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口袋战争全文阅读 > 第一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第七章: 回忆.真相.黑历史(二)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apocalypselee 书名:口袋战争

“基拉提纳大人……”听到面前的巨大头颅如是说道,约克西连忙降落到了头颅所属的身体上,脸上显现出来了万分敬畏的神情,“没想到您就在我的身边……我却没有一直感知到您的存在,真是万分失礼……我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指教。”说罢,它又连忙飞了起来,不由分说地按住早已看呆了的索恩•玛雅的头,口气严厉地说道,“快问候基拉提纳大人,快!”望着四周此时尽皆伏下身去,崇敬地向其致意的齐拉和刃,玛雅又看了看德雷克•帕尔帕斯特——他也一条腿跪倒,右手平举胸前,低头致意——显然刃已经告诉了他应该怎样做。

玛雅看到这里揉了揉眼睛,又抬起头望向这个似乎名叫“基拉提纳”的家伙,丝毫不顾使劲压着她头部的约克西——何况约克西的力气对于她来说也是根本不值一提。她努力克服心中在面对那两道目光时候萌生的无端恐惧,尽可能语气平静地问道:“您……您就是……‘生命大君’基拉提纳?我……我倒是刚才听约克西说过……还有,您就是……四百五十年前……的……‘被放逐者’的领袖?”“哪有像你这么问基拉提纳大人好的!太失礼了!居然还敢问什么‘被放逐者’……真是太失礼了!”约克西听到索恩•玛雅这么说,鼻子都快气歪了,它更是用力地按着玛雅的头,“快跪下!你坐在基拉提纳大人的身上已经很失礼了,不要再添麻烦了!”“啊……我的头发被你全搞乱了!”就在约克西努力地向下按玛雅头部的时候,突然它感觉到了身下这个女孩子身上传来的一种恐怖气息——杀气!而索恩•玛雅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它吓了一跳,“敢把我的头发搅乱的家伙……我是不会饶恕它的!!!”——话音未落,还未来得及让约克西有什么反应,玛雅已经是粉拳紧握,呼啸而出——这一拳重重地砸在了约克西的脸上!“呃……你居然……啊!!!”当约克西感受到究竟是什么带起风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它刚说出几个字,就感受到了自己的脸在玛雅拳头下变形的那种“奇妙感觉”;尔后,伴随着“嘭”的一声,在四周口袋怪兽与人类哭笑不得的目光“护送”下,约克西自索恩•玛雅的头上转着圈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真正的地面上,好半天才爬了起来。

“——哇呀呀呀啊!!!我堂堂‘智慧使者’,居然被一个无知的凡人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打伤了!!!不可饶恕啊啊啊!!!”从地面上踉踉跄跄飞起来的约克西,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脑袋——还好,它引以为傲的蘑菇头型还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坏,这多少让它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面部传来的剧烈疼痛又让它怒火中烧,不禁指着它自认为正确的方向大吼道,“一般说来,按照我的多年经验来看,一个凡人是没有资格去打一个地位在她之上的‘神圣口袋怪兽’的……你是‘青之迪埃蒙德’的公民吧?——那么很好,我现在要告诉你,按照‘青之迪埃蒙德’人类方的刑法以及口袋怪兽方的律法第……”“好了,约克西……不要再为难这个人类女孩子了。

”望着正背对着自己这一边,兀自对着墙壁大吼的约克西,即便是基拉提纳也不禁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还是先退下吧,等我将更重要的事情与她将完了,你再教训也不迟。”“——是!基拉提纳大人!”听到基拉提纳的话,本来宛若疯狂一样在那里吼个不停的约克西像是得到了敕令一般,迅速地原地降落到了地面上,一边满面恭敬地低着头,一边不住地揉着疼痛不已的脸,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了,我们继续讲正事。”基拉提纳望着自己的这个古怪的手下,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便转过头来饶有兴趣地打量起面前这个敢于一拳将“智慧使者”打飞,现在又恍若事不关己,只是盯着自己发呆的女孩子,心中暗暗忖到人类还真是有意思。

