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一章 天下·现世·访问者(一)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索荣虽然被分为了河两岸的两大区域,但是交通却很便利。数座钢铁大桥横跨黑水河的宽阔河面,河两岸的建筑群居然被巨大的桥身阴影遮挡住了——从下面仰头望去,正宛若长虹饮涧,长缨横空。最近这几年,连通两岸的地下隧道也破土动工并且已臻竣工,显然以后的日子里索荣的人们又能享受到科技的好处了。河东区为政府区,共同体下属的直辖评议团机构驻地就位于此,足有四十层的评议团大厦威严耸立,在四周低矮的共同体下属机构建筑中额外惹眼。在距河岸较远处的城市边缘,还有着浓郁中古风格的圣殿群,一座座雕刻精美工艺精湛的真实比例雕像林立其间,讲述着伊甸七百年前的那场大灾变中,开创了“青之迪埃蒙德”历史的英雄们的史诗。

圣殿群四周还有着大片葱郁的树林,倒是个清静的去处。河西区则是商业区、工业区与居民区,充满怀旧气息的民房和肆意显露着现代风格的工厂交相辉映,而索荣市的最高建筑——“青之迪埃蒙德”共同体纪念碑,则是巍峨地矗立在市中心,高达三百余米的“青之迪埃蒙德”传说中的上古英雄——波导勇者亚伦和路卡利奥栩栩如生,他们共同托起一方闪耀着夺目光芒的正八面透明晶体,那就是共同体“青之迪埃蒙德”的标志。索荣市南端,一片宽阔的空地在密密麻麻的建筑群中额外显眼,那就是索荣航空中心,虽然口袋怪兽完全可以胜任这一点,但是很多人类还是喜欢乘坐自己制造的飞行器在天空上遨游。

数十条航线将索荣与其他大陆上的各个繁荣城市紧密联系起来,经常可以看到来自另外一方大陆——卡伦大陆的飞艇来往起降。紧挨着航空中心的是索荣港,码头上林立的吊臂与小山般堆起来的货物就说明了港口的繁华。同样地,人类对自己制造的起重机械有着绝对的自信,原来曾经基本上由格斗系口袋怪兽任职的码头搬运工,已经在这个港口上消失无踪。放眼望去,成队的轮船自港口进进出出,万吨级的可以沿着黑水河顺流而下驶入无尽之海远航至别的大陆,小一些的千吨级轮船则朔流而上,直驶向数百公里外的亚拉米恩平原上第二大城市,直辖于共同体的康宁邦的首府,“钱币之城”钢角堡。

红色的暮天。恒星的的光辉照得黑水河的滚滚波涛变成天空一样的颜色。伴随着如同炽热的火球般的太阳缓缓沉入地平线下,索荣市的米瑟列恩城墙石开始像水银一般闪烁着奇妙的耀眼金属光泽。晚风拂起朵朵浪花,河岸的树梢沙沙作响,天边一缕缕被风扯乱的云朵仍然反射着最后一点阳光。在城市的东北角,从幽深树林中的圣殿群里传来悠扬的晚钟敲打声——被风吹得有些模糊不清的钟声就像七百年之前一样亘古不变,在城市上空久久回荡。“——神可能死亡,凡人也可能不朽,这就是伊甸的一生……”吟游诗人的苍老歌声回荡在索荣的上空,与苍凉晚钟声混合在一起,带出了一种超然的宁静。

青之迪埃蒙德共同体高等学院,现在正是放学的时候,潮水般的人流自学院那宛若宫殿般的大门向外涌出,散向四面八方,一时间,学院门口的广场上人声鼎沸。“——喂,玛雅,那个该死的老头子布给我们的论文,你写完了没有?写完的话借给我参考一下吧。”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把手搭在了在她前面,低着头走路的一名年纪与她相仿的女孩子,“说真的,马上就要到假期了,假期里面还要进行巡林客的野外实习课,可是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还要布置什么论文……真是想把我们整死啊!”“莎儿……我还没写完哪……我又不是考究狂人,哪里会写得这么迅速……”那名一头有着淡黄色披肩卷发,被同伴唤为“玛雅”的女孩子听到这句话后,显然有些烦躁,她颇为不快地扭过头来,用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直看着她的同室好友——梅莉·莎菲亚,嘟囔了一句。

