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四章:冒险.伙伴.远征队(三)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从这里并不能看到……看到那些看上去比清一色灰蓝明快得多的那些颜色……这里只能看到无限的宇宙,荒凉的大地,赤裸的山峰……在这里,也看不到任何高等生命的影子——只有苔藓和灌木,只有生存能力最强,最能适应严苛环境的生命才有生存资格。”望着此时陷入了沉沉夜色,显露出真正一面,当之无愧拥有“死亡大陆”这个名字的另一面的盖尔大陆,玛雅叹了口气,把目光自天宇上重新转移到了这片暂时的安营扎寨之处——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在晚上热烈隆重的探险队全军大聚餐活动之后,现在几乎所有的参与者们都回到了飞空艇上睡觉去了,只有在不远处,一些作为夜间巡逻岗哨的地球联邦士兵还在不辞辛苦地身着动力铠甲,和一些有夜游习性的口袋怪兽们一同在这方宿营地四周巡逻,在篝火的火光照耀下,那些高大的动力铠甲反射着微弱的红光,与夜色中闪烁着各种光彩的口袋怪兽们的眼睛一同组成了一道荒原上的奇异景色。

与宿营地边缘的那些夜幕下的奇异光彩不同,在这边,在舰队停泊地,飞空艇黑压压的巨大身影仿佛是一座座小山,在星光照耀下,就像是一头头沉睡的巨兽。而一艘呈椭圆状的碟形飞船,则是静静地在舰队上空悬浮并且原地旋转着——但是此时并看不见它的具体形状——这艘飞船展开了强大的护盾,歪曲空间而成的障蔽将它完全包裹住,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纯黑色的虚空。“这才是真实的死亡大陆啊——白天看到的那一切都是幻觉。”莉姆•罗格也附和着说道。

她踢了踢脚下的一堆灰烬,然后又把大腿上的那柄单兵等离子枪再三抚mo,确保还在那个容器里面,确保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最快的动作拔枪瞄准——这一切都似乎显现出来她还在担心在这里受到突如其来的偷袭,导致来不及拿出武器就丢了性命一般,“啊……对了,玛雅,现在也是后半夜了,难得你还有着那么好的精神……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吧,咱们……咱们上飞空艇好么?我总觉得在船下不太安全。”“这还不怪你,拼命怂恿我喝什么‘咖啡’……你还不是也一样?比我喝得还多,现在我、齐拉和你都是精力充沛,根本睡不着。

”玛雅听着莉姆的抱怨,又想起来方才在聚餐会上,莉姆神秘兮兮地拿出了一罐什么“太古时代创世主的神奇兴奋剂”——也就是这个让他们现在都根本闭不上眼睛的“咖啡”,然后两个人外加齐拉把这罐闻上去气味很好,但是尝起来味道很苦的东西喝了个精光,结果导致现在有用不完的精力的时候,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十分恼怒地瞪了莉姆•罗格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早知道这东西会有这样的后果,我就应该让沙巴尔先生知道这件事情,知道你偷偷地从你们的舰队上私自带出来了这种管制物品……到时候你就该后悔了!”“啊!玛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这种东西的药力这么大……我以前只见过我父亲喝过一次,闻起来气味很不错,谁知道却是这样……你不要告诉沙巴尔叔叔好不好?——更何况,这件事情如果让我父亲知道了,倒霉的并不仅仅是我——你和齐拉也肯定逃不了。

”听到索恩•玛雅的这番话,莉姆•罗格先是一惊,然后脸色也有些变化,她连忙用一种恳求的语气向着玛雅说话——但是也并不是完全的恳求。恳求之间,更有着隐隐的威胁,似乎由于这件事情玛雅和齐拉算作是莉姆的“共犯”,所以莉姆对于这件事情的进一步发展还是有一点有恃无恐的。“……你在威胁我么,莉姆?我可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你怂恿着喝下了那些东西……齐拉也是一样。”看到这个小辈居然又用出她的“装可怜”加“威胁”的方法来对付自己,已经不想再默默忍受这一切的玛雅决定和这个看上去并不老练的女孩子吵上一架——她冷笑了一声,然后把一种相当不屑的表情摆在了脸上,一边想着莉姆•罗格过去几天里在她面前犯过的各种错误,一边说道,“你不要以为你比我狡猾上多少……莉姆。