它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没错,‘被放逐者’,这的确应该是你们两大共同体加给我们的称呼……看来四百五十年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年轻的人类联络官,索恩•玛雅小姐,就如你所说,我的名字叫做基拉提纳,是带你们前来这里的‘智慧使者’约克西和‘熔岩使者’希特拉奥的领袖,掌控生命与死亡,拥有无限生命之力的‘生命大君’。由于我继承了‘神’那不朽的生命,所以又有个外号叫做‘不朽者’。在四百五十年前,由于你们两大共同体的背叛,导致我们被迫自我放逐到这片死亡大陆,从而变成了‘被放逐者’……就是这样了。

”“尊敬的基拉提纳大人,很抱歉我方才对您的无礼……我叫做索恩•玛雅,您看来也知道了……那个,我们此行是被您们的手下自地面上的战场强行带到这里来的……说是要觐见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神’。不过,我一直都对您们所说的一切持有怀疑……”望着看起来十分客气,且彬彬有礼颇有绅士风度的基拉提纳,索恩•玛雅根本无法想象这就是她在“尤加特拉希尔”之外看到的那些张牙舞爪的黑气所变幻出来的真实形态,也根本无法想象是这样的一个家伙派出了可怕的手下雷吉奇卡斯袭击了联合勘探队,并且将他们掳入这个地下王国。

在又发了一会儿呆之后,索恩•玛雅才在基拉提纳注视之下讪讪地说道,“您的属下约克西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在七百年之前大灾变后开始,便陷入了一个虚假的历史之中,所有的人类与口袋怪兽在两名大贤者所编造的历史里面虚幻地活着,并且将这一切视为真正的历史。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尽管刚才我的同契者玛狃拉齐拉已经告诉我大贤者在口袋怪兽眼中的真实样子,但是这依然是我无法想象的……我不相信仅仅凭两个人就可以将整个星球上面的所有生命愚弄七百年之久……约克西也说了,‘神’将会告知我们关于这颗星球的一切真相……那么,现在,该是您……呃不,是身为‘神’的您告诉我们这一切的时候了。

”“……‘神’?哈哈哈!玛雅小姐,您太天真了,我哪里是什么神?——我没有资格,也从来不敢自称为神。尽管我已经拥有了‘神’的永恒生命以及对生命力量的自由掌控,可以脱离空间的桎梏而存在;尽管我也已经参透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大部分真实究竟为何,但这一切仅仅是‘神’那万有力量与无限知识的只鳞片爪……我们所有的‘神圣口袋怪兽’,只不过是‘神’那万有力量在某一个特定方面的具现,譬如我是‘生命’,约克西是‘智慧’等等。”出乎索恩•玛雅的预料,基拉提纳在听完她的恳求之后,居然是一阵哈哈大笑,看得出来,基拉提纳对索恩•玛雅的话感到十分可笑,甚至是异想天开,“换句话说,我们只是‘神’的分神,是代表不了‘神’的——所以我们只有资格叫做‘神圣口袋怪兽’,而不是‘神’。

”说到这里,望着变得失望起来的索恩•玛雅,基拉提纳继续说道,“尽管是这样,但是我依然可以为你解答以刚才提出的很多问题。首先,我想向你说明,我们并不是恶意的,我们没有像你们想象得那么邪恶——尽管在你们看来我们不啻于魔鬼,但是我想那只是那些无知者的想法,而像你们这些经受了地球联邦的教育,经历了很多事情的联络官,应该不会这么想的吧。”“玛雅,实际上,我们已经将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基拉提纳大人了。尽管这样做是违背命令的,但是我认为基拉提纳大人们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它们绝对可以信任。