“得了吧你,被称为‘未来的巡林客女王’的索恩·玛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起来了?算了,等到你写完的时候,我再来借去看看。”沙菲亚笑了一笑,然后就开始打量着玛雅脚边的一只小东西,“……玛雅,你的齐拉什么时候打扮得这么漂亮了?”“——玛狃!”显然,索恩·玛雅脚边的小东西对沙菲亚的这句夸奖相当的受用,它的身体灵活地向上一蹿,已经跳到了沙菲亚的肩头,然后伸出了锋利的爪子,微笑着摸了摸沙菲亚的头——“天哪!好你个齐拉,把我的头型全都抓乱了!玛雅!这件事情你要负全部责任!”沙菲亚的头发被齐拉看似不经意间的一阵抚mo搞得宛若鸟巢,在周围不少学生的窃笑下,沙菲亚于一瞬间暴走,她大喊着,一把将依然微笑着“抚mo”她头发的齐拉自肩头上拽了下来,“居然敢对我这么不客气——蓝莉斯,你还不快帮我一下!”“——噗!”说时迟,那时快,自莎菲亚的长裙底下,一道棕色的身影如闪电般射出,还未来得及让齐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股强劲的水流已经把齐拉打得在空中接连翻了几个筋斗!直到齐拉摸着痛处自地下爬起来的时候,才从记忆中的类似感觉中恍然大悟——这两个人类女孩子之间常有的“比试”又要开始了。

它叹了口气,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然后,闪电般地跳回了它的伙伴,更准确地说,是它的同契人——二十一岁的“青之迪埃蒙德”共同体高等学院三级学生,口袋怪兽巡林客初心者索恩·玛雅的脚边,直盯着对面的不速之客——浮标鼬蓝莉斯,亮出了它的两排利爪,准备开始进行反击!“嘿!两个暴力女又要开始大对决了!”从方才便开始看热闹的学生们纷纷起哄。索恩•玛雅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微笑着用手捋了捋有些散乱的长发,说道:“莎儿,看起来,你和蓝莉斯也实在课下做了不少特训呢……居然有着如此高超的反应速度。

”“什么都不别说了。”沙菲亚也是狡黠地一笑,“有着这么多人围观,想必这场比试玛雅你是输定了,最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表现自身实力的Ranger女王——”说到这里,她一挥右手,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柄看起来像是发钝的长剑般的长木棍:“蓝莉斯,你用高压水泵封锁住齐拉的行动,我来对付玛雅!”“齐拉,你应该知道做什么吧!”出乎沙菲亚的意料,索恩•玛雅并没有告诉齐拉什么确切的东西,但是,沙菲亚却惊讶地看到,齐拉红色的双眸中,一种志在必得的光一闪而过。

只见齐拉一个筋斗,从玛雅的脚边轻盈地跳到了蓝莉斯的面前,蓝莉斯抬起右爪,爪子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百万吨拳击!齐拉哼了一声,腰部向侧面一扭,蛇一般地躲开了这记凌厉无俦的铁拳,紧接着,它张开嘴,一道森然刺骨的冷气夹杂着空气中水汽凝结成的锋锐冰晶,登时向着蓝莉斯的面门呼啸着扑来,这正是它的杀手锏,暴风雪!与此同时,玛雅和沙菲亚的两根长木棍已经交上锋,两个人宛若击剑一般你来我往,木棍与木棍互相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