你以为在这些日子里面,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在想些什么?你总以为我们这些本土生物比你们差了不知道多少倍,总觉得你们是文明人,而我们是土著……不就是这样么?可惜……十八岁和二十一岁还是有差距的!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一切,只不过我一直没有点透而已……莉姆啊,你日后还要多向我这个姐姐学习一下!”“玛雅!你……你居然和我这样说话!你……你……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土著人!”看到玛雅居然摆出了她从未见过的这种架势,莉姆•罗格居然有些慌了阵脚,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姐姐一样的伙伴居然有着这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尽管莉姆•罗格一直以为这颗星球上的土著都应该是很朴实的,尽管在临出发之前父亲以及后来的沙巴尔都叮嘱过她“这个女孩子其实并不好惹”的话语——毕竟在共同体学院中,玛雅就有“未来的巡林客女王”之称,可见她的另一面究竟如何——而这样的索恩•玛雅真正爆发的时候,她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哼。”玛雅淡绿色的双眸此时冷若冰霜,她哼了一声,然后再也没有说什么,仅仅是抿着嘴唇,死死盯着似乎脸色有些发白的莉姆•罗格双眼,直把莉姆那双褐色的眼睛盯得目光慌乱,四处游走就是不敢与玛雅的目光相交。

而早就看惯玛雅在学院中与一些气势汹汹的家伙们吵架,最终反而将对方吓得腿软的齐拉,此时更是焦急万分——它望着莉姆皱起眉头,然后便对着她一边跳脚一边用力摆动爪子,似乎是劝告不要再与玛雅纠缠。“玛雅……我……我……对不起。”望着气势汹汹的玛雅,又看见了齐拉的劝告,莉姆现在能够做的仅仅是嗫嚅,“我……不知道你原来……已经知道了……我……真的……呃……”“莉姆,你可能一直受你们文明的影响,认为你们地球联邦的文明是优越的,而我们这些落后的文明就是未开化的。

实际上,无论是什么生命,人人生而平等——你们,我们,或者是口袋怪兽们,都是一样的。就像一个乞丐和一名议员,无论地位上有多么大的差距,但是他们都是伊甸星人,不存在由于是乞丐而一定粗鲁鄙俗,是议员而一定高贵优雅——尽管有时候的确如此。”看到齐拉一直在为莉姆担心,感觉心里面舒服了许多的索恩•玛雅也不想再斗下去,她叹了一口气,原本冰冷的神情缓和了许多。望着依旧有些畏缩的莉姆•罗格,玛雅稍稍微笑了一下,然后缓步走到莉姆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当然,我知道你一直很要强,很好面子……就像有时候的我。

但是你也要看情况,要想像这样对别人可能造成的后果……”“玛雅……什么都别说了。我一直被我的父亲……还有周围的人……看作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而……我的父亲,还有我,也……一直希望我能够……像我的母亲一样……成为地球联邦上了不起的人物……你知道这有多沉重么,玛雅?为了这一切,我一直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很坚强,很成熟,很老练圆滑的人……我也知道……他们有时候可以看出我完全并不是这样的,但是……我却无法停止自己。

”听到玛雅的话,莉姆•罗格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扑在玛雅的怀里,断断续续地哽咽说道,“其实我恨这一切……我很这支伪善的舰队……我恨我这个欺压土著生物的联络官职务……我也恨我的父亲……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连我都可以利用……让我独自在陌生的星球上涉险……”“莉姆,其实我们……都一样。我的父亲与母亲早已无法顾及我,一个是巡林客,一个是勘探队员……在我的记忆里,我对他们的印象已经模糊……只知道在我十四岁的生日时,我们全家难得地进行了一次聚会。

”听到莉姆的哭诉,玛雅也是全身一震——她神情肃然地扳住了对方的肩膀,看着兀自在流泪的莉姆•罗格,一字一句地说道,“自从我十岁之后起,我都是一个人来应付生活——无论面对什么,我的身旁都没有任何人,只能自己孤独地去承受一切……这也是你无法想象得到的吧……我虽然有很多的朋友,但是,他们也无法为我分担一切……直到我遇见了齐拉,现在又遇见了你,这才有了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搭档……莉姆,我们……是可以依靠的伙伴。