”基拉提纳话音刚落,德雷克•帕尔帕斯特、刃和齐拉都走到了索恩•玛雅的面前,他们望着玛雅说道,“这个计划源自在这一次联合勘探队出发之前,刃与齐拉对两大共同体口袋怪兽方面高层领袖进行撮合的秘密会议。在那次会议上,两大共同体方面的口袋怪兽领袖决定摒弃前嫌通力合作,以便击败意图掌控星球命运的两名大贤者。而参与其中的‘沧海王子’玛纳菲大人,则更是有一个秘密中的秘密计划,那就是让我们两名口袋怪兽联络官率领你们两名人类联络官进入盖尔大陆的地下——在之前多次的勘探活动中,已经有人类学者提出这片大陆下面似乎存在着为数可观的空穴结构,两方领袖也一直怀疑‘被放逐者’自我流放到了这里——呃,实在是不好意思,基拉提纳大人,我们只是叙述原话。

”“没关系,我并不在意这些称呼上的无谓问题。”基拉提纳望了望齐拉摇了摇头,以鼓励的口吻说到,“现在恐怕只有索恩•玛雅小姐蒙在鼓里了,你们继续告知她一切吧。”“谢谢基拉提纳大人……玛雅,玛纳菲大人的本意是让我们建议被基拉提纳大人们的手下俘虏——如果这片地下真的有着它们的话。而事实上,在我们到达了这里之后,基拉提纳大人们的手下真的出现了,这也让玛纳菲大人出乎意料地惊喜——它的猜测竟然是对的。这么一来,我们就假意战败,让还蒙在鼓里的你们——还有基拉提纳大人们——将我们四名成员掳入地下。

而玛纳菲大人也将会随着后面的诸多队员一起进入地下,跟踪我们,直到找到我们。”“齐拉所谓的‘计划’也基本上是这样了,和方才告知我的差不多。另外,在这里我要向你们说明一个问题——我在谷地对你们的进攻并不是出于完全的恶意。一方面,我对地球联邦是持有敌意的态度的,另一方面,我则是要将你们——尤其是口袋怪兽一方的领袖——尽数吸引到地下王国之中,何况,这两个任务业不是我们制定的,而是‘神’的意志——关于‘神’的一切现在我还不能说,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你们四名成员本来就是我用来吸引它们尽快潜入地下的诱饵,而方才你们可能不知道——约克西和希特拉奥都可能不太清楚,迪亚路加和帕鲁齐亚这两名领袖不知道是从那里得到的消息,突然通过时空折叠自遥远的亚特拉斯和卡伦降临在盖尔大陆上空,并且与我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最后它们祭出各自的杀手锏,我则是引诱着它们以杀手锏击毁这个地下王国表层的地壳,让这个地下王国显露在它们的眼前,让它们更激起潜入地下王国的好奇心——尽管这冒着很大风险,尤其是让地球联邦和两大贤者得知了这一切,更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当然,现在看来这个目的并没有完全达到,但是至少已经让‘沧海王子’这个还能猜到我在想什么的家伙找到了线索。”“……大……大人!您……您是说,刚才……您……您与迪亚路加和帕鲁齐亚进行了……战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基拉提纳话音刚落,约克西就惊叫着自地面上一跃而起,惊恐地问道,“而且……您……您还让它们……使出了……杀手锏?!”“是的,怎么了?”基拉提纳望着突然开始变得惊恐起来,并且一脸慌张,仿佛生怕自己出了什么大事一般的约克西,不由得又皱了皱眉头,“不过是‘时间咆哮’和‘空间切裂’,对于我这个‘不朽者’根本不痛不痒的。

”“……可……可是……大人!您在四百五十年前……那场……最终之战……不就是……”约克西听到基拉提纳这么说,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又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一次……就是‘时间咆哮’和‘空间切裂’的合击……让您几乎失去了……不朽的生命……时隔四百五十余年……您怎么能……这么大意?!”“四百五十年了,约克西,那件事已经过去四百五十年了!难道说,我还是四百五十年之前那个基拉提纳么?我早就有了比那时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力量!”听到约克西这么说,基拉提纳似乎有些恼火,但是它并没有什么表情,只不过声调略微提高了一点,“一切都拜吾神所赐,所以我们才要为之尽心竭力,你和希特拉奥不是也是一样么?好了,我的忠心属下,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完全没有事情……好了,好了,你退下去吧……无论如何,谢谢你了,约克西。

