪着超梦和坂木——羽月紧盯着身后包抄过来的迪奥奇小队,然后默契地互相交流了一下思想,突然如箭一般腾空而起,“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如果想战胜我们的话,那们就到外面来吧!”“——不好!”超梦虽然已经猜到这两个家伙不会有什么堂堂正正的手段来应付现在的局面,但是却没有料到它们会向外面逃去,何况,它们依然挟持着小凌!“你们给我站住!!”超梦右手一伸,那柄由它的精神力实体化而成的巨大汤勺再次出现在掌中,身形闪动之间,已经如箭一般地追了上去。

“……不要让它们两个跑了!”在那边,迪奥奇一声怒吼,并且将自己怀里面依然昏迷不醒的茜丝交给了在一边的队员,“十人留下看护茜丝队长,剩下的全部和我跟进!”“……你们真敢跟过来吗?”松叶望着脚下咬得越来越紧的两路大军,依然不改脸上的嘲讽之色,“这还真是好玩啊……璐!”“我知道。”羽月冷淡地回答者,将空闲的左手向通天塔顶层大厅的天花板上一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之响起,巨大的碎块如同雨点般纷纷坠落,松叶大笑着展开了“能量障蔽”,同羽月一同冲出了通天塔,向着无限广阔的外部世界飞去!……雪拉比一行一路奔波,终于来到了它们的最终目的地——“这个东西我只听说过……今天亲眼见到,就像是大地被挂到了天上一样……”雪拉比望向头顶那遮盖了整个天空的阿露托玛雷——宛若倒挂山峰般的底部将天空完全覆盖,昏暗的光线令在这个天空之城下面的所有人都感到了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而这个庞然大物发出的一种沉闷的隆隆声,则更是将这种压迫感推到了极致。雪拉比不禁皱了皱眉头,又打量了一番这个距离它们的头顶不知道有多么遥远的家伙,开口问道,“喂,智,拉提亚斯,你们知道怎样才能进入这个家伙里面去么?”“这个……方才我尝试了一下和通天塔内部取得联系,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联系不上……”智摆弄着手中的袖珍信息终端,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不解,“拉提亚斯,你和超梦联系上了么?”“不行,超梦现在不知道是在干什么,似乎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与我的联络上……就像是极其专心地干着什么事情!”拉提亚斯在从眼睛中发出一阵光芒后,也摇了摇头开口道,“看来我们只能想办法了。

雪拉比,用你的力量把我们传送到里面去怎么样?”“……也好。不过这个力量现在使用会消耗我很多的力量……”雪拉比听罢后点了点头,但是它望了望四周,表情又很快地沉重下来,“这里是高原,几乎没有一株高大植物……我只能动用储存在我身体里面的力量,何况有这么多的孩子们……如果进入到城市之后我精疲力竭的话,希望你们能够保护我。”“这个绝对没有问题。”智、菊子和拉提亚斯同时颔首回答道。突然之间,一阵恼人的嗡嗡声——就像是三合一磁怪和顽皮弹发出的那种声音般的嗡嗡声——笼罩在这支队伍的头顶上!“——怎么回事?”才着手发动自身力量的雪拉比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不祥的东西,它向声音方向抬头看去,瞳孔却不禁收缩了!不计其数的奇怪球形物体结成了一张庞大的网,自四面八方向这支队伍笼罩过来,在雪拉比的第一眼估算看来,密密麻麻的奇怪球体数目至少超过了一千!“……这是……阿露托玛雷的自动化哨卫!”智、菊子和拉提亚斯显然以前已经见过了这种东西,当他们随着雪拉比的目光望去的时候,都讶异地叫了出来,“这东西究竟要干什么!?”“天晓得!”雪拉比已经感到了这些东西来意不善,说话间,它向着身后的众多口袋怪兽发出了命令,“所有的子民们,不要慌张!后队改变为前队,沿原路后撤!”话音未落,一道蓝白色的光线已经自距离它们最近的一枚球体核心处发射了出来——赫然是瞄准了智!“——小心!你这个家伙,反应就不能再快一点吗?”雪拉比看得真切,在拉提亚斯出手之前,已经抢先一步,在智等两人的面前展开了厚实的能量障蔽——蓝白色能量射束随后击在了障壁上,被后者轻松地反射了回去,然后,那边就是一阵爆炸——始作俑者和它四周的几枚球体化作了耀眼的火球。