十几个回合来往中,两人居然不分胜负,直到那边,蓝莉斯一个不小心,被齐拉抛出的影球直接命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齐拉也被蓝莉斯的高压水泵再次打飞的时候,两个人这才抛下了武器——这已经是她们认识以来,第三十五次平手了。“看什么看啊!我们已经比试完了!快走!”两个女孩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满面通红,怒不可遏地瞪着四周那些几乎要流出口水的男生们——“呃……你看见了吗?”“……当然看见了!黑色的!”……索恩•玛雅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齐拉跟在她的身后。

每次她和沙菲亚一行走到方才经过的那个岔路口的时候,都会互相道别,然后踏上各自回家的路,但是今天,伴随在她身边的,却只有她的同契者,玛狃拉齐拉。因为方才两个人私自在学院以外的地方进行巡林客之间的战斗,而且她们仅仅是初心者,尚未获得由共同体所颁发的正式许可证,所以被恰巧路过的某位导师抓了个正着,两人和两只口袋怪兽各被记上了一次过失处分,而沙菲亚更是由于是挑起争斗的一方,被校方留了下来,单独谈话……“玛狃……”齐拉喃喃自语者,哭丧着脸——对于隶属于“青之迪埃蒙德”共同体的口袋怪兽集团的成员的它来说,不仅仅是在这里被记上了一次过失,更是要受到口袋怪兽高层的处罚的,此前,它就接受过一次类似的处罚——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齐拉,你也别太伤心了,我还不是一样。”同样低着头慢慢踱步的玛雅低声说着,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长木棍——光滑的棍体上,雕刻着“口袋怪兽巡林客初心者”的字样,并有“青之迪埃蒙德”共同体的标志——碧青色的菱形印记。玛雅的父亲是一个“泊欧”勘察者,整天在外奔走,而母亲也是一名任职于共同体口袋怪兽巡林客“群青小队”的成员,成年累月驻守在共同体的边境地区,能回家探望自己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玛雅从十岁以后,对于自己双亲的印象就逐渐地淡漠起来,直到现在,她几乎快忘记了他们,除了这个——索恩•玛雅这样想着,不仅下意识地摸了摸拴在腰间,自她进行了成年礼起就佩戴着的一个东西——一枚通体紫色的“泊欧”。

所谓的“泊欧”,是传说中大灾变之前的文明对于这种东西的称呼,这种奇怪的,可以分成两个半球的空心球体据说是由超越了现在科技不知道多少倍的手段制造的,如此小的一枚球体,居然可以将那么大的口袋怪兽轻轻松松地吸进去,就像是里面有着无穷大的空间一样。玛雅不知道“‘泊欧’勘察者”这个职业到底是干什么的,她只知道,父亲每次出远门,都是要乘坐共同体的飞空艇或者是军舰前往伊甸星赤道附近的那块可怕的大陆,传说中七百年前的大灾变的最后,勇者们将灾变根源的异种魔物们封印到深深地下的大陆——盖尔大陆。

那块大陆直到现在,还是一片可怕的荒芜,而横亘在那块大陆上面的,传说是大灾变导致的巨大大地裂缝“大地之伤”,则是父亲所参加的勘察队的必去之地。每次父亲总是会有或多或少的一些收获,而在他们的收获中,父亲就留下了两枚据他说来是“极品”的紫色“泊欧”,一颗是在新婚十周年纪念的时候送给了母亲,而另一颗,则是在索恩•玛雅十四岁的时候,在那次难得的全家聚会上,经父亲之手亲自送给了玛雅。“——玛雅,希望这颗珍稀的紫色‘泊欧’,能在我们不在的时候给你带来好运气,让你平平安安地走下去。