”“……是,大人。”约克西默默地退了下去。“方才真是不好意思……那我继续说了。想必各位从我与约克西的谈话中也能听出来一些端倪吧,我们在四百五十年前被两大共同体的口袋怪兽领袖背叛,我还差一点失去了性命。好在他们并没有杀掉已经几乎失去不朽生命的我,而是选择了放逐我们。我们来到了这片荒凉的死亡大陆,却惊异地发现这片本该是毫无生气的大陆上居然有着森林——而这仅限位于大陆中部的,纵贯整个大陆的大裂谷‘大地之伤’四周地带。

”基拉提纳继续说道,“起初我们与你们一样,认为这片大裂谷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一样,是在大灾变最后的战争中封印‘异种魔物’的地方,所以才会有如此的怪现象。不过,多亏了我那可以召唤地壳之下狂暴力量,天生便在地下世界如鱼得水般的‘熔岩使者’,这才发现了位于这片大陆下面的惊世秘密。”“我已经发现……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了。”出乎基拉提纳的意料,一直在出神地默默听着这一切的玛雅突然开了口,看得出来,她的全身都在颤抖。并且,不仅仅是她,德雷克•帕尔帕斯特、齐拉和刃此时也同样在循着玛雅的目光,望向这方被青绿色光辉笼罩的空间。

他们和玛雅一样,目光里面流露出来了不可思议与恐惧,并且和玛雅一起喃喃说到,“……告诉我吧,基拉提纳大人……这些罐子里面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基拉提纳根本不用循着它们的目光看去,也能知道他们所惊叹的是什么东西——它对这里实在是在熟悉不过了。自从潜入这个地下王国的四百五十年里,它一直都与这些东西日夜为伴——在这方地下空间的四壁上,如内脏般盘绕的各色管线纵横交错。而密密麻麻,有大有小,排列成小山一样,沿着墙壁的走向消失在绿光之外的黑暗深处的无数容器,就是笼罩在这方空间内的青绿色光辉的源头。

在这些散发着寒气,外壁被厚厚白霜覆盖的容器内,能够隐隐约约地看到,在与密布在“尤加特拉希尔”片状大陆上下的淡绿色晶体相差无几的青翠冰块里面,似乎包裹着一个个或大或小的身躯。朦胧中,那些身躯看起来居然有着光怪陆离的外形,让人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冰封于此。“……它们,或许,本应该叫做……口袋怪兽。或者说,它们才应该叫口袋怪兽,它们才是真正的——口袋怪兽。”而基拉提纳在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开口了——开口便是语出惊人!它完全不顾那几个不知情者此时已经开始涣散而颤抖的目光,转过头,望着其中最大的,几乎比它还要高大的一个容器,眯起血红色的双眼,打量了冰封其间的那个同样是青绿色,并且全身上下密布金色花纹的庞大躯体,淡淡地说道,“譬如这个家伙,就是在大灾变之前的世界曾经守护整个星球大气层的王者,天空神龙,裂空座。

”……“……这么说来……这些罐子里面的……都是大灾变之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口袋怪兽?可是……不是说……异种魔物才是被封印在这里的吗?”索恩•玛雅一边紧紧地抓住基拉提纳的脊背,一边望着四周通道墙壁上一纵而逝的无数透明容器,不解地问道——这里还是盖尔大陆地下广阔而神秘的空间,“方舟”的核心,世界树之城“尤加特拉希尔”的内部,但是此时玛雅一行却无心在此进行更多时间的停留。此时,基拉提纳在通道中展开双翼,将这几名来自地上世界的“客人”背负在它的背上,在手下“智慧使者”约克西的护送下向着更深处的未知国度急速前行。

四周不再是无边的黑暗,容器里面透出来的碧青色的光芒照亮了隧道,尽管呼啸的劲风依然寒冷,但是空气却并不潮湿,反倒是让人感到干燥而清爽。总之,随着他们的逐渐深入,整个环境都在逐渐变得愈发令人感到舒适。“……这一切你们马上就会知晓,客人们。尽管过去一切历史的真实面貌,现在已经开始在你们的面前呈现,尽管我知道关于这些东西的绝大多数秘密,但是我并不能说——这是‘神’的事情。”听到了玛雅的问话,基拉提纳并没有回头,它依然展开双翼疾驰着,“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所谓的‘异种魔物’,只不过是大贤者们加与你们的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他们让这个并不存在的东西成为了你们既成的概念,让你们认为真有此事。