“不行,看样子,一定是阿露托玛雷的防御系统把我们当作了入侵者——可是,那些在通天塔上的人类究竟在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是我们吗?”拉提亚斯望着四周前仆后继,继续源源不断地涌上来的机械哨卫,气愤地蹬了一眼头顶的阿露托玛雷说道,“雪拉比,智,菊子!看样子,我们不得不开始反击了——我们已经被这些机器包围了!”果不其然,那些机械哨卫显然已经发现了口袋怪兽们想要后撤的意图,转眼之间,更多的兵力便被调到了后撤大军的附近,如铁桶般将这支口袋怪兽部队死死地围住,随后,恶梦一般的画面出现了——无数的机械哨卫一齐开火,上千道高能量粒子射束在空间中编织成了厚实的光网,无情地罩到了所有人们的头顶上!“——不要!”雪拉比见到此情此景,再也不顾得什么,杀气陡生——它的两只手向两侧蜂拥而来的机械哨卫一指——只见大地一阵颤抖,发出了隆隆的咆哮,紧接着,原本如茵的石英高原地面上猛然生长出了千万条比人体还要粗大,上面布满锋利荆棘的藤蔓!这些藤蔓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转眼间已经生长到如同参天的大树一般高大,在口袋怪兽四周缠扭纠结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青色巨墙,挡住了外边如同暴雨般的炮火!但是,无论这堵墙有多么坚韧,毕竟是植物构成的,在高能量武器的轰击下根本无法坚持多长时间,也就是仅仅过了几秒钟,巨大的荆棘墙壁便化作了飞灰,无情倾泻而下的粒子束继续呼啸着向着它们砸了下来!“——皮卡丘,‘高压电击’!光精灵,‘精神干扰’!”“——肯加,游魂,给我发出双重的‘十万伏特’!”危急之时,天上突然划过了三道狂傲的电光,然后伴着虚空中飞速划过的一阵能量波动,无数道怒吼着的闪电便像连锁反应一样,在密密麻麻的机械哨卫之间传播着,跳跃着,所及之处的机械哨位都哑了火,如同笨重的石块般向地面坠去,然后,便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智!菊子!你们……”雪拉比望着天空中越来越多开始下落的机械哨卫,又看了看在这一瞬间为它解围的智和菊子——他们两个人对它伸出了大拇指,一脸微笑,而在他们两个人后面,则是同样对着它露出笑容的皮卡丘和两只耿鬼。

更后面,拉提亚斯展开的彩虹色“能量障蔽”像是撑开的巨伞,在暴雨般的炮火中为口袋怪兽们提供了一方庇护之所。“看来,我选择这条路,果然是对的!”雪拉比心头一热,不禁精神大振,它望着继续冲过来的众多机械哨卫,双眼发出明亮的蓝光,同拉提亚斯一同冲向了依然厚重的包围圈,“今天就算我拚上了性命,也要让你们安全地进入这座城市!”“——杀啊!”智和菊子指挥着自己身上的所有口袋怪兽,尾随雪拉比与拉提亚斯奋勇冲杀,而野生的口袋怪兽也受到了它们心目中守护神们的勇气鼓舞,阳阳玛和大嘴雀、比比鸟腾空而起,地面上的大甲尼多王尼多后等也是卷起了漫天尘烟,上千只口袋怪兽瞬间便将机械哨卫的包围圈撕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然后,口袋怪兽们的反击就此爆发!雪拉比一马当先,小巧的绿色身影在密集的炮火间左冲右突,不时地发出一枚又一枚的精神能量弹,就当前面一排机械哨卫刚刚发生爆炸的时候,紧随其后的拉提亚斯和人类训练师们的口袋怪兽接踵而至——拉提亚斯掌中的“迷雾之球”如流星般耀眼,双手左右开弓,光球呼啸着划破火力网;智的赫拉克罗斯与莱伊飞龙呼啸着在大群的机械哨卫之中一连串地猛撞;皮卡丘紧随着森蜥王,一边是赤练蛇般的闪电,一边是刹那间灭却一切的“叶刃斩”;菊子的两只耿鬼则是默契地打着配合,“十万伏特”的高压电流中间夹杂着漆黑的“影球”,再加上双翼蝙蝠制造出来的强劲旋风,还有阿柏怪如雨点喷射出的“泥浆爆弹”,都纷纷在两翼的包围圈内炸开,更后面,则是更多的闪电、火焰、水枪、精神波动、旋风和实体的攻击——超能系口袋怪兽在前面撑开一道又一道的屏障,用车轮战的方法抵御猛烈的攻击;后面一些,草系口袋怪兽向着那些机械哨卫发射出了漫天的“寄生种子”,虽然大部分被粒子束炮火化为灰烬,但是依然有一些生命顽强的在这些金属的家伙上扎根——噼啪作响的电流噪音马上充斥在空中,随着越来越茂盛的藤蔓在机械哨卫的缝隙间生出,越来越多的机械哨卫也开始炸裂,最终变成了一团植物——植物落地生根,更加多的藤蔓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去寄生更多的机械哨卫,仿若是疯狂的毒瘤一样。