”每当索恩•玛雅摩挲着这颗紫色泊欧的时候,父亲的话似乎还能回荡在耳边。而索恩•玛雅,也从一个只会哭的小丫头,成长为一名无比坚强的口袋怪兽巡林客初心者,即将循着她母亲的足迹,加入到这颗星球上最令人羡慕的职业中去,为“青之迪埃蒙德”与“赤之珀尔”两大共同体之间长达百余年的明争暗斗加上一颗……微不足道的砝码。“齐拉,你的伤口还痛么?”玛雅从遐思中回过神来,又望见了哭丧着脸的齐拉。她叹了口气,蹲下来,脱下手套,温柔地抚mo了一下齐拉后背上已经有些肿起的伤处——“玛狃!”齐拉全身一颤,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哎,也真是难为你了。每次都害得你受伤……我……我以后一定会克制自己的!”玛雅看到齐拉的伤势,又想起之前那无数次与别人之间由于逞强好胜而进行的激斗,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眼圈也有些红,说话声不仅哽咽了起来,“难怪……我依然不能……获得巡林客的证书……”暮色沉沉。晚风簌簌。空无一人的小路上,一名女孩子和一只玛狃拉互相拥抱着,良久无言。“……玛狃!”突然间,齐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咕噜噜的低吼,并径直从玛雅的怀中跳到了地面上。

它仰望着天空,全身的毛发纷纷耸起,脑后的红色毛冠也如同折扇般打开,两眼中红色的瞳孔收缩成了两条细线——这是玛狃拉在发现极端危险的情况时才会表现出来的举动!索恩•玛雅显然也察觉到了天空上的异样——地面上,一个巨大的阴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四周的光线立刻昏暗了下来。一阵杳不可闻的隆隆声在她背后响起。“……什么东西!”当她准备扭转身体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的的时候,齐拉已经嚎叫着扑向她的身后。一瞬间,齐拉的惨叫和一种炽热的感觉自背后传来,索恩•玛雅终于扭转过身体,呈现在她面前的,却是一片耀眼的强光——索荣城的绝大多数居民,此时都以一种极端恐惧和敬畏的神情望着天空,有的人甚至已经跪在了地上。

一个几乎有两个太阳那么大的银白色球形物体在一瞬间闪现在空中,静静地悬浮片刻后,自它的底部直射出一道炽热的光柱,笼罩了索荣城南部郊区的某个角落。当更多的人在街上奔走呼号的时候,那个奇怪的东西早已像它出现的时候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索恩•玛雅和她的同契者玛狃拉齐拉,也与那个奇怪的物体发射出的强光一同,自伊甸星上消失了。……“——那些科学家们已经搞出这么多看起来很有名堂的东西了?效率还真是令我佩服啊。

”在地球联邦远征舰队旗舰“无限号”的一间会谈室里,埃尼西达•罗格望着眼前缓缓播放的资料,双手交叉在胸前,淡淡地说着——虽然他的语气平淡,但是明眼人一眼便可以看出来,他双手的手指都在不停地颤抖,而一直竭力压制着的兴奋的眼神,也自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些许的精光。罗格咳嗽了一声,继续自顾自地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来自这颗星球不同地点的十二名样品生物……沙巴尔准将,这些信息是通过样品休克期间的脑电波信息再编译得出来的么?”“……嗯,是的,罗格将军。

”坐在罗格对面的沙巴尔准将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回答道,“‘辉煌号’、‘远征号’和本舰上的有关研究人员已经在捕获后的第一时间内对这十二名样品的脑电波进行了分析,而且用在深度休克状态下导出并反编译的手段,读取了他们的大脑中约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记忆片断。由此,我们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初步掌握了这个星球,以及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高级生物们的各方面情况。”说到这里,沙巴尔轻轻地点了一下正在播放着相关资料的全息视频播放器的一个按键,半空中不停滚动着的全息字幕立刻停止了下来。

“将军,您认为,这个星球奇怪的一切,应该用什么东西去解释呢?”沙巴尔说到了这里,便不再说话,默默地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罗格。出乎沙巴尔的意料,罗格也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凝固在半空中的那些文字——“陌生人……您们是谁?我们在哪里?……呃?您们要问我们一些问题?好吧……星球的名字?我们都将它称作‘伊甸’……生命的乐园……我们的大陆?……呃……就我们目前的科技,已经知道了这颗星球上的主体大陆分为四块……北方的两块大陆连接在了一起,我们称作它为‘亚特拉斯’,在我们的语言中,这是‘根源’的意思……相传,我们的文明,在七百年前的大灾变之前,就发源于此……星球的南方,也有着一块大陆,我们称它为‘卡伦’……还有,一块被称为‘盖尔’的大陆,横跨我们这颗星球的中部,那是个谁也不敢涉足的去处……国家?我们的国家?这是什么意思……嗯……哦……我们人类与它们,口袋怪兽,各有两个团体,但是并不是你们口中的什么‘国家,’而是叫做‘共同体’,是人类与口袋怪兽之间以契约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的庞大组织,一共有两个……分别是北方亚特拉斯大陆上的“青之迪埃蒙德”与南方卡伦大陆上的“赤之珀尔”……您们问我们身边的这些小家伙叫做什么?这个……怎么解释好呢……我们将这种生物称作‘口袋怪兽’,当然,如您们所见到的一样,它们虽然都叫做这个名字,但是它们的相貌,却是千差万别……它们拥有着超越我们人类和我们科技的强大力量,譬如,有的口袋怪兽可以喷火,有的可以发出雷电,有的甚至可以呼唤大自然的力量……关于它们的一切,我们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您问它们名字的来历?这个……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我们只知道,这个名字是从大灾变之前的文明中流传下来的,据说,在大灾变之前的上古岁月里,它们就和我们人类生活在一起……所以,我们也就这么称呼它们了……它们有没有智力?当然有!它们的智力与我们人类并无差距……只不过它们不是像我们人类一样,热衷于发明创造罢了……它们自有它们自己的一套道德价值法则和社会体系……和我们的关系?这个……怎么说呢……现在,由于在大灾变中,我们人类与口袋怪兽都体会到了面对大自然伟大力量的时候个体的弱小,所以,我们人类与口袋怪兽一同组成了我们所说的共同体,我们和口袋怪兽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并不会互相干扰对方的社会……唯一的两种联系,就是被我们称为‘口袋怪兽巡林客’的群体和一群神秘的,自称为“伊甸之贤者”的人类……说起来,这个“口袋怪兽巡林客”的团体,本来是由口袋怪兽社会高层与我们人类统治阶层的评议团一同定下的一种类似于契约的同盟关系,我们人类与口袋怪兽们每隔一定的时间,就会自各自的群体中选拔出一批精英,并且以这种契约的方式让他们互相适应对方,并且组成一对一的伙伴关系,保护人类与口袋怪兽共同的利益……这也是‘共同体’这个名字的来历……至于那些所谓的‘贤者’——其实也没有多少,只有区区的两位而已……他们没有确切的名字,只有人们与口袋怪兽为他们起的外号……那就是分别隶属于共同体‘青之迪埃蒙德’的贤者‘不朽之希卡鲁’和隶属于共同体‘赤之珀尔’的贤者‘智慧之萨托西’……他们的身世倒是非常的神秘……据传说,在大灾变之后,他们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直活到了现在,甚至有人说,他们掌握着大灾变之前人类的智慧与口袋怪兽的力量……当然,这只是传说罢了,谁也没有见过他们施展过所谓的智慧与力量,实际上,能见到他们真实面容的人与口袋怪兽,恐怕在这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吧……呃,还有,由于我们与口袋怪兽无法通过语言直接交流,只能意会对方的意思,所以,他们就担任着所任职的共同体中口袋怪兽高层与人类议会的联络工作……我们人类的科技水平?说出来,您们一定是感到非常可笑吧……相比起您们的令我们惊讶的科技来说,我们的科技一定是不足挂齿的……目前我们这个世界上比较普及的科技,应该就是利用了蒸汽力量的‘水蒸气机’和利用了大自然雷电与口袋怪兽电力的‘吉拉电罐’,还有,可以远距离通讯的无线电基础也比较成熟了,还有,我们可以通过一种被我们称作‘飞艇’的机械在空中翱翔,不再需要求助于口袋怪兽……当然,即便是我们人类的科技处于现在这样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但是还是有很多的,我们力不能及的事情还是要求助于有着超越我们力量的口袋怪兽……除了这些东西,我们世界上还流传着一样被我们称为‘泊欧’的空心球形物体……这种东西据说也是大灾变之前人类科技所遗留下来的神奇机械,由于它极其稀少,而且有着一种神奇能力——只要是口袋怪兽,即便是体形多么庞大的一只口袋怪兽,都可以自动地,轻松地将其吸纳进‘泊欧’里面去,仿佛是里面有着无限大的空间……而且无论是原本只适合居住在深海的口袋怪兽,还是栖息地只位于火山口里面的口袋怪兽,都会在那个神奇的空间里面生活得十分舒适……虽然有时候吸纳的过程不会成功而导致‘泊欧’损毁,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可以成功的……还有,由于现在‘口袋怪兽巡林客’的数目越来越多,导致为数不少的口袋怪兽走进了人类的居住地,而人类如何为它们提供合适的居住场所,实在是个令我们头痛不已的问题,而‘泊欧’正好解决了这一点,所以,在我们看来,‘泊欧’就像金子一样珍贵……有的人类贵族们经常为搜集一个极品‘泊欧’——也就是吸纳口袋怪兽的时候不易损毁的‘泊欧’——而倾尽家财……我们的历史?我还是先为您们讲一些故事吧……在‘青之迪埃蒙德’自古流传下来的传说中,在七百年前,当那场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大灾变降临的时候,是人类之中的‘波导勇者’亚伦和口袋怪兽中的英雄——卢卡里欧拯救了他们所在的大陆,而在‘赤之珀尔’的传说中,拯救他们所居住的大陆的两位英雄,则是一名叫做‘赤红’的年轻人与口袋怪兽拉迪亚斯。

当然,那些英雄最后都牺牲了,为了纪念他们,两个共同体的首都分别树立他们历史中的英雄的巨大雕像。这也是共同体名字的来历……大灾变造成了星球上一处巨大的伤痕——在盖尔大陆中部的无底深谷,或者说是裂缝,我们称其为‘大地之伤’……传说中,那些造成了大灾变的异种魔物被最后的救世主们赶进‘大地之伤’,此后就一直沉睡在深深的地下。就如我们方才所言,那是个人类与口袋怪兽都不敢涉足的禁地,只有隶属于共同体旗下的‘泊欧勘探队’偶尔到达那里,并且是要在强大军力的保护下速去速回……即便是那样,在自有‘泊欧勘探队’历史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不知道多少勘探队在那里一去不复返……而且由于最后大战污染的原因,七百年过去了,盖尔大陆上依然是一片可怕的荒芜,依然是寸草不生的地方……我们现在两大共同体的局势?这个……不瞒您们说,由于政见不同,‘青之迪埃蒙德’与‘赤之珀尔’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有过纷争,在近百年来更是时常有些小摩擦,即便是在上古时期不怎么参与人类政治活动的口袋怪兽一方,自从三百多年前以来,也是由于对它们自己的历史有着不一样的看法而分为了两派……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们两大共同体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发明显,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打起来……几百年了,虽然两大共同体之间的贸易来往从未中断过,但是零星的战争也是时常有的……在我们这颗星球的历史上,自从大灾变之后,有记载的大规模战争已经进行了两次,没有记载的小打小闹不计其数……”我们的信仰?信仰……在我们的传说中,这个世界的主宰,真正的‘神’在大灾变中已经死去,现在是凡人与口袋怪兽们在世界上行走并且掌握一切的时代……所以,我们这颗星球上的人类与口袋怪兽已经不再信奉什么‘神’,只是相信一切美好的真理与道德标准,仅此而已……也因为这样,一句话自大灾变开始一直被我们人类与口袋怪兽一同传颂至今:‘——神可能死亡,凡人也可能不朽,这就是伊甸的一生。

’……”“——沙巴尔,看了这些东西之后,你有什么感想?”在良久的沉默后,罗格终于开口说话了,一开口便扔出来一个令沙巴尔难以回答的问题,“我先看看你对这颗星球上一切奇怪东西的看法,然后再提出我自己的意见。”“将军,您知道,我一向都是有话直说的,那么,我这次也就不客气了。”沙巴尔听到罗格的这句话,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权当作是清嗓子,然后,滔滔不绝的话语如同连珠炮般自他的两片嘴唇之间流出——“首先,我们不得不说,自从创世主们离开地球以来的七百年里,我们一直苦苦不懈地进行着的,以便实现创始主神谕的探索,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结果!我相信,如果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发送回地球联邦的话,所有的人类,所有创始主的子民们,都一定会像现在舰队中的所有成员一样,陷入无尽的狂喜之中!”“——的确。

”罗格听到这里,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打断了沙巴尔的话,“七百年了,镌刻在地球联邦议会大厅里的创始主们的神谕,字迹依然清晰。留给我们的使命,那一句‘寻找与你们相同的智慧生命’,更是穿越了时间,一直回响在我们的耳边——以万有的创始主之名!”说到这里,罗格与沙巴尔都不禁严肃地用右手在自己的胸口前划出了一个三角形,同时口中高声颂扬创始主们的无限伟力。“……继续说吧。”当他们两个人自对创始主的颂扬中回到现实世界里面后,罗格继续催促沙巴尔道。

“而事实上,我们从现在所掌握的这颗星球上生物的资料来看,奇妙而令人激动的事情,远不止这些。单就这些类人高等智慧生物的各方面特征来说,与我们的人类,居然并无明显的差别。虽然我们根据创始主为我们留下的智慧文明资料中来看,的确有着这种可能性的发生,但是宇宙之大,怎么又能让一个如此微小的星系中的行星上——而且是在宇宙偏僻的角落里,与我们相隔千万光年距离的荒凉角落里——诞生了与我们可以说是并无差异的生命?这种事件偶然发生的概率,恐怕与宇宙中的各种游离元素在一瞬间结合成一艘星际飞船一样低得不可思议。

”沙巴尔滔滔不绝地讲着,“现在,所有跟随舰队的有关研究人员们都有这样一个看法,就是这个星球上的很多东西是我们人类历史的重演,乃至有人推测,我们经过了那样的一次意外跃迁后,不仅仅超越了空间,而且也超越了时间,来到了地球历史时期中的某个阶段,而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就是创始主们在尚未进化到纯能量形态前所发生的一切——当然,这种说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说得没错,你正与我的意见相同,沙巴尔。”罗格又一次打断了沙巴尔的长篇大论,“仅仅从他们对一些机械的叫法上,就体现出了与我们惊人的相似度。

他们口中的‘水蒸气机’,就是上古时代,造物主们发明的‘蒸汽机’,而‘飞艇’这种东西,更是与那种消失了近万年的古代飞行器有着相同的名字。更令人难以置信的,就是那些类人生命体对自己的称呼,以及他们所说的语言。‘人类’这个名字,原本我以为只是造物主赐予我们的名字,但是没有想到,千万光年之外的偏僻星球上,居然也有人可以响亮地念出这个,而没有丝毫的不自然表情。”“正是如此,罗格将军。而他们的语言,目前已经成为了最能够令我们震惊的资料——一些上古语言学家在对这种词语与我们现在的词语,以及创始主们的神谕文字的对比中,已经自莫比乌斯的数据库里面遭到了零星的线索,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所说的这种在我们听起来似懂非懂的语言,实际上,可能是比我们的语言——乃至超越了我们的创始主们所辉煌过的时代——的语言,也就是说,那是一种在至少两万年前就已经在我们所居住的地球上存在过的语言——也有可能曾经是创始主们说过的语言,我们目前所说的语言的渊源之一!只不过,毕竟莫比乌斯的数据库尚不及地球联邦那十台超弦信息处理装置的万分之一,所记载的上古信息也是少得可怜,所以,虽然做出了如此激动人心的结论,但是可信度还是一个未知数。

”沙巴尔微微颔首,接着罗格的话说道,“除此之外,这颗星球上最能令我们感到莫大兴趣的,就是与那些类人智慧生命体存在着一种奇妙的共生——更实际地说,应该叫互惠共栖的关系,而且拥有着目前我们还不能够以科学解释的强大力量的生物,被他们称作‘口袋怪兽’的家伙们了。它们拥有着的这种神秘的生物能量,以及它们调用这种生物能量的方法,如果按照我们现有的科学知识去看的话,几乎是不合逻辑的——罗格将军,您似乎原来就是研究生物学方面的,说起这些,您应该比我这个半途出家的二把刀有着更深刻的看法吧。

”“说起来,其实我学的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皮毛罢了……”罗格听到这里,微微一笑,算是对沙巴尔这句称赞的回答,“沙巴尔,想必你也知道,创始主们在他们为我们人类留下的十条神谕中,其中有一条就是告诫我们,不可在生命科学的探索之路上走得太远。生命是宇宙间可敬畏的奇迹,不只是单纯的科学研究对象。也因为这样,我们虽然在其他的各种方面上,都得到了造物主遗留下来的超级科学知识的恩惠,但是唯独生命科学,却是我们在没有什么资料的情况下,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时至今日,才积累出了这么多的东西,和别的方面,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所以,这一直是我们人类的科技发展的一大缺陷。”说到这里,罗格顿了一顿,然后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严肃得让平日里见惯了罗格表情的沙巴尔也有些惊异。“沙巴尔,不知道你还记得创始主们的话么?他们原来也是像我们一样的生命,但是,他们依靠自身神奇的科学技术,使自己进化到了抛弃了实际形体的纯能量形态,从而也摆脱了时间与空间的桎梏,成为了神一样的存在,也是这样,他们才会创造出了我们,神的子民,并且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一个可以让我们居住的世界——地球。

虽然距离创始主们离开这个亲手由他们建立起来的世界已经有七百余年之久,但是,这些宛若神话一般的故事却一直伴随着那句话在我们人类之间传颂,并且被我们是为了至理名言——”“——世间本没有神,如果非要说存在的话,那也是科学——科技之神才是一切意义上的神,我们都需要真诚地感谢它。”“将军,您的意思是说……?”沙巴尔听了一个不明就里,连忙问到,“这种力量,不是大自然所能为的,而是科学的力量,使得那些生物有着如此强大而奇异的力量?”“可以这么说吧。

”说到这里,罗格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双眼透出兴奋,“创始主们通过科技让自己进化为了纯能量体,从而拥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力量,这些生物,是不是也是在某种未知种族的科技的作用下,才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的呢?或者说,也有一群如同我们的创始主们一样,在遥远的太古时代便早已进化到终极阶段的智慧种族,做过与创始主们所做过的一样的工作,将生命的种子播撒在宇宙这个偏僻的角落,并且在冥冥之间指引着他们踏上文明的阶梯?虽然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大胆猜测!”“……这……这个……”罗格做出的疯狂猜想,气魄之宏大,眼光之高远,直将沙巴尔惊得目瞪口呆。

良久,沙巴尔才从深深的震惊中悠悠醒转过来,说道,“那么……将军,这又与我们的生命科技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远不止生命科学这一项会获益!这些生命身上的秘密,以及这颗星球上文明发展史的秘密,如果能被我们发掘出来的话,哪怕是冰山一角,也不啻于自造物主离开地球以来,人类所接触到的任何一种遗留下来的,所谓的‘创世信息’,要知道,在这七百年间来,‘创世信息’就是我们人类科技发展的支柱,你也可以想象得到,将这个星球的一切谜团尽快搞得明朗化,有多么的重要!”罗格斩钉截铁地说道,“可以这么说,这颗星球,对于我们人类认识自己,认识造物主,乃至认识整个宇宙,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所以,我决定,一旦联系上地球联邦,我们应该尽快解决这颗星球的一些相关归属问题——譬如外交和殖民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