话说回来,如果你们真的非要认为有什么家伙是‘异种魔物’的话,这些容器里面的家伙,对于我们来说,也可以这么认为吧。”“大贤者的力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凡人们。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力量不啻与‘神’本身,乃至于仅仅凭借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就已经可以干预整个世界上所有生物们的记忆——当然,是在那人口尚未增多的上古时代,也就是在七百年之前,大灾变刚刚结束的‘初始之日’,两位大贤者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约克西望着一脸迷茫的四位联络官,接过基拉提纳的话继续说道,“我这么说,你们应该清楚了吧,我们现在对于七百年前大灾变的一切记忆,都是自那个大贤者降临于这个世界上之后的,而在他们降临之前的记忆,则是被大贤者们尽数抹销——说实话,连我这个继承了‘神’无限智慧的口袋怪兽,也没有当时的片断。

”“这样说来,我们之所以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异种魔物’,是因为大贤者们在不知道多久之前对我们种下的暗示?”玛雅眨了眨眼,依然满头雾水地疑惑问道。“理解正确,玛雅小姐。事实上,我们遗失的记忆远不至此。可以说,我们伊甸星七百年的历史尽数为虚假,尤其是越久远的历史越是如此。”还是没有回头的基拉提纳慢慢说道。“为什么?大贤者为什么一定要制造如此虚假的历史出来?大贤者为什么要掩盖这一切?”和玛雅一样,德雷克•帕尔帕斯特目不转睛地盯着四周墙壁上飞速后退的无数容器,不解地问道,“这里的不过是冻结着一些我们尚未不知道的口袋怪兽,仅此而已,又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必要?”“……你们在进入这个地下王国的时候,当你们见到这不可思议的奇观——世界树之城‘尤加特拉希尔’的时候,你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么,德雷克•帕尔帕斯特联络官?”听到帕尔帕斯特问话的基拉提纳并没有直接回答,它稍稍侧了侧头,血红色的双眼再度眯成了两道细缝——和帕尔帕斯特一样,它也在打量着这些容器以及容器里面的家伙们,只不过它的脸上表情很是奇怪,似乎像是在看着什么自己无法逾越的东西一样,“刚才我解释这些容器里面的家伙们究竟为何的话,看来你们恐怕是没有听懂——”“——基拉提纳大人,请您原谅在下的唐突……您的意思,我现在有些明白了……是……‘它们’才是……‘口袋怪兽’……是这样吧。

”许久没有开口的玛狃拉齐拉突然打断了基拉提纳的话语——玛雅惊讶地望向了正在用“共同体通用语言”开口说话的齐拉——齐拉满面严肃,红色的瞳孔在四周碧青色光芒的照耀下,里面似乎有什么恐惧的意味流出。尽管它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谁都可以听得出来它的声音在明显地颤抖,“您说的是,‘它们才是口袋怪兽’……那么……这个意思……我再明白不过了……尽管……这很难以置信。”“——是这样么,基拉提纳……大人?”听到齐拉居然这么说,沙地龙刃不禁吃惊地大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所以说,因为……这样的事情……大贤者们……才会出于某种原因……”玛雅也结结巴巴地说道。

“……唔……天呐……”和另外两名联络官的反映不同,德雷克•帕尔帕斯特听到了齐拉的话,首先是愣了一下,之后便把头深深地埋到了双臂之间,低声喃喃道,“……这……杀了我吧……”“约克西也早已与你们说过类似的东西吧……它警告过你们这里的秘密会让你们彻底崩溃的。看来,你们真的是心理承受能力太低了呢……我的联络官们。这样的话,当‘神’将真相展示给你们的时候……你们岂不要当场被吓死?”基拉提纳听到众人的反应,巨大的头颅略微偏了一偏,目光逐一扫过这几名此时已经面如土色的联络官们,开口说道——听它的口气,这些似乎并不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对于他们的反应也已经是意料之中,甚至还有一点感到可笑,“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应该因为任何你们旧有观念的破碎而感到手足无措,现在,你们应该已经做好迎接一切的准备——毕竟,你们可是‘神’选定的,将要为之协力的‘命运之子’们。