眼看原本厚实的火力网渐渐地稀疏了下来,一直在冲杀的雪拉比等人才松了一口气,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也才落了下来。突然,一道紫色的闪光划过晴朗的天际,即便是在这种午后的阳光下,依然耀眼夺目!紧接着,在雪拉比大队头顶的高空附近,鬼魅般的两个人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其中的一个人影看了看下面的局势,摆出了一个姿势。像是被这个姿势感染到一般,那些已经显露出颓势的机械哨卫便像吃了什么兴奋剂,动作突然加快——本来,这些机械哨卫只会在小范围空间内移动捕捉目标,可是现在它们的移动速度,几乎已经可以媲美人类的战斗机!而且还是上百个机械哨卫同时疯狂起来!“……天哪!有什么无比强大的精神力在控制着它们!”雪拉比大惊之下,慌忙感知附近的精神力场,可是这一次感知后,它却更惊得合不拢嘴,“拉提亚斯……有强大的家伙出现了!在附近,除了你的精神力场之外,还有两个远比你强大的……啊!超梦这个家伙的也出现了!就在那边!”“——超梦?”听到这两个字,智、菊子和拉提亚斯都是全身一震,连忙顺着雪拉比的目光看过去——在头顶的阿露托玛雷边缘火光迸现,一片黑点在火光内急速飞出;而离地面近一些的地方,两个人类外形的影子悬浮在那里,虽然看不清这两个家伙的面孔,但是从它们两个家伙身上传来的强大杀气,却已经真真切切地传到了雪拉比和拉提亚斯的脑子里面——比不化之冰还要寒冷,比飞天螳螂的镰刀还要锋利,而且还裹着如同耿鬼一般死亡而堕落的阴森感觉!“——天呐!”就在和这种气息接触到的一刹那,拉提亚斯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一种极端恶心而急于呕吐的感觉涌上心头——它尽力地把自己的思绪用意念力压制平静,这才不至于跌倒。

但是雪拉比却没有这么好,只见它瞳孔一阵收缩,突然一声不吭地颓然倒地,连声音都没有发出。“雪拉比……雪拉比?你这是……这是怎么了?!”在它身边的两个人类和拉提亚斯看到这一切都是全身剧震,连忙扑上前去推动犹在抽搐不已的雪拉比,“你哪里受伤了?……你快说话呀?不能倒下啊!”“我……受伤了……来自意识上的强大冲击……”雪拉比虽然还能开口,但是显然已经艰难无比,“……你们……快走……”——显然,在方才那一瞬间的意志交锋中,它已经败了!彻底地失败了!“这怎么可能!我们都要走的!何况超梦已经来到了这里!”智望着那边正在与那两个影子缠斗的数十个黑点,咬着牙说道,“都到这里了,怎么可能丢下你!还有,这些口袋怪兽们,你的子民,你难道也忍心抛弃么?!”——听到这句话,雪拉比费力地望向四周——密集的爆炸将大地炸起无数道尘柱,口袋怪兽在再度变得极端凶猛的火力网中进退维艰,若不是方才冲上前去,如同拚上性命般地的菊子和拉提亚斯,恐怕现在已经是死伤惨重——猛然间,深陷重围的拉提亚斯和菊子一个不谨慎,忽略了对一侧野生口袋怪兽的支援,机械哨卫便抓住了这个机会,在一阵猛烈的扫射后,口袋怪兽的尖厉哀号随着爆炸声响起!“……不好!”在那边的天空上,与发挥出几乎全身解数的松叶恶战的超梦听到了这个声音,它明知那边的恶战中,智、菊子和雪拉比它们以现在的状况必然凄惨落败,但是根本无法冲过去半分——狂笑着的松叶现在终究显现出了它同化诸多人类与口袋怪兽后的力量,迪奥奇想要冲上前去,被它用一根触手自空中狠狠地抽飞,直接撞在了阿露托玛雷一座大厦的顶部,旋即引发了一阵坍塌和爆炸——好在迪奥奇在那一瞬间转化为了防御形态,这才不至于身受重伤,可是再度回到天空上的它也已经是全身伤痕,无力再战。

而超梦自己则是同达克尔率领的诸多迪奥西斯围攻上去,谁料松叶故伎重施,将全身的精神力量向四面八方散射开去,即便是已经解除禁锢的超梦,也隐隐地感觉到吃不消!直到现在,全身挂彩的迪奥奇、达克尔、超梦和一干迪奥奇小队队员只能是不时地虚晃一枪,尝试用各种方法前去救助雪拉比等人,但是总被松叶用可以波及大范围的精神攻击生生逼退,尽管心急如焚,却是无可奈何!“看起来,超梦那边……必须要少一个……一个累赘,才能安心地击败这两个强大的对手!”雪拉比断断续续地喃喃自语着,又想起方才子民们的惨死,两行晶莹的泪珠自眼中滑落——它不固智的阻拦,颤颤巍巍地自他的怀中飞起来,虽然每一次扇动翅膀都艰难无踌,但是它还是咬着牙向着混战的中心冲去!“……雪拉比!你……皮卡丘!对雪拉比使用‘电磁波’!”智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雪拉比就要永远地离开他们了——“我不会让你去做什么傻事!”说时迟,那时快,皮卡丘才要对雪拉比发射电磁波减缓它的速度,却被雪拉比用尽存的一点精神力将其连同扑上来的智一连震了几个趔趄——“智,只有这样才能拯救你们!”雪拉比的心灵感应突然在智的心中响起。

同一时刻,在那边激战无法脱身的菊子和拉提亚斯,还有更多的野生怪兽,也都感到了雪拉比的心灵感应,但是,无论想做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一方面是因为凶猛的火力,而另一方面,则是雪拉比在一瞬间再一次召唤出了巨大的荆棘藤蔓,相比起上次来,这次的荆棘藤蔓更加粗大,更加青翠——即便在重伤下的雪拉比,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吾名雪拉比,森林之神!森林汝等,以汝之力,超越时空!”雪拉比的空灵声音突然在石英高原上回荡起来,带有悠远回声的呼唤仿佛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连那边正在恶战的超梦和迪奥西斯也不禁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当然,被松叶的意志所操控的那些机械哨卫,自然也是停下了活动——在这句话的回声消失在天际的时候,凭空生长出的藤蔓再次开始迅速地生长,同时,这片郁郁葱葱的植物海洋开始发出温柔且圣洁的青绿色光辉。

像是一瞬间的事情一样,四下开始传来呼啸的风声,原本已经消失的回音又从四面八方再度响起,并且如同潮水一样涌来,风声裹着回音,向着以雪拉比为中心的植物海洋里面聚集而来——时空突然一阵颤抖,纯白的光线自植物上发出来,吞没了智、拉提亚斯、菊子,还有所有的野生口袋怪兽——在空间中激起一阵涟漪般的波纹后,偌大的队伍已经消失无踪——而在同一时间,在已经混乱不堪的阿露托玛雷市中心,无数惊异的人们看着半空中一个逐渐成型并扩大的光球,再然后,无数的口袋怪兽如同凭空出现般自光球中飞出,更有两个他们所熟悉的人类训练师,智和菊子!可是……“——雪拉比!!!”智、菊子和拉提亚斯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任由它们流淌。

“……看……看来,我对未来……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在原来的战场中心,雪拉比看着身体四周犹如铁桶一样包围自己的机械哨卫,无力地笑了一下——它已经耗尽了身上所有储存着的森林力量,现在,它只有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凤王,你……说得对……未来,是永远不能真正预测到的……再见了,这个……丑陋……和美丽的……世界。”“——雪——拉——比!”超梦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它的双眼发出了从未有过的耀眼紫光,再也不顾得什么松叶,什么危险,现在它想做的,只有救下那个森林之神!但是奇怪得很,松叶和羽月望着势不可挡,几乎是拚上了性命的超梦,居然自动闪开了一条路,让它随意去解救!“……其中有诈!”迪奥奇才要随同超梦一同出击,看到不远处松叶和羽月的异常举动,心中一阵疑惑,连忙对身后的队友作了个手势,“不能跟进!”——果然,只见那边,重重包围雪拉比的机械哨卫不知怎地,迟迟不肯开火,像是等待着什么,即便是超梦已经在瞬间将其消灭了一半,也没有做出任何自卫的举动!“……咦?这是怎么搞的……机不可失!”眼看超梦已经冲破机械哨卫的封锁,发现自己的处境并不是那么危险的雪拉比也是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费力地向超梦那边移动过去。

突然,远方的天际,隐隐有沉沉雷声传来,大地也毫无预兆地开始微微震动——所有的在场人员这才注意到,石英高原西南方的天空中,像是有着什么数目庞大的东西向这边汹涌扑来!“……超梦,你在哪里?战况怎么样了?……不管这些了!雷克斯方才显示,它们来了!!!快通知迪奥奇它们,迅速撤进阿露托玛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坂木的意识突然划过了几乎是兴奋到极点的超梦脑子里面——因为它还差几步,就能突入到这重重围困的核心处,将雪拉比成功而毫发无伤地解救出来!但是,这个冰冷的讯息如同一盆凉水,将它的身体和心都浇得僵硬了!它这才意识到,松叶那个狡猾的家伙这么做的目的!它已经成为了千古的罪人!在迪奥奇那边,显然它们也明白了松叶的计谋,虽然明知这样做是自己往火坑里面跳,但是即便有一丝希望,它们也要全力争取——在迪奥奇的示意下,全体人员变化成了速度形态,向超梦所在之处猛冲过去,与此同时,所有人的攻击也齐刷刷出手——满天的精神波动向着机械哨卫们罩去!“——做什么都晚了!”松叶看着在它看来无疑是火上浇油的迪奥奇,又看着天边越来越清晰的阴影,催动精神力量,控制着剩余的机械哨卫,“——杀!”超梦拼尽力气向前一冲,双眼发出明亮的紫光,面前的数十个机械哨卫土崩瓦解;汤勺挥舞,又是数十个接连爆炸的火球;天上雨点般的精神波动落下来,再次引发连锁爆炸——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雪拉比凭着自己最后一丝求生的yu望,挣扎着闪过几道粒子束,向着高空处飞去,但是,更多的机械哨位鬼魅般的影子已经在它身体四周出现——何况现在雪拉比仅仅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道闪光,蓝白色的粒子束已经自斜后方贯穿了森林之神的躯体!痛苦与绝望永远凝固在了雪拉比的表情上——几乎不到片刻,更多的粒子束自四面八方呼啸着扑过来,转瞬间便将这凝固的的表情连同小巧的绿色躯体一同……撕碎!“——不!!!——雪拉比!!!”悲痛到发狂的呼号如同晴天的一阵霹雳,在石英高原上空炸响,但是,这轰隆作响的怒吼却不是超梦它们发出的,而是——天边的“乌云”转瞬间便压到了阿露托玛雷眼前,为首的正是裂空座、凤王和露基亚!在它们的身后,三神鸟赫然在目!紧接着,又是一阵大地的颤抖,然后,赤红色的庞大躯体崩起漫天的碎岩块,自地下猛蹿了出来——固拉多!而在它的身后,三神兽和三神柱排列成扇形,默然而几乎是冷酷地望着面前的这些人类和口袋怪兽——对于它们而言,这些家伙们的名字是相同的——仇敌!“为……雪拉比……报仇。

”裂空座从牙缝里面吐出了这几个字,语气十分平淡。但是,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在这种平淡下所深藏得难以言喻的无比痛苦!然后,所有的神兽,所有大陆上的守护神,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它们只是向着人类,向着超梦,向着迪奥奇小队,向着松叶和羽月,向着在它们看来一切可能的凶手——扑了上去!第二十章完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