我们不需要勾心斗角,互相猜疑。就像我和齐拉一样……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么?”“真正可以依靠的……伙伴?”莉姆停止了流泪,她眨着红肿的眼睛,默默念道,“可以分担一切,同生共死的……伙伴?”“是的。”玛雅点了点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玛雅肩膀的齐拉也点了点头。“那么……玛雅,齐拉。”莉姆•罗格望着玛雅和齐拉,脸上似乎有灿烂的笑容浮现——和在飞空艇上的那个时候一样,发自真心的笑容——“你们两个是我,莉姆•罗格,有生以来结识的前两个,也是唯一的两个,真正的伙伴!”“不……莉姆。

你只说对了一半。”玛雅也笑了,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不愉快,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真正的伙伴……不仅仅是我们两个——只要是真心相见,就会有更多的……伙伴。”“玛狃,玛狃。”似乎是作总结性发言一般,待玛雅说完话之后,齐拉也摇头晃脑地咕哝了几句,却发现两个人完全没有理会自己,都在相视微笑,于是也好不尴尬地笑了起来。沉沉夜色中,灿烂星光下,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女孩子,还有一只口袋怪兽,此时紧紧地靠在了一起。……“真是令人感动……友谊,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之一吧。

”蓦地,一个奇怪的声音自玛雅等人的身后传了过来,听上去令人有些不寒而栗,与此同时,一种冰凉的感觉无端地弥漫在四周,似乎空气的温度骤然降低。还未来得及让玛雅等人回头,另外一个柔美的声音响了起来,相比起之前的那个声音,这个声音显然听上去很是悦耳舒服,令人听上去有一种平静而超脱,似乎想沉沉睡去的感觉:“无论身处在什么阵营,无论地位为何,无论恩怨与否,友谊总是能够让我们‘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就是友谊的力量,伟大的力量——可惜,世界上真正的友谊,已经所剩无几。

”“所以,当一样彷徨而无助的我们看到伟大的友谊再次诞生的时候,兴奋之情便无法抑制……”之前的声音继续说着,语气依旧奇怪,但是似乎有些激动得颤抖。“因为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同样不为世间所接受。”柔美的声音轻声呢喃,话语中似乎透出淡淡悲伤。“一个是噩梦的化身,一个是梦境的化身;一个身处‘青之迪埃蒙德’,一个身处‘赤之珀尔’——水火不相容,针尖对麦芒。冤家路窄,怎又能诞生友谊?但是友谊的确诞生,而且牢不可破。”先前的声音继续如同吟唱一般缓缓道来,声音渐渐变强。

“可是命运却使我们无法避免刀兵相向。在逝去的漫长岁月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无数的悲剧——今天的伙伴变成明天的敌人,真切的友谊也受到了无端的猜忌乃至有心之人的百般利用,美好与纯洁尽受践踏侮辱。”柔美的声音愈发悲伤,“单薄的个人友谊不能够化解太古上积累下来的仇恨,知己的言语不能够掩盖双方信念分歧的裂痕……又一场席卷星球的大战在即,在浩劫之中,光明与正义即将瓦解,一切伟大的事物都将低下高贵的头颅,真善美定然无法生存……我们的友谊,也即将如此。

”“而你们,肩负了两颗星球命运的孩子们,肩负了三个文明命运的孩子们,肩负了一切口袋怪兽与人类,以及外星文明希望的孩子们啊……在神赐与的无常命运之前,我们已经无能为力。神的使者,神的力量化身,神的万千子民,一切遵循神意的生命都无法背弃这场战争——只有已经不属于这颗星球命运长河之中的你们。命运的改变使得你们可以挽救这一切,借助于外星文明的强大力量来阻止战争的爆发……实现真正的,永远的和平,一切人类与口袋怪兽亲如兄弟。

”两个声音——阴沉与柔美的声音——最后共同说道,“神俯视伊甸的时代早已不再,凡人与口袋怪兽行走世间创造一切的时代也即将终结,伊甸星的未来是由三个文明交汇融合而成的新一代共同把握着的……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希望,这是一切期望和平的生命的希望。”“现在,友谊已经让你们联起手来,那么,去联合更多的,同样被改变命运的人,一同创造和平的结局吧——”两个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似乎就此消失。玛雅、莉姆和齐拉方才一直想转过头去看看声音的源头是谁,但是却无法移动身体——对方显然有着某种强大的控制力,完全控制了他们的意志,躯体无法转动半点,只好听着身后的声音在那里诉说。

而直到听到后面,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位并不是别人,正是两大共同体的神圣口袋怪兽,“噩梦使者”达库拉伊和“梦境使者”葛蕾塞莉娅。从它们的话语中显然可以猜出来,它们之间有着某种非同寻常的关系——超越了意识形态,超越了两大共同体仇恨的友谊。或者说,它们两个是深藏不露的知己,虽然各事其主,但是却同样痛恨这种把本来应亲为一家的伊甸生命割裂为两大共同体的,所谓“太古时代积累下来的仇恨”。想到这里,玛雅、齐拉和莉姆的心里面都感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责任感。

而当这两个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他们的身躯又能活动的时候,急匆匆转过身去的两个女孩子以及齐拉去发现身后已经是空无一人。显然,将这一番心里话倾诉给这三个肩负着自己希望的孩子们之后,达库拉伊和葛蕾塞莉娅又如同悄悄光临时一样悄悄地离去了——毕竟,在两大共同体之中,这种友谊是绝对会被看成“通敌”而受到最强烈的憎恨的。“看到了吧……莉姆。仇恨是多么的可怕……我以前一直都以为两大共同体中,‘青之迪埃蒙德’是正义的一方,而‘赤之珀尔’尽管已经与我们交好五十年之久,但是却也是一个看上去并不算让人能有多少好感的共同体,有着不光彩的历史。

但是直到我看到了……看到了‘赤之珀尔’方面的大贤者,还有那边的人们和口袋怪兽,才明白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对自己有着很高的评价,而对对方有着很深的偏见。”玛雅还在回味方才的话语,她一边思索着,一边低声说道,“说是人人平等,但是由于无法抗拒的命运分作了两个共同体,战争随之而来……这颗星球上的面的人,或者口袋怪兽,谁又不是如此呢?我们真的是幸运儿。”“是啊。我突然感觉到……我们这支舰队的真正使命是什么了。说真的,我现在很惭愧,我们这支实质上并不算很友好的舰队却被你们看作了和平的使者……我也会尽力让我们的舰队真正地成为和平使者的。

我相信,地球联邦……一定会将你们星球上的战争平息。即便不能,我们也要争取!”莉姆•罗格的眼睛中突然迸出了一阵兴奋的光芒,她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这才是我们人类作为一个伟大文明应该做的事情,这才是创世主为我们留下的真正使命!”“我们定然会一起努力……为了每个人的友谊不会再被无端的各种隔阂所割裂。”玛雅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现在……我们回去吧。也是到了休息的时候……咖啡的药力似乎终于消退了。”“我好像也是一样……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我应该再找点咖啡来,这样我们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其它的共同之处呢……哈哈哈!”莉姆听见玛雅提起“咖啡”的事情,不禁会心地芜尔一笑,“我们走。

”……“……说起来,智,你怎么样,不要紧吧?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擅自质——能转换那些和你融合在一起的意识个体十分危险,还偏偏去做……你要知道,我们本身脱离了迪奥奇他们,已经是力量虚弱了很多,随时都有可能被‘它’反控制……你还要使自己的力量进一步削弱……难怪那时候你出现了那种情况。”——在飞空艇“短暂生命辉煌燃烧”号的一间普通休息室里,吉拉电水灯的灯光依然明亮,不大的休息室内,茂的声音低沉而威严,似乎是在训斥他所面对的人——智,“还好,你及时地将自己的思绪平定了下来,这才没有进一步恶化,否则……否则真不知道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茂,我没关系的。我清楚我能否控制得住‘它’……尽管那时候你也察觉到了,‘它’的力量已经使我有了些许的改变……但是不也仅仅是那一刹那么?”智咳嗽了几声,然后沙哑着嗓子回答道,“另外,我们早就立下了誓言,如果谁一旦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那么……另外一个人有着将对方……彻底摧毁的义务——茂,这个你还记得吧。”“智,你在说什么胡话!”茂听到智提起这件事情,声音一下提高了一个八度,口气也是变得紧张起来,“尽管这样……不!绝对不会走到那一步,无论你还是我!我们是同生共死的朋友……七百年前,我们已经一同死了一次,这一次,即便是彻底湮灭为一片无序的能量,也绝对也是要在一起……我不会抛下你,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一样……即便是对手,但是……你永远是那个住在我家隔壁的‘该死的家伙’,永远是我无法企及的那个目标……你明白么,智?——你应该比我还要明白吧。

”“……不。茂……可能自从那次战争以来,我真的改变了很多吧……我不是那个热血的正义小伙子了。即便我的口袋怪兽伙伴还萦绕在我意识的四周,即便皮卡丘它还能陪伴在我的左右,但是……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茂,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变得黑暗了。”智的声音依旧低沉沙哑,“我可以毫不留情地摧毁茜斯他们遗留下来的那些仿生机甲守卫;我可以毫不在意地将这些家伙们引入我们布置好的一切中去;我可以坦然地笑看天塌地陷,世事变迁;我可以想利用棋子一样随意利用摆布那些对我毫不知情的家伙们……想起来,在七百年前,由于意识到自己发动战争错误的那个智,那个在雪拉比和拉提亚斯面前流下眼泪,因为人类接受了‘战争’信息而痛苦彷徨的智,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一直认为我做得没有错,但是我却无法接受我的改变。

难道,这就是为了达到正义而所作出的牺牲?”“你如果说你的心变得黑暗起来,那么我岂不是也变得黑暗了?——这个计划是我提出来的,我和你一同筹划了一切……智,不要说什么丧气的话。你要想一想,那些依旧沉睡在深深地下的口袋怪兽们,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着它们这么永远沉睡下去了么?曾经的守护神,曾经的光辉与荣耀,曾经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的,我们的血缘兄弟……我们要对得起拥有着同样DNA的它们啊!”茂将一只手搭上了智的肩膀,沉声说道,“我们费尽一切取得胜利,但是这个胜利有着令人万分遗憾的结局……我们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已经为之奋斗了六百五十余年之久。

卢卡里奥看到的未来,是现在的未来,它已经回到过去告诫了我们,而我们正在尝试改变这一切……将其改变为雪拉比看到的未来,那个我们已经改变了的未来……”“算了……不说这个了吧。茂,你认为,是谁在控制本来理应守卫着庇护所的那些仿生机甲守卫?茜斯他们一族的高科技结晶,那是我们都无法理解的高科技啊……这个未知的力量居然能够将其控制得如此娴熟,而且还不知道通过了怎样的手段……难道说,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这颗星球上,在我们重新光临之前,还有着什么比我们先到一步的强大客人么?——莫非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智摆了摆手,表示以后再说这件事情,随即开始以继续思索今天在飞空艇上所经历的一切,越是思索,越是疑惑重重,“可是,按照迪奥奇他们的说法,那个家伙……应该仅仅是一团承载着信息的能量……根本就是待宰割的鱼肉,无法与那时候的‘它’相提并论……决不可能有着凭空操纵这些守卫的强大精神力量。

”“但是,那个家伙的确拥有着‘它’的全部智慧,这一点绝不可忽视。”茂说道,“只要有了智慧,那个家伙能够制造出直接控制这些守卫的东西也不得而知。”“可是依旧要借以外力,那个家伙直到现在尚不能亲自出手,这才是全部的问题所在。”智严肃地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我一直在怀疑,即便不是那个家伙,也是一伙实力强大的组织……更坏的想法是,追随着那个家伙的一伙实力强大的组织。”“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行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从未听说过除了我们已知的这些生物之外,还有什么力量十分强大的——除了那个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所在的家伙。

智,你说这个也要找到依据啊。”茂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对这颗星球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毕竟在我们光临这颗星球——及茜丝他们彻底撤离这里——这两个时间点之间,还有着五十余年的空白。”智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你也知道,目前星球上的这些生命形式是在大战结束之后二十余年之中便被那个家伙尽数创造出来的,真可谓神速……就在那几十年之间,在那个家伙的悉心培育下,他们已经建立了社会的雏形,而似乎也有过争斗……一切的记忆都被那个家伙在之后抹去,我们不知道其间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总之,我们目前所接触到的,这些残缺外加虚假的历史,是绝对不能够相信太多的……绝对有隐藏在历史缝隙中的东西遗漏下来……”“看来,我们此行,还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单纯的目标——同时也要探明你的这个疑问?”茂十指交叉托住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智问道。

“正是如此。”智做了一个深呼吸,沙哑的嗓音似乎好了许多,“找出连我们也被蒙蔽了的真相。”……。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