”“……我想……我宁可……不要再当什么命运之子!”玛雅听到这里也将头深深地埋到了两臂间,“我只希望这一切……我们并不知晓!我早已觉得当上这个联络官,命运被彻底改变并不是一件好事……尽管我也曾经有过感到作为一个联络官的那种能够拯救星球命运的荣耀以及前进的动力,但是……我无法接受这一切……这一切实在是……把我们的一切都否定了,把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打碎了……”“凡人们,你们终究是凡人……尽管是‘神’选定的,但是……为什么你们的心都如此脆弱呢?”感受到联络官们的精神波动愈发强烈而紊乱,约克西在一边摇头叹道,“作为一个协助‘神’改变世界的从者,连让自己的心变得坚硬起来这一点都做不到,别的……基拉提纳大人,恕我直言,这些家伙们恐怕力不从心呢。

”“约克西,我们不应该怀疑‘神’的用意,尽管现在看来很有可能‘神’对他们的期望太高。”基拉提纳听到约克西这么说,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它转过头顶着悬浮在它身旁的约克西,一字一句地说道,“‘神’已经说过,现在能够摆脱这颗星球命运的‘命运之子’们仅此而已,不管能不能完全放心,我们能够依靠的只有他们四个了,我们能否被那些误解了我们几百年的人类与口袋怪兽接受,‘神’的计划能否顺利实行,一切的一切都要拜托他们……实际上,这根本就是赌上整个星球的命运——尽管‘神’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一场赌博。

”“……”听到基拉提纳这么说,不仅表情尴尬的约克西沉默了下去,而且方才一直在或者喃喃自语或者精神恍惚的四名联络官们也沉默了下去。“好了,我们马上就要到达‘尤加特拉希尔’的核心区域了——那是游离在整个世界树之城之外的,只属于这个世界‘神’的至圣之所。”在很久的沉默之后,约克西的话语终于重新在众人耳边响起,所有的人抬眼望去,只见在碧青色光芒的照耀下,前方似乎已经没有继续前进的路,山岳一样的巨大支柱自平原一样宽广的无垠地面上拔地而起,直擎向深空之中,在流转着的碧青色光芒里面,一层又一层的片状大陆宛若枝丫一般向四面八方伸展出去,占据了近乎无限的空间,更有宛若繁星一般格外耀眼的碧青色亮点在片状大陆上面闪耀,那或者是不知名的晶体,或者是那些罐子一样的容器——这里已经是整个世界树之城的中心之轴,但是基拉提纳还是在飞驰——正是向着中间支撑着整个“尤加特拉希尔”的中心轴飞去。

“——吾神!在下‘不朽者’已经进入核心区域,请您打开‘至圣之所’的通路!”面对着越来越近的中心轴,基拉提纳高声咆哮!“……来的真是慢啊,基拉提纳。”刹那间,就在基拉提纳的咆哮还回荡在“尤加特拉希尔”内部的时候,一个幽幽的,似乎无限深邃的声音已经在这方空间内响起——或者说,在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或者口袋怪兽自己的心中响起来,化作了那个听到的人或者口袋怪兽能够懂得的语言——“你们进来吧,现在……似乎已经是关键的时刻了呢。

”而当这个声音消失的时候,一道时空的裂缝,内部闪烁着宛若彩虹一般无数种可能的色彩,恍若虚幻一般的时空裂缝,在基拉提纳的面前成形。“——感谢吾神。”基拉提纳低声说道,然后,双翼一振,已经是冲进了这道时空的裂缝里面——几乎是片刻,吞没了一切的时空裂缝如同闪电般消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口袋战争 全文阅读,口袋战争最新章节,口袋战争
阅读